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慕尼黑玛琳广场上 修炼人讲述他们的故事

法轮功游行队伍穿行于慕尼黑市中心时,吸引了过往行人的目光,大家纷纷举起相机拍照,并索要资料,其中也有很多是来旅游的华人。(Mihai Bejan/大纪元)

人气: 64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0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王亦笑德国慕尼黑报导)2018年10月4日,恰逢慕尼黑啤酒节期间,本就游客如织的慕尼黑市中心更加热闹。继3日法轮功学员在此举办集会游行活动后,4日游行方阵和欧洲天国乐团再聚慕尼黑玛琳广场,在这里人们听到了悠扬慈悲的音乐,了解到令人震惊的迫害真相和感人至深的修炼故事。

旅德小伙子成功营救母亲

法轮功学员丁乐斌。(王亦笑/大纪元)

来德国六年、如今已是欧洲天国乐团一员的山东小伙子丁乐斌,谈起自己的修炼经历和营救母亲的过程,一切仍是历历在目。

初得法是在国内,那时丁乐斌才9岁。他看到妈妈修炼后身心的巨大变化,觉得法轮大法好,就跟着妈妈一起学法练功。

如此美好的修炼时光只持续了两年,中共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丁乐斌记得,当初警察直接闯进家里,禁止他们学法炼功,威胁他们放弃修炼,还像土匪一样非法抄家。当时还在上初中的丁乐斌,对突如其来的风暴既惊讶又恐惧,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本来应该保护好人的警察,怎么反倒打起好人来。

1999年底,妈妈去北京上访,希望为法轮大法讲一句公道话,结果被非法抓捕,1个月后才被释放。之后,丁乐斌的父母被迫害得流离失所,他只能暂且由亲戚照顾。

2001年1月,中共一手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在电视上轮番播放。那时在学校里,丁乐斌和其他同学一样被强迫观看自焚伪案,还要写“心得体会”,人人都要进行政治表态,还要在诬蔑大法的横幅上签字。这给丁乐斌造成了很大的心理负担,感到发生的一切都不可思议,但是他知道大法好,从未动摇过对真善忍的坚信。

2012年4月,妈妈因为发放真相传单再次被抓,并被非法判处一年半劳教。说起出国前最后一次去见妈妈,丁乐斌几度落泪。那是在劳教所的会见室,四处都有摄像头。妈妈给丁乐斌使眼色,悄悄从桌子底下递给他一张纸,并告诉他这是一份三退名单。妈妈在劳教所里受酷刑折磨,也不忘给犯人讲真相,才有了这份珍贵的名单。丁乐斌流着泪说:“我觉得妈妈真的非常了不起。”

丁乐斌来到德国,通过法轮功同修的协助,联系到德国媒体和政要,积极营救被非法关押的母亲。当时有二十多位政要,从州议员、国会议员到欧洲议员都有,写信给中共驻德国大使和中国劳教所所长,还有政要当面找大使谈话,要求立即释放丁乐斌的母亲。

德国大法学会和IGFM国际人权组织还联合发起明信片活动,把释放丁乐斌母亲的要求印到明信片上,发放给德国民众。一张张的明信片寄到了中国劳教所,极大地震慑了狱警等人,他们非常恐惧这来自海外的正义之声。终于在被非法关押了一年之后,丁乐斌的母亲被成功营救,获得释放。

丁乐斌说,如今他的目的不再是仅仅营救母亲,而是要帮助更多受迫害的同修,还要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

刘玉梅:无论如何要把真相讲清楚

法轮功学员刘玉梅。(王亦笑/大纪元)

来自辽宁省的刘玉梅,今年六十多岁。修炼二十多年来,她深刻体会到了修炼之福与迫害之苦。她曾被中共非法绑架9次,4次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胆怯,这份勇气来自何处?这还要从她修炼之初亲历的“奇迹”说起。

1997年,刘玉梅的一位亲戚学炼法轮功后马上戒了烟酒,这让她感到很好奇,也想看看大法书籍《转法轮》。当时她身患类风湿、胃溃疡等多种病症,夜里疼得睡不着觉,身体对天气变化的敏感度比天气预报还准,终日以药为伴。神奇的是,就在她看书学法4天以后,这些病都不翼而飞,她感到无病一身轻,众多的亲朋好友看到她的变化也都开始学法炼功。

没想到两年后乌云压顶,腥风血雨的迫害开始了。仅1999年她就4次去北京上访,亲历4.25和平上访,当时朱镕基代表政府承诺给与法轮功学员合法的修炼环境,她满心欢喜地回家,认为误会终于澄清,事情终于获得妥善解决。万万想不到,更大的阴谋、更残酷的迫害还在后面。

1999年7月20日,她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第一次被抓。她说当时知道去了就会被抓,中共就是杀人狂魔,看看当年六四,学生如何被中共开枪屠杀就知道了。“但是我还是要去,因为大法对我有再造之恩,我是亲身受益者,那种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哪怕只有两天也值了。在大法蒙难之时,我怎么能不站出来说句真话呢?”

