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家:若无美国技术 华为中兴很难发展5G

各国对华为,中兴的5G开发保持警惕,并非害怕竞争,被中国超越,而是因为中共对内监控民众的事实,让各国无法缓解中国电讯企业带来的真实间谍风险。图为华为深圳龙岗区 阪田基地。(Getty Images)

人气: 323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美国网络安全专家表示,在没有华为中兴等中国公司参与的情况下,各国仍可推出5G;但反过来,若华为、中兴等中国公司没有美国技术,将很难生产5G产品。

美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副总裁、资深网络安全研究员詹姆斯·路易斯(James Lewis)撰写的报告指,各国对华为、中兴的5G开发保持警惕,并非害怕竞争、被中国超越,而是因为中共对内监控民众的事实,让各国无法缓解中国电讯企业带来的真实间谍风险。

路易斯曾任美国国务院和商务部外交事务官员以及资深行政人员,作为网络安全领域的专家,他多次获邀出席国会网络安全的主题听证。

他的最新研究报告“5G将如何塑造创新和安全——入门书”(How 5G Will Shape Innovation and Security: A Primer)详细介绍了5G重要技术背后的企业排名、技术之间的复杂关系以及中共目前发展5G在技术上遭遇的卡脖子情况。

5G移动通信技术对民用以及军用都至关重要,未来的竞争焦点将集中在5G的知识产权、标准以及专利上。总的来说,中国企业目前仍依赖西方企业提供的先进5G组件技术,西方企业在5G上的竞争优势明显,主要原因是西方公司在5G研发方面的投入远远超过中国竞争对手,它们拥有的5G专利数量是中国公司的10倍。

5G重要技术各国企业排名图

(James Lewis, How 5G Will Shape Innovation and Security: A Primer,CSIS报告/大纪元翻译)

注:红色的代表中国企业,蓝色代表美国企业,紫色代表欧盟企业,绿色代表韩国企业。

5G核心技术全球企业排名

5G网络的外缘始于各类用户设备,如手机、电脑、物联网设备、自动驾驶汽车等,这些设备通过连接到5G网络来进行数据收发,而制造商们则负责制造各种用于5G的相关技术设备。

5G涉及的设备广泛,核心组件大致包括8个(见图)。在这些核心组件中,欧美企业,尤其是美国大科技公司是5G技术发展和部署上最有力的参与者;同时,在天线列阵、数据转换器和FPGA等核心技术方面,更可能卡住华为和中兴的脖子。

以下按照5G技术的原理来介绍各核心组件构成。

首先是无线接入网。5G使用频率更高、有效距离更短的无线电波,为用户设备提供网络覆盖的无线接入网,接入由若干基站组成,这是大多数试图连接电信网络的5G设备的第一个连接。

移动网络都需要天线单元捕捉来自用户设备的信号,也需要大量电子处理组件来清洁、放大、调制和路由传入和传出的射频信号。

5G的不同之处在于,4G网络的接入过程是由基站所在的“基带处理单元”(BBUs)完成,而5G的网络处理活动从蜂窝站点转移到了集中的、基于云的BBUs。

其次,5G使用的重要部件包括天线阵列和数据转换器芯片(将模拟无线电信号转换为数字信号的半导体)。目前,天线阵列技术是欧盟的Alpha Wireless与爱立信最强,随后是美国的Galtronics。数据转换器芯片就只有两家美国公司独占鳌头,分别是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以及Analog Devices。

路易斯的报告尤其指出,中共曾试图建立自己的数据转换器,但没有成功,这可能是未来中共卡脖子的技术之一。

再次,低噪声功率晶体管和功率放大器也是另一个关键部件,可用于放大小型天线接收到的信号。这一领域也几乎被4家美国公司以及1家欧盟公司垄断。

在5G的具体应用上,小型天线还需要“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来连接基带单元和传输网络,而FPGA的两家主要供应商都来自美国,分别是英特尔以及赛林恩(Xilinx)。

最后,这些许多的组件将组合成“芯片组”。从小型芯片组的制造商来看,虽然有一家中国企业系华为所有,但其余都是美国的高通、英特尔和Cavium,以及欧盟的恩智浦(NXP)和爱立信。华为并不占据这一市场的主要地位,同时,美国、欧洲和日本公司在这些芯片组的零部件供应方面都已经占据主导地位。

