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南高中宿舍发生命案 优等生为何成杀人魔

河南濮阳市第一高级中学发生一起命案,一名学生死亡,一名学生受伤。目前,犯罪嫌疑人李某已被抓获。图为该校18班教室。(网络图片)

人气: 32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3月3日凌晨3点50分,濮阳第一高中宿舍楼里传出的尖叫声,划破了寂静的校园。3号楼334寝室内,睡在靠近门口下铺的卢天川(化名)满身是血,他闭着眼,双唇颤抖,发不出声音。

叫声来自于睡在卢天川上铺的杜宇飞。他的颈部和左臂各被划了一道口子。他告诉同学,一醒来就看到同宿舍的李松站在他面前,倚着梯子,手里举着一把刀。他吓得惊叫起来。

参与抢救的刘兴涛医生表示,他进宿舍后,一名学生“右卧在床,颈部一个大创口”,生命体征已经消失。另一名学生颈部有伤,站着和警察说话,声音嘶哑。

3月3日中午,濮阳市公安局卫都分局发布了一份情况通报,称“犯罪嫌疑人李某(系同宿舍学生)已被抓获”。通报中未透露抓获地点,但事后在社交网络上,有知情人称抓获地点为宿舍楼顶层。

死者与行凶者均成绩优秀

据《新京报》3月17日报导,濮阳第一高中是市重点高中,2016年其本科上线率超过90%,而且每年都有多名学生考入清华北大。

死者卢天川和行凶者李松同在高二18班,18班是6个所谓的“尖子班”之一。几年前,濮阳一高开始组建“尖子班”,将优质生源集中到一起。本届高二一共54个班超过3000名学生,其中6个“尖子班”,共有约300名学生。

从上学期开始,“尖子班”的学生每晚需要多上一节晚自习,熄灯时间延长至22:50。上个学期末,学校调整了一次宿舍,将“尖子班”学生集中搬进一栋宿舍楼。

卢天川和李松就是在这次调整之后成为334寝室的室友的。卢天川睡在进门右边的下铺,李松睡左边下铺,俩人隔着一个过道。

334寝室8个人,7个都在“尖子班”。他们每天早晨5:45起床,1节早自习,上午5节课,下午4节课,再加4节晚自习,回到寝室已经是晚上22点40分左右了。

行凶原因 压力?妒忌?

在同学的眼中,李松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一位初中、高中均和他同班的学生表示,李松性格特别内向,不爱交朋友,在家和父母也“聊不来”,但平时并未和同学吵过架。而卢天川性格开朗,两人并没有发生过矛盾。

室友之一的彭程说,李松平常喜欢一个人待着,下课也不出去玩,坐在教室里学习。无论考试进步还是退步,都不怎么和别人交流。有几次放完假,从家里回校后,李松曾向彭程抱怨家人给自己施压太大了。

案发前的2月22号,新学期考试成绩下来了。成绩被贴在教学楼走廊墙上的宽幅“理科重点上线光荣榜”中。被害者卢天川总分620分,年级排名第14;伤者杜宇飞611分,排名第27;行凶者李松总分则不到600,为563分,排名第83。

教学楼里挂满了各种口号、“头悬梁、锥刺股”宣传画、多家名牌大学近年录取分数线、教师寄语、学生“一言九鼎”的誓词等。

18班的黑板上方,悬挂着“我自信,我拼搏,我坚持,我一定成功”的红底条幅,黑板旁边贴着一份“班规”,详细规定了考试成绩的奖惩措施等。

2015年搬迁至新校区后,濮阳一高采取了封闭式寄宿管理,两周放假一次。学生们周五下午放学后回家,周日晚自习前返校。成绩排在年级前30名的学生需要更早返校,周日下午集中补课。

今年一二月份,有多位濮阳一高的学生家长向当地教育局反映,学校要求孩子初六就返校补课,家长称“孩子每天都有很大的学习压力,我们当父母的也很心疼”。

濮阳市教育局则回复,补课是根据家长和同学的“要求”,同学们“学习积极性很高”。

优等生杀人事件频出

近年来,拥有高智商、成绩优异的学子,甚至就读于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博士生杀人惨案频现报端。

1991年,就读于美国爱荷华大学的中国博士留学生卢刚,在校园中射杀6人的枪击事件曾震惊中美两国,也引起了一场关于中国教育弊端的讨论,但情况并没有好转,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1994年,清华大学化学系朱令被室友孙维投毒,至今瘫痪,而案件至今悬而未决;

1997年,被保送北京大学的学生王小龙四次给室友、朋友下毒,致两同学中毒;

1999年,北大光华管理学院37岁博士研究生耿某深夜将同室博士生、年仅22岁的少年王某用哑铃砸死后,推下阳台。耿某随后跳楼,最终不治身亡;

2002年,复旦大学生物系黄谷阳,在加州枪杀了曾通知解雇他的公司基因组副总裁霍兹马耶尔女士,两小时后他在寓所附近自杀;

2004年,云南大学学生马加爵,用锤子砸死4名同学;

2007年,中国矿业大学的常某向同学的水杯中投铊毒,致3名同学中毒;

2009年,吉林农业大学某学生只因室友打呼噜影响自己休息而将其杀害;

2010年,西安音乐学院某学生在撞到人之后,非但不施救,反而将其连刺数刀,最终导致受害人死亡;

2013年,上海复旦大学研究生林森浩投毒杀害室友黄洋;

2016年,北大经济学院吴谢宇杀死亲生母亲。

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让那些高智商青年人如此仇恨、疯狂,如此心灵扭曲、漠视生命,既毁灭了他人,也毁灭了自己?

应试教育是祸端

2015年,英国广播公司电视二台BBC2的记录片《我们的孩子够坚强吗?中式学校》的最后一集播出。片中显示,英国学生经过四周中式学习法的培训之下,考试成绩确实有所提高。但是英国教育界人士对于中式应试教育的评价是如同“监狱”,认为中式教育是为了鼓励学生竞争,考试教育就是告诫学生,如果成绩不好,将来就进不了大学、没有工作、没有社会地位;如果通不过考试,他们就会被戴上失败者的标签。

而英式多采取鼓励的方法,认为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中学习到的东西。英国教育的目标是培养出一个快乐的孩子,长大成为一个快乐的人。

网民们也认为应试教育是这场惨案的祸根:

“中国式教育,害了多少少年!”

“做父母的,要对孩子负责,不同性格的孩子要不同方法教育,对关注孩子的心里而不是分数。一个愚昧的家长摧毁了两个家庭的”

“这种在学校就把人分三六九等的 只有愚昧的中国教育才有”

时事评论员颜丹表示,应试教育使得知识中蕴藏的真理不再被提及,对生命的关爱、对道德的重视,更成为了完全可抛之脑后的无用之理。再加上中共治下社会浮躁与暴戾之气弥漫,这样的环境压力下,学生变身“杀人狂”现象也就不足为怪了。#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7-03-17 4: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