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年终回顾】贸易战十大聚焦及未来展望(下)

2018年最引人关注的事件莫过于美中贸易冲突。(大纪元)

人气: 53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综合报导)2018年最引人关注的莫过于美中贸易冲突,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陆续向中共射出几支贸易利箭,其它国家由年初的观望或指责逐渐转为支持,加入美国共同对抗中共的不公贸易行为。

点阅2018十大新闻

回顾今年这场冲突,外界看到了美中贸易冲突似乎是几十年前即已种下的“恶果”,以及对贸易议程情有独钟的川普并非是乱箭齐发,而是锁定目标有条不紊地步步进逼,终于在年底让北京坐上谈判桌,达成休战三个月的协议。

上篇介绍2018年美中贸易战以来十大聚焦中的前五个,本文继续介绍剩下的五个聚焦点,以及对2019年美中贸易争端走向的展望。

六、中美交手:回合谈判

2018年2月27日至3月3日,中共副总理刘鹤访问美国,就避免中美贸易战与美国进行磋商,但无功而返。据了解,刘鹤当时向美国提议包括削减关税、商业协议、开放国内金融业等,以及达成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计划。

2018年5月3日,由美国财长姆钦率领的贸易谈判团抵达北京,展开美中第一轮谈判。双方立场差距大,未发表联合声明。媒体报导,美国提出一份要价清单,提出八项要求,包括中方在2020年前减少2,000亿美元贸易顺差。(据中共当局统计,2017年中国进口美国商品的金额为1,539亿美元,美国则从中国进口5,050亿美元商品。据美国的统计,去年对华贸易逆差达3,750亿美元。)

中方由副总理刘鹤主谈,亦对美方提出要价清单,包括要求美国“公平”审查中资、停止301调查等。

美中首轮谈判,美方由财长姆钦率团到北京。会谈结束后,媒体报导称,中美之间的一些关键贸易分歧仍未解决,但双方同意继续保持对话。( AFP PHOTO / NICOLAS ASFOURI)

2018年5月17日及18日,刘鹤率团来美,美中在华府进行第二轮谈判,发表联合声明,内容总计六项,其中包括北京承诺增加采购美国商品及服务,包括农产品及能源商品。

2018年6月2日及3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抵达北京,展开和中共的第三轮贸易谈判。3日谈判结束时,双方未发表联合声明。中方主谈人为刘鹤。

2018年8月22日到23日,中美第四轮贸易谈判在华府举行,中方主谈人为中共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美方主谈人为财政部副部长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讨论内容为美方第一次谈判时提供的清单。会后,白宫发布声明说,美中就如何在经济关系中实现公平、均衡和对等交换了意见。

2018年9月13日,《华尔街日报》报导,美国财长姆钦已向中方发出邀请,希望未来几周中方派部级代表团与美方进行新一轮贸易谈判,地点不限。中共商务部当天证实了这项消息,并指中方对此持欢迎态度。

2018年9月25日,中共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在记者会上确认中方已经拒绝美方磋商要求的消息。

七、中共回应

川普政府5月初在美中第一轮谈判前,向中方提出一份清单,列出美方希望中方具体改善的八大要求,包括北京应在2020年前将其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去年为3,760亿美元)减少2,000亿美元,以及取消对高科技行业的补贴等。

北京将美方要求细分为142项具体事项,并将之分为以下三类:

1)可立即完成:占30%~40%,多数是中国增加购买美国商品;

2)视谈判结果逐步完成:占30%~40%,这部分涉及市场开放,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3)受限于外在因素无法完成:占20%~40%,涉及美国要求中国(中共)调整产业政策,包括停止对高科技企业的补贴、不干涉美国数据公司的运营或者停止强迫美国公司转移技术,中共官员表示,涉及国家安全或政治原因,对其中的多个议题,不同意摆上谈判桌。

12月川习会前,川普总统说,已收到中方提出的142项回应清单,但其中少了4到5个重要项目,已请中方补充。他没有说明欠缺项目的详细内容。

八、战场延伸到WTO:要求WTO改革

美中两国同为WTO会员,在此情况下,世贸组织必然成为中美贸易战的另一个战场。今年每当川普政府宣布要对中国商品加征惩罚性关税时,中共除了扬言对等价美国商品加征等量报复性关税,同时也立即向WTO控告美国。

中共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2018年7月在WTO审查中国贸易政策的会议上,针对美国钢铝税及对华301关税,呼吁所有WTO成员对抗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以及应对美国对钢铝材和汽车的关税威胁。当时多个WTO会员的发言,并未回应中方的呼吁,反而敦促中共努力改进经贸政策,日本、加拿大、欧盟和瑞士对涉及中共的网络安全、产能过剩和不公贸易行为等提出关切。

