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一部分 苏联的暴力、镇压和恐怖(9)

《共产主义黑皮书》:契卡镇压罢工及反对派

作者:尼古拉‧韦尔特(Nicolas Werth)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6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10日讯】(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1918年春强化专政造成的政治影响包括:完全关闭一切非布尔什维克报纸、强行解散一切非布尔什维克的苏维埃、逮捕反对派领导人,以及残酷镇压众多罢工。1918年5月和6月,反对派社会主义者的报纸中有205家被最后关闭。在卡卢加、特维尔、雅罗斯拉夫尔、梁赞、科斯特罗马、喀山、萨拉托夫、奔萨、坦波夫、沃罗涅日、奥廖尔和沃洛格达,孟什维克或社会革命党人占多数的苏维埃遭强制解散。每个地方的情景几乎并无二致:在反对党胜利及随之产生新的苏维埃几天后,布尔什维克小分队总是会召来一支武装力量,通常是一个契卡小分队。然后,由这个小分队宣布戒严,并逮捕反对派领导人。

捷尔任斯基把其主要合作者们派往最初由反对党赢得的城镇。他毫不掩饰地主张使用武力。从1918年5月31日他向其驻特维尔全权代表艾杜克(A.V.Eiduk)发出的指示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工人在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人和其他反革命混蛋的影响下,都进行了罢工,并举行示威,支持由各个不同的社会主义政党所组成的政府。整个镇上都张贴着大幅海报,称契卡将当场处决任何被发现密谋反对苏维埃的土匪、小偷、投机者或反革命分子。要对镇上所有的资产阶级居民征收特别税,并列出一份包含他们的清单,因为在有事发生时,这将会非常有用。你问如何组建当地的契卡?答案是:只需把你能找到的最坚定的人都集合在一起。他们知道,要让人们闭嘴,没有什么比子弹射入脑袋更有效了。经验告诉我,你只需要少数这样的人,就可以扭转整个局面。”

解散由反对派掌控的各苏维埃,以及1918年6月14日将所有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逐出全俄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在很多以工人阶级为主的城镇激起了抗议和罢工。在那里,更糟糕的是,粮食问题仍在稳步恶化。在彼得格勒附近的科尔皮诺(Kolpino),一个契卡小分队的领导人命令其部队向反饥饿游行队伍开火。这次游行由工人所组织,他们每月的面包配给量下降到2磅。有10人在游行中丧生。同一天,在叶卡捷琳堡(Ekaterinburg)附近的别列佐夫斯基(Berezovsky)工厂,有15人在一次会议上被赤卫军小分队杀害。召开这次会议是为了抗议布尔什维克人民委员。这些委员被控没收镇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财产,并将他们向资产阶级征收的150卢布的税据为己有。次日,地方当局宣布进入戒严状态,有14人立即被当地契卡处决。该机构避免向莫斯科的总部提及这一细节。

1918年5月下旬和6月,在索尔莫沃、雅罗斯拉夫尔、图拉,以及乌拉尔斯克、下塔吉尔、别洛列茨克、兹拉托乌斯特、叶卡捷琳堡等工业城市,众多的工人阶级示威被血腥镇压下去。在工人阶级的环境中,针对“新奥克拉纳”(New Okhrana)(奥克拉纳为沙皇秘密警察)的口号使用得日益频繁,证明当地的契卡越来越多地参与到这些镇压当中。“新奥克拉纳”为他们所谓的“人民委员体制”(commissarocracy)工作。

1918年6月8日至11日,捷尔任斯基主持了第一届全俄契卡大会,来自43个地方部门的100名代表与会。这些部门已雇用超过12,000名男子。该数字到1918年底升至4万,到1921年初则突破28万。契卡声称自己凌驾于苏维埃之上,且根据某些布尔什维克党人的说法,甚至凌驾于该党之上。会议宣布,“作为苏俄行政权最高执行者,它打算为整个共和国针对反革命的斗争负全部责任。”契卡在这次会议结束时所自称的角色,揭示了在巨大的“反革命”行动浪潮到来之前,政治警察已在运作的活动领域之广。这波浪潮成为当年夏季的标志。仿效卢比扬卡(Lubyanka)总部的组织架构,每个州的契卡后来都建立了以下部门和办公室:

