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彼得: 举贤而授能 大贤处上 不肖处下

人气: 1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01日讯】吴阿姨辞世‧美东华人的缩影

认识吴世珊于90年代初,法拉盛华人最早每年办大型筹款餐会的民间组织,就非“吴阿姨服务中心”莫属,也得到前市议员茱莉哈里逊大力的支持。想来也好笑,和吴阿姨认识到互动良好,介绍人竟是哈里逊市议员,她们二位都是女强人,做起事来干净也俐落,令时年只有30多岁的笔者,相当的敬仰。记得90年代有很多人对保守的哈里逊批评亚裔颇有微词,我们是少数几个为了使她多了解选择接近的人,并发现她是个讲“情义的人”。(李春溪是当年哈里逊办公室唯一的华人助理,对缓和隔阂也起了很大的桥梁作用。)

吴阿姨22日在密西根州家中辞世,享年97岁,前二年哈里逊也是在90多岁高龄辞世,二位时代的女性都长寿且都活到90高龄时,仍在为社区做工作,她们的精神与毅力,给我们留下的不只是怀念,更多的是想学习与希望能看齐。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房间,摆放着一生的回忆,在你离开人世以后,凡是走过的路肯定会留下足迹,能留给后人惦记的,就看个人的修为,它可以是甜的,也可以是酸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常会提醒周遭的朋友,别太贪与纵放自己的随性,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下一代着想。)

中午在FCBA办公室,90岁高龄的金城市顾问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我们就问:“金老,您是不是有话要说?请讲!”原来他是为了吴阿姨默默的走了而叹息不已,觉得大家没能做什么而感到遗憾!我立即向金顾问表示,这些年是吴阿姨随着年纪增长已很难独处,作为她的儿子,肯定把妈妈接过去就近照顾,她在小孩身边离开,是最好的归属。做为她侨界的友人,我们肯定是不舍,但我们不能忘了,小孩是她唯一的亲人又是美国人,故大可不必唏嘘,更不用伤感,心中祝福吴阿姨走好就够了,没必要用华人的多愁善感来感伤。

当年最喜欢听吴阿姨畅谈她在南京求学,并被蒋宋美龄在战时重庆遴选,加入当地女大学生与美国飞虎队联谊的往事,原来8年对日抗战中,除了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历史,我们一直不知道有巾帼英雄这一段。吴阿姨由于长的够高又能歌善舞,亲和力佳又能说英文,很快的在聚会中认识了她的先生 Frank Harold Rathbone,1946年底吴阿姨和先生回到了美国。值得一提的是,Frank 内向待在家中时间较多,几次拜访和他交谈发现他是颇为风趣的人,重点是他生病多年,吴阿姨一直陪伴到终老。

要说吴阿姨从事过的事,恐怕提笔一天也道不完,我们于此只想说,今天的法拉盛在早期有很多著名的女士参予贡献的行列中,我们简单提几位如陈道英、朱宝玲、陈淑龄、吴经端、杨爱伦、于钱宁娜、吴自琛等,几乎都是出自于吴阿姨训练中心的高材生。2000年以后,我们有时和吴阿姨服务中心互动,都是在她老人家的号召下不敢不去参加。随着时间的拉长,后来几年只要在街上碰到,泪点很低的吴阿姨,就会拉着我们的手说自己老了没用了,我们都会以“您是永远的吴阿姨”来安慰她,今天也想以这句话,隔空深深悼念这位长者。

现在移民到美国的人,很难想像80年代甚至90年代初,华人在美国的处境,到底花多少时间去等待拿到一张“绿卡”的心境。等一个可以发挥所长的理想工作,等一个可以买下房产的机会,等一个可以一起打拼的伴侣,等一种不再是过客、二等公民的感觉,太多的等待,为的就是能使心愿不只是“逐梦”且能实现。没有人可以告诉你,时间的拉长,你一定可以等到值得的人与事,能驱走黑暗的曙光,唯一能做的就只剩“坚持”。

这二天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华裔杨安泽批评MSNBC在电视辩论中没有受到公平的待遇,导致发言时间少,所以25日在接受网站(Politico)访问时批评,主办电视辩论方对他有“种族性偏见”。杨安泽的竞选团队23日与MSNBC举行电话会议,向管理层投诉,并据理力争。有些华人朋友认为必须要抗议讨个公道,但我们认为竞选团队已出面交涉,那就够了。

在90年代,美国的政坛开始不断有华人参政,记得加州在市、州级的民意代表中,不少华人崭露头角。我们在美东就感觉到,主流社会仍不希望亚裔上升到国会议员的高度。可是今天我们回过来看,有多少个亚裔国会议员?甚至杨安泽都能选美国总统,且表现杰出,根据Real Clear Politics的民调,他在民主党的全国初选中的支持度排名第六。这次MSNBC的不公,等于做球给杨有机会抗议,又大大提高了他的知名度,做为华人我们只要静观其变就好,大可不必借机曝光不知所云。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再生医学中心和干细胞研究中心的三名华裔科学家,近来获得加州再生医学研究院奖金1800万美金,分别用于在治疗角膜炎干细胞缺乏症、多发性骨髓瘤、以及高免疫球蛋白M症群(XHIM)的研究。这三名获奖者分别是眼科学教授Sophic Xiaohui Deng,生物、免疫、分子遗传学副教授Yvonne Y. Chen,儿科学助理临床教授Caroline Kuo,她们三位华人都隶属Eli and Edythe Broad Center for Regeneratione Medicine and Stem Cell Research。