美驻WTO大使习达难(Dennis Shea)12月17日在WTO表示,WTO规范被中共滥用,华府要“引领WTO改革”。
美驻WTO大使习达难(Dennis Shea)12月17日在WTO表示,WTO规范被中共滥用,华府要“引领WTO改革”。(FABRICE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美国方面,除了向WTO控告中共侵犯美国知识产权,及其对美国钢铝税的报复性关税违反WTO规范外,并且呼吁各国推动WTO改革,唤起WTO会员对中共不遵守WTO行为的重视。

美国在2017年10月30日提案强化WTO通知义务,建议对怠于通知的会员,予以惩罚。当时仅少数WTO会员表达支持之意。经过一年的沟通,美国2018年11月1日卷土重来再次提出“强化WTO透明化程序及通知要求”文件,并且获得欧盟、日本、阿根廷、哥斯达黎加的加盟支持,以共同提案的形式提交WTO,预料将对中国等屡被点名疏于通知的国家构成相当的压力。

此外,美国要求WTO改革的呼吁也获得了盟国的关注。美欧日共同组成联盟,推进针对中共不公平贸易措施的WTO改革进程。

11月底在阿根廷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首次在领袖公报中指出WTO没有达成它的设立目标,并且需要改革。

美驻WTO大使习达难(Dennis Shea)12月17日在WTO表示,WTO规范被中共滥用,华府要“引领WTO改革”。

九、围堵中共

川普政府今年抨击中共当局以非法手段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及歧视外国企业,并对中国商品加征惩罚性关税。欧洲国家、日本、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友对川普政府的对华政策,由观望转为支持,公开批评中共歧视外国企业的经贸政策,并且加入美国,加强对中国投资的限制。

川普获中共最担心的“武器”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own)在一则专文中写道,在中美贸易战中,中共最担心也最不乐见的就是美国获得欧盟及日本等国家的支持。中共如果想要以购买更多美国商品安抚华府,拖延“中国制造2025”产业政策的结构改革,可能引起欧盟及日本对其更为不满的反效果,导致这些国家更坚定地与美国结盟,采取对抗中共的集体行动。

今年9月,美国、欧盟和日本的贸易部长发表联合声明,指出“第三方国家”的非市场导向政策和做法,导致了严重的产能过剩,给其工人和企业创造出不公平的竞争条件,妨碍创新技术的开发和运用,破坏国际贸易的正常运作,包括使现有规则失效。

美国、欧盟及日本联合对抗中共。
今年9月,美国、欧盟和日本发表联合声明暗批中共。图为欧洲贸易专员Cecilia Malmstrom(中),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左)和日本经济部长Hiroshige Seko于2018年3月在欧盟委员会布鲁塞尔总部开会。(STEPHANIE LECOCQ/AFP/Getty Images)

声明还抨击“第三方国家”通过补贴将其“国有企业发展成为国家优胜企业并使它们放纵国际市场”。虽然该声明没有点名任何国家,但是声明内容基本反映了对中共经贸政策及措施的抨击。

美加墨自贸协定毒丸条款

2018年10月美国与加拿大及墨西哥达成新版北美自贸协定(USMCA),向中共释放一个重要信号,即川普政府将重塑全球贸易新秩序,希望阻止欧盟、英国和日本与中共洽签自贸协定,旨在对中共实施经济孤立。

USMCA最引人瞩目的是第32.10条规定,如果协定中的任何成员国与“非市场经济国家”达成自贸协定,其它成员国有权退出USMCA,只需要提早6个月通知各方。外界认为,“非市场经济国家”指的是中国。

美加墨自由贸易协定纳入针对中共的毒丸条款。
美国总统川普(中),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右)和墨西哥总统涅托(Enrique Pena Nieto,左)于11月30日在阿根廷G20峰会期间签署了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 美墨加协议(USMCA)后排为三国的贸易谈判代表。(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10月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各国已了解到这是美国达成自贸协定的先决条件之一,暗示未来美国与其它国家的自贸协定,将加入类似条款。

十、其它战略

为了对抗中共通过收购、网络偷窃、强制技术转让等方式获取外国技术的野心,川普政府除了采取关税措施及倡议WTO改革外,亦运用出口管制及司法起诉等政策工具,打击中共经济间谍活动,全面防堵中共窃取知识产权的行为。

加强审查中资

2018年8月13日,川普总统签署《国防授权法案》,其中包括两个针对中共的法案:《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IRRMA)及《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CRA)。前者系扩大“外国投资美国委员会”(CFIUS)的职权,后者则规定敏感商品及技术出口均需经过商务部的核准。

