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又到万圣节 英媒讲述中国发生的可怕故事

万圣夜,又称“万鬼节”,在10月的最后一天,不列颠凯尔特人认为这一天是冬天的开始。西方社会的民众会雕刻南瓜灯,戴上各种面具来驱赶恶鬼。(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人气: 606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穆清编译报导)万圣节,又称“万鬼节”,在10月的最后一天,不列颠凯尔特人认为是进入冬天的开始。

西方社会的民众会雕刻南瓜灯,戴上各种面具来驱赶恶鬼,而今日的国际社会揭露,很多万圣节用品,是在宛如人间地狱的中国劳教所里赶制出来的,那里的恶警像地狱里的小鬼一样,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的中国人。

墓碑盒里的惊天秘密

10月30日,万圣节到来之际,英国广播电台BBC特稿专栏刊登了记者Jon Kelly 的文章:“万圣节装饰品中的求救信” (The SOS in my Halloween decorations)

美国俄勒冈居民、Goodwill旧货连锁店经理朱丽‧凯斯(Julie Keith)女士每到万圣节,就会想起让她终身难忘的一幕:

2012年的一天,伴随夜幕降临,天变的越来越冷越来越黑,当女儿说想要办一个以万圣节为主题的五岁生日派对时,42岁的朱丽想起阁楼里的一个墓地工具盒,里面有假墓碑、假骷髅头和人骨、黑蜘蛛和一块被模仿血浸透的布。这些东西一直躺在那里积聚灰尘,那是几年前,她从超市连锁店Kmart以29.99美元的价格购买的。

当她在客厅打开盒子时,一张纸条掉了出来。

字条上面有用蓝色墨水手写的信息,书写工整。英文表达得结结巴巴,并夹杂拼写错误,但其含义足够清晰。

字条上写着:“先生,如果您偶然购到这个产品,请将此信发送给世界人权组织。这里数千名受中国共产党政府迫害的人将永远感谢和记住您。”

字条上说,这些万圣节的产品是在中国沈阳马三家劳教所生产的。 “这里的人每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15个小时,否则,他们将被酷刑折磨、殴打和谩骂,也几乎没有工资(10元/ 1个月)。” 今天10元(人民币)大约相当于1.10英镑或1.44美元。

在没有正式法庭判决,非法劳教的情况下,劳教所的人平均被关押1~3年,其中许多人是法轮功学员,“他们常遭受比其他人更多的惩罚。”字条上说。

信中内容的结尾没有签名。

“我震惊了”,朱丽说,“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就在我面前。”

这封信奇迹般地跨越了数千英里,来到了她位于美国俄勒冈州大马士革的家中,然后在她家中又沉寂了两年,直到2012年被发现。朱丽试图想像信件的作者会有多绝望,他又有多大的勇气才能把它塞进装饰品里。

朱丽对这位写信人一无所知,但很明显,这位写信人迫切希望世界知道马三家发生的事情。

朱丽四处询问,该如何处理这封信,于是将字条贴到了自己的脸书上,朋友建议她联系人权组织,她又打电话给几个人留言但一直没有收到回复

尽管如此,朱丽并没有放弃。她带着这封信去上班,并把它拿给公司的公关经理,后者联系了当地一家报纸《俄勒冈报》的一名记者。该报派了一名实习生去采访朱丽,但在以后的几个月里,事件再一次无声无息。

2012年圣诞节的前夕,突然,事情终于有了进展。《俄勒冈报》头版刊登了这个故事,朱丽接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电话,很多电视和报纸都要求她发言 ,朱丽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国际事件的中心。

很多人赞扬她的努力,也有人批评她把信件曝光,可能会给写信人带来更大的麻烦,对此朱丽感到心理压力很大。

这些把我压垮了”, 朱丽说,我感到,那一刻,我可能做错了事。感觉糟透了,但我只是不停地回复,这是作者想要的。他想让我把这封信公之于众。

这种自我怀疑的声音不断地对朱丽唠叨不休”,直到2013年,《纽约时报》联系了她,告诉她求救信的作者被悄悄地找到了。他还给她留了口信。

孙毅在马三家劳教所写的求救信。(朱丽‧凯斯提供)

