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律师江天勇严重失忆 疑遭药物迫害

北京著名维权律师江天勇。(大纪元)

人气: 33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李新安采访报导)“709”案律师江天勇,上月底被转往河南第二监狱后,记忆力严重衰退,家人怀疑他被强迫喂药。

据自由亚洲电台5月21日报导,上周五(18日),江天勇的父亲与妹妹江金萍在河南第二监狱探视了江天勇,这是江天勇转往监狱服刑后首次获准会见家人。

江金萍说,江天勇精神状态尚可,但她与哥哥交谈期间,发现他记忆力出现问题。她尝试查问江天勇记忆力衰退的原因,但立即被警察阻止。

身在美国的江天勇妻子金变玲21日告诉大纪元,江天勇4月28日才转进监狱,因为4月份看守所不安排探视,直到5月18日才安排她探视。探视是在国保全程监视下进行的。“家人明显感觉到他记忆力下降得很厉害,因为他反复地问家里人的电话号码,还有我们的孩子上几年级了?这几次的探视他都在问,就说明他记忆力下降得特别厉害,根本都记不住这些平常生活中的事情。”她说。

当问到江天勇有没有遭受酷刑时,金变玲说,2017年10月21日宣判,江天勇妹妹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江天勇的脸色就特别苍白,身体是虚脱的,在看守所的时候,江天勇自己说他记忆力严重衰退。从他失踪一直到他被宣判,这期间当局就是用酷刑,利用他的父母劝认罪,还有对他虚假的承诺,这些都是当局的一种手段。他肯定是受到酷刑,就是让他认罪,好判他有罪。

现年47岁的江天勇律师曾参与艾滋病感染者的救助维权、山西黑砖窑案件、北京律师直选、法轮功个案等多起维权行动,也因此长期处于当局的监控、骚扰和迫害之中。2016年11月中旬,江天勇到长沙看望被羁押中的“709”案律师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后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会见谢阳被拒绝。11月21日晚间,他在搭乘动车返回北京前失联。

一个月后,江天勇被指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证”以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

2017年8月22日,江天勇在长沙被公开庭审时表示“认罪、悔罪”,金变玲在公开信中表示,丈夫“可能在拘留期间遭受刑讯逼供,受强迫在法庭上认罪”,金变玲和人权团体谴责这是“又一场审判秀”。2017年11月21日,江天勇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金变玲指出,因为“709”被释放出来的这些律师们都反映一个问题,就是被强制喂药,所以也不排除江天勇在里边也会被强制喂药。

她表示,要坚持家属一个月一次的探视。另外江天勇虽然转到监狱了,但是他连基本的权利都没有,通信、家人给他送书、送换洗衣物监狱都不允许。江天勇说他在监狱的超市里买东西会受限制。所以,她还要呼吁,希望能改善江天勇的最基本的需求,并要求对江天勇进行体检。

最近两天,德国总理默克尔要访华,金变玲给默克尔写了一封信,希望她能和中共政府交涉,关注江天勇。另外,特别要关注“709”案中唯一没有任何消息的王全璋律师。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在接受大纪元采访表示,他个人认识江天勇,曾在哥大附近请江天勇吃过一次饭,对他印象很好,“他是很直白,质朴的一个人”。

王军涛说,“他走向维权律师这一条路我也是为他捏一把汗。他这样的性格,在中国这样一个烂泥潭中,那些中共的警察和公安,即使他没有利益冲突,如果碰到江天勇这样要仗义直言、维护良知的人也会百般加以虐待,要摧毁他的意志。果然他回去之后,就不断地传出消息被抓,抓了放放了抓。”

王军涛认为,大陆在“709”之后决心对维权律师进行一个摧毁性的打击。江天勇他是属于维权律师中的排头兵之一,他会受到很严重的迫害。

他说,“正因为他比较正直,所以碰到了这些问题。他心中的悲哀,因为他对中国法律抱过很大的希望,更加超过别人,所以会影响他的健康。”

王军涛说,从89年以后,许许多多从监狱出来的人,他们的精神都会有些不正常,“709”律师表现出内心的恐惧感很强,而且他们没有办法过正常人的生活。共产党现在发明了各种技术,把一些高科技应用于迫害。

王军涛介绍,他本人曾接触一个中共副处级官员,因为同情基督徒被调查,中共用超声波对他进行干扰,让脑子产生共振之后就会很难受。持续地给他放了二三天,他人几乎要崩溃。而709律师和现在的政治犯,所受的这样一种高科技的迫害,恐怕还要等到共产党垮台以后才能完全揭露出来。自从709律师比较大规模地揭露这些事之后,国际社会其实也在进行调查,但是西方世界是法治社会,所有事实上的指控都要有证据,那么共产党在这方面做得很狡猾。#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8-05-22 4: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