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华报导
10月24日,新疆喀什地区发现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肺炎)感染者,导致喀什机场一度时期处于关闭状态。
“团队信息靠造假、模式靠模仿、团队照片靠搜图。”在爱尚爆雷之前的几天,已经有圈内人士公开揭露爱尚的诈骗性质。但是在骗子国度中摸爬滚打的人们却相信,即使是遇到庞氏骗局,自己作为金字塔第一层的人总是能挣到钱的,却没有想到骗子撒网6天就收网。
有一千二百余家直营校区的大型教育机构“优胜教育”在国内多地相继爆雷,仅一个校区拖欠家长的费用和拖欠员工的工资就高达近千万。上千名家长和老师周一到北京优胜教育总部请愿,同警方发生冲突,至少一人被带走。
江苏师范大学去年即传出肺结核校园聚集性疫情,然而校方并未做任何防护措施,并掩盖消息,致使疫情扩大。消息曝光后,校方再度封口,引爆众多学生不满。有学生斥责校方欺上瞒下,呼吁对其追责。
山东青岛成为新一轮疫情重点城市后,外省市纷纷禁游客前往,青岛流亭机场航班大面积取消。一些从青岛旅游回来的外地市民则面临被强制隔离的遭遇。
2019年兰州一家药厂发生布鲁氏菌泄漏,导致民众大面积感染。当局承认,兰州有5000人感染。当地妇女担忧对生育造成影响。
日前,山西财经大学坞城校区发生约百名男学生集体呕吐、腹泻现象,因出现症状一宿舍楼的整个六楼学全部被隔离在宿舍。校方对该事件未对学生做任何说明,只有10月8日晚上官方微博发布简短的诺如病毒感染情况通报。
大陆民众用自己的一生积蓄购买房子,却遭遇烂属楼,住新房遥遥无期,维权无果。上海、大连等地都出现了此现象,一部分业主被逼无奈住进了未完工的楼房。
连日来,因为长期封校造成的大陆众多高校学生的不满和压抑,随着中秋和十一假期的到来而引爆,抗议浪潮风起云涌。吉林师范大学学生因只放2天假期、长期封校等欲表达不满,学校领导却以“入党”为诱惑煽动学生举报酝酿抗议的学生,引发争议。
9月23日,辽宁阜新市最大的私立学校——博创学校倒闭,董事长敖飞卷款跑路。学生撕书扔向操场表达无奈。据悉,该校拖欠学生实习工资与老师工资。
9月25日下午,华为在广东东莞阿里山路松山湖实验基地的一栋大楼突发大火。
大陆高校因“疫情”而一刀切的封校方式越来越引发学生不满和抗议。继早前西安外国语大学在宿舍呐喊抗议封校后,广州理工学院大学生也效仿在宿舍集体呐喊控诉不满。
西安外国语大学学生因不满校方在疫情期间封校,物价上涨等原因,在宿舍内集体呐喊近30分钟。引发外界关注后,校方紧急开研讨会处理事件。
9月16日,福建福州维权人士庄磊发出消息,家中的水管被掐断,处于停水状态,让他全家以及重病在床的母亲更加举步维艰,他希望媒体关注当地政府对他的骚扰、打压。
大陆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仍然在此起彼伏。9月15日,山东菏泽市曹县王集镇季集村发现一例复阳病例,封村封路,人心惶惶。目前该疫情还没有媒体报导。
大陆再爆光一平台爆雷——点融网(互联网借贷信息服务中介公司),全国受害者达15万人,涉及金额达80亿元。难友们目前是维权无望。
中共军工企业,中国航发沈阳黎明航空发动机制造公司员工张志(化名)本科毕业后就到这家企业就职。近日他向大纪元记者爆料,企业内部腐败非常严重,已经十几年不再给工人们涨工资,他希望全世界都了解体制内军工单位的腐败。
日前,重庆市中介公司“满城房产”跑路,导致租客与房东维权,但无任何结果,互相推诿。据了解,受害者达到近3万人。
内蒙古中小学生新学期于9月1日正式开学,尽管当局施压利诱,同时强令干部子女到校,但连日来绝大多数家长拒绝送子女上学,各地蒙古学校教室空荡荡。当局除了继续发布各种强制命令,同时安排汉族学生身穿蒙古袍上学,制造蒙古族学生上课的假新闻。
随着内蒙古从民间到体制内抵抗强化汉语教学,以及罢课的声浪不断发酵,中共不断升级了镇压和恐吓手段,逐一约谈学校老师,体制内员工,大范围通缉参与集会的积极人士。有消息称,中共将此次民众抗议内部定性为“受境外势力煽动”。
中共强推汉语教育引发的罢课等“公民不服从”运动持续发酵,陆续有更多学校的学生逃离校园拒绝上课。中共当局急令各地做“思想工作”,并强令在民族学校就读的干部职工子女9月1日必须到校报到。
内蒙古当局宣布当地蒙语授课学校改采汉语教学后,当地爆发大规模的“公民不服从”运动,数万学生和家长发起罢课及抗议集会。抗议者批评当局此举形同“文化大屠杀”。
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的“悬崖村”,因村民出入需要攀爬藤梯(现已变成钢管梯)而出名。中共当局实施“精准扶贫”,今年让村民下山搬到县城“扶贫房”,但无配套措施,原本可自给自足的村民,在县城无工作收入,生活困难,为了缴搬迁费,许多人还因此负债。 据大陆媒体报导,5月12日至14日,阿土列尔村84户贫困户陆续搬迁到昭觉县城集中安置点(其中之一)的新家。 ...
新疆乌鲁木齐封小区太久,令当地居民憋得慌,有人在楼上开窗户高喊,发泄郁闷的心情。另据当地多名居民反馈,当局让当地居民每天吃三次一种不知名的药,不吃的会被上报。
北京通州区宋庄镇20年前的“招商引资”项目,让数十家民营企业走上血本无归之路。
近期四川暴雨不断。8月21日凌晨,四川雅安市汉源县发生山体滑坡,导致7人死亡、2人失踪。当地村民表示,官方通知撤离时间太晚,大约10户人家被埋,并且政府一直没有给村民安排救援的地方,只能自己找旅馆。
大连市甘井子大连湾街道由高风险调整为低风险区。福佳新城业主被允许下楼,8月17日,部分业主聚集在小区楼下,向物业与社区表达隔离期间的不满,抗议物业不作为,有警察到现场。
8月4日,乘坐泰国飞昆明祥鹏航班的部分乘客被安排在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禄丰县永鑫温泉大酒店隔离,所有人被没收身份证与护照,遭遇不公平待遇,他们维权又遭警察恐吓威胁。
距离大连市7月24日上午宣布进入“战时状态”,迄今已经将近20天,疫情核心区域大连湾街道居民至今不知何时解封,一刀切的封闭式管理也变得更严,令居民买菜、生活成问题,许多人面临着失业危机,随时还有无人机在小区上空盘旋监控,让当地居民十分崩溃。
居住在韩国,正面临遣返风险的姜朋勇,没想到自己与中共治下的红十字会(简称“红会”)是如此的“有缘”。 9年前曾曝光郭美美、死磕红会的姜,并未料到会有同红会做生意的一天;更没想到,即使是远走至韩国,也会因此面临牢狱之灾和生命威胁。 他告诉大纪元,“我妻子已经怀孕了两个多月了,我不想让我孩子生活在恐惧中”,“救救我,救救我未出世的孩子吧。” 而...
共有约 232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