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应对中共威胁 美成立新委员会 北京愁断肠

作者:周晓辉

3月25日,二十多位美国国防、政治、宗教、媒体等领域知名人士在华盛顿成立了“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图为1月30日美中高级官员在华府进行贸易谈判。(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气: 112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28日讯3月25日,二十多位美国国防、政治、宗教、媒体等领域知名人士在华盛顿成立了“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这是一个由对中共持强硬立场的美国保守派人士组成的跨党派组织。之所以要成立这个委员会,是因为美国主流社会精英业已意识到,与过去的苏联一样,共产主义中国构成了对美国秉持的自由主义观念和意识形态的威胁,为了战胜这威胁,美国上下需要就相关政策和优先项达成新的共识。

具体来说,该委员会的目标就是帮助美国民众与决策者意识到在中共暴政下所面临的各种常规和非常规威胁,并思考如何抵御这些威胁。这些威胁包括:中共加速军事建设;针对美国民众及商界、政界、媒体精英的信息战和政治战;网络战和贸易战。

该委员会称,在解释上述威胁时,不会采取任何意识形态的观点,而是基于理性的民众可以理解的事实。在事实基础上,委员会相信,拥有丰富常识的美国人会要求他们选出的官员,采取一切合理措施来保卫美国,保卫美国重要的经济利益和民众安全。

在笔者看来,该委员会的成立和目标传递的最为重要的信息就是:为了反击中共,美国保守派精英们将把更多的事实公诸于众,并努力唤醒更多的美国人和各行各业的决策者,认识到中共对美国、对世界的危害,从而整合美国各方力量,全方位围剿中共。换言之,该委员会将进行的是民间的总动员。

众所周知,美国川普总统就任后,业已调整了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明确将中共视为“头号敌人”,其在贸易、高技术、网络、军事、人权等领域的政策也从前几任的软弱转为强硬。然而,过去几十年中共以及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对美国各方面的隐蔽渗透,使不少美国人,甚至是一些行业领导者也没有意识到中共的威胁,没有意识到共产主义对美国的摧毁。因此,十分有必要将更多这方面的信息公开,让全美国人了解,并选出可以为他们抵御中共和共产主义伤害的领导者。

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成立正当其时,而且意义重大。回顾历史,这是美国第四次成立“当前危险委员会”。首次成立于1950年,旨在对抗苏联阵营。1976年第二次成立,成员主要是共和党鹰派人士,目的是推动更大的国防预算和军备建设,以对抗苏联。2004年第三次成立,以应对反恐战争。

值得注意的是,当年里根总统不仅本人曾是该委员会成员,而且委员会成员中有33人就职里根政府,二十多人负责国家安全方面的工作,如时任中情局局长凯西等,支持该委员会的还有美国安全委员会等其它团体,多个基金会和公司为其提供资金。最终,该委员会帮助里根政府打败了苏联极权政府。

以史鉴今,美国再度成立“当前危险委员会”,而且目标直指北京政权,这是非常不平常的一件事,自然也不可小觑。因为其已明确提出:四十年前,另一个这样的委员会帮助里根总统击败了寻求破坏的前苏联极权主义政府,我们今天成立这样的委员会,决定帮助川普总统针对来自中共的危险,做同样的事。

应该说,这样的委员会的成立背后绝对不简单,不妨先看看委员会的成员:

有美国安全政策中心创始人兼总裁、曾在里根政府任助理国务卿的Frank Gaffney,美国白宫前策略师班农,曾任中情局局长、海军副部长的James Woolsey,美国保守派专家、里根时期的教育部长William Bennett,美国前众议院议员、国会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联合主席、多次批评中共人权的Frank Wolf,反堕胎活动家和作家、美国广播委员会前驻中国专员Stephen Mosher,美国退休空军中将、曾任国防部长的Thomas McInerney,美国核战略论坛主任、在国会两个咨询委员会任职的Peter Pry,前大使Henry Cooper。

有曾任布什时期的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和退役将军的William G. Boykin,美国前海军作战舰队副主任詹姆斯·法内尔,曾为海军首要反潜战部队阿尔法任务组的航母上的海军飞行员、并在中情局工作的Chet Nagle,美国前国际技术安全部主任、白宫沙漠盾/沙漠风暴通信工作组的成员的Ed Timperlake,美国国防部前安全顾问Joseph Bosco。

有美国小说家、记者、保守派评论员Mark Helprin,《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Freeman Global Holding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Kevin Freeman,美国经济学家、音乐评论家和作家David Goldman,美国人权活动家和国会候选人Suzanne Scholte。

有曾任教于哈佛等著名大学、华盛顿特区国际评估和战略重心创办人及副总裁、詹姆斯基金会董事的Arthur Waldron(中文名林蔚),波托马克基金会主席Phillip Karber,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研究主任Dan Blumenthal,被公认为美国情报、外国宣传、信息战和反间谍战的权威Kenneth DeGraffenreid教授,Corr分析创始人Dr. Anders Corr,美国政府前官员、因分析中共情报运动而闻名且被中共视为“敌人”的Nicholas Eftimiades。

有最富有的加拿大人之一、McEwen Mining董事长Robert McEwen,尼日利亚亿万富翁、创立了Aiteo集团的Benedict Peters,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的前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现任巴克莱银行高级顾问和百事可乐董事的Richard Fisher,纽约律师、小联盟棒球队老板Miles Prentice,海曼资本管理公司创始人Kyle Bass。

还有帮助“盲人律师”陈光诚逃美的华裔美国牧师傅希秋,美国之音前中文部主任龚小夏,海外民主人士杨建利、韩连潮等。

笔者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将大部分在台面上的成员的背景、身份罗列出来,其实就是在表明该委员会的成立真的不简单,成员中不少是政治、军事、经济、媒体、安全、人权等方面的牛人,而且他们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反共”,且相当一部分人对中共的威胁洞若观火。至于其背后应该还有隐身成员。这也是笔者认为其作用在未来几个月内就可彰显的原因,其起到的是助力川普政府的作用,正如当年另一个委员会助力里根总统一样。

川普政府不同,作为民间组织的该委员会,通过其专业人士对公众进行启迪,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可通过媒体、讲座等多种形式。其将给整个美国社会带来一种“知共、认共、反共”的氛围。正如曾担任中情局局长的James Woolsey在“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宣布成立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言,“任何因为拉上自家窗帘而看不到外面情况的人都要打开窗帘,睁开眼睛看看”。

对于这样即将全民总动员的美国,已被贸易战打得没了脾气的北京高层,只能是愁绪如麻,却找不出有效的应对措施,其结果就是追随苏联,走入历史的垃圾堆。#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3-28 5: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