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活摘器官 用人命打造血腥产业链

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已存在多年,并依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这是国际独立法庭17日在伦敦的宣判结果。(KAREN BLEIER/Getty Images)

人气: 56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12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戴德蔓台北报导)日前,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偕同多位民进党立委,在立法院举办由导演李云翔历时8年拍摄的纪录片《活摘》放映座谈会,讲述中国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活摘器官的独立调查。影片从接受器官移植的病患、家属、医护人员等角度,勾勒出中共摘除器官的黑暗流程。

与会的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医师代表丁楷庭表示,相较于台湾换肾脏平均等待1,406天(3.8年)、换肝脏等待2,653天(7.2年),赴陆进行器官移植平均等待竟只需2~4周甚至1~2周,等待器官移植的时间,短到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英国换肝要4个月,而中国只要2周,他以器捐做得最好的英国为例说,即便规定成人没有登记“不捐赠器官”,就视同“默认同意捐赠”,但换肝也要等待113~138天(约4个月)。英国这种默认器捐的等待期程已是极限,而当前中国同台湾一样,均须填写自愿捐赠卡才能器捐,但中国器官移植等待时间竟远低于英国,换肝竟只要2周。

“器官移植的比率人口是常态分布,不可能同样情况到中国就缩短,没有这样的事情,代表中国有庞大的器官供应库等非自然因素。”丁楷庭说。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12月8日偕同多位民进党立委在立法院举办纪录片《活摘》首映座谈会。(陈柏州/大纪元)

《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An Update)研究报告的主要作者之一、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2016年发表报告时表示:“本分新报告的最终结论——其实是我们先前工作的总结——就是中共涉嫌大规模屠杀无辜。”

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言人朱婉琪提到,多年来独立调查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人数的专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从亲身采访中了解到遭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接受身体检查的实际情况,再与被关押在劳教所、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的数量相互佐证及比对,推论出2000年到2008年间有6万5,000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非自愿性的活摘器官。

到底中国的医疗产业有多大的规模?根据媒体报导,为中共高层和军队官员提供医疗服务的解放军总医院,是中国最先进、设施最齐全的医院之一。到2000年代之初为止,其大部分收入都来自器官移植。军队309医院也在网站上介绍:“近年来,(器官移植)中心作为医院的重点效益科室医疗毛收入由2006年0.3亿元(人民币,下同)增长至2010年2.3亿元,5年增长近8倍。”

报导也提到,该总医院并不是抓住这一暴利商机的唯一医疗机构。重庆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的利润,也从该院刚踏足器官移植产业的1990年代末期的3,600万元,增长到2009年的近10亿,涨幅达25倍。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12月8日偕同多位民进党立委在立法院举办纪录片《活摘》首映座谈会。图为该协会法律顾问朱婉琪。(陈柏州/大纪元)

国家机器压迫下 医师沦杀人工具

为何中国的医事从业人员唯利是图,而不是救人为先?朱婉琪说,根据医学伦理,医生当然有救人的使命,在中国参与活摘器官的医生,根据追查国际的调查,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自愿参与的。中国庞大的医疗产业受制于中共一党专政,包括中共卫生部。江泽民下令要在军队利用军医院来创收,在这样党政的要求下,很多医生也是被迫参与活摘器官。

朱婉琪说:“就我们调查,目前不只是大陆三甲医院169家医院的移植医生,不管是知情,或是实际参与,或是法律上称之为帮助的这些医生,几乎是人人沾血,这是非常可怕的。”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秘书长黄千峰说,医师一直被社会用高道德标准要求,今年10月芝加哥举办的世界医师大会上,重新修订了《日内瓦宣言》,也就是医生的誓词,其中一个为“我将促进医业荣誉和高尚的传统”;救人是医师的天职,如今却成为中共国家机器的杀人工具,这对医生来说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由于中共迫害法轮功,要求医生参与活摘器官,在中国大陆,医师也是被迫害的对象。

为何在中国有这种活摘器官泯灭人性的行为?黄千峰说,中共是以党治国,党性是把划分为阶级敌人的人不当人看待,而是当作货品、商品,或是可以随意操作的工业原料,所以才有尸体展的出现。

黄千峰提到,中共迫害自己的人民,越来越用隐密的方式进行,包括器官移植在中国大陆被分为两部分:器官摘取组(供给组)和移植组。“这些移植的主刀医师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器官是国家提供的、军队提供的,我并不知道器官是怎么来的,我就负责把移植手术做好,所以器官来源不是我的问题,我不去探讨。’”

医师们当然知道器官来源一定有问题,只是用上述的理由安慰自己,“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黄千峰说,在金钱与名利的诱惑下,很多医师蒙蔽自己的眼睛不去面对这个事实,这是全社会系统性的犯罪,很难苛责每一个人。

针对中共活摘器官,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理事黄千峰医师表示,已有16个国家、27个国际医学专家参与连署,吁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彻查。(陈柏州/大纪元)

台湾不能做中共帮凶政府 应加强宣导、稽查

对台湾来说,对世界各国医生来说,也面临同样的困境。黄千峰说,他们被邀请到中国大陆做经验传承交流,一开始也不会问器官来源,对于正常社会来说,想当然耳,这些器官要符合伦理准则而获得,但大多数人没有想到会是活摘器官的来源,这些医生更不会想到“自己是好心办坏事”,因为中国很多移植中心与技术,都是台湾医界培植起来的。

但黄千峰提醒:“纳粹屠杀犹太人,罪刑最后落到每个具体实施的个人身上,所以所有参与的医生,在未来的某一天,也许在做审判的时候,这些人就跟当时纳粹纽伦堡大审一样要面临法律的审判。”

“不管这些医师是自愿还是不自愿参与活摘器官”,朱婉琪从律师团角度呼吁,“希望这些医师供诉出他们参与帮助,或真正实施活摘器官的经过,将来可以为做为污点证人,替自己留一条生路。”

面对中共强摘器官的罪行,朱婉琪呼吁,台湾不能做中共的帮凶,在协会的努力下,于2015年时已三读通过《人体器官移植条例》,除了明确规定禁止国人“器官移植旅游”,还规定病人无论在境内、境外进行器官移植,均必须强制登录,且回台进行后续医疗时,还必须提出境外移植器官医院、器官种类、医师姓名等文件。

朱婉琪说,台湾这项先进的立法是亚洲创举,但在实际执行发现卫福部宣导不足,导致国人赴陆移植器官等问题目前仍在发生;其次是器官登录制度并未落实,她希望卫福部能进行彻底稽查,并呼吁立委也能持续关切。◇#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