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这些医生为何起诉江泽民?(1)

2015年7月18日,香港举行反迫害大游行,声援全球控告江泽民。从2015年五月底到同年年底,明慧网收到逾20万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的实名诉讼状副本。(明慧网)
人气: 522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2日讯】为了治好他的眼睛,他在几年内跑遍了全国各大医院的中西医专家。诊断结果为:世界疑难病症,无药可治,终将会双目失明。他的脾气越来越大,母亲常常以泪洗面。

他是湖北武汉市的医生王家兴,1987年他的眼睛被人射伤。

陈天键,陕西省礼泉县医生,因创办股份医院失败,欠了巨债。讨债者每天登门,这还咋活?那是1997年,他正准备自杀。

河南省郑州市医生李妍慧,跑遍北京及省城多家医院她的女儿被诊断为“大脑发育迟缓”,单为这个孩子,她已身心交瘁,自己还患了多种疾病:乙肝、心动过速、血管硬化等,丈夫对她常发脾气。在她脑中生了一念“死”。

正当这三位医生处在生死关头之时,他们有幸接触了法轮功,从此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然而在中共对法轮功发动的迫害中,他们的命运又如何呢?

创造了奇迹

以前王家兴一看书眼疼、头痛,看一会书就疼得看不下去了。

上大学前,专家医生给他建议:不要上大学,能维持现状已属奇迹,课业会加重眼睛的负担,身体会吃不消。

针对王家兴的病例,当时医生还对身边的研究生们说:“这是你们一生中难碰到的案例,快看看!”

1995年,王家兴与母亲相继走上修炼法轮功之路,结果他顺利地从繁重学业中走过来,成为一名医生。

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正当陈天键欲自杀时,姐姐给他送来了一本书《转法轮》(法轮功的主要著作)。

他被李洪志先生的教导深深折服,其世界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书中讲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道德回升,做事为别人着想,让他心里豁然开朗。

生性要强的他,以前有着太多的不如意,而今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活了半辈子,终于明白了,从而他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勇于面对现实,承担起责任。

在金钱至上的今天还有人教人们做一个好人、做个无私的人,一个吃了亏还无怨无恨的人。他被法轮功师父的这种境界感动了,愿意做一个这样的人。

不知不觉中他的身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困扰他多年的头疼病、胃病、神经衰弱、高血压和脑梗不治而愈,从此他再未进过医院。

给家庭带来生机

1997年7月,李妍慧开始修炼法轮功。

炼功后,她一身的病:乙肝、心动过速、血管硬化,还有左侧腿三度肌无力,左侧手感觉麻木异常,全不翼而飞。

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利益上不争不斗,无论什么事情首先考虑别人,工作兢兢业业。她的心胸开阔了,身体健康了。

法轮功给她的家庭也带来了生机。

疯狂的迫害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发动了前所未有的迫害,他们三位无一幸免地遭受劫难。

王家兴多次被绑架,四次被劫持到洗脑班。警察还搞株连迫害,致使他哥哥经营的餐厅倒闭,他母亲也在长期迫害中去世。

陈天键被非法拘禁三次、刑事拘留两次、劳教两年。

李妍慧被非法关押五次、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四年,遭酷刑折磨,被抄家、勒索钱财一万余元。

起诉江泽民

2015年5月1日,中共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

同年7月27日,当年42岁的王家兴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控吿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

同年8月5日,陈天键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诉江的诉状。

当年50岁的李妍慧于同年6月16日向最高检察院起诉了江泽民。

他们都控告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导致他们及家人遭受牵连。他们要求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据明慧网消息,截至2015年年底,已有20万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控告江泽民。

母亲离世

王家兴于2000年5月为法轮功鸣冤进京上访,被抓到北京天安门派出所。

几个警察围上来,将他双手上下背铐,狠命地将双臂往内挤压。双手一会儿就肿得很粗,痛得他冷汗直流。警察还故意将手铐往手腕中缩紧,使之嵌入肉中,手腕便肿起来。那之后的一个月里他双手无知觉,手不能拿东西。

第二天,一名警察用书拚命抽打他的脸,打得他的头、脸变形;还不解气,另一警察又冲过来,用拳头猛击他的心窝,将他打得气闭倒地,好半天才缓过气来。

他被劫持回武汉,被关进硚口区洗脑班继续受迫害。警察还闯到他哥哥开的餐厅里骚扰,没人敢来吃饭,导致经济损失巨大。

王家兴先后四次遭绑架,警察逼迫他放弃修炼。在洗脑班他被打得起不了床,血压降至四十多毫米汞柱。他绝食抗议,被放回家时已骨瘦如柴。

“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威胁他不得将洗脑班里发生事情公布于世,回家后他被监控,他被迫离家。

