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评论
而此次在武汉肺炎重大疫情爆发后,习将韩正排除在中央领导小组之外,或许已经意识到了韩正的贰心。但还是以前不断重复的话,擒贼先擒王,若想自身得安全,一定要拿下江泽民...
可见,中国现在最可怕的并不是什么病毒、瘟疫,而是中共这个杀伤力胜过一切病毒、吞噬人命的速度超过一切瘟疫的巨型毒瘤。只有剜出这颗毒瘤,中国这块土地上的亿万民众才有活路可走。
故事很简单,沈阳来稿:一个病毒感染的人没有就医,没有用药,自行恢复,堪称奇迹。
武汉肺炎疫情加速蔓延之际,在中国的社群平台上发现,宣传口丧事喜办之类的“武汉加油”、“武汉挺住”也开始增多,而一些热搜词则被迅速降温,尤其是“湖北不止一个武汉”话题,传递的信息清晰不过,武汉周边城市疫情危机被低估被忽视。
在民主党人疯狂地、亢奋地努力说服美国公众相信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理应受到弹劾下台之际,美国的经济正继续取得显着的进步。在2019年,亚裔美国人、非裔美国人、西班牙裔美国人和女性的失业率都处于历史最低水平。这给民主党人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
今年大年三十,新型肺炎已在中国大陆迅速扩散,疫情万分危急,一日紧似一日,封城后的武汉更是一片惨状,各大医院人满为患,尸体被放到了走廊,医生忙得一刻停不下来,然而,北京城里装点中共门面的春晚却依旧在高调上演,两者的反差之大,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特别讽刺的是,一贯热捧中共的港星在春晚上特意献唱了一首《大侠霍元甲》,其中的歌词“问我国家哪像染病”招来了网友的一片...
多国政府从武汉撤侨,主要有三个原因:当地医疗资源不足,生活物品供应紧张,疫情发展难控。这表明,中共官方数据不可信,外国政府被迫出手救自己人。
根据哈佛大学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观点,苏联的解体意味着一段历史的终结。福山在20世纪90年代主张,世界现代史应被定义为两种根本对立的制度——苏维埃共产主义和自由民主资本主义之间的斗争。
古人说,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用在中共政府处理武汉肺炎疫情上非常洽当。
黄历鼠年已至。祸害中国近百年的中共,正面临灭顶之灾。
1月23日上午10时,中共武汉当局对这个一千多万人口的特大城市下达了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封城”令,并声称全面进入战时状态。
面对着失控的疫情,面对着外界对病毒研究所“泄露”病毒的质疑,做不到让疫情彻底透明的中共最高层,如果还不明白这场大瘟疫究竟为何而来,如果还相信靠着“四个意识”、“四个自信”和“两个维护”可以将病毒消灭于无形中,可以让自己将病毒拒之门外,那么,未来将面对更为惨烈的一幕。
国家遭受瘟疫侵袭,中共却粉饰、隐瞒,不惜将人民置于险境。可见,这场瘟疫所暴露的,正是中共的假、恶、暴本性。而中共本性难移,则是当今中国天灾、人祸频现的根源。
2020年,是中国传统纪年法中的庚子年。历史上的庚子之年,中国多发生战乱灾厄,从满清时的鸦片战争、义和团之乱、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城,到中共炮制出史上饿死最多人的大饥荒。2020,在这个对应动荡不安的庚子之年,中国会爆发什么大事件?
孙中山曾提出把武汉建成“略如纽约、伦敦之大”的国际大都市。今日,武汉人说:“现在的武汉市跟地狱一样。”“这个地球上还能找出第二个国家这么扯淡吗?”
