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017中共两会喧嚣下人事洗牌暗流汹涌

中共两会已经进入半程,表面的喧嚣下是背后的汹涌暗流。(AFP/Getty Images)

人气: 1791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3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薛飞综合报导)中共全国政协和人大两会已经进入半程,“习核心”从第一天开始就成为大会“主旋律”。然而表面的喧嚣下是背后的汹涌暗流。由于下半年中共将要召开十九大,涉及高层权力大洗牌。外界都希望从各路官员及代表们的表现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政协遭清洗 两会前中央委员落马

习近平上台后,两会打“虎”已成常态,本次两会前夕再有多只大老虎落马,中共政协首当其冲。

3月2日,就在中共全国政协会议的前一天,中纪委官网通报中共港澳台侨委员会主任孙怀山“涉嫌严重违纪”接受审查。孙怀山成为今年中共两会的第一个落马老虎,也是最新落马受查的正部级官员、中共中央委员。

现年64岁的孙怀山出身共青团系统,1994年调入中共全国政协;1999年升任全国政协常委兼副秘书长,2013年再升任常务副秘书长兼机关党组书记,跻身正部级,做全国政协“大管家”长达十多年。直到去年8月才改任全国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主任。

孙怀山出事有前兆。2月27日,孙怀山作为港澳台侨委员会主任却缺席了中共全国政协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外界分析其已经“出事”。2月26日港媒报导,中国新年后孙被中纪委带走“双规”。而就在2月9日,孙怀山还曾回老家江苏金湖县的大佛寺参拜。

据称,孙怀山的贪腐问题主要发生在全国政协副秘书长任期内。孙担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达17年,先后经历李瑞环、贾庆林、俞正声3任中共政协主席,更是江派前常委贾庆林手下做了10年的“副秘”。

此前大纪元曾报导,中共政协职位虽然并无实权,但过去十多年来成为中共江泽民集团统战、渗透及收买的“政治工具”,比如香港不少富豪、高官甚至黑道富商为得到政治好处热买政协“头衔”。香港《成报》去年也曾披露,中联办主任张晓明等人利用统战机会设立大量社团为自己捞钱。

去年10月,中纪委第五巡视组曾批评全国政协机关“一些部门和企事业单位利用政协资源谋利”。

据香港东方日报报导,孙怀山虽然级别不很高,但却是全国政协机关的大管家,手中掌握全国政协委员席位拟定等大权,哪个省多一席少一席,港澳地区以及各界别政协委员的增减,孙怀山都有很大的话事权,这自由裁量权给了他源源不断的黑金。每届中共全国政协委员推选之时,便是孙怀山发财之日。

除了孙怀山,外界还注意到,官方公布的“政协会议秘书长、副秘书长名单”中,贾庆林的另一名秘书仝广成也不在列。

现年近64岁的仝广成,任中共全国政协机关党组副书记,曾任前政协主席贾庆林办公室主任、秘书、政协机关党组成员,2013年7月,仝广成任政协机关党组副书记、纪检组组长、副秘书长。

目前,政协下面的港澳台侨委员会正值多事之“春”,除了政协委员王穗明请辞,孙怀山落马外,原任该委员会副主任的国台办前副主任郑立中因“严重违纪”,被撤销全国政协委员资格,只是仍被国台办发言人称其为“同志”,被指其是个人原因被免职,根据惯例估计可能是纪律处分。

中纪委明言要打破“届末之年反腐收官”的疑虑,暗示未来数月还会有更多高官落马。

吴爱英和一帮将军未循例在政协被安排一席之地

中共两会前一周,中共人大和政协均增补了部分专门委员会的副主任,分别是一批刚卸任的地方官和一些卸任的国务院部委官员。

如广东前省长朱小丹、重庆前市长黄奇帆等人进入人大。原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均被安排担任中共全国政协专委会副主任,尚福林则到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就任。但同期卸任的原司法部部长吴爱英,却未循例在政协安排一席之地。