家人仍不断被骚扰、恐吓。72岁的母亲身体每况愈下,一度送医抢救,于2007年底含冤离世。

全家人遭受打击

为了维持生活,陈天键借钱开了小诊所,警察三天两头突然闯入,孩子被吓得直哭,家人整天提心吊胆,病人大多不敢来看病,亲朋好友也避而远之。

2000年12月的一天,他在诊所正给病人看病,县卫生局副局长带人闯入,绑架了他,拘禁他近两个月,在那儿度过元旦和新年。家人年三十晚上以泪洗面。

一天下午,他正给一位患者挂吊针,警察又强拉他去洗脑班,给病人连第二瓶吊针都不让换。老伴见状惊恐万分,哭求他们:“你们把他带走,我咋活呢?”警察恶狠狠地说:“谁叫他炼法轮功?”

他被强拉上车,老伴抓住他不放,被警察一下摔倒在地,昏了过去。

他一走,诊所停了,果园荒了,老伴又病了,家无隔宿之粮。

老伴拖着病体来看他,他几乎认不出她了,骨瘦如柴,不像人样。她一来就昏倒在地。因他被强行带回洗脑班,老伴只有留给九旬岳母照顾。

当时他女儿在师范大学要毕业了,因交不起最后一年的学费而拿不到毕业证。每次给他打电话时,女儿泣不成声。

2002年过年不久,又传来要抓他的消息,他只好放弃诊所,抛家,流离失所。

2003年3月,他正在长安县一家诊所打工,再度被绑架。派出所还事先绑架了他的儿子和女儿。

女儿当时在“西安翻译学院”任教,正在上课,被京哈当着众学生教师的面强行抛上警车,造成不良影响,之后女儿被学校辞退。

2003年,他被关在一个宾馆,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刑讯逼供。警察累了,就把他铐在暖气片上,随后他被劳教两年。

在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的第一天,他被关进教育队的三楼的小号里。警察派了三个吸毒、盗窃人员来毒打、折磨他,逼他蹲兵马俑姿。

他一次最多蹲不到十分钟,他一动,三人就打他。前面一个人手里拿着个四棱棍猛击他的髁和双膝,后面两个人猛踢他的腰。

他只好又忍痛蹲著,不长时间倒下,又遭一阵猛打,遭次折磨整整四个小时。

他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遭来的是谩骂:“不信你不转化。你转化了,我们就可减刑早出去;你不转化,我们打死你,把你的器官一卖,把你一火化。”

2008年6月30日晚,乡政府及派出所十多人闯进家又绑架了他。为了“奥运”,把他关押在县戒毒所。

惨遭折磨

2001年6月17日,李妍慧被非法劳教了两年,被送到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

她绝食抗议迫害。警察李某值班,让四个犯人把她抬到饭厅去。在半路上,她们把她摔在水泥地上。

当时她头剧痛,捧著头在地上打滚。警察李某却说她是装的。后来她才知道头颅可能有骨折,直到现在她右侧头靠头顶的地方还凸出一块。

在绝食中她还被逼迫参加军训,因跟不上队,队长命令保安给她上绳(用绳子捆绑上刑)。

有一次给她上绳的时间很长,她的左侧肩关节被扭伤。5个小时后,她的左上臂、前臂青紫,血液循环受阻,他们这才住手。随后,她整个左胳膊、左手青紫、冰凉,水肿。如再长一点时间,胳膊可能就会坏死、锯掉。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上绳”。(明慧网)

2003年,她回家后,她丈夫由于听信了中共诬蔑法轮功的谎言,再加上孩子有病,造成他精神上的痛苦和名誉上的损失,经常对她拳脚相加,恶劣程度甚至超过劳教所的警察。

2008年8月21日,她又被绑架并被抄家。当时家里只有年迈的母亲和不能自理的女儿。母亲就吓得晕倒过去。她弟媳回到家看到此景说了警察几句,便被他们拉到政保大队非法关押了一天,弟媳手里当时还抱着刚满一岁的孩子。

她在周口市看守所绝食了11天。警察铐着她的双手到市医院,让给她下胃管灌食。急诊室的医护人员在警察的指使下下胃管时不往里下,故意捣她的鼻子,捣得鼻孔鲜血直流。

绘画:中共的酷刑折磨——野蛮灌食。

2009年3月15日,她被绑架到新乡市女子监狱。几天后,她丈夫强迫她离婚。丈夫把分给她的一套房子卖了,不给她钱。

2012年8月20日,出狱后她无家可归,只好流离失所。她和不能自理的女儿一起生活,靠打工为生。

有次她的儿子对她说:“妈,我都不想活了。”在电话里她苦苦地劝导孩子一个小时。她母亲对她说:“看见人家闺女逢年过节的去看娘,我就哭。”#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6-13 6: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