劳教所制造的“幽灵产品”

五年前的一天,孙毅在马三家劳教所一边吃着他没有任何油水的晚餐,一边望着黑暗的窗外,忽然他看到一群人在黑暗中移动,似乎这些人拿着骷髅和人的大腿骨。

孙毅吓坏了。他最近才被判刑,但他已经听到传言说,一些囚犯被折磨致死。这似乎是确证。

后来他才知道,这是在制作“幽灵产品”(制作万圣节装饰品)。从2008年6月,孙毅开始制作假墓碑,白色聚苯乙烯的“墓碑”被染上黑色后,孙毅用湿海绵把它擦拭成陈旧的样子。

孙毅根本不知道万圣节是什么。这个工作没有涉及到真的尸体,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宽慰。 但让他感到困惑的是,为什么有人要买这些病态的装饰品。

“他想知道为什么人们会买这种可怕的东西”,加拿大电影制片人李云翔(Leon Lee)说,他后来认识了孙毅。“直到有一天,一名警卫告诉他,西方人有这样一种文化,一种所谓的(万圣)节日,所以要这样做。”

黑色的染料覆盖了孙毅的脸和身体。他从凌晨4:00工作到23:00或午夜,休息时间仅限于吃饭。后来他回忆说,晚上睡觉时,他的双手都会不自觉地抖起来,仿佛他在梦里还在抛光那些墓碑一样。

在被捕之前,孙毅曾是一家石油天然气公司的工程师。在北京他家附近,他与一群户外锻炼的人群偶遇,他们在炼法轮功,孙毅很快就加入了,他的麻烦也随之而来。

在20世纪90年代初,法轮功最初被中国共产党当局所容忍,但几年之后,由于修炼人群不断扩大,中共开始将这一群体视为潜在威胁。负面报导开始出现在国家媒体上,这促使一万多法轮功修炼人前往共产党在北京的总部(中南海)进行无声的抗。 1999年7月,中共禁止人们修炼法轮功,随后发起了残酷迫害。修炼者面对被起诉和逮捕的危险,不得不转入地下秘密炼功。

2008年2月,在北京奥运会前的一次中共镇压行动中,孙毅被抓捕后判处两年半监禁。

当孙毅在马三家的时候,他的妻子写信给他,她想离婚,因为她和其他亲属在他被捕后受到骚扰和拘留。妻子知道,只要她和他还存在婚姻状态,她的家庭成员就不会通过背景调查,从而无法找到工作。

孙毅一直保存着这封信。这是在马三家唯一属于他的东西。

2016年7月30日,孙毅在马三家男子劳教所一所高墙的外面。这个所的三大队(法轮功专管大队)是他遭受严厉酷刑之地。(杜斌摄)

深夜悄悄写信

大约在这个时候,他想到了一个主意。他知道他制作的那些万圣节的墓碑装饰品是出口海外的,因为标签是英文。为什么不写封信并把它们藏在盒子里呢?也许有人会发现,再告诉世界马三家都发生了什么?

晚上,当他躺在牢房里被三、四十名熟睡的囚犯包围着时,孙毅转过身来,面对着墙壁。他所能听到的是外面蟋蟀啁啾,这时他悄悄地打开一张纸,掏出一支笔。

他拿起笔开始写字。

据孙毅后来估计,在马三家期间,他写了20封信。 他非常小心地将它们放入墓碑的套件中。 休息时,他也趁其他囚犯不在的时候悄悄这样做。

但有一次,当他把一封信放进一个盒子里时,被另一名犯人看到。 孙毅不得不冒险告诉他自己在做什么。“很好”,这个囚犯说,“我也可以帮你藏吗?”

