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两无”疫苗致儿残 母亲7年维权吁疫苗立法

2018年7月,北京儿童医院骨科病房,正在做脊椎牵引的董颖。(受访者提供)

人气: 9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在北京儿童医院的骨科病房里,再过两天就满13岁的董颖坐在做牵引的椅子上,为了使脊椎能被拉伸,她一头漂亮的长发已被剪掉,剃掉头发的头上带着铁环,铁环上的两个钢钉从额头刺入头骨,以便能使头吊起20多斤的重量,牵引脊椎。

董颖的母亲黄秀宏说,整个牵引过程是非常痛苦的,董颖几乎每天都要哭好几次,而心疼女儿的她表示,对疫苗恨之入骨,“没有这个疫苗,我孩子不会受这样的痛苦,也不至于残疾到这么重的程度。”

董颖因当年接种疫苗致双下肢截瘫后,目前整个腰部以下没有知觉,腰部也没有力量,随着年龄增长,加上长期坐轮椅,导致脊柱严重侧弯,压迫右肾。黄秀宏说,这次他们不得不凑巨款给董颖做脊柱矫正手术。

2018年7月,北京儿童医院骨科病房,正在做脊椎牵引的董颖。(受访者提供)
2018年7月,北京儿童医院骨科病房,正在做脊椎牵引的董颖。(受访者提供)
2011年10月31日,董颖接种疫苗后致截瘫,之后脊椎严重侧弯。(受访者提供)

在中国每年有超过10亿剂次的疫苗预防接种人数,中国的媒体和医院说,有百万分之一的人接种后会产生不良反应,患上疫苗后遗症,而患者家属通常会被告知,孩子或许就是那个百万分之一中最不幸的一个。

然而,事情并不那么简单。事实上,由于中共一向隐瞒真相,自2007年以来,更多疫苗受害者,由于官员的不作为甚至渎职,他们根本就不被政府确诊是疫苗受害,甚至有的孩子接种的本身就是假疫苗,致残致死的冤屈也无处申诉。

而政府一次次的打压,拘留判刑,让成千上万绝望中的家长自发组织疫苗家属维权群,上访当地政府或中共权力中心北京,仅为表达一个诉求:这样的灾难不能让老百姓买单,要求疫苗立法,建立保障政策。

“这样的诉求天天都在发生,每天都有新人加入我们的群体,每天全国各地都有案例不断地发生,但是,国家这个管理体制和他们的不作为始终就这样。”黄秀宏说,自长春长生被爆出假疫苗引发外界关注以来,国家卫计委门前上访维权的家长一直没有停过,但都遭到公安警察的打压。

而在这次曝光假疫苗的过程中,黄秀宏才注意到她过去忽略了一个很关键的细节。“我也去翻看接种疫苗本,才发现女儿董颖打的疫苗没有生产厂家,也没有生产批次。”黄秀宏质疑,背后“层层造假,暗箱操作”。

层层造假

2011年7月,打疫苗前的董颖欢蹦乱跳,特别讨人喜欢。(受访者提供)
今年年初,董颖画的一幅表达天真快乐活泼的童年生活的画荣获第十一届中华民族艺术特长生选拔大赛少儿组金奖。(受访者提供)

董颖于2005年8月9日出生在重庆南岸区,学龄前的她欢蹦乱跳,特别讨人喜欢。2011年10月31日,6岁的董颖在重庆市南岸区学府医院同时接种乙脑、百破两种疫苗,23天后的11月24日,董颖突然失去知觉,送进重庆儿童医院被确诊为急性脊髓炎。

黄秀宏说:“发病就诊当天有值班医生就怀疑与近期接种的疫苗有关,而根据脊髓炎发病成因,应是疫苗接种后出现的异常反应。

“而政府疾控诊断得出没有明显依据与疫苗有关,疫苗异常鉴定组专家鉴定的意见说,我孩子容易得这个脊椎脊髓炎,尚不能完全排除疫苗关系,给出不属于疫苗异常反应的结论。鉴定结论不尊重事实。”

但让人生疑的是,接种本子上没有疫苗生产厂家和疫苗批次,“在孩子的鉴定书上却突然冒出两个厂家——上海生物和成都生物,不过,也没有写明厂家生产批次。”