此前,司法部政治部主任卢恩光严重违纪下台,外界纷纷揣测其顶头上司兼山东同乡吴爱英难逃干系。

除了吴爱英,最近一大批被解除职务的中共军队正战区级上将,也未在这一轮人大政协增补中出现,引起外界好奇。

此前,与中共党政官员退休一样,中共军方上将级正战区(以前的正大军区)职将官,在退役后也多会退居这样的二线闲职。如不久前退役的刘少奇之子,中共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就进入了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任副主委。

在中共人大政协各专门委员会任副主委(副主任)的还有副总参谋长章沁生上将、前二炮两任政委彭小枫和张海阳、前武警司令吴双战、前海军政委刘晓江、前副总参谋长侯树森等。

按级别,最近卸任的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前北部战区政委褚益民,联参部4名前副参谋长孙建国、徐粉林、戚建国、王冠中,政工部两名前副主任吴昌德、贾廷安,军委纪委书记杜金才等一众将领,不仅都属正战区职军官,而且都有上将军衔。但近月来他们不仅在公开报导和公众视线中消失,也未被增补入人大或政协,被外界认为情况极不寻常。

《明报》分析认为,这样的情况只有几种可能性,一是现时人大政协专门委人满为患,无法一下子容纳这么多退役将领,但这又无法解释为何党政正部级官员一退即获安排。

另一种可能性是这批退役将领多少都受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连累,需逐一调查甄别,在查清后才予以安排;最后一种情况就是,今后退役将领一概不再安排进人大政协“养老”。

强调“习核心

去年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确立的“习核心”地位,成为今年中共两会主旋律,高频度出现在大会讲话中。

中共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3日开幕时,政协主席俞正声向大会报告工作时,至少七次强调拥护“习核心”,强调确立“习核心”地位的意义重大,并称这是重大政治任务。

周日(3月5日)中共全国人大开幕时,李克强发表政府工作报告,同俞正声口径一致,报告中先后六次提及“习核心”,强调确立“习核心”的“重大意义”。

而中共《解放军报》3月3日发表文章,首次将“维护核心”置于“听党指挥”之前。文章引述不具名人士的说法称,“维护核心、听党指挥”是“最大的政治”,是“部队思想政治建设的首要任务”,而军队的重中之重,“是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

《解放军报》3月6日更直接在头版发表《坚定维护核心……》的文章,内容报导了中共军委副主席范长龙5日在人大分组会上的发言,在其讲话中,“维护核心”再次出现在“听党指挥”前。

有分析指,中共军方过去一直强调“听党指挥”,但报导中明确地把维护核心放在听党指挥之前,是过去军方少有的说法,这释放出重要政治讯号。

红二代罗宇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这是因为去年的六中全会确立了“习核心”,所以今年的两会上都在强调“习核心”。不过,他认为:“如果习近平真能够通过集权逐步有序地向民主化方向发展,集权也不是一件坏事,他也需要有权力,但我现在看不清楚他集权了之后向什么方向发展。”

大事件的前奏

  • 军纪委书记换人

在两会前的中共中央军委纪委扩大会议上,军纪委书记张升民主持会议并作工作报告,显示杜金才已卸任军委纪委书记。杜金才刚到中共上将65岁的最高服役年龄。

接近军方的消息人士对《南华早报》表示,65岁的杜金才可能是到龄退休。但他与郭伯雄、徐才厚关系过近,让他也有被调查的可能。

另一名消息人士则对《南华早报》透露,杜金才的离任或说明他将接受调查。

杜金才曾被指涉郭伯雄、徐才厚案。在徐、郭于军中势力最强的时期,杜金才先后在郭伯雄的老巢兰州军区任政治部副主任,兰州军区下辖21军政委,成都军区政治部主任,总政治部主任助理、副主任等职。

在3月5日中共两会的分组审议报告中,中共军委主席范长龙再次强调“从严治党”,“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分析称,杜金才离任表明了习近平决心在十九大前夕清除徐、郭有害影响。

除了杜金才,传已有多个上将传被查,包括贾廷安、李继耐、廖锡龙、张树田、朱福熙、蔡英挺和张仕波。这些人都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亲信、徐才厚和郭伯雄的党羽。