1. 情报部门。各办公室分管对象:红军、君主主义者、军校学员、右翼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无政府主义者、资产阶级和教会人士、工会和工人委员会以及外国人。各相应办公室将根据上述所有类别,拟定相应嫌疑人的名单。

2. 与反革命作斗争部门。各办公室分管对象:红军、君主主义者、军校学员、右翼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无政府主义者、工会会员、少数民族、外国人、酗酒、大屠杀和公共秩序以及新闻事务。

3. 打击投机和滥权部门。

4. 运输、通讯和港口部门。

5. 运营部门,包括契卡特别分队。

全俄契卡大会过后两天,政府恢复了1917年2月革命后废除的死刑。尽管1917年7月死刑被克伦斯基正式恢复,但仅应用于军事控制区的前线。1917年10月26日(公历11月8日),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采取的首批措施之一就是废除死刑。这一决定引发列宁狂怒:“这是一个错误,一个不可饶恕的弱点,和平主义的妄想!”列宁和捷尔任斯基一直在不断尝试恢复死刑,同时也非常清楚,它在实践中可被契卡这样在法律外运作的组织用于任何需要的时候,而无须遵守任何“吹毛求疵的守法主义”。首例“合法”死刑于1918年6月21日由一个革命法庭宣判:海军上将斯卡斯提依(A.Shchastnyi)成为首个被“合法”枪毙的“反革命分子”。

6月20日,彼得格勒一名布尔什维克领导人沃洛达尔斯基(V.Volodarsky),被一名激进的社会革命党人击毙。此事件发生在这个旧首都局势极度紧张的时刻。在前几个星期,布尔什维克与工人们之间的关系每况愈下。5月和6月,彼得格勒的契卡记录了70起主要由大工厂的金属工人所领导的“事件”──罢工、反布尔什维克会议、示威。在1917年那些事件之前的一段时期,这些金属工人一直是布尔什维克最热情的支持者。当局以大型国有工厂停工来回应罢工。这种做法在其后的几个月里越来越普遍,意在打破工人的抵抗。沃洛达尔斯基被暗杀后,随之而来的是彼得格勒工人阶级为主的地区前所未有的逮捕浪潮。工人代表大会遭到解散。这是一个主要由孟什维克组成的团体,负责组织工人阶级反抗,事实上也是彼得格勒苏维埃的一支真正的反对力量。解散后,两天内就有800多名领导人被捕。对于这波巨大的逮捕浪潮,工人们的回应是,号召1918年7月21日总罢工。

列宁从莫斯科寄了一封信给布尔什维克党彼得格勒委员会主席格里戈里.季诺维也夫(Grigori Zinoviev)。这份文件透露了大量内情,不仅揭示了列宁关于恐怖的概念,也揭示了他的一个离奇的政治妄想。列宁声称,工人们是在抗议沃洛达尔斯基之死。他实际上在犯一个巨大的政治错误。

“季诺维也夫同志!我们刚刚得知,彼得格勒的工人希望以大规模恐怖,来回应沃洛达尔斯基被谋杀事件,而且你们(不是你本人,而是彼得格勒党委成员)正试图阻止他们:我想对此进行最激烈的抗议。我们在害自己;我们在苏维埃通过的那些决议中,呼吁实行大规模恐怖,但当采取行动的时刻到来时,我们阻挠了群众的自然反应。不可以这样!这些恐怖分子会开始认为,我们是半心半意的。这是揭示真相的时刻:我们煽动和利用针对反革命分子,尤其是彼得格勒反革命分子大规模恐怖的能量,是极其重要的。彼得格勒的例子是决定性的。此致。列宁。”#(待续)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2-11 1: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