黄秀宏说,疫苗异常鉴定办法规定,如果鉴定出的结论不是疫苗异常反应,就要有不是疫苗异常反应的理由,而且要有5至7名鉴定专家一一签名,“但我的鉴定书里没有”。

鉴定书最后的公章必须是疫苗异常反应鉴定专家组专用章,“我的鉴定书上盖的章是南岸区医学会的章”。

黄秀宏说,官方企图推脱责任层层造假,“从那时到现在,重庆医学会再也没有给董颖本该有的第二次鉴定,不承认不担当。”

7年艰辛维权

董颖和她的爸爸董杰、4个月大的双胞胎妹妹在重庆市卫计委大门口上访维权。(受访者提供)

为了争取再一次鉴定,澄清疫苗导致孩子截瘫的事实,为了应有的补偿,黄秀宏一家三代走上了艰辛维权之路,他们3年信访区市无果,被迫多次进京上访。而在这7年的上访路上,他们不断受到打压。

“最大困难就是走正常程序得不到解决。”监管疫苗疾控的国家卫计委、信访局等部门只做登记记录,“根本不解决我们的问题,反而利用公安系统打压。”2014年,黄秀宏的妈妈张正媛去北京卫计委反映问题,被北京当地派出所拘留5天。

黄秀宏说,在这7年的艰辛中,董颖对维权的认识让她感到欣慰。“她说,妈妈,其实自从长春长生爆料出来,我的判断就是,他们每天都在生产假疫苗,这次因为其它事情把员工得罪了,事情被披露出来。你们是不是希望他们多举报,让更多人来关注,一起来报导,呼吁疫苗立法和保障政策,对我们维权会更好。”

疫苗灾难的后果

今年7月5日,董颖住院前在国家卫计委反应情况,表达诉求,希望能获得一个后期的保障。(受访者提供)

疫苗灾难的后果不仅使董颖身体受到残害,其巨额的治疗费用几乎拖垮整个家庭,自2011年发病后,董颖休学2年,四处求医无效,其间治疗费就花了近50万,从2014年到现在花了十多万。这次因为董颖久坐轮椅做脊柱矫正手术,一次性就要30万,以后的医疗和康复的费用也会相当高昂。

黄秀宏说,由于董颖双下肢全瘫痪,肌力为零,大小便无感觉,“大便靠手指掏出,小便靠导尿。”为了护理女儿,她没有工作,也没有经济来源,“之后又生了双胞胎女儿,现在是3个孩子,要养他们、照顾他们,还要培养他们,真的很难。而董颖的后续保障仍然没有着落。”

9月开学董颖就上初一了,但要去哪所学校至今还没有收到通知。黄秀宏说,今年“两会”期间,当地政府害怕她去北京上访,答应给孩子安排到一所市重点中学,“而现在那位领导说,孩子做完手术回来肯定会落实的,他们其实是忽悠我,怕我上访,就忽悠我答应解决问题。”

黄秀宏认为,作为一个负责的政府,给老百姓带来这么大的伤害,对于孩子,就应该给孩子一个全方位的照顾,“因为我们孩子是为国家公共卫生事业、国家的免疫工程牺牲自己终生的健康。”

而眼看暑假就要结束了,孩子的学校还没有落实,黄秀宏说,“我不去上访都不行,很多事情都是被逼的。”

呼吁疫苗立法

“为什么疫苗伤害的一直不走法律程序,就是因为没有立法。”黄秀宏说,一旦疫苗相关保障政策出台后,“我就会有一个鉴定书,若干年后,孩子能享受应该享受的政策,生活有所保障。”

但一再被政府忽悠的黄秀宏也质疑,“即使立法,有法能依法吗?”

黄秀宏说,很多事实案件让老百姓失去信心,“说是司法独立,但司法不独立,让我们老百姓很绝望,走上维权道路,也付出很多很多的代价。各地政府还相互学习打压经验,打压越来越厉害,媒体也被噤声。”

而承受着牵引带来的痛苦,特别开朗的董颖心里想着,“快点下来吧,别牵引了。”她对记者说,她非常愤恨那剂疫苗,“如果没有疫苗的毒害,怎么都不至于让我如此重度的残障,连大小便都不能自解,这是这辈子让我最最痛苦的事情。”#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8-08 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