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医生器官移植手术“成瘾”的谜思

(搜狐网页截图)

(搜狐网页截图)

人气: 51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报导)1997年,美国广播公司ABC的一则电视报导披露,一名中国医生被拍摄到收取节目卧底5000美元现金,作为到中国一家军队医院买肾的首付。

在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手术患者需要支付一项特殊的费用──器官费,而且,医生可以成为器官中介──这和西方国家不同。西方一些医学专家向大纪元表示,中国医疗系统对器官移植手术成瘾

中国医院的暴利行业

2000年以前,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有限。公开资料显示,从1980到2000年年底,报告累计的肾移植数量总共为34,832例,这个数字在2000年后飙升。

中山医院副院长何晓顺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2000年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分水岭。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3倍。”而据《三联生活周刊》2004年报导,短短几年间,更有数万海外病人赴华移植器官,掀起了“器官移植旅游”热潮。

器官移植迅速成为中国医院的重要创收来源。据《南方周末》报导,“急剧膨胀的业务,让(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获得巨额营收。仅肝移植一项,一年即可为中心带来至少1亿元的收入。”而以北京309医院为例,从2010年至2012年,其移植中心的床位数从316扩大到393。这家医院称其器官移植中心是该院最赚钱的收入来源,收入从2006年的3000万元人民币(450万美元)增长到2010年的2.3亿元人民币(3400万美元),跳升了8倍。

医生做器官移植成瘾

陆媒报导,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附属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夏强说:“对肝移植我是著了魔的。我现在简直像上瘾一样,每周至少做二至五台肝移植,失败了也不怕,认真总结分析,第二天就会继续做。”

对器官移植“成瘾”的背后隐藏着巨额利润。

台湾医师黄士维向大纪元介绍,按照大陆现在的情况推算,(在经济发达地区,)“肾移植要花费30万人民币,肝移植花费60万元人民币。如果是亲属活体捐赠,肾移植只要10万人民币,肝脏移植只要30万人民币。”

他表示,中间差价20万-30万人民币是器官费用,“而这20万-30万人民币的差异,也成为器官中介、器官买卖的诱因。”

《广东医师》报导,广东省器官移植中心的医生陈规划“在当院长后,依然每周要做四、五台肝移植手术,而且手术一般选在晚上。仅2005年一年他就完成246例肝移植,累计达到1000例。”

国际社会上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肝脏肾脏需要数年的等待,中国的器官为何来得如此容易?

医生妻子指证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

2006年4月21日,胡锦涛访美期间,女证人安妮和大陆媒体人皮特,在华盛顿DC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指证中共在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表示无论中共如何销毁证据、威胁追杀他们,他们愿用生命作证,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安妮的丈夫承认自己在2001年到2003年共摘取了2,000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并且获得工资以外奖金达几十万美元。

安妮说:“我丈夫有记日记的习惯。一篇日记中说,当这个病人昏厥之后,他用剪刀剪开这个病人衣服的时候,从衣服的口袋里掉出来一包东西。他打开一看是个小盒子,里面有个圆的法轮章,上面还有个纸条,写着:祝妈妈生日快乐。我丈夫受了很深很深的刺激……”

2006年,中共器官黑幕首度在国际引爆。国际医学专家根据大陆器官市场的奇异现象分析,认为大陆存在庞大的活体器官库,主要供体是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性命双修功法,1992年在中国长春传出,广受欢迎。官方统计数字显示,法轮功学员超过了共产党党员人数。1999年7月20日,中共下令对其发动灭绝性的迫害。18年来,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后失踪,家人再也没有了他们的消息。

专家:中国医疗系统对囚犯器官成瘾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专家Kirk Allison博士向大纪元表示,“中国医疗系统对使用囚犯器官成瘾。”

中国医疗系统使用囚犯器官用于移植早有渊源。1984年10月9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民政部联合颁布实施《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的暂行规定》。该规定中明确,“为了支持医学事业的发展,有利于移风易俗”,无人收殓或家属拒绝收殓的、死刑罪犯自愿将尸体交医疗卫生单位利用的、经家属同意利用的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可供利用。这一规定成为使用死囚器官的法律依据。

