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汉市政重金建“玉笋山洗脑班”黑幕曝光

武汉市江汉区法制教育所(玉笋山洗脑班)在全国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致死人数中排名第四,押过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上千人次。(图片由知情者提供)

人气: 31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报导)在武汉市蔡甸区玉笋山旁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坳里,通过四道门岗后,再穿过茂密的丛林,能看到玉笋山山坡上建有一栋二层的楼房。这个建筑物所处的位置被四周围的参天大树环绕,覆盖得非常隐蔽,无论在山下公路上或从空中俯视也难看到它的踪迹。

据知情者透露,以上所在地正是武汉市江汉区法制教育所,也称“玉笋山洗脑班”。

这个洗脑班是武汉“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黑窝之一,在全国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致死人数中排名第四。

知情者说,当地的610办公室并没有消失,而是换汤不换药隐藏在各级政府的政法委、防范办、综治办等部门当中,继续隐秘的迫害。劳教制度虽于2013年被废止,但各地采用办“法制教育学习班”(洗脑班或黑监狱)等方式,让劳教制度借尸还魂。

根据当地法轮功学员不完全统计,自1999年底至今,先后在该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上千人次,被非法拘禁期限有的长达一两年。其中,被直接或间接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7人;被迫害致疯的至少有5人;大量人被迫害致伤、致残。

这个洗脑班是由武汉市政府拨重金修造,属于湖北省司法厅的管辖机构,被湖北省、武汉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列为“转化”(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全省重点法轮功学员的黑基地。

知情者说:“隐藏在诡秘阴森之中的洗脑班利用这种地理条件,不仅仅迫害武汉江汉区的法轮功学员,还迫害汉阳、蔡甸、新洲、江夏等地的法轮功学员。”

玉笋山洗脑班(图片由知情者提供)

2018年5月8日,武汉市江汉区法轮功学员鲍裕农蔡满意夫妇被江汉区“610”联合北湖街派出所劫持到玉笋山洗脑班,未通知家人,被非法关押至今已经快一个月,仍无法回家和家人团聚。

鲍裕农蔡满意夫妇。(知情者提供)

早前他们夫妇俩于2018年4月23日从家中被非法劫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二支沟看守所),遭行政拘留15天之久。

2018年4月18日,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蔡冬莲被社区警察非法绑架到玉笋山洗脑班。参与绑架迫害的是蔡冬莲居住地五里墩社区、户口所在地武汉市汉阳区江堤社区居委会。社区还给蔡冬莲在洗脑班中安排了两个“陪教”(专门看管和转化法轮功学员),每天看管监视她。

2017年12月9日,武汉市江汉区法轮功学员周爱英在武汉市中山公园遭人构陷,被非法关押在玉笋山洗脑班五个多月,过年都无法回家和家人团聚。

洗脑班的迫害伎俩

中共洗脑班部分酷刑图示(明慧网)

玉笋山洗脑班的所谓“管教”人员来自工商、城管、学校、幼儿园、卫生、法院、检察院等单位,并以“老师”自称。他们有的是其它单位的在职人员,大约三个月会换一批人;另一种人员对外宣称为社会义工,常年在此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这个洗脑班惯用的伎俩之一就是饿饭和投毒。每顿只给法轮功学员吃一小碗疑似加过慢性毒药的食物。这些毒药属于慢性药,服用后人会逐渐精神萎靡、身体浮肿。

据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忆,那里的管教都不和他们吃一样的食物。偶尔管教会伪善地给法轮功学员加餐、关心他们的饮食健康等,但实则是暗地里下毒手害人。

这里的每个法轮功学员都由两个包夹人员(专门看管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放弃修炼)日夜看管,寸步不离地进行监控,连睡觉都在同一个房间里,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

每天早上6点30分起床,法轮功学员被两个包夹强迫做卫生;

7点,被带往面积不到6平米的洗脑房遭强迫洗脑。包夹把音箱音量开到最大,强迫他们听诬陷法轮功的宣传。声音震耳欲聋,持续不断。

8点30分,打手来给法轮功学员灌输洗脑宣传,强迫他们看诬陷法轮功的视频。

12点,打手离开后,包夹又开始播放攻击法轮功的广播。

14点30分,打手又来强迫他们写诬陷法轮功的文章。

17点30分,包夹又播放广播,直到23点30分,法轮功学员才能回到寝室。

如果哪个法轮功学员仍不“转化”的话,洗脑班就要加长对其进行洗脑迫害的时间。

玉笋山洗脑班的结构示意图。(知情者提供)

据明慧网报导,玉笋山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负责人是屈申,男,59岁,江汉区“610”办公室的主要人员。此人一脸阴气,满口污言秽语,狡诈狠毒。他原为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的一名司机兼法警。

1999年中共对法轮功发动迫害后,屈申因在单位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便被抽调到江汉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设置的洗脑班。他先是在玉笋山洗脑班开车当司机,后一直担任该洗脑班的头子。

十几年来,屈申极端仇视法轮功,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也一直将此罪恶视为自己的荣耀与攀附升官的阶梯,不仅自己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还助长一批帮凶,如杨琼、何莉、杨秀珍、孙君、郭某安保队长、周某安保队员,还有两个不知姓氏的队员等人,在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行恶多年。

玉笋山洗脑班不仅非法关押本地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冤狱到期而又尚未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所在地的“610”直接从监狱、劳教所秘密劫持到这个黑窝继续遭受洗脑迫害。

厄运紧随的湖北官员

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江的亲信周永康、罗干曾在武汉地区专设多个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多次前往视察,亲自“指导”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和肉体摧残。

例如,2011年4月,周永康视察武汉半个月之后,中共武汉当局开始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

自1999年来,湖北省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湖北省多位高层官员为迎合时任党魁江泽民和帮凶周永康等迫害法轮功,在湖北境内设立多个黑监狱、洗脑班,并利用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等处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

然而,至今参与迫害法轮功者大多都厄运连连,见以下数例:

一直在玉笋山洗脑班执行迫害的头子屈申,已两次因脑淤血做开颅手术。

2018年5月8日,原湖北武汉市中级法院院长王晨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确认为被审查和调查的对象。他曾利用职权制造冤假错案、伪造证据、绑架律师和参加庭审旁听的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送入监狱。

2018年2月4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原武汉市副市长李忠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湖北省纪委调查。

2015年9月9日,任职才三天的湖北省司法厅副厅长鲁志宏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带走调查,创下“十八大”以来官员落马速度最快的纪录。

2012年,原湖北省人大主任、曾任湖北省“610”小组组长的杨永良患绝症身亡。

2006年3月21日,原武汉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曾担任武汉“610办公室”头目的杨世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30万元。在被关押期间,杨世洪三次畏罪自杀未遂。

2005年冬,中共武汉市原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程康彦,其父母双双在家煤气中毒死亡。2006年过年间,家里巨额财产又被小偷盗走,还不敢叫手下立案追查。在其任职期间,武汉地区至少有3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2005年,蔡建明因涉嫌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当年妻子因煤气中毒去世。其在2000年至2004年期间,先后担任武汉市武昌区区长、汉阳区区委书记等职。蔡建明迫害法轮功一直躲在幕后发文件、下指标,指挥迫害。#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6-09 6: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