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如何解读中共经济数据 华尔街人士支招

人气: 63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永远不要仅仅因为中国(中共)的统计数据与发达经济体的名称相同,就以为两者的基本假设相同。”华尔街金融人士豪伊(Fraser Howie)周三(9月5日)撰文为解读中国经济数据支招。

在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网站上刊出的这篇文章中,豪伊指出,在中国国内经济和企业部门正在去杠杆,以及遭遇贸易战和汇率波动的影响下,中共官方GDP数据依然是“动荡海洋中的一个稳定岛屿”。中共官方称2018年前三个季度的GDP增长率可保持在6.8%的水平上。

正确解读中共GDP数据:那是政治目标

豪伊质问,中共的官方GDP数据是​​真的吗?他回答:“当然不是。”

中国经济的近乎每个数值都存在争议。“任何投入时间跟这领域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中国充满了数据和数值,也许有些是真的,但并不意味着它的整个数据集是完整的。”他写道。

拿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来说,很容易找到它的漏洞,但因为没有其它被认可的替代数据,大多数经济学家还得用中共政府的数据做研究。

豪伊提醒说,对中共的数据必须要正确解读。“中共的GDP数据必须被理解成它是政治目标,而不是经济产出的衡量标准。事实上,几乎任何由(中共)政治领导推动的数字目标都会达到目标,因为如果达不到,那些数据都将消失、变成中国(中共)历史上的空白,且永远不会被再次提及。”

举例来说,十多年前中共推动绿色GDP概念,据悉最初的调查看起来惨不忍睹,所以中共官方决定说,现在还没到开发绿色GDP统计的时候。

正确解读中国债转股 仍是变相的债务

债务快速增长也一直是中国过去十年的故事,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影子银行,经营财富管理产品(WMP)的市场。中共对这一行业的打压,实际上除了WMP数量急剧下降外,亦有迹象显示那是因为中国经济有减少债务的压力。

但有趣的是,大部分债务又演变成其它东西,而且这些债务不会被衡量或报告。

中共解决坏帐的一个选择是把债务变成股权掉期,但在仔细阅读合约后,你会发现它仍然有债务成分,因为股权只能在以后才能卖出。债务并没有真正被股权所取代,它只是一种变相的债务。

即使你假设数据是被修饰或填补过,所以如果除去一定水分后,就可以更接近实际数值?“一点也不。”

正确解读中国股市 小心答非所问

文章说,不妨以中国股市为例。随着市场反弹,总有很多数百万计的大妈、大爷投资者购买股票的故事,以及中国如何成为零售驱动市场,股市投资者数量比中国共产党员的人数还多。但是,到2017年年底,中国交易所共报告有1.33亿个开户账户,但清算所的数据一直显示,大约50%的账户已经空了一年。

如果再深入往下挖,你会发现有4000万个账户是在深圳交易所开户的,这是中国大部分私营和新兴经济股的所在地。更往下,实际上只有430万个账户通过交易所的保证金融资进行交易。

即便一个简单的问题,有多少投资者在那里,或者更简单,有多少账户是开放的,就可以提供多个不同的答案。它们都是正确的,但回答的是不同的问题。

如果你想看到开设中国分行的乐观前景,那么可以关注中国的总的开放账户。如果你想避免在中国经商遇上麻烦,能安稳待在家中,那么你得关注更细分的那个数值。

“中国(中共)统计数据可以支持你想要的任何商业类型。”豪伊开玩笑地说。

如何在中国的数据市场中导航

那么在中共经济环境中要如何导航?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一位有名的经济评论员都在巧妙地点出一个要点,平均来说,没有一个中国人买得起汽车。当然这是一个玩笑,但寓意精准,对中国经济,用平均值毫无意义,中国有诸多的经济现象,这些现象经常矛盾地交织在一起。

豪伊给出几个重要原则。首先要记住,没有任何一个指标可以成为中国(经济)的良好代言,因为那个国度太复杂了,不能归结为少数的几个数字。

“永远不要仅仅因为中国(中共)的统计数据与发达经济体的名称相同,就以为两者的基本假设相同。”他写道。

其次,股票市场中的投资者数量不是开户的数量,而开户数量才是查看市场报告时最常提供的数据。投资人需要不断询问数据集和数据结果,因为中国公司和个人通常报告他们认为有必要的数据,但往往对数据集的正确或完整并不在意。

豪伊表示,中国的崛起和经济发展确实令人印象深刻,但中国同时也充满了能让投资者或商人误入歧途的大数据。投资者需要随时对中共的经济数据提出质疑,那才是了解当今中国的关键。

豪伊是华尔街金融人士,精通中文,有20多年研究中国股市的经验。他曾在多家投资公司任职,从2003年到2012年在里昂证券(CLSA)担任上市衍生品和合成股权部门的董事总经理,也曾在摩根斯坦利以及中金公司就职。

他与人合作,共著有三本中国金融体系的书,包括《红色资本主义:中国脆弱的金融基础》、《中国私有化:股市内幕》以及《致富光荣:80、90年代的中国股市》。其中,《红色资本主义》在2011年被彭博社列入十大商业畅销书。#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9-08 3: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