外界注意到,中国器官移植在2000年激增,这个年份暗藏玄机。

Allison博士说,“1999年(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和开始监禁法轮功学员,此后器官旅游突然在中国兴起。大量业务通过军方医疗设施进行。当时,军队被鼓励像企业一样创收。民营医院也在器官移植业务上快速扩张,高峰期超过500家机构。”

中共江泽民集团全面镇压后,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2000年是高峰期。当时有上百万法轮功学员上访,其中很多再也没有回来。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报告中说,法轮功学员是中国良心犯的最大组成部分,他们在拘留所面临死亡或被杀害的风险增加。

面对国际谴责,中共前卫生部长黄洁夫对器官来源频频改口。为了回避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问题,他一度承认使用死囚器官,后又承诺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但是,中国每年死囚有限,大赦国际估计,2000年至2005年间,中国大陆平均每年处决死刑犯1,616人。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的蘑菇云。

2010年,中共称引入了一个器官捐献试点计划。很多西方人希望这将终结使用囚犯的器官。但是,再次令人失望。

2013年11月,38家医院签署了所谓的“杭州协议”,声称立即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实际上,当时169家器官移植医院被要求签署杭州协议,但是131家没有签字。

Allison博士说,来自中国的第一手报告显示,“杭州协议”之后,囚犯器官依然被继续使用,包括签署这一协议的很多医院依然我行我素。

2014年3月,黄洁夫宣布,将囚犯器官整合到自愿器官捐献系统中。值得注意的是其措词把将被处死的囚犯称为普通公民,声称他们可自愿捐献器官。

Allison博士认为,以上种种迹象显示,中共所谓在2015年1月1日停止使用死囚的承诺,“如同其以往的承诺一样,是站不住脚的。”

为死囚器官大开绿灯1984年条款至今有效,中共没有重新立法将其废除。

总部位于华盛顿DC的“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简称DAFOH)的执行董事托斯顿.泰瑞(Torsten Trey)医生说:

“在西方社会,器官移植医生不会赚取任何器官的费用,只是赚取手术费。在中国,存在‘器官费’,医生收取器官费;他们盗取囚犯的器官,而在4-12小时的手术时间里赚到巨额资金!”

“一些医生告诉我,在过去10-20年间,一些中国医生对器官移植带来的‘快钱’成瘾,不愿转换到使用不能获得‘快钱’的真正的器官捐献系统。试想一下,这样的‘瘾好’能在短时间内停止吗?他们看起来已骑虎难下。”

疯狂现状

大陆医生对活摘器官的疯狂程度,可从“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15年12月21日的两通电话调查中管窥一斑:

2015年12月21日,9点55分,广东省江门市中心医院心脏移植科值班医生(男,李伦明(音))向“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员表示,“做了(活摘法轮功器官)又怎样?是法轮功的,又怎样,”“我们做的多的是,你可能还没调查清楚,那太多了。”

广东省江门市中心医院心脏移植科值班医生(通话19:08秒)接了“追查国际”当天傍晚第二个电话。调查员问他:你挖出了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他说:“数不胜数”。又问:你敢确定是“数不胜数”吗?他又重复一遍:“数不胜数”。

纽伦堡“纳粹医生大审判”

正如文首所提及的案例,医院通过军方参与盗窃器官早有历史可循。而在江泽民密令对法轮功施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的群体灭绝政策的背景下,法轮功学员已被中共当作比死刑犯还不如的迫害对像,当作中共的“敌人”。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从利用死刑犯器官到活摘法轮功器官迈出的就只需一小步。

以历史为镜,纽伦堡“纳粹医生大审判”向中国参与活摘器官的医生敲响了警钟。

纽伦堡“纳粹医生大审判”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德国纽伦堡由美国主导的对二战期间德国犯罪医生的审判,也是十二场战争罪行审判中的第一场。

这场审判于1946年12月9日开始,于次年8月20日作出判决。被告均为在纳粹全国性卫生部门或机关工作的官员,或在国家级医疗研究机构供职的高级医务人员(不包括在纳粹集中营供职的现职党卫军男女医生)。他们被控犯有违反人道罪,参与制定和起草对重残病人和犹太人、吉普赛人的“无痛致死纲领”,并组织和指导了利用集中营囚犯进行非人道的活人试验。

1947年8月20日,法庭针对纳粹医生们做出了终审判决,判处卡尔.勃兰特等7人死刑,立即绞决,4人终身监禁,4人被判监禁10年到20年不等。#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9-14 6: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