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一载冤狱九死一生 一位矿工的血泪(下)

傲骨雪梅在冰天雪地里绽放。
人气: 124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17日讯】“我虽然遭遇了十一年多的迫害,我是幸运的,能够活着走出了监狱。”葫芦岛市的刘全旺说。

“今天通过我的遭遇,用我的血与泪,如果能唤醒公检法司的人们,使他们能辨别善恶,停止迫害,为自己也为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这就是我的愿望。”

他因修炼法轮功被关押、惨遭酷刑折磨,在血雨腥风的岁月中闯过了一关又一关,始终坚守着自己对“真、善、忍”的信念。

他用血与泪记载了一个修炼者不平凡的生命之旅。

接上文:十一载冤狱九死一生 一位矿工的血泪(上)

在葫芦岛劳教所

4

刘全旺等六名学员仍不放弃信仰,坚持炼功,不穿囚服,被扔进了严管室。

他们被几个“四防”人员(协助警察管理劳教场所秩序的劳教人员)轮流看守,强制坐在窄凳子上,不许动,稍有不顺从他们,就招来拳打脚踢。

中共酷刑示意图:罚坐。(明慧网)

迫害持续了三个多月,六人仍然绝食,在他们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警察蜂拥而上,仍将他们带到劳教所的医务室,踩腿、摁胳膊……对他们强行插管,粗暴灌食。

狱警王大陆对陈德文等人灌食时,在稀食中放了一袋一斤的食盐。陈德文后来被警察电棍施暴致死。警察对外称陈德文死于心脏病。

警察还用白塑料管(长约80厘米,一寸粗)轮流抽打他们,强行把他们铐坐在铁椅子上,坐“老虎凳”。

见六人无所畏惧,警察就唆使几个“四防”人员用铁棍儿、铁尺等硬器把刘全旺等人的嘴撬开。牙被撬松动了,牙床流血了,腮帮子肿得老高,就这样给他们灌食二十天。

酷刑演示: 野蛮灌食。(明慧网)

警察边施暴边逼迫刘全旺放弃修炼,被他严词拒绝。警察就对他的脸、脖子……到处电击,到处呈青紫色。

5

一天,葫芦岛市的白市长带一帮人来葫芦岛劳教所,他们中有政法委、“610”、公安、电台、电视台的人约三十来人,说是来采访。

刘全旺用手指着那帮人对白市长说:“你们这些人是政府干部、人民的警察、人民的卫士、人民的公仆、可你们把修‘真、善、忍’的好人抓到这里来,坏人不抓,你们是人民的公仆吗?是人民的卫士吗?”

白市长一听刘全旺这番话,慌忙对那帮人说:“快把摄像机的镜头关了。”采访诽谤法轮功的任务泡汤了。

6

有一次,刘全旺看教室里没人,把黑板上的字擦掉,用粉笔写上“法轮大法好”五个大字。

一个“四防”人员看到了黑板上的字后,报告给了警察。

来了很多警察把六十名法轮功学员召集到教室里,审问是谁写的。教室里鸦雀无声,大家一直坐到晚上10点多,没人说话。

警察说:“今天找不出这个人来,就别离开这里。”

刘全旺心想,一人做事一人当,别连累大家,站起来说:“是我写的。”

警察说:“其他人回去休息,刘全旺到办公室来。”

警察问他为啥写。他说:“我是法轮大法受益者,不是受害者。”并介绍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的经过。警察听完后,就让他回去了。

在北京团河劳教所

2002年5月13日,刘全旺去北京打横幅,横幅上写着“真善忍、法轮大法好”,他因此被非法劳教二年,被送到北京团河劳教所迫害。

1

有一次,警察把法轮功学员都叫到教室里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

刘全旺第一个站起来,说:“我不看诽谤我师父和法轮大法的录像。”随后,又有四五名法轮功学员站起来。

刘全旺和另外几名学员被罚在走廊里面壁而站。

警察把刘全旺叫到办公室说:“你是我们为(迫害)法轮功建队以来第二个不看这种录像的人,你是这份的。”警察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所有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惩罚:吃饭减半,不给发棉衣、棉裤、棉鞋、棉帽……

2

那天,外面正下着大雪,寒风刺骨。

警察指使几个犯人把刘全旺从楼上拖下来,扔到雪地里,把他推倒在地,并把他的上衣撩起来露出肚皮,在其肚皮和双手上放上冰雪,还脱掉他脚上的袜子。

北风呼啸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刘全旺的双脚冻出了很多大泡。“四防”还逼他跑步,他不配合。