孙毅开始与马三家劳教所内的其他法轮功学员藏这种信,一天晚上,一名警卫在搜查时发现了其中一封信。狱警严刑拷打被发现信的人,他们知道他一定有共犯,因为这个人不懂英语。但他没有供出孙毅。

在那次事件中,孙毅等其他法轮功学员也受到惩罚,他们被迫站着,手腕被铐在双层床上,如果睡着了,手铐会像刀子一样割进身体中。

2010年9月,孙毅终于从马三家获释。他继续悄悄修炼法轮功。

2012年,当他通过翻墙软件在互联网上浏览西方新闻网站时,偶然发现了一个故事:有关在俄勒冈州的一盒万圣节装饰品中发现的一封信——他的信。

神秘的死亡

不久,朱丽获得了孙毅的消息。“《纽约时报》联系了我,告诉我他们一直在和他联系。” 孙毅还写了一封信给她。朱丽记得,在信中他说:“他很高兴我公布了这封信,这正是他想要的。”

“我非常激动,要知道他还活着,他为我感到骄傲,知道我做了正确的事情。”朱丽说。

孙毅不仅得到了《纽约时报》的联系,还得到了加拿大导演李云翔(Leon Lee)的联系,后者报导了在中国侵犯人权事件的记录。孙毅同意当李云翔一部纪录片的主角,并开始把自己的录像发给李。

他明白自己面临巨大的风险。

孙毅和前妻计划复婚,并一起离开中国,但警察突袭了孙毅的前妻家,并告诉她如果看到孙毅就联系他们。 不久孙毅再次被捕。

在拘留期间,孙毅的健康状况开始恶化,他借此机会在李云翔的帮助下逃往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

在印尼的生活很艰难。孙毅申请了难民身份,但作为一名寻求庇护者,他无法工作。他不能联系妻子,因为他担心中共当局会给她带来麻烦。他只能靠积蓄过日子,每天学习印尼语和英语。

2016年底孙毅逃到印度尼西亚后,朱莉专程去看望他。(《求救信》剧照)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朱丽飞往印尼,见到了孙毅。 李云翔也赶来拍摄。

朱丽来到了孙毅在雅加达的简陋公寓,她说:“就像我们有了这种瞬间的联系。”“他叫我妹妹,好像我们永远认识似的。”

他们交换了礼物。他给她买了花,而她给他买了一本关于俄勒冈州生活的书。她还带来了他在马三家写的纸条和聚苯乙烯墓碑。朱丽说:“他似乎真的很感激我能把这些都带来。”

他问她万圣节的事。孙毅想知道,南瓜雕刻后发生了什么事。你吃了吗?朱丽解释说这不是习俗。他还想知道“RIP”代表什么。安息吧,朱丽告诉他。她解释说,这是对死者的善意信息。

在朱丽飞回家之后,孙毅哭了,他从未想过她会大老远地去探望自己。“我真的很感激她这样做了”,他在镜头采访中告诉李云翔,“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她,她感觉像家里人一样。”

朱丽来访后不久,一名可疑的中共特工联系了孙毅,两个月后,孙毅死于急性肾衰竭。印尼当局没有对死因进行调查——尽管孙毅的前妻和姐妹提出了要求。李云翔怀疑:“他以前没有肾脏问题,当我在印尼的时候,他看起来非常健康。”

朱丽听到这个消息时非常地伤心,但她很荣幸能认识孙毅,“他是我所见过的最有韧性、最坚强的人,对于一个人来说,他经历了那一切,走出了困境,并能够与世界分享他的经历,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朱丽说,她与孙毅的邂逅改变了她的生活。 她变得更加关注国际人权,比如她家附近“一元店”的产品来自何处。

中共后来结束了劳动教养制度,但大赦国际表示,许多劳教所只是改名为监狱或康复中心,持不同政见者、法轮功修炼者仍然未经审判就被关押在那里。该组织在2015年的报告中说,在被认为政治敏感的案件中,酷刑仍然“普遍”存在。

最近,中共被指控在西部新疆地区未经审判就将数十万穆斯林关押起来。 中共政府否认这些说法,但英国广播公司的一项调查发现了关于拘留营的重要新证据。

10月25日至11月1日,第38届“剑桥电影节”在英国剑桥举办。华裔导演李云翔(Leon Lee)的作品《求救信》(Letter from Masanjia)在此期间于英国首映。  #


责任编辑:张洁

评论
2018-11-01 3: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