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华报导
近日,内蒙古呼伦贝尔满洲里疫情升温,确诊病例攀升,已波及两省五地。受疫情影响,满洲里、二连浩特等多个铁路口岸暂停进口非集装箱需人工装卸的货物。
长沙“货拉拉”今年2月发生一起乘客途中跳窗身亡事件,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司机周阳春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羁押后,其妻子李云开始了漫长的奔波。
近日,一名就读于河北省保定理工学院大二的学生小张,从该校的17层楼一跃而下,结束了22岁的生命。由于该校处理手法有诸多疑点,死者家属多次找学校讨说法未果。
11月22日,一个由北京电影学院学生创作的行为艺术作品《非必要不出笼》在微博流传。据一份在网上流传的《关于北京电影学院封校的思考及建议》表示,这项行为艺术是为了抗议北电校方“一刀切”式封校,限制了学生自由出入校园的权力。并且,不只北京电影学院,南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等多所大学也都处于封校状态。
江西南昌新力城停工,引发大批业主因担心自己购买的房屋不能按期交付,日前到小区楼顶维权。据一位业主11月24日向大纪元表示,他们在发声之后,被秋后算账,第二天有3至5名业主被抓。
近日,大纪元获得大量内部文件,泄露了陕西当局通过监控各大新闻网站、微信公众号等,处罚媒体和民众发布敏感或负面言论的行为。其中,不少内容泄露了民众对中共的怨气。同时,当局还监控民众在网络举报当局的举措。
“我从2020年9月到柬埔寨后,被卖了三家公司。”来自广西桂林、在柬埔寨打工的廖明(化名)说。
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11月5日被正式逮捕,另一个副部长傅政华的公开罪名,至今仍未被通报。不过,一位流亡香港的铁道部前企业高管向大纪元披露了傅政华的一段黑历史,并揭开中共政法系统的黑暗内幕。
近日,大纪元获得大量的内部文件,泄露了陕西韩城市当局每天制定《舆情抄告单》,监控各大网站有关该市的负面舆论。这些文件显示,当地民众在网络举报当局的不作为,也显示民众对中共的不满情绪。
近日,大纪元获得大量的内部文件,泄露了陕西当局每天制定所谓的《舆情社情动态》,监控各类媒体的舆论信息及汇集各类民众的上访事件。从官方透露出的数据显示,当地上访人数多、批次多,尤其群体上访的案件众多,很多案件因长期得不到解决,民众反复上访。
11月12日,网上一则视频显示,在重庆市区数千辆出租车司机集体罢工。一名出租车司机13日接受大纪元采访表示,最近营运状况太差,不但赚不到钱还倒贴,所以他们罢工要求公司降低板板钱(承包费)。
辽宁大连的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继续恶化,尤其庄河市出现社区传播,成为最严重疫区。当局下令该市全员居家隔离14天,甚至门上还被安装电子锁或贴封条等方式,确保隔离者“足不出户”,引发民怨。
继中共政治局前常委张高丽被人实名举报性侵之后,上海国家安全局局长黄宝坤性侵其下属女儿的消息,再次引爆舆论。根据最新消息,曝光黄宝坤丑闻的举报人疑遭到打击报复。
河南汝州市一名小学教师在注射两针科兴疫苗后离世,至今已三个多月,其亲属维权无门。中共当局威胁发微博曝光的死者家属删帖,引发关注。
11月5日,辽宁大连市金州区正明寺村一码头发生一起人命案,一名船员将船长的头砍下来。该事件大陆媒体与警方都未有任何消息。
与缅甸接酿的瑞丽市抵边村因疫情近7个月来封村,村民无任何收入,以致生活陷入困境,政府亦没有补助与支援,村民陷入崩溃的边缘。11月2日、3日,勐卯镇屯洪村、贺闷村都发生村民聚集村口,要求解封、要求补助与支援的抗议活动。
云南边境城市瑞丽以防疫之名停工停产已超过7个月,严厉封锁仍在持续。当地居民生活来源断绝,心态几近崩溃。日前,瑞丽居民向大纪元记者讲述封锁内情,呼吁外界关注。
11月1日,河南平顶山市上千名公交车司机罢工,该市公共交通有限公司已经拖欠司机8个月工资,拖欠后勤人员一年多的工资,而且他们的社保也只交到2017年。据了解,目前只给司机们解决了部分工资。
北京一家四口(祖孙三代)确诊感染中共病毒(新冠肺炎)。病例所居住的社区被定为中风险地区,全市18个学校停课。
中共“双减”政策出台后,中国培训机构纷纷倒闭,其中南京知名的培训机构“长颈鹿美语”,更以双减政策为借口,声称经营不善无法履行合同,而自10月以来已有4个校区关门,并且拒不退费,造成数千家庭的约4000万元预付金无法讨回。
和缅甸接壤的云南边境小城瑞丽已封城七个月,当地几十万人无法工作、没有收入,导致大量民众逃离。居住在当地的民众向大纪元记者痛诉,民众不紧生活艰难,当局的离瑞条件更是苛刻繁琐。同时,他们还披露了当局各种不作为的黑幕。
“(中共)为什么还要花费这样的财政经费搞这个事情,我认为是浪费资源,这是腐败的现象。所以成立这个维稳小组是没有必要的。”福州访民方智安10月27日对大纪元记者说。
“整个瘫痪状态,我们活不下去了”“我对政府很失望,太腐败了”“说实话,我真的特别希望大家反起来,政府充耳不闻,迟早会出事的。”多名被关在瑞丽市的民众向大纪元记者透露心中的不满和无奈,他们看不到希望,想逃离这个城市。
“现在不止是老百姓崩溃,没收入的崩溃,公职人员也崩溃了,每个人都很绝望。”“全瑞丽的人在喊‘救救我,救救我’。”这是和缅甸接壤的边陲名城、瑞丽市的现状,每个人都怨声载道。
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在中国各地蔓延,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已成为最新一轮疫情的中心。因为疫情封锁,上万名游客滞留在疫区,处境艰难。
大陆新一轮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已扩散至11个省份。近日,有贵阳民众向大纪元记者投诉,他们夫妇四次检查结果均是阴性,却被当局通报为“阳性病例”,并在网上公布他们的个资,导致他们遭到网民攻击及亲朋好友的歧视,气得女事主欲跳楼自杀以示清白。
成立于2016年9月的四川旭源养老服务集团,曾推出“预存养老服务”,获四川省各级政府支持站台,因此吸引了不少老年客户。短短三年后,集团突然爆雷,当地政府立即转变立场,查封、冻结涉案资产。大量老人痛失预存款、并被赶出养老院,无家可归。他们痛斥,政府也是诈骗同伙。
一位包工头李先生说,“我们十来个人,到现在为止做了2个月,欠我们一共30来万工资,只拿到手2万块钱,理由是项目部没钱。尽管该公司属于央企,有国家扶持,但它也不会管的。”
最近,中国大陆爆发新一轮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蔓延十多个省区,上海等多地实施封锁。日前,部分疫区居民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讲述当地封锁内情。
10月21日8时20分,辽宁沈阳市太原南街南七马路附近一饭店发生燃气爆炸,引爆的冲击波导致附近楼体严重受损,现场一辆公交车被炸得只剩下框架。有目击者表示,车上至少有十余人受伤,不少乘客头部流血。视频显示,画面宛如战争灾难现场。
共有约 258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截至美东时间周四(12月2日)清晨3:45,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病例总数超过2.63亿(263,532,223)例,死亡人数超过522万(5,224,797)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