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盾工程迫害中国人 高科技巨头助纣为虐

人气: 148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12日讯】中国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因网民数量高速增长(突破8亿),已成为全球第一大互联网市场。不过,和中国做生意的互联网公司都不得不面对一种两难处境:是与箝制言论自由的中共政权妥协,还是恪守基本的商业道德和社会责任?

这二者哪个更重要,如果能摆正次序,做出正确的选择并不是难题。

中共的网络审查已是尽人皆知。当极权者为谋取经济利益而打开国门,他们也非常清楚此举在政治社会层面和管控公民方面的“潜在危险”。

中共的策略是对外宣称“自由贸易”,对内的舆论箝制与意识形态管控则完全避开国际社会的耳目。作为网络过滤审查“防火长城”的“金盾工程”于1998年启动,2006年通过一期“验收”,至2002年前期投资就达8亿美元。

其综合性、多节点的刚性措施,都是为了严密封锁信息并监视公民。

综合性、多节点的刚性措施,都是为了严密封锁信息并监视公民。(视频截图)

全方位的封锁监控架构

• 封网锁国

据哈佛大学2002年报告,为过滤“危及国家安全”的敏感信息,中共屏蔽了1.9万至5万个网站,中国互联网只是一个巨大的局域网。

• 建立全民数据库

自2003年9月以来,中共公安部门已把96%的民众,也就是13亿人口中12.5亿人的个人资料,输入到“国家犯罪信息中心”资料库。

• 公民身份识别

监控民众的高科技手段有多种,包括:监控上网活动,扫描个人电脑文件,录像监控,电话窃听,无线射频识别,人脸识别,语音识别……被监控到的违规者,很可能被非法抓捕、判刑,甚至被折磨致死。

中共在13个门户网站设立网络虚拟警察形象,从2007年9月1日开始,每半小时在显示屏上出现一次。(STR/AFP/Getty Images)

• 劫持境外数据

2018年11月12日,谷歌服务中断1.5小时,专家称其遭到“史上最恶劣劫持”。截获谷歌全球用户数据的服务器来自中国和俄罗斯,位于美国旧金山的网络情报公司千眼(Thousand Eyes)怀疑有政府参与,因为数据实际流入国营的中国电信(China Telecom)。

网络情报公司千眼(Thousand Eyes)发现,被劫持的数据流入中共国营的中国电信。(网页截图)

西方高科技公司的协同角色

2002年,思科(Cisco)工程师在展位上推介产品时,自曝向中共提供技术援助,协助网络审查、追踪监控中国人。思科发言人随即否认这是该公司的政策,并且辩称不会为中共的需要设计产品。

不过,2008年,思科内部泄出一套90页的培训用PPT文件,详述了思科和中共在金盾工程上的商业合作,其中提到“与法轮功及其他敌人战斗”。

事实上,2006年美国国会已举办听证会,对思科等四家美国互联网公司提出严厉质询。

中国信息中心观察网站董事吴弘达(Harry Wu)在听证会上说:“思科2004年宣布,他们正帮助中共公安部完善金盾计划。思科中国区副总裁张思华称,‘我们非常荣幸与中国公安合作完善金盾计划。’中共公安系统第一个IP语音系统即由思科建成,合同中也包括提供培训。我们想问问思科,你的培训项目中都是什么人?据我们目前所知,他们全都是中共公安。”

另一家高科技公司雅虎被控2005年向中共国保提交资料,导致网络异议人士师涛被判刑10年;微软则因删除网络作家赵京讨论政治敏感议题的博客受到公众批评。

2018年8月1日,谷歌公司被曝配合言论审查,为中共研发特别版搜寻引擎,代号“蜻蜓计划”(Dragonfly)。消息引发一千多员工联名致信高层抗议,一位高级科学家辞职,数名员工递交辞呈,以抗议谷歌违背其“不作恶”(Don’t Be Evil)的人权承诺。

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Sundar Pichai)本周二(11日)出席国会听证会,在回应可能返回中国市场的问题时态度急转,表示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目前并无计划推出中国版搜索引擎。

网络监控的后果多严重

中共建政的基础是“假恶斗”。自窃政以来,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一轮轮地绞杀中国人,从镇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运动、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门屠杀,到迫害法轮功,这一系列暴力镇压运动都是通过诽谤宣传来制造借口。