  • 习近平要清洗金融圈

中共金融监管当局今年2月高调宣扬打金融大鳄,要抓“一批资本大鳄”。据称去年的中央全会上,习近平曾痛斥金融领域充斥着“稻草人、内奸、大鳄”,言词激烈。 所谓的稻草人,是指流于形式的监管层;至于内奸,是指内外勾结的权贵;而大鳄则指那些资本雄厚、不择手段的财阀。

港媒报导称,高层之所以震怒,主要是缘于之前一年半的股灾,其不仅让政府与股民损失惨重,也打乱了当局的改革计划,被外界形容为一场权贵精英们联手发动、针对习近平当局的经济政变。

2015年股灾之后,中国经济形势更是每况愈下,资本市场继续动荡不安,接连发生外汇规模持续缩水、人民币汇率短期出现暴跌、比特币交易价格暴涨、地下钱庄兴风作浪等。

港媒分析认为,中国金融安全形势岌岌可危,其核心就是有内奸在破坏;并质疑,隐藏在内部的奸细不除,如何能将里应外合的大鳄一网打尽?

有消息称,江派常委刘云山及其子、中信证券副董事长刘乐飞是“股灾”的操盘手。江泽民、曾庆红等很多江派高层的家族成员参与其中。

今年除夕夜,“明天系”掌门人、资本大鳄肖建华从香港被带回大陆接受调查。消息称,肖建华是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之子曾伟的“白手套”、前台操盘手。据说肖个人拥有400亿元人民币资产,掌握的可动用资产是1万亿元人民币,这足以在股票市场上翻江倒海、兴风作浪。

  • 上海陈旭闪电落马 涉及多条命案

两会前的3月1日晚,上海市检察院前检察长陈旭涉嫌“严重违纪”被审查,成为继上海市前副市长艾宝俊之后落马的上海“第二虎”。而其落马当日的上午还在出席活动。

现年65岁的陈旭一直在上海政法系统工作,曾任上海市高级法院副院长,上海市第一中级院长、党组书记,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市委副秘书长,2008年2月升任上海市检察院检察长,跻身副省部级官员,是人称“南霸天”的江泽民外甥吴志明的亲信。

大陆财新网报导,多年来,上海当地对陈旭的举报一直不断。

港商上海裕通房地产公司老板任俊良曾实名举报陈旭涉及4人命案,包括上海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王鑫明夫妇、上海一中院法官潘玉鸣,以及上海虹口法院法官范培俊。

举报信指,2006年秋最高检反贪总局调查上海裕通公司执行拍卖舞弊案,此案的证人、上海一中院法官潘玉鸣和上海虹口法院法官范培俊都是在被专案组约谈后,当晚接受私人宴请,第二天横死在家中。

一个月后,上海华星拍卖公司总经理王鑫明夫妇也因此案被专案组约谈后,在徐汇区上海南站附近的家中被杀害。

举报人除任骏良外,还有前财经杂志首席记者杨海鹏及上海两名副部级待遇的离休干部等。

杨海鹏曾表示:“我走的这条路,太崎岖艰险,人生不可能走第二遍。被他(陈旭)劫掠的上海富人、过埠商人,四双手也数不过来。许多上海问题官员,被他下了符咒,只能听命于他,服从他那个利益集团的体系。”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曾表示,跟陈旭常接触过的人都知道其是“上海帮”的打手,陈旭之所以一路高升,是因为在任市一中院院长时,靠着从轻处理与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有关的富豪周正毅和整郑恩宠,被提拔任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成为吴志明的副手。其后被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陈良宇看中,提拔为上海市委副秘书长,专门做上海第三号人物刘云耕的秘书。

郑恩宠曾向中央举报刘云耕、陈旭,但在江派上海帮的包庇下,陈旭安然无恙,反而转任检察长。

郑恩宠表示,上海的官员这么多被保下来跟陈旭很有关系。陈旭在中共十九大之前、“两会”召开之际出事,也释放出一个明确信号:“上海帮”处于彻底瓦解的趋势。#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03-11 1: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