美国盟友跟进川普政府,更加严格审查来自中国的投资。欧盟11月同意建立一个新的外资筛选机制,遏制中共在欧洲的掠夺性投资,保护成员国主权及工业独立等战略利益。

今年5月,加拿大拒绝中国交通建设公司下属一个单位收购加拿大建设公司Aecon的提议。7月,德国拒绝来自中国投资者的两个收购案,并将审查外资的门槛由现行的外资股权占比25%调降到15%。英国政府宣布对外资进行更严格审查的计划。

出口管制

美国商务部于2018年4月16日宣布将激活对中兴通讯的出口禁令,禁止美国公司对其出售高科技零部件及服务7年,原因是中兴通讯违反美国对伊朗及朝鲜的制裁,以及未履行2017年与美国商务部达成的和解协议,与涉嫌向商务部作虚假陈述。

2018年5月9日,中兴通讯发布公告称受禁令影响,该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

中兴通讯遭美国施以出口管制。
美国商务部于2018年4月16日宣布将激活对中兴通讯的出口禁令,禁止美国公司对其出售高科技零部件及服务7年。(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商务部6月7日宣布,已与中兴通讯公司达成新协议,并取代4月的出口禁令。依双方合意的新协议,中兴通讯公司除于2017年支付的8.92亿美元罚款外,还要再支付10亿美元罚金,以及提交由银行托管的4亿美元保证金。

2018年7月13日,在中兴通讯缴交14亿美元罚款及保证金后,美国商务部正式解除对该公司的出口禁令。

美国商务部于10月30日发布公告,指中国芯片制造商福建晋华公司从事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活动,并将之列入出口管制清单,限制美国企业向该公司出口软件及技术产品。

司法行动

8月,司法部起诉56岁华裔男子郑孝清(Xiaoqing Zheng),指控其涉嫌盗取通用电气公司涡轮技术的机密电子档案,泄漏给中国公司。

9月下旬,司法部起诉在美国的中国公民纪超群(音译,Ji Chaoqun),原因是他为江苏国安厅情报人员招募工程师和科学家。

10月初,江苏国安厅副处长徐延军(音译,Yanjun Xu)从比利时被引渡到美国,其被指控隐藏身份试图通过美国五角大楼一名承包商员工,窃取喷射机引擎的商业机密。

10月30日,司法部起诉中共情报机构官员及黑客,总计十人,其中包括两名江苏省国安厅(JSSD)情报人员。根据起诉书,十名被告共谋攻击美国和欧洲的国防和航空航天承包商,以窃取商业秘密,开发中国的商用飞机涡扇发动机。

11月1日,美国司法部长宣布成立专案小组,运用所有司法资源,有效且快速地起诉中国经济间谍,打击中共经济间谍活动,以保护美国公司知识产权。

同一天,司法部指控福建晋华公司、台湾联华电子公司及三名台湾人,涉嫌密谋窃取美国芯片制造商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的技术。

12月1日,加拿大应美方要求逮捕华为高管孟晚舟,美国指控孟晚舟涉嫌欺诈以逃避美国对伊朗的制裁。12月11日,孟晚舟获千万加元交保,必须受到16项保释条款的限制,包括留在温哥华等待引渡听证程序。

孟晚舟 保释 引渡
2018年12月12日,在获准保释后华为CFO孟晚舟在安保陪同下出门。(THE CANADIAN PRESS/Jonathan Hayward)

贸易战未来走向

展望2019年,多位中国专家认为,中美贸易战恐将持续,因为中共不太可能依美方要求,彻底改变产业政策等结构问题。

依川习会的共识,双方在2019年3月1日前若无法达成共识,美国将在3月2日开始调高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惩罚性关税。

依川习会后的迹象显示,中方确实在履行川习会的部分承诺。然诚如白宫顾问纳瓦罗所言,“这只是恢复原状”。他说谈判的目的不仅是让中方购买更多美国商品,更重要的是中方必须进行结构性改革。

川普政府官员及智库专家表示,中方目前的举动,离美方的谈判最终目标结构改革核心要求还有一段距离。

然而,习近平12月18日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所发表的谈话,与其在12月川习会前的公开发言一致。

“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习近平说。

中国政治观察者认为,习近平的这番讲话没有新意,并且有停滞改革之意。

对于中共当局有无可能调整“中国制造2025”计划,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委员迈克尔·韦塞尔(Michael Wessel)指出了核心问题:在中国(中共)法院仍受到中共控制的情况下,中共当局所做的任何法规修改都不存在任何意义

他呼吁中共公布有关产业政策调整的法规修改草案,并允许外国公司在这个修改过程中扮演更大的角色,以发挥“最佳影响力的作用”。

“现在中方所谈的任何改革,都只是跨出一小步而己。”他说。#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12-22 11: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