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铮:“适者生存”在美国

人气: 142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3日讯】昨天去美国康州斯坦福(Stamford)看神韵演出,有两件事让我有点小小的惊讶,也让我想起自己以前的一些“天生缺陷”,同时第一次从这个角度“悟”出来,为何我适合在美国“生存”。

第一个小惊讶是取票时。因为我是演出当天才在网上购票的,所以票只能演出前到剧场去取。

到了取票窗口,工作人员是位年轻女士。她问我,你姓什么?我说姓曾(Zeng),她就开始在排得整整齐齐的一叠信封里找。与此同时,我想把存在手机里的买票凭证找出来给她看,不然凭什么说那票就是我的呢?

还没等我把手机里的发票找出来,她就已经找到写有我名字的信封了。她举著信封问:“这是你的吗?”

我一看是我的名字,就说:“是。”她就高高兴兴把票递给我,祝我看秀愉快,然后我就拿着票走了。

我有点小小的惊讶,她既没让我出示证件,也没让我出示发票,就凭我自己说那票是我的,就让我拿走了。(看来我长得像个好人?)

第二个小小的惊讶是在停车场。因康州斯坦福剧场要开车一个多小时才能到,我怕路上堵车,早早就出发了,结果提前两小时就到了。

我把车停到剧场对面大得吓人的斯坦福城市中心(Stamford Town Center)的停车场中,据我目测,这个至少得有十层的停车场中,少说也得有几千个停车位吧?我也是在这里第一次发现每个停车位上都有一个号码牌,上面贴心地写着“请记住你的停车位号码”,怕的就是你回来时找不到车了。

我停好车,把自己的号码用手机照了相,然后去付款机上付了四小时的停车费(我预计自己需要停四个小时),付款机“吐”出发票时,我仔细地看上面有无要求我把这发票放到车里,以证明我付过款了,看了半天没这要求,我就把它放到钱包里离开了,心想可能是出去时才查票。

看完秀出来,我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在陌生的城市里,我完全转了向,不知道该怎么以最正确的方式走回自己的停车位。我先是去错了区,好容易回到正确的区,又去错了楼层……

等我终于找到自己的车时,半个多小时都过去了,超出了我之前预设的四小时,我心想,也许只好等出门刷票,票过不去时补钱了(我猜系统会用电脑记录我的到达时间,以及我交了多少小时的停车费,然后发现我交的钱不够了)。

结果呢,一路开出去,没有任何“阻挡”,门口根本没有收票机,甚至连个栏杆都没有,我就这么直筒筒地就把车开走了啊。

我这才意识到:敢情在这个停车场,你交多少钱全凭自觉啊?

这让我想起我在中国时,经常因为两个顽固到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生理缺陷”的毛病,而经常被骂的遭遇。

一个“缺陷”是,我买东西交完钱(那时在中国买东西基本都是现金交易,银行卡或手机付款这么“先进”的东西还没出现呢。),售货员找给我钱时,我从来都是装起来就走,永远记不得要点。在我的潜意识中,找给我正确的钱数,是售货员的工作,为什么要麻烦我来替她(他)点?

但是,我不点钱的这个毛病永远会被同去的家人或朋友骂:你不点,怎么知道她(他)没少找钱给你?

后来上班领工资,也是发现金。出纳要求必须当面点清,我说不用点了,我信任你,她却说:“你得点,万一我多给你了怎么办?”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另一个“生理缺陷”,那就是根本就数不清楚钱。当我试图去点那些纸币时,总是数着数着就忘了是几了,永远也数不清,最后没招儿了,我就装模作样假装点钱,然后对出纳说:“不多不少,正好!”这样她才让我拿钱走人。

不过这个“秘密”,一直也没人被发现过。

我的另一个“生理缺陷”是,买完东西永远是拿起来就走,永远不记得要检查这东西对不对。

最“夸张”的一次,是买了条背带裙,回家要穿时才发现,背后有个很长的大口子,根本不能穿,又招来家人的好一顿埋怨。可是不管怎么被埋怨,我下次买东西时仍然记不得要检查。

我不检查的根深蒂固的“思想基础”依然是:保证你卖的东西是好的,这本来是你的事,为何要麻烦我来替你检查?

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就有同事对我说,你这人的性格,适合出国,到西方社会生活。

我一直不知她说这话的依据在哪儿,经过昨天的两个小“惊讶”,我好像有点懂了:像我这种死脑筋、很容易“轻信”别人、相信社会分工、相信每个人都会做好自己工作的“傻子”,在西方这种人与人之间的互信程度还相对较高的社会中才“吃得开”。

反之,在如今你瞪大着眼睛都会被骗的中国,我这种有着深刻“生理缺陷”的人更是难以生存了。所以啊,我在美国似乎更“宾至如归”一些,这就是另类的“适者生存”?#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3-03 4: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