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遭非法全国通缉 内蒙古赵桂春再陷冤狱

内蒙古法轮功学员赵桂春(明慧网)
人气: 204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6月06日讯】2018年5月15日,内蒙古赤峰市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赵桂春经营的旅馆,将其绑架。赵桂春当晚被关进内蒙古女子监狱。此前,她遭赤峰当局下达非法全国通缉令抓捕。

明慧网报导,15日上午,赤峰市元宝山区4个警察以查房为借口,闯入赵桂春的旅馆。赵桂春机智走脱,跑出旅馆,被一户民宅收留。警察杨磊等人拚命追赶、强行闯入民宅,一把揪住赵桂春的长发,将其双手扭到后背。随后警察们一起拖拽赵桂春。

目击者表示,警察追赶绑架赵桂春的过程非常可怕。赵桂春头发被拽得凌乱不堪,腿部受伤,多处被划破出血,伤痕累累。有民众当场劝阻,但警察根本不听。

突如其来的绑架导致赵桂春身心受到极大刺激,心律过速,身体立即出现不良症状。赵一度被紧急送医,但晚间即被投入监狱。

赵桂春的家人想去探视,监狱放话说:现在不能见面,得半个月以后才能见面。家人目前得不到任何消息。

赵桂春,现年52岁,1998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她在生意场上被人诈骗几十万元,辛辛苦苦经营的厂子瘫痪了,随之精神崩溃,极度痛苦、绝望,一心想报复,精神处于失常边缘;修炼后,法轮功“真、善、忍”法理让她明白了失与得的因果关系,她放下了报复的歹念。心情平复后,她和丈夫东山再起,经营旅馆生意,生活宽裕,家庭美满。

据警察内部信息,赤峰喀喇沁旗公检法下令,只要抓到赵桂春,直接送入监狱。

关押赵桂春的内蒙古女子监狱曾迫害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袁淑梅、于秀兰、周彩霞、唐海花被迫害致死;田素芳、耿秀兰、柴玉兰、于振杰出狱后含冤离世;王霞被迫害成植物人后离世。

1999年7月,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一意孤行下令迫害法轮功。19年来,赵桂春由于坚持信仰“真、善、忍”,屡遭迫害,九死一生。

非法劳教2年

2000年10月底,赵桂春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劳教2年,在内蒙图牧吉劳教所遭受迫害。

图牧吉四季刮风沙。夏天干旱少雨,异常炎热,太阳像火一样炙烤著大地。

警察强迫赵桂春等法轮功学员在烈日下挖壕沟。中午吃饭, 一般就在雇主的羊圈里。来一阵风,羊粪末儿就被吹到饭菜盆里,飘上一层。

一次收工时,赵桂春等法轮功学员因不喊收工口号,遭警察毒打。

又一次,赵桂春未喊报告走进办公室,被警察踹出来,叫骂着说:“这是你随便进的地方吗?”

再进办公室时,警察武红霞抡起浸泡在水里的鞭子,开始抽打赵桂春。这种特意准备的鞭子,打起人来疼痛无比,每抽打一鞭,身体都会本能地颤抖。

毒打,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常用手段之一。据明慧网在2013年的一份统计报告,3653个案例在最后一次致死迫害中所遭受到的酷刑中,有866个案例遭到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网)

毒打了一顿,他们看赵桂春不屈服,就掐赵桂春的乳房,捏住一点肉,一点儿一点儿地掐,掐得钻心地疼,还猛劲捶打赵桂春的胸部,一直折磨她到半夜。

图牧吉俗称“北大荒”,冬天干冷干冷的,寒风刮到脸上,就像刀割、针扎一样痛。即使大雪封天,警察也要把赵桂春等法轮功学员驱赶到地里拔苞米茬,在冰天雪地里长时间干活。

有一天收工很晚,农用四轮拖拉机上装了满满的40多人,严重超载。结果途中翻车,把40多人都甩出去了。赵桂春等人严重受伤,被人背回去。

但第二天,劳教所强令全部人员照常出工。赵桂春受重伤不能行走,被强迫戴上手铐。出工时,身体极其虚弱的她被拖到野地里冻。

收工后,一个姓李的劳教所医生,对赵桂春强行灌食,每天两次。

医学灌食是为了挽救无法正常进食人的生命。但在中共监狱里,“强制灌食”是一种残忍的酷刑,随时可能致人死亡。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绘画,明慧网)

中共监狱给法轮功学员灌的食物包括:浓盐水、浓辣椒水、大蒜汁、芥末油、人尿、大粪水、高浓度酒,甚至摧毁神经系统的不明药物等;灌食时,他们故意来回抽拉灌食的管子,使受害者遭受难以忍受的痛苦;有时管子插到气管、肺部,造成部分法轮功学员在被灌食时当场死亡。

内蒙图牧吉劳教所对赵桂春灌食有时用很粗的、大约筷子长的钢筋,横插在上下牙齿间,两端系上绳子,再把绳子拽到脑后系紧,把钢筋固定在牙齿间。有时把插管从鼻子插进去,从嘴里拽出来,再插,再往外拽,反复折磨,导致嗓子出血,嘴里流血,疼痛无比。

在这样百般的肆意折磨中,赵桂春一分一秒地煎熬著,直至劳教结束。

家人承受巨难

2000年年底,赵桂春被劳教时,女儿仅仅九岁,赵桂春被非法关入监牢后,女儿没人照料,连一日三餐都没有保障,饥一顿饱一顿的,小脸蜡黄蜡黄的,脸上厚厚的污垢,还经常挂有泪痕,衣服脏兮兮。冰冻的屋子里,时常是一个人守着,又冷又怕。夜晚经常在梦中哭喊著妈妈,脸上流满了泪水。

2003年左右,赵桂春被迫流离失所5年。赵桂春的父亲在痛苦与惊吓中离世了,赵桂春匆忙赶到火葬场,只看了一眼父亲的遗容,当晚再次背井离乡。

2008年,奥运期间,中共企图再次暴力绑架赵桂春。警察去赵桂春女儿的学校,对其威胁恐吓。她的女儿当时正准备高考,精神上再次受到打击。

在中共迫害下,她女儿从小学到大学,没有妈妈在身边精心照顾。一次,警察又去恐吓家人。孩子承受力达到了极限,失声痛哭,自语着:我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痛苦的日子?我什么时候也能像别人一样喊著“妈妈”,我连在电话里都叫不了妈妈!十多年来隐忍的痛苦一下子压过来了,孩子哭昏过去。

再陷囹圄

2009年,赵桂春的母亲瘫痪在床,需要照顾。赵桂春结束了5年的流亡生活,回到家伺候患病的母亲。她不嫌弃屎尿脏臭,用心照料,姐妹们都很佩服。一年多后,母亲离开了人世。

2010年9月中旬、2011年12月7日,赵桂春两次被绑架。两次都因被迫害得出现昏迷或便血、吐血才被释放。

获释后,赵桂春回家通过炼法轮功恢复健康,结果,赤峰当局企图再次将其抓捕,赤峰喀喇沁旗公安局在全国范围下达非法通缉令。通缉令下达7年后,赵桂春此次再次被绑架,关进内蒙古女子监狱。

19年来,坚持信仰的赵桂春三次从魔窟闯出,几度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一次,警察讥讽她说:“你一个人能改变社会和国家吗?”

赵桂春回答说:“面对整个国家,我一个人的力量的确很弱,但是只要我的生命存在,我就要让所有的人知道,真善忍好!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功学员无罪!”#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6-06 1: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