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幕】为何歼-10酷似F-16猎鹰战机

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歼10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1980年代以色列用美国发动机开发的喷气战斗机。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243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中共歼10(J-10)战机又被称为猛龙,是中共单引擎喷气式战斗机机队的主要战机,与西方和俄罗斯第四代战斗机相当。但J-10与无所不在的美国F-16猎鹰战斗机(F-16 Fighting Falcon)十分相似,且和以色列狮式战斗机有很大关系。

中共自称J-10是其自主设计的首款战机,目前已有350架在役。从歼10开始,中共不断推出歼20、歼31等紧跟美国顶尖战斗机发展的军机。在中共盗窃知识产权日益严重的时候,美国学者开始研究中共军机发展的历史,曝光了歼10战机的由来。

美国政府的中国军事问题专家指出,歼10涵盖了大量来自以色列狮式战斗机项目的技术创新。美国还指称以色列将狮式战斗机项目中的美国技术给了中共。一位美国官员说,歼10“使用了大量的美国技术”。

塞巴斯蒂安‧罗布林(Sébastien Roblin)拥有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冲突解决的硕士学位,并曾为美国和平队(Peace Corps)服务,在中国担任大学讲师。他还曾在法国和美国从事教育、编辑和难民安置工作。目前,他为《战争很无聊》(War Is Boring)网站撰写有关安全与军事历史的文章。

近日,美国杂志《国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网站发表了一篇由罗布林撰写的文章,题为“直击中国(中共)可怕的歼10战斗机”,文章认为,虽然中共的歼10战斗机并非尖端技术,但它是中共军事现代化的划时代标志,而中共制造歼10直接依靠了与以色列的合作,间接使用了美国技术。

罗布林表示,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歼10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1980年代以色列用美国发动机开发的喷气战斗机。

法国禁运 以色列自制战斗机

1967年,以色列在中东地区的六日战争(Six-Day War)后遭到法国武器禁运,以色列从法国达梭公司订购的幻象5型(Dassault Mirage V)战机被禁运。此后,以色列就开始制造自己的喷气式飞机。

以色列代理商获得了幻象5型的原理图,以及大部分部件,甚至机身的制造信息,从而使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Israel Aerospace Industries,简称IAI)得以自行生产了两架克隆机:鹰式战机(Nesher)和改良的幼狮战机(Kfir)。这两款战机都服役于以色列空军(IAF),并成功出口。

在1969年至1979年之间,以色列空军从美国获得了高性能的双引擎F-4幽灵(F-4 Phantom)和F-15鹰式(F-15 Eagles)战斗机。但是,以色列空军仍然希望有一种更便宜的单引擎战术战机,来代替其日益老化的A-4天鹰式(A-4 Skyhawk)和鹰式战机。

于是,以色列空军在美国的帮助下,开始在国内建造鹰式战机的替代品,并造出了精干利落的狮式战斗机(IAI Lavi),该机拥有高速飞行性能良好的三角翼,并结合了鸭翼(canards),即在机鼻附近有第二套小翼,以提高升力和机动性。狮式战斗机的机动性非常强,以至于从空气动力学角度来讲并不稳定,但是先进的四重线传飞控(fly-by-wire)的飞行控制系统抵消了这种不稳定性。

狮式战斗机广泛采用了复合材料,其空机重量仅为7.25吨。机身腹部下方悬挂的紧凑型普惠1120涡轮风扇提供了很大的推力,使小巧的狮式战斗机能够快速飞行,并能携带高达1.6万磅的有效载荷。

实际上,除鸭翼外,狮式战斗机在外观和能力上都与1980年代进入以色列空军服役的美国F-16战机极为相似。这些战机很快被投入实战中,摧毁了伊拉克的奥斯拉克(Osirak)核反应堆,并在黎巴嫩上空击落超过40名叙利亚战斗人员,而没有受损。

IAI Lavi(公有领域)

美国投资了20亿美元 提供了40%的组件

当时,来自以色列和美国对狮式战斗机项目的批评者指出,以色列正在投资20亿美元的开发成本重塑已从美国购买的飞机。不过,罗布林指出,狮式战斗机更善于面向地面攻击,并在某些方面确实与F-16战机有所不同,比如:与F-16猎鹰的2马赫相比,狮式战斗机的最高速度为1.6-1.8马赫,但射程却延长了50%;其内部还安装了强大的自卫干扰系统(jamming system);其航电设备更被视为可与后来的F-16C机型相媲美,而非原来的F-16A型。