英国历史学家梅兆赞(Jonathan Mirsky)是六四屠杀的见证人。他说:“(六四天安门清场后)中共立即声称‘未开一枪未死一人’,之后就说成了暴徒和反革命袭击,警察和解放军一些官兵失去生命云云。所以如果当时军队开了枪,也纯粹是为了在反革命暴乱中保护民众。这完全是谎言。”

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则说:“中共总是在树立敌人,不只是将某个人某个团体指为敌人,他们会发动这类洗脑宣传攻势。对法轮功当然就是这样:抹杀人格,灭绝人性,将他们边缘化,到什么程度呢?极少有人看到并知道真实的情况。”麦塔斯因独立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而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他们会说‘法轮功是敌人,法轮功不是人,我们可以对他们为所欲为’。如果你不与中共为伍就面临压力。”麦塔斯说,“这些因素合在一起,就造成了这样的可怕结果。”

正是通过网络封锁与监控,中共将这些骇人的罪恶向民众隐瞒了几十年。同时 一旦民众群体被树为国家公敌,中共的暴力打压就可以升级。

国际特赦组织研究员科琳娜—巴巴拉·弗朗西斯(Corinna-Barbara Francis)表示,有充分证据表明,中共利用监控录像来识别和绑架各地的和平抗议者,包括新疆和西藏在内,“打压其合法活动并且定罪”。

其监控迫害更延伸到了海外。

延伸至海外的监控迫害

经过一年的准备,美籍医学博士李祥春决定回中国,通过有线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然而中共通过监控获知了他的计划,他一踏上故国土地即遭非法绑架劳教。“警察知道我要来 我刚下飞机就被抓了。”李祥春说。

劳教所对他严刑拷打,想逼他放弃信仰。2006年获释前,他还被迫从事奴役劳动。而协助中共监控他和千万法轮功学员的间谍软件,并不是在中国研发的。金盾工程的监控系统都是在李祥春当时居住的加州——在圣何塞的思科总部开发出来的。

李祥春的经历,只是冰山一角。

因发送法轮功真相电邮被判囚四年的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韩春龙和陈新野,是2012年12月在丹东出差时被抓的。当时 丹东国保及派出所的六名警察闯入酒店房间,据称,网警通过网络IP监测到他们发送宣传法轮功的邮件。

陈新野、韩春龙被带到派出所刑讯逼供,他们拒绝配合,一直零口供,遭到毒打。韩春龙被野蛮灌食、铐死人床,24小时插鼻饲管和导尿管,导致行走困难、左耳失聪,后被诊断出肾功能不全、尿路结石和应激性溃疡等。

韩春龙遭受迫害后的照片。(明慧网)

美国国会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2008年质询高科技公司的听证会上说:“信息递交给中共官员的直接结果,就是人们被送到劳改营遭受酷刑。当雅虎被要求解释其作为时,雅虎说,为了做生意,必须遵守所在国法律。我的回答是:‘如果纳粹秘密警察半个世纪前问安妮·弗兰克藏在什么地方,正确的回答难道是为符合当地法律而交出信息吗?”

“中共警察的罪行并不是无受害者犯罪。我们必须和受压迫者站在一起,而不是协从压迫者。”史密斯说。

今天,这样发问或许更合适:企业是否该和秘密警察合作,遵从那些违背基本人权的法规?

美国国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说:“我们继续发出强大的声音,不仅为法轮功学员,也为中国和世界各地所有渴望自由和人权的人们。我们谴责这种持续的迫害,我们谴责这种持续的镇压,已经延续了这么久。”

他说:“我们会让他们知道,我们与他们站在一起,会继续为他们发声,不让世界遗忘。”

结语

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是每个人都应拥有的普世人权,坚守这些普世价值,也意味着站在正义与良知一边。

先哲作家梭罗警示过我们:“人类已经变成他们工具的工具。”当强大的新科技成为暴政工具,一个奥威尔式的监控社会将奴化人类。

人们常将中共禁锢民众的网络高墙与冷战时期的柏林墙作比。“推倒这堵墙”(美国前总统里根语),既是人心所向,也是历史的大势所趋。

AFP
1989年11月11日早晨,西柏林人云集在波茨坦广场的柏林墙前,观看人们努力打开缺口。(GERARD MALIE/AFP)

下载完整视频

编译撰稿:张小清,视频制作:赵艳,责任编辑:苏明真

评论
2018-12-13 3: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