“在5G关系网中的大部分模块里,美国和欧盟仍占据主要份额。”路易斯的报告总结说,但不容忽视的是,美国和欧盟也必须在某些方面面对中国公司的挑战。

美国芯片制造商博通对华为的5G目标尤其重要,它提供支持电信网络的网络处理器。华为的5G基站是连接移动网络的信号处理中心,采用FPGA。

中共国际补贴发展5G 令西方公司面临不公平竞争

中共举国打造的国家冠军模式已让华为进入5G领域,使其在核心电信网络设备制造上获得发展,华为的竞争对手是爱立信、诺基亚。

路由器和交换机市场,则由思科、华为、诺基亚和瞻博(Juniper)主导,这些公司占据了90%的市场份额。

不过,5G的路由器和交换机技术仍依赖于网络处理器,美国企业仍然在网络处理器市场领先。2016年,美国的英特尔和博通引领网络硅市场,其它参与者包括HiSilicon(华为所有)、美国的高通以及TI等,但这些网络硅的生产制造主要分布在台湾(49%)和中国大陆(17%)。

路易斯表示,5G供应链具有复杂的内部关联性,目前的情况就是,没有关键的美国组件,中国的5G生产就无法运作,但美国的关键组件又在使用中国产的部件。

路易斯认为,华为和中兴这些企业都是在获得中共政府的大力补贴,以及获得情报优势情况下发展起来的。

“中共的财政补贴政策让5G不再是不同公司之间的竞争,更成为市场国家与政府主导国家之间的竞争。”他总结说。

为何西方不接纳华为和中兴

在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12月1日因涉嫌串谋欺诈银行在加拿大机场被抓、美国希望引渡引发热议外,华为作为中共国家冠军、相继被多国禁止进入多国5G网络的消息也引发震动。

各国正在考量将与中共政府密切的中国公司纳入5G、或中国产部件成为5G复杂产业链的一部分会带来的国安风险。那么风险究竟是什么?

路易斯打了一个简单比方,比如一个帮你建房子的人想要闯入你的房子,他就会有优势,因为他们知道房屋布局、电力系统、接入点,有可能他还留了一把钥匙,甚至可能暗中进入房子。

“构建和维护核心网络设备就提供了类似的优势。”他说。

路易斯表示,公司之间、国家之间在5G领域进行激烈竞争并不奇怪,若中国公司是在正常的商业环境中运作、成为5G供应商也不是问题。

他甚至说,中国公司若与其它公司一样、以技术为基础在全球市场上竞争,他们极有可能会做得很好。

但中共当局不会给中国企业这样的机会。“即便这些中国公司希望自主,或者他们也愿意放弃北京的管制、像西方公司那样运营,他们也没有这样的选项。”路易斯说。

美国国会2012年的报告指出,华为和中兴两家中国公司受中共政府的控制,且华为高管与中共军方以及中国(中共)情报机构有联系。

路易斯认为,华为和中兴通讯无法拒绝中共政府的要求,而洞察中共政府对国外客户(开展的行动)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看看它如何对待自己的国民——中共政府正对自己的国民进行普遍监视。

“中国(中共)是最活跃的间谍活动来源,它们在工业间谍、盗窃知识产权以及对中共政权认为具有威胁性的团体或国家开展行动。它的目标远不止美国,也包括它有兴趣和获取信息的任何国家。”他在报告中写道,“据可靠报告说,中国(中共)利用公司提供的网络设备提供近20年的情报。”

此外,中共当局还无视其与美国、与其它国家之间就商业间谍活动签署的协议,并在2017年对美国、欧洲和亚洲的技术的间谍活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路易斯表示,这是西方5个国家对华为明令或实际上禁止进入5G网络的原因所在。

“良好的技术和(获政府)补贴后的低价,让华为对许多国家而言都很诱人,加上它又是世界领先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但它也带来了中国(中共)间谍风险显着增加的可能。”路易斯写道。

“中国产电信设备的危险性报导已经很多;而在那些购买中国电信设备的国家,也有数据表明,(中共)间谍风险是真实的、且无法获得有效的缓解。”#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12-17 5: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