要想躲避劫难,不仅要对瘟疫设防,更要对邪恶中共设防。因为祸国殃民的中共才是中国人遭灾、遭难的根源。
1月23日,武汉为防疫情扩散全国开始封城,随后鄂州、仙桃、枝江、潜江、黄冈、赤壁等湖北城市也相继封城。这无疑是中国当天的头号新闻,也是世界大新闻。这样的事,别说中共当权后从未有过,在世界上也属罕见。
人类已经进入二零二零年,中国人到了庚子年;庚子是厚德之土,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你们应该熟悉这与清华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有关联。新的纪元和新的篇章正在拉开序幕,作为你们的清华化工系学弟,在万里之外写下这封劝善信,是不枉我们曾经有过的共同名称、共同教师、共同记忆,实在不愿看到未来历史耻辱柱上有你们的名字。
武汉冠状病毒的传播己经酿成大温疫!1月23日凌晨,武汉政府紧急实施将武汉封城,并动员中部战区军队协助封城。现在政府不管武汉城里的医疗资源是否充足,物资供应能否保障,民众生活是否有序安定,他们只管封城!如果开始动用军队封城,就意味着疫情失控漫延的危险己达到最高级别!那么,是否意味着军队可以开枪击毙任何因恐慌出逃越过警戒线的城里民众?是否会再现1948年5月围困...
对于中南海最高层,如果能将两次大瘟疫、地震等灾祸视为上天对自己的警示,并进而修正自己的错误,解体祸国殃民的中共,则不仅完成了自我的救赎,而且利国利民。反之则踏上一条不归路。
一位武汉医护人员对家人说,“千万不要相信政府,要靠自己。”与中共这个最疯狂的病毒一刀两断,来个光明磊落,乃上上策。
尽管12月8日,武汉就已经发现冠状病毒感染者。但是中共各级官员都不负责任,以致于疫情不断扩大,现在终于酿成滔天大祸。
武汉肺炎出现以来,中共一直宣称“可防可控”。但是短短几天之内从漫不经心的不作为到突然对武汉市进行封锁并迅速扩展到湖北省十几个城市。一时间民情激愤,谴责之声不绝于耳。笔者在为清醒的民众感到高兴的同时也略有遗憾,因为有的谴责中依稀还有一点“恨铁不成钢”的影子,似乎中共本来可以做得好一些,或者希望中共未来可能做得好一些。对此,笔者想说的是,中共这个邪恶至极的东西有...
中共授意网军即五毛、粉红之类,鼓噪“当下最好,你不好是你自己的问题”,其实是中共黔驴技穷无奈的新欺骗。
孩子们更喜欢哪一种建议呢?进步派的快乐原则还是保守派的现实原则? 毫无疑问,他们更想听听欧比-万•克诺比(Obi-Wan Kenobi)在《星球大战》的战斗中驾驶着他的飞船时对他的门徒所说的话:“卢克,相信你自己的感觉”,而不是旧约圣经箴言中的那句警言:“对上帝的敬畏是智慧的开始。”
中国的城市化过程是一个充满暴力的过程。其中最野蛮的便是暴力拆迁。所谓威权主义,就是可以随意拆除居民的房屋;所谓“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就是把整个城市变成废墟。当少数中国学者站在西方大学的讲坛上推销中国模式的时候,他们可能不知道有多少中国普通居民,因为所谓的中国模式而失去自己的家园;当一些西方政客喋喋不休赞扬中国改革开放成就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有多少中国居民忍辱...
一座逾千万人的大都市,“新萨斯”发源地——武汉,封城了。中共最新的封城举措,不但震惊了世界,更将千万名武汉居民推入致命的恐慌中。电影生化危机正在现实中上演,中共封城之举,透射出惊悚杀机。
最近,“武汉肺炎”爆发,武汉市已经封城,进入“战时状态”。继武汉之后,湖北18个县市相继封城。除西藏外,大陆30个省区市,包括香港、澳门在内,全部“沦陷”。武汉肺炎还在向国外扩散。
武汉爆发肺炎事件本是件不幸的事情。1月23日凌晨,武汉市宣布,从当天10时起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此外全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武汉封城,尤其武汉还是超大型省会城市、华中地区最大的交通枢纽,这是中共建政以来的头一遭,由此可见疫情的严重。
张毅是武汉低保户,81岁老母卧病在床,家里的菜也不多了,只有一个口罩。他说:“这个国家完全乱套了,官员们只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我们都是韭菜。”
共有约 3088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