我们认认为华人在未来的重中之重是,不断地在对人类、对美国做出贡献的项目上,证明我们的价值,会比不断无厘头的抗议更佳。有人一定会问为什么?首先是我们选择来到美国作为移民,我们完全有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自由,我们大可不必在疑惑中勉强过日子,再者;我们选票仍不足轻重,鼓励投票是使命也是责任。所以不能只看到眼前的坏处,因为你可以放弃选择,要不就是用更好的姿态往前走。

核武器的悲伤

天主教教宗方济各24日在日本长崎市发表演说,讉责核武器带给世人莫大的苦痛与悲伤,并指杀伤力大的武器无法让世界和平与安定。他强调将核武用于战争是犯罪,呼吁国际社会通过对话进一步裁军,“如果大家屈服于武力、远离对话,会造成更多人牺牲,产生更多废墟。”这是教宗时隔38年再度访日,并前往1945年遭受原子弹轰炸的长崎市爆心地公园。

对于教宗这次访日,也有众多人士质疑日本的片面动机,几乎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受害者,却忽略了日本发动了这场战争,在占领争战过程中,令无数生灵涂炭,招致核打击,首先日本应该认真反省发动战争的罪行。诚如教宗说,无核武的和平世界是世人所渴望,为了实现这个理想,有必要所有人参与。(我们很想告诉教宗,就从宗教的角度,十字军东征的历史遗害,到今天人类仍束手无策,更何况国与国之间的角力,谈何容易?)

我们宁愿悲观的提醒,人类毁灭最大的危机并非“核武”,而是自以为聪明认为“人定胜天”的人类自己,为什么?其实你只要理性的用逻辑去分析,随着享受高度文明的人们,正也纵横开阖在摧毁自然的生态,贪妄的相互竞争,没有人可以给不断提升武器的杀伤力,做出令人信服的阐释。“智障”使人愈来愈难以开窍,埋首于不断的创造致命的环境,何处是个头?恐怕只有天知道。

俄罗斯最近公布,准备在2025年组建能够完成作战任务的战斗机械人部队,并谓这些机械人能实现最大限度的自动控制,不需要人工干预,绝对能完成做战任务。看到这则新闻,立即使我们想到,过去曾看过的电影,叙述人类不断地塑造一批又一批有思考自主能力的机器人,结果有一天机器人串联反过来统治人类,成就了人类自创的“重大灾难”。

据说在坦尚尼亚有一个叫哈扎的部落是狩猎民族,他们生活在荒野上,以接近动物本能的方式生存者。该部落只有一千多人,迄今仍保留着一万年前祖先的生活方式,没有结社、没有宗教、不耕种、不饲养畜牧、不兴建住房等等,饿了,男的外出打猎,女的采揭野果,获得足够一日的食物,他们就回家。认真思考,他们还算是幸福,不被物欲捆绑、不被立场左右、不被名利困惑、亦没有时间流逝带来的压力。

有一天如果真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所有核子武器通通出笼,整个地球肯定摧毁殆尽,对于一些喜欢喊打喊杀的人而言,到时连笑都笑不出来。如果上天不想使地球真正的毁于一旦,也许只有坦尚尼亚狩猎民族,哈扎部落能存活下来,慢慢的回归到“新石器时代”。

川普借力使力自保

就在香港区域选举过后,总统川普27日出乎预料宣布他已经将“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保护香港法案”签署成为法律。以后美国将对香港的自治状态进行年度审议,以确定是否维持美国给予香港的特殊地位,同时还警告要制裁那些侵犯香港自治和人权的官员。北京官方多个部门纷纷予以批评,称这部法案混淆是非,干涉中国内政。香港特区政府也表示,法案会危害香港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和利益。

川普在签署法案后发表声明称:“法案在某些条款将干涉总统声明美国外交政策的宪法权威。我们将在符合宪法权威的情况下,对待法案的每一项条款。”总统又发表了另一项声明中称:“我出于对习近平主席和香港人民的尊重,签署了这些法案,实施这些法案是本着这样的希望,中国和香港的领导人与代表将能友好地解决分歧,造福所有人长期的和平与繁荣。”

我们先来看川普在这个法案送到白宫后,以参众两院大多数投赞成票的数字显现,他是签与不签都会通过,根本没有签“反对”的能力与机会。以现在美国民主、共和两党都反中的情绪,香港选举结果之后,川普已不能再打“太极拳”,否则将会成为他连任的致命伤。

结语

仍然要留在美生活的华人,在做事、做人的态度上都应有所改变,不可按照过去粗糙鲁莽的方式去表达自以为是的爱国情绪,更不要在所住的社区不断炫富引起主流社会侧目。今天同为少数族裔的其他族裔,他们中部分激进思想的人,根本不会去想到,华人的财富是过去来自中国,或是靠自己打拼下来,因为他们连主流社会富有的人拥有的钱都想要共享,无理的排斥华人就非偶然。

文学家丰子恺从弘一法师皈依佛门,在他的散文里,有不少是描述某些表面拜佛的人,实质只求在菩萨身上贪名取利。“他们吃一天素,希望比吃十天鱼肉,有更大的报酬。他们念佛诵经,希望个个字都变成金钱。”(这每一句话讲的好像是典型的“自由主义者”。)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2-01 11: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