夏天,所有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午酷热之时,被强制跑步,跑1,500米至2,000米的距离。跑完后,他们被强制站在已被太阳晒得发烫的墙边曝晒,不给水喝。有的学员中暑晕倒。

中共迫害示意图:烈日下曝晒折磨。(明慧网)

3

在三大队,警察叫几个犯人把小便池的下水处堵上,放进半池子水,叫犯人站一排往池里撒尿。

警察再把刘全旺按倒在小便池里,用脚踩着他的头,使他浸泡在尿水中,让他闷呛,透不过气来。

之后,刘全旺绝食抗议,遭到残忍的灌食。

有一天,警察对他说:“今天给你灌点有营养的。”灌完后,刘全旺在被警察带回的路上,不断呕吐。

后来,刘全旺听犯人说,那次给他灌的是粪汤。

中共酷刑示意图:灌粪汤。(明慧网)

辽宁省盘锦监狱

2008年3月23日下午2点多钟,南票矿务局小凌河矿宏运社区的警察付广昌、贺宪民等,在宏运社区保洁员孙凤杰指领下,闯进了刘全旺的家。

警察问:“你还上北京吗?”

刘全旺答:“去不去是我的权力。”

警察连问了三遍,一听这回答,立即抄了他的家,并把他劫持走。

有民众看见了,问警察:“人家就炼炼法轮功,为啥抓人家?”警察说:“2008年了,奥运会了,炼法轮功的,得抓一批。”

刘全旺因在非法庭审他的法庭上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法官说:“本想判你三年,这一声‘法轮大法好’,再加二年,那就判你五年吧。”

他被劫持到盘锦监狱。

1

有一次清监,刘全旺的手抄法轮功的经文被翻走了。他以绝食抗议,绝食七天后,被送到监狱医院,在那儿他绝食了两个多月。

到了中秋节,警察让他回监室,他不配合。四个警察抓着他的胳膊、腿,把他抬到警车上。他大声呼喊 “法轮大法好!”,整个医院全听到了。警察感觉丢尽了面子。

回去后,恼凶成怒的警察用电棍疯狂电击他,电棍没电了,接着充电。

其间,狱警胡晓东对他说:“刘全旺给你喝点咖啡”随后在装有水的烟灰缸里吐了一口痰,捏着他的鼻子灌了进去。

警察电了他四个多小时,他鼻孔下的肉被电没了,身上全被电出了大泡。警察怕人看见,就用针把大泡一个个挑破,同时还有人用烟头烫他的手指尖,那真是钻心地痛。

中共酷刑演示图:烟头烫。(明慧网)

刘全旺仍不屈服,大队长韩岩请示盘锦狱政处后,就使用二根150万伏高压脉冲电棍电击他:在头顶上用一根电棍,脚下用一根,边电边往让他身上浇水。

中共酷刑演示图:电棍电击。(明慧网)

犹如重锤击顶,他浑身像爆炸一般,真是生不如死⋯⋯

电完后他已不能行走了,被犯人抬回了监室。

经历了150万伏电棍电击后,当警察再用小电棍电击他时,他的身上好像没啥反应,只是像蚊子叮咬一样。每次被电时,他都直视警察,警察会被吓得忙收回电棍。

2

刘全旺始终不放弃炼功。有一次,新调来的李姓大队长对他说:“你不是想炼功吗?我给你找个地方炼。”

李找了一个蚊子成群结队的地方,让“四防”人员把刘全旺的上衣脱掉。

一层一层的蚊子落在他的身上,密密麻麻,脸上,耳朵上。吃饱了的蚊子飞走了一层,又飞来了一层。不知来了多少层蚊子,足足叮咬了两个多小时。

中共酷刑示意图:喂蚊虫咬。(明慧网)

他的整个上身被叮咬得红肿,没一丁点儿好的地方,胳膊粗肿。

第二天,为了吸引蚊子,李大队长又派人在他的身边点上三根蜡烛。蚊子好像是头天吃饱了,一个也不往身上落了。

之前,刘全旺只要一炼功,马上有人把他的两只手和一只脚戴上三个手铐,固定在床上。

2013年3月22日,九死一生的刘全旺终于出狱了。

他的遭遇是千百万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的缩影。

他的故事让听者落泪。有人问他:“你恨那些参与迫害你的人吗?”他说:“有啥恨的?他们只是被谎言蒙蔽的众生。”

“他们因为迫害我与其他的法轮功学员造下了很大的罪业,如何偿还呢?我在为这些不明真相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哭泣!”

刘全旺希望用自己的血与泪唤醒他们的良知,为其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完)#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1-21 2: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