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中国股市的第一祸害

中国股市让投资者焦虑。(AFP/PHILIPPE LOPEZ)

中国股市让投资者焦虑。(AFP/PHILIPPE LOPEZ)

人气: 15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04日讯】公开数据显示,中共证监会IPO“大跃进”今年卷土重来,如此IPO的危害有一个最新的例子。

10月30日,A股首家“三无公司”(无产品、无营收、无利润)──苏州泽璟生物制药公司(以下简称泽璟制药)在科创板过会。

有财经媒体直言,泽璟制药成立近10年,却一直在投入而没有任何一项产品问世,这不是一家即将上市的成熟药企,更像是一家还在嗷嗷待哺的研究所。

A股市场上,曾有类似案例,重庆啤酒研发乙肝疫苗事件,2001年1月,重庆啤酒收购佳辰生物(据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家一类新药治疗用乙型肝炎疫苗项目)并反复炒作,股价大涨,但在2011年最终被证明只是骗局,重庆啤酒股价从80元暴跌至20元,半月内市值蒸发达250亿,其投资者损失惨重。2014年12月重庆啤酒公告终止乙肝疫苗专案的所有研究。至此,重庆啤酒长达10多年的“疫苗故事”彻底终结,250亿市值灰飞烟灭至今成谜。

泽璟制药还有明显的财务疑点,如2019年上半年,泽璟制药向泰格医药采购,泰格医药披露销售了约786.27万元,而泽璟制药披露仅不到130万元。除此,公司近三年半亏10亿,但仍于2018年收购华裔美籍实控人妹妹公司并给其3亿元股权激励费用。这令人不无质疑,泽璟制药大股东会在公司上市一年限售股解禁后寻求解套。

在A股市场上,“上市圈钱走人”的例子已经多得数不清。同类相比,去年8月27日上市的北京康辰药业,今年8月27日后,已有2位大股东几乎是清仓式减持。大股东前脚解禁,后脚宣布减持,看到什么风险?康辰药业是单一产品打天下,业绩全靠“苏灵”,而其核心专利将在2029年到期,即专利保护仅剩10年。康辰药业好歹有一款主力产品,泽璟制药目前没有任何产品销售,大股东解禁甩卖套利或动力更大。

泽璟制药会成为A股首家“三无公司”,是科创板上市第5套标准──申请企业市值不低于40亿元。而泽璟制药满足这个市值评估的背后,仅2018年一年时间,泽璟制药便一连融资三次,集结了包括民生保险(保监会六家国有保险公司之一)、中青国融(南京国有参股)、深创投(深圳市政府控股)等国有资本下注,成功冲破了40亿元估值门槛。而到上市募资时,泽璟制药的估值则冲破90 亿元大关。泽璟制药本次发行的保荐机构(主承销商)是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中金公司),招股书显示,泽璟制药还与2家解放家医院签署合作协议。这显示,泽璟制药科创板IPO的一级市场参与者阵容豪华。

所谓的科创板设置5套差异化上市规则,被认为是给亏损的科技类公司“开绿灯”,但敢言经济学者韩志国指出,现行《证券法》第13条第二款、第55条第四款、第56条第三款,这三个方面的规定都清清楚楚,中国现行法律框架下的亏损企业上市是违法行为。此外,中共人大目前通过的授权试点注册制也都非常明确地规定授权范围只限于从核准制向注册制转变的改革试点,根本就没有涉及亏损企业可以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任何内容。

中国股市一如中国其他所有领域,中共党大于法、权大于法、权力寻租,A股当初的顶层设计唯一目的就是为国企、权贵圈钱。A股IPO都是高价募资,新股发行N倍市盈率就意味着一级市场N倍暴利、二级市场N倍泡沫。

据统计今年截至10月29日,IPO核准家数同比增长近一倍。媒体都来不及更新统计,10月30日一天,泽璟制药等4家公司获科创板过会。11月1日一天,广州通达汽车(被指工资都发不出来居然过审了)等4家公司获主板IPO批文。

上一轮IPO大跃进是2017年,时任证监会一把手刘士余主导,当时,央视财经发文“怒斥”《中国平均每天3家公司IPO,如此疯狂能撑多久?》。新华社旗下媒体也“炮轰”:一方面是圈钱,另一方面震荡;一方面是一级市场的疯狂造富,另一方面是二级市场投资者出现巨额亏损。可见官媒也非常清楚A股IPO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曾遭禁言的经济学者韩志国说过:IPO大跃进的理由“股市服务于实体经济、培养市场价值投资”冠冕堂皇,证监会在场外操作,国家队在场内配合,促成了股市发展史上触目惊心的悲剧和丑剧。一级市场的利益悠关各方都在弹冠相庆,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只能无奈地吞下IPO大跃进埋下的种种恶果。

从过去到现在,中共滥发问题企业上市圈钱,堪称A股第一祸害。今年新一轮IPO大跃进将与上一轮天量IPO解禁潮“撞期”,一级市场参与者庞大利益链将再度吞噬二级市场投资者财富。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1-04 6: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