然而,到1980年代,喷气战斗机的开发成本因其复杂性而成倍增长。与鹰式战机和幼狮战机不同,狮式战斗机并非从现有设计中克隆而来。

但是,美国空军机动司令部前情报总监詹姆斯‧P‧德劳瑞(James P. DeLoughry )上校曾于1990年在《空军杂志》(Airpower Journal)上发表一篇题为“美国与狮式战斗机”(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LAVI)的文章指出:“在狮式战斗机项目中,美国政府投资了纳税人超过20亿美元的资金,建立了外交政策先例,并转让了敏感技术。”

罗布林也指出,美国提供了狮式战斗机40%的组件,并不想补贴一个F-16的竞争对手,因此华盛顿释放信号,只有以色列不出口狮式战斗机,美国才能与其合作。

到1987年,IAI已制造了两架双人座狮式战斗机的原型机,它们在82次试飞中展示了出色的性能。另有三架正在建设中。IAI还在F-4“超级幽灵”上测试了PW1120涡扇发动机,该发动机表现出了非凡的性能,甚至在巴黎航展上进行了演示,并在短时间内被考虑用于出口。

但是,狮式战斗机项目与美国有非同寻常的财务承诺,不能出口。1987年8月30日,以色列内阁以11票对12票终止了狮式战斗机项目。

F-16战机(GIUSEPPE CACACE/AFP/Getty Images)

以色列继续零件生产 并与中共合作

以色列因此停止了生产喷气式战斗机,但并没有停止为喷气式战斗机生产先进的武器和零件,而以色列因为狮式战斗机的开发生产而积累了大量美国尖端技术。

罗布林认为,实际上,在1980年代,美国和西欧也向中国出口军事技术,当时这被视为是与苏联搞平衡。美国公司甚至尝试与北京共同开发中共的歼7和歼8战斗机。但是,在1989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屠杀之后,中西防御合作戛然而止。

1994年12月,美国《洛杉矶时报》发表了关于以色列将狮式战斗机计划交给中共的报导。该文指出,有关狮式战斗机的合作是以色列在过去的15年中帮助中共的一系列军事项目中最新一个,而中共在过去的15年中逐渐发展成了以色列军事出口行业的最大客户。这种合作首次被发现是在1984年中共的“十一”阅兵仪式上,以色列枪炮和电子设备被安装在了中共的坦克顶上。

该报导还指出,根据英国周刊《飞行国际》(Flight International),IAI帮助中共空军研发生产歼10战机的合同签定于1992年。

另一方面,中共在欧美国家以投资高科技领域为幌子,来盗窃欧美企业的先进技术,近年来引发不少争议。美国和欧洲主要大国都加强了对中资投资的审查力度。中共于是转向加大对以色列的高科技领域的投资。

歼10随处可见狮式战斗机影

罗布林指出,成都飞机公司于1988年在工程师宋文骢(Song Wencong)的带领下开始进行歼10的研发工作。

约翰‧W‧戈兰(John W. Golan)在他的《狮式战斗机:美国、以色列和有争议的战斗机》一书中写道:“以色列参与歼10行动似乎是在1992年1月与中共建交时开始的……以色列承包商被聘为歼10提供空气动力学和结构轮廓方面的技术。以色列对歼10设计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紧密耦合的鸭翼三角布置;带有腹部发动机进气口的单引擎战斗机;双机腹边条翼;根据面积律构造的机身。”

罗布林同时指出,中共歼10的研制是从狮式战斗机获得灵感,但歼10明显更长、更重,并且具有不同的机翼。戈兰在他的书中解释说,中共缺乏紧凑型PW1120发动机和大规模生产轻型复合材料部件的能力。因此,宋文骢必须将歼10的机身加长2米,以容纳来自俄罗斯的AL-31F涡轮风扇,从而产生出了11.75吨的喷气式飞机。

罗布林认为歼10是一架多用途战斗机,但不是最先进的隐形飞机。

中共在以色列的行动已经引发美国的注意。川普政府要求以色列减少与中共的联系,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直接提出了这个要求。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在今年3月访问以色列期间发出严厉警告,表示除非以色列重新评估与中共日益增长的合作,否则美国可能会减少美以之间密切的情报共享及其它合作。

另一方面,《国家利益》曾刊文说,中共直接拿走别人的技术节省了研发上的时间和金钱,使其能够以其竞争对手一小部分成本实现中共空军(PLAAF)现代化。然而,由于缺乏测试数据和工业生态学,中共这种策略受到瓶颈技术的制约。中共在生产高质量本土喷气发动机方面一直存在困难。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19.12月号/第20期#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12-08 9: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