2000年底,她因不放弃修炼再次被抓。2001年1月23日在天安门自焚伪案还未发生之前,看守所的狱警就提前通知,今天有重大新闻,必须去看。这要不是事先安排好的,如果真的是突发事件,狱警怎么会提前知道?

当时还有件事让刘玉梅印象深刻。她被抓后因不想牵连单位、家人,所以没有报出姓名地址。当时狱警对她说,你不说可就惨了,被掏心挖肝,家人连尸体都找不着。

在关押期间,刘玉梅被拳打脚踢、遍尝酷刑,但是却有医生给抽血化验,详细检查身体,这不是很奇怪吗?后来刘玉梅才知道,这是在为建立“活体器官库”做准备。她因为是乙肝病毒健康携带者,又被迫害得骨瘦如柴,无法成为合格的器官供体,于是看守所直接在半夜把她扔到了北京西客站。

之后,非法绑架和酷刑迫害反复上演,中共活生生把人间变成地狱。更为悲伤的是,2002年刘玉梅的妹妹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刘玉梅的父母因警察长期骚扰和恐吓,在2009年和2010年含冤离世;刘玉梅的丈夫被警察逼迫离婚,也含冤去世。

2005年,刘玉梅终于有机会逃离中共魔爪,她辗转来到芬兰,如今已在芬兰定居十多年。能在自由社会自由地学法炼功,她感到无比幸福。她说,这次她千里迢迢来到慕尼黑,就是要展现大法的美好,因为她是亲身受益者;还要揭露中共邪党,让更多人知道真相,因为中共真的是恶魔,她也是亲身受害者。

意义非凡的60岁生日

法轮功学员Heidrun Harz。(王亦笑/大纪元)

居住在德国埃尔夫特(Erfurt)的Heidrun Harz女士是位新学员,刚刚修炼法轮功一年多。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如此规模的反迫害集会,她作为白衣方阵的一员,手捧被迫害致死的同修的遗像,让更多人了解中共对法轮功修炼人的残酷迫害,她觉得这非常重要。

更巧的是,10月3日是她60岁的生日,在德国人看来这是个必须得好好庆祝的“大生日”,但是Heidrun还是决定来慕尼黑参加反迫害集会。她说,“与其跟朋友们一起喝咖啡吃蛋糕,我觉得来这里更加意义非凡。”

“因为对于我而言这是人生的一个新阶段,我已经修炼了,我想要有个新的开始,不再只是想到自己,只想自己舒服,而是能为更多的人着想。这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能让我更深地体会真、善、忍。而且在这里我认识了更多学员,大家在一起交流修炼体会,真的很棒,我非常受益。”

说起开始修炼的机缘,Heidrun表示,决定修炼法轮功,自己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以前也了解过其它功法,也有过一些疑问。特别是修炼一段时间后,突然也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抵触情绪制造障碍,让人不想学炼。这期间女儿给了Heidrun很大的帮助,女儿也是法轮功学员,女儿说,不要管这些,只管继续坚持学法炼功,不要放弃。于是Heidrun拿了10天的假期,再好好去读《转法轮》,虽然之前读过很多遍,但是这次却不一样了,她看到了很多之前没有明白、被忽略了的法理,豁然开朗。

通过不长时间的修炼,Heidrun也感受到了明显的身心变化。她说,“我能够看明白很多东西,心里充满爱。之前我觉得生活很不易,工作也不顺利,还曾经失业,感到压力很大,那时我很敏感,不愿意跟人接触。学炼法轮功后,我能够打开自己的心扉,更好地跟别人交流、相处,境遇也慢慢好起来,这一切都让我感到太美好了。”

欧洲天国乐团在慕尼黑玛琳广场演奏,吸引了过往行人的目光,大家纷纷举起相机拍照,并索要资料,其中也有很多是来旅游的华人。(Mihai Bejan/大纪元)

随着天国乐团的音乐响彻玛琳广场,越来越多的行人驻足观看,当他们了解到什么是法轮大法,中共如何迫害修炼人,以及学员们的修炼故事,很多人都对学员竖起了大拇指,说你们太棒了,还有很多人马上在反活摘征签表格上签了名。

有一对六十多岁的从大陆来旅游的老夫妇,看到如此大规模的反迫害集会,非常关切地对学员说,“你们真好,千万别回去了,你们逃离了苦难,在这好好生活,千万别回去受苦了。看你们这活动气势这么大真好,祝愿你们越来越好。”

Magnes夫妇是从美国来慕尼黑旅游的。(王亦笑/大纪元)

Magnes夫妇是从美国来旅游的,正好碰到慕尼黑玛琳广场的法轮功活动,他们觉得这真是神的安排。Steven Magnes先生是美国人,娶了位德国太太,所以德语说得也不错。了解到法轮功真相后,他表示在中国发生的迫害太丑恶了,不可思议,无法想像有这种事发生。

他说虽然现在整个世界都有问题,不过,共产党显然是最严重的问题,是无法容忍的。
Magnes先生是基督徒,他相信神会归来,世界终将发生改变,不过希望尽早能改变。最后,Magnes夫妇还说,你们真的很棒,神会祝福你们,祝你们成功。#

责任编辑:周仁

评论
2018-10-06 3: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