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名将

【文史】上马杀敌 下马写书的猛将薛仁贵

薛仁贵像。(王双宽绘图)

初唐武功赫赫,高宗时唐军开疆拓土,先后灭西突厥、百济、高句丽,版图达到唐朝之最。风云际会的时代,正是英雄大显身手的舞台。由太宗慧眼擢拔的白袍勇士薛仁贵,也在此时正式开启他建功立业的征途。

显庆二年(657年),唐将苏定方率一万兵马,征讨在西域造反的西突厥可汗贺鲁。这是一场经两代皇帝、四次用兵的硬仗,终于在苏定方用兵时结束。虽然不知薛仁贵是否参加了这次战争,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为顺利打赢这场仗立下大功。不过,这次军功可不是因为他斩杀多少敌人、缴获多少战利品,而是以立策树筹的方式,不战而收服人心。

尚武崇文,为大唐广布恩德

正史记载,苏定方出征时,薛仁贵向高宗上疏,以“兵出无名,事故不成”为依据,提出作战方略。因当时突厥部落分裂,其中泥孰自恃才干,不肯屈居于自立为可汗的贺鲁之下,但不幸被击败、妻儿被俘虏,这才不得已归顺。而唐军在打仗中也抓到泥孰的家眷,正准备把他们充入贱籍,但是最妥当的方式是将他们送还,并赏赐财物。

薛仁贵才兼文武,甚至完成一部14卷的著作《周易新注本义》。图为明代文徵明的《品茶图轴》局部。(公有领域)

薛仁贵说:“这样,大唐既能表示对泥孰的同情和抚恤;又能让百姓看到贺鲁的残暴无道和大唐皇帝的仁德广布。”[1]高宗欣然应允。果然泥孰感佩皇帝恩典,愿誓死效忠唐朝。薛仁贵的建议,不仅削弱了突厥实力,同时让唐军成为一支正义之师。在战场上,苏定方等人无惧十万敌众、暴雪二尺的残酷考验,赢得以少胜多、一统西突厥的大捷。后来,泥孰成为唐朝册封的第一位突厥可汗,为大唐守护边疆。

这封被史书留存的奏疏,有理有据、层次分明,薛仁贵的远见卓识可见一斑。原来,他不仅是战斗力极高的将士,还是文武双全的军事谋略家。

而他的学问造诣也许更今人惊叹,两唐书中的《经籍志》和《艺文志》,都记载了一部14卷的《周易新注本义》,作者一栏赫然写着薛仁贵的大名![2]很难想像,他竟然在习武练兵的同时,还写了一本学术研究类型的著作。虽然这本书已经失传,但是这则记录却展示他饱读诗书的另一面,而且这位大将军的真实学历,恐怕很多读书人都望尘莫及。

难怪在有关薛仁贵传说的艺术作品里,多次提到他的才学。比如在戏曲中,薛仁贵自称“昔日仁贵博览古今书”;当他怀才不遇时,妻子柳氏也劝慰他:“你胸中万卷书,何必恁忧虑?”[3]这不是后人对薛仁贵一厢情愿的美化,而是千真万确的史实啊!

一马当先,尽显射箭手雄姿

马背上的薛仁贵则更是英勇神武,在辽东、漠北一带上阵杀敌,了得的骑射功夫得到充分发挥。显庆三年,薛仁贵再度东征高丽,先在贵端城杀敌三千,次年又在横山大战敌将。史书中写他“匹马先入,莫不应弦而倒”[4],身先士卒的薛仁贵竟然还是位百发百中的神射手。到了石城,薛仁贵棋逢对手,敌方也派出一位弓箭手,一连射杀十几名唐军。薛仁贵则单骑迎战,打落他的弓箭,让他双手不能发力,一举将其生擒。

薛仁贵凭借非凡的骑射本领,立下赫赫战功。图为九岗原北朝墓壁画局部。(公有领域)

在干丰元年(666年)的唐朝灭高句丽的战争中,薛仁贵和大将军李勣一同出征,也就是后来流传甚广的“薛仁贵征东”事迹。据史书载,唐军起初交战不利,幸亏有薛仁贵两次及时救援,杀敌五万余人,扭转战局。对此,高宗也亲自写信嘉奖,盛赞他“身先士卒,奋不顾命,左冲右击,所向无前”。[5]

两年后,薛仁贵带两三千士兵进攻高句丽重镇扶余,军队中有人以兵力少,劝他不要冒进。薛仁贵则认为:“兵贵精不贵多,重要的是主将善于用兵。”[6]于是他坚持出征,以杀敌一万余人的战绩攻克扶余,其它城镇闻风归降,唐军声威大振。

然而最令人感佩的,却是打了胜仗后薛仁贵的作为。他因军功被封为郡公,留守高句丽,在那里抚恤孤儿和老者,擢拔当地贤才,旌表忠孝义士。一时间,高句丽百姓无不欣然欢喜,真心接受唐朝的教化。占领一座城或许只需要智谋和武力就可以了,但是要收服一国人心,却是需要广博的仁爱和高尚的德行。薛仁贵就做到了,或许在他心中,真正懂得“武德”的真谛吧!(本系列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

[1]《旧唐书》卷83:苏定方之讨贺鲁也,于是仁贵上疏曰:“臣闻兵出无名,事故不成,明其为贼,敌乃可伏。今泥孰仗素干,不伏贺鲁,为贼所破,虏其妻子。汉兵有于贺鲁诸部落得泥孰等家口,将充贱者,宜括取送还,仍加赐赉。即是矜其枉破,使百姓知贺鲁是贼,知陛下德泽广及也。”

[2]《旧唐书》卷46:《周易新注本义》十四卷薛仁贵撰。

《新唐书》卷57:薛仁贵《周易新注本义》十四卷。

[3] 两处唱词出自明传奇《白袍记》。

[4] 《旧唐书》卷83:明年,又与梁建方、契何力于辽东共高丽大将温沙门战于横山,仁贵匹马先入,莫不应弦而倒。

[5] 《旧唐书》卷83:高宗手敕劳之曰:“金山大阵,凶党实繁。卿身先士卒,奋不顾命,左冲右击,所向无前,诸军贾勇,致斯克捷。宜善建功业,全此令名也。”

[6] 《旧唐书》卷83:仁贵乘胜领二千人进攻扶余城,诸将咸言兵少,仁贵曰:“在主将善用耳,不在多也。”

点阅【“白袍战将”薛仁贵故事系列 】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