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党宣言》谎言逻辑之解读:共产必先共妻

作者:Henry

人气: 110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15日讯】马克思将公妻制隐藏在闪烁其辞的《共产党宣言》中,但史达林、波魔(波尔布特)等都如实地实行。这是将人类动物化、丛林化的谎言和罪行。《共产党宣言》发布170多年来,知情者掩盖,傻瓜和罪犯奉行,今日,我以高等数学的群论和逻辑将其完全解密,以拯救全世界数十亿吸毒者和中毒者。

共产党人和马克思的公妻制正式化和公开化原则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表述:“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著的公妻制。其实,不言而喻,随着现在的生产关系的消灭,从这种关系中产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卖淫,也就消失了。”

一方面,显然,其只有是具有同一性的某种公妻制A才能是“代替伪善地掩蔽著的(资产阶级的)公妻制”;另一方面,依据剩余罪责原则,“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表明,人们一旦指责共产党人实行公妻制,共产党人和马克思再怎么样耍赖也无可否认(否认不掉)的最低底线也就只有“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是共产党人和马克思在责任最小化原则中不容抵赖的最低责任,某种公妻制A至少就是“代替伪善地掩蔽著的(资产阶级的)公妻制”的“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这才有“(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之“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著的公妻制”,这就是共产党人和马克思的公妻制正式化和公开化原则。

依据共产先共妻原则,马克思的公妻制正式化和公开化原则是(构建)共产主义的直接前提,即共产主义是直接建立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之上的,与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的表述完全一致。

但是,全世界都看到了,就《共产党宣言》而言,马克思并没有明文回答公妻制;而任何人不使用逻辑推理很难或者几乎不可能得出上述公妻制正式化和公开化的责任,综上所述和其根源,马克思可能已经预料到了,直接退化到丛林阶段的不知廉耻的公妻制不可能被野人或畜牲以外的人们所接受,所以,即便是老马识途的他,在公众的眼皮底下(《宣言》是面对公众的)也只敢用谁也看不懂的语言瞎扯,令共产主义木已成舟的支柱公妻制变得扑朔迷离,十分神秘且见不得任何人,综上所述,马克思不是真小人而是将人类重新丛林化、动物化的伪君子。

苏联和多国翻译外文版的《马克思传》时,曾删去马克思有关私生子 的一段。以致中国人不知道马克思在32岁时曾经瞒着夫人与保姆海伦·德穆特·琳蘅私通,导致后者怀孕并于1851年6月生下一个男孩名为亨利·弗里德里希·德穆特(Frederick Lewis Demuth)。为了不让马克思家的后院起火,终身未曾正式结婚而拥有情妇的恩格斯,作为马克思最真诚的朋友,假称这是自己的私生子,直到恩格斯临终时才把真相告知马克思的幼女。麦克莱伦的《马克思传》中译本第一次保留了这些内容。译者说,她在翻译这件佚事时有三天三夜想不通,后来读了佛洛德有关性心理学的书,认清了凡人的弱点才想通了。

比照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的剩余罪责则令《共产党宣言》隐藏着的公妻制正式化和公开化的秘密昭然若揭,也就是说,平行(类比)于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的剩余罪责原则彻底破除了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将人类彻底动物化的伪装,狼外婆的人皮于是被撕裂:用马克思的矛戳马克思的盾,马克思(主义)的人皮乌龙就从地底下冒出来了。马克思主义或共产主义的“人皮乌龙”中的人皮是指其毁灭性的世界灾难:史达林在苏联的三次大清洗中消灭几千万苏联无辜和精英、波尔布特三年不到屠杀了柬埔寨600万人口中的200万、东欧列国因为奉行馊主义而无理由无条件煽动起来的数百次灾难性大屠杀等等……凡是实行共产主义或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国家、地区、民族等无一例外。

人皮夫人伊尔斯·科赫(Margarete Ilse Köhler)活剥人皮,但她披着的是自己的具有性别伪装意义的人皮;马克思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追随者则不同,人人披着不分性别伪装或伪善的人皮“活剥”全人类的人皮,这是比照广义相对论并各国政府白皮书的广义人皮书。

剩余罪责原则、罪责最小化原则

无罪推定包括员警、原告、证人等举证和罪犯(当事人)及其律师等从相反方向以相反理由排除不利(罪责最小化)两个环节,最终无法排除的罪责即成剩余罪责或最终罪责、净罪责;在剩余罪责中,任何人的罪责最小化、脱罪的权利最大化,无辜者和罪犯都能以同样水准得到最大的保护,其最大限度地保证正义也保护了恶人或罪犯,这就是具有两面性的剩余罪责(责任)原则、罪责(责任)最小化原则。也就是说,任何罪犯或当事人、证人等最终无法推卸的罪责或在最后陈词时仍然无法推卸的罪责,即是净罪责或比照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的剩余罪责(责任)。

归根到底,无罪推定必然导致罪责最小化原则,而其在某种意义上一中纯粹的抵赖法则。然而,如果人们不实行罪责最小化原则,无辜者或当事人(罪犯、证人等)的无辜权利便无法得到保障,正义也就无从实现,这就是无罪推定(罪责(责任)或责任、剩余罪责或责任)先于正义原则。

