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9大政法委大变动 深度清洗势在必行(下)

十九大后,中共政法高层出现大变动。随着新一届政法委高层调整,政法委高层中的江派势力必将遭到深度清洗。(Getty Images)

十九大后,中共政法高层出现大变动。随着新一届政法委高层调整,政法委高层中的江派势力必将遭到深度清洗。(Getty Images)

人气: 233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综合报导)“十九大”结束不久,中共高层人事持续调整。中共政法高层出现大变动,郭声琨替下孟建柱,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赵克志出掌公安部。有媒体预测,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和最高检检察长都将换人。随着新一届政法委高层调整,政法委高层中的江派势力必将遭到深度清洗

中共政法委从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后,权力日益膨胀,到胡锦涛掌权时期,形成所谓的“第二中央”。2012年重庆事件爆发,中央政法委书记一职在“十八大”被踢出常委。虽然中央政法委书记权力有所降低,但政法委仍然是习“依法治国”的最大阻力。

接上篇:19大定高层大盘 深度清洗政法委势在必行(上)

习成立依法治国小组 分析:清洗政法系统势在必行

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深化依法治国实践。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

李林一认为,郭声琨接手了政法委书记,习近平明显不放心,所以才会成立这个“依法治国”小组。要是郭那么听话,还用成立这个小组

李林一说,这样一来,习未来控制郭声琨,对政法委高层的全员调动就变得名正言顺。而这个小组的成立,恰恰反映了政法系统是习在“十九大”之后最不放心的机构。赵克志掌控公安部也是习的一个棋子,未来对政法系统的清洗势在必行。

香港《东方日报》也在11月2日的评论中称,赵克志空降公安部之后,清理遗毒的工作仍然很重,甚至不排除对公安体制机制进行大手术。

在“十九大”之前,中共政法系统高层已经遭到几轮清洗。

“十九大”前夕,中共公安部前政治部主任夏崇源及重庆原公安局长何挺,均因“严重违纪问题”被立案审查并被降级。

夏崇源是曾庆红的老乡,曾长期在中组部任职。期间,夏先是被提拔任中组部三局正局级调研员兼副局长,后升任更具实权的负责中央机关和国家机关的第四局局长。2013年,夏崇源转任公安部政治部主任。

夏崇源在中组部任职期间,曾经历过曾庆红、贺国强及李源潮三任部长。有海外中文媒体曾报导,夏崇源受到了同乡曾庆红的注意,在中组部步步升高。夏崇源也是曾庆红的马仔。

今年8月,原公安部副部长杨焕宁被免去中共安监总局局长之职。

现年60岁的杨焕宁,曾在中共公安部工作近30年,被指是周永康的亲信。外界普遍认为,习当局正在政法系统加大肃清“周永康余毒”。

11月2日,赵克志主持召开中共公安部高层会议,强调公安部要“肃清周永康流毒影响,确保绝对忠诚”等。据港媒报导,公安部共有4名中央委员,是国务院最多中委的部委,除赵克志外,还有副部长傅政华、黄明及王小洪。但副部长傅政华缺席了该重要会议,引来外界揣测。

美国之音今年9月报导,全球23个非政府组织9月12日向美国政府提交公开信和一份名单,吁美依《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对15国的“人权恶棍”进行制裁,包括拒发签证,冻结其在美国资产。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和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陶晶在列;美国务院将在12月10日人权日当天公布最终制裁名单。

港媒《东方日报》曾报导,前几年周永康案发之后,习当局曾在政法系统清理过一次周永康余毒,但并不是很彻底。公安系统正在进行新一轮大换血。传闻称公安部副部长黄明等都面临调查。

2016年5月,港媒报导,据可靠消息,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出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后,同时担任中央防范x教办公室(610办公室)主任,晋升为正部级。但中共官媒一直没有公开这一任命。

黄明曾在江苏省公安厅任职长达26年,是周永康政法系嫡系之一。周永康落马后,有海外中文媒体透露,公安部排名第五的副部长黄明一直是周永康专案组约谈的主要对象。消息来源称,“周永康被抓后,据说黄明一度被吓得半死。”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被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6年1月12日,周永康马仔李东生案一审,其被判处15年徒刑。

2017年以来,重庆、天津、上海三个直辖市的公安局“一把手”都已调整。6月,公安部十二局(技侦局)局长龚道安空降上海,任市公安局局长;6月16日,重庆市人大免去何挺的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职务,并宣布任命前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邓恢林为重庆市公安局局长;7月25日,董家禄由云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一职,调到天津担任市公安局局长。

政法委内 周永康余毒仍未清

中共政法委一直是对内镇压的工具,几十年来权力有起有落。江泽民1999年镇压法轮功后,借机将政法委书记罗干塞入政治局常委,并让周永康成为政治局委员兼公安部长,凌驾于最高法、最高检之上,实际上是恢复了文革前夕政法小组的“人治”做法,即公检法合一、公安独大、以言代法。江泽民一手搞出的政法委体制是比法院还大的法院,比政府还大的政府。到周永康任政法委书记时期,政法委掌握的维稳预算已超过军费,形成“第二权力中央”。

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政法委和“610”办公室合体,打破了法律和制度的约束,迫害了上亿的法轮功学员。政法委同时对普通的中国民众胡作非为,使得每年数千万民众上访、冤假错案遍地。

外界有分析指,周永康把持政法委十年,此一领域几乎都是与他有过工作交集的人,尤其是在公安系统,近十年升上来的人,很难找出一个跟周永康完全没有瓜葛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大力清洗武警系统,但公安部、法院与检察院系统尚未被深度清洗,周永康遗毒仍然未消。

分析还认为,中共政法委系统与中共高层的关系错综复杂,清洗政法委比清洗军队还要难。周永康在政法委的残余势力在垂死挣扎,清洗周永康的余毒,是“十九大”后政法委的任务,也是一个必然过程。

赵克志在11月4日被正式公布出任公安部部长前,三天内两次提要“肃清周永康的流毒”。#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7-11-09 2: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