绝自由公妻制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又说:“我们的资产者不以他们的无产者的妻子和女儿受他们支配为满足,正式的卖淫更不必说了,他们还以互相诱奸妻子为最大的享乐。”“其实,不言而喻,随着现在的生产关系的消灭,从这种关系中产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卖淫,也就消失了。”

马克思认为,资产阶级的公妻制是“伪善地掩蔽著的公妻制”,是以生产关系权威支配和金钱交换为前提和支柱的公妻制,其必然“随着现在的生产关系的消灭”,“从这种关系中产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卖淫,也就消失了”;共产党人和马克思“代替伪善地掩蔽著的(资产阶级的)公妻制”的共产主义公妻制或无产阶级公妻制是“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必然排除生产关系权威支配和金钱交换而为生产关系极其权威中不受约束的和金钱上无偿(无价而纯奉献)的这就是共产党人和马克思的非约束性(自由)无偿公妻制(原则)。

生产关系是人们赖以生存的具有绝对意义的框架性前提,共产党人和马克思的无偿公妻制不受生产关系及其权威的任何约束,那么,依据前提决定结果原则,以绝对的框架性生产关系及其权威为前提的无偿公妻制必然是绝对而具有绝对自由即无条件自由的,进而在任何关系中都因为上述的绝对性和无条件性而为绝对自由的;而依据非约束性自由无偿公妻制原则,共产党人和马克思的无偿公妻制是无偿的,综上所述,共产党人和马克思的公妻制既是无偿(金钱上绝对自由)的又是在任何关系中绝对自由的,归根结底为绝对自由,这就是共产党人和马克思的绝自由公妻制(原则)。

共产党人和马克思的正式和公开的绝自由公妻制

共产党人和马克思的公妻制正式化和公开化原则和绝自由公妻制合并为正式化和公开化的绝自由公妻制,称为共产党人和马克思的正式、公开的绝自由公妻制或绝自由公妻制正式化公开化(原则),简称共产主义(无产阶级、马克思主义)公妻制(原则)、共产主义(无产阶级、马克思主义)公妻制(正式化、公开化)(原则)。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公妻制是绝对而无条件的,从而必然不以家庭主体同一性和社会主体同一性为前提而与其分裂,从而必然违背以家庭主体同一性和社会主体同一性为前提的同一律而遭否定,这就是共产主义公妻制违背同一律否定原则。

婚姻,泛指男女之间的结合,一方到另一方家落户成亲,形成人际间亲属关系的社会结合或法律约束,归根到底,婚姻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社会约束和人际关系约束;而依据共产主义公妻制正式化、公开化原则,共产主义公妻制下的两性关系是凌驾于任何关系(包括但不仅限于生产关系、社会关系、人际关系)的绝对开放式的自由,是绝对反婚姻之约束而必然反婚姻、反人类的,这就是共产党人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公妻制反婚姻原则。

共人先于共产和共产先共妻(共夫)原则

任何财产或产权必然以主体为前提,这就是主体先于财产(产权)原则。共产以财产或产权为前提,这就是财产(产权)先于共产主义原则。

如果财产或产权B被共有或共用而其主体前提A不受到影响为正确,那么,依据前提决定结果原则,财产或产权B仍然为其主体前提A所有而不可能被共有(共用);而上述假设表明财产或产权B是被共有或共用,综上所述,财产或产权B既是被共有或共用的又是不可能被共有或共用,显然违反矛盾律而既不可能为真也不可能正确或成立,从而反证上述假设既不可能成立也不可能为正确,这就是共产不共人(主体)否定原则。

依据排中律和共产不共人(主体)否定原则,共产不共人(主体)的反面之共产共人(主体)即为正确与成立,这就是共产共人(主体)原则、共人(主体)先于共产原则、共产以共人(主体)为前提原则,包括但不仅限于共产(先)共(公)妻(原则)、共产(先)共(公)夫(原则),人皆可夫的朱(猪)可夫元帅白骨精代人受孕了,收了多少钱鬼才知道。

依据共人(主体)先于共产原则,共产以共人为前提,那么,即便共产并非以共人开始,也必然以共人为结束,期间必然共人,波尔布特以实现“最纯正和最美好的最高共产主义理想”为由强制实行公妻制;列宁实行公妻制、史达林也实行公妻制,十月革命后北高加索苏维埃共和国革命军总司令部总司令伊华谢夫亲自签署并非少数的公妻证,允许持证者有权在叶卡捷林琳娜堡公有化10个(为什么不是20个?)16至25岁的姑娘……这就是共产党必共人原则,包括但不仅限于共产必(先)共妻(公妻)原则、共产党必(先)共夫(公夫)原则。

共产共妻和共产必先共妻(公妻)原则违背了分配不可分配(独立)资源(财产、产权、事物、主体)否定原则,将人类社会绝对退回到性爱追逐的丛林时代,纯属全面全规模反人类的制度性犯罪。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7-15 7: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