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评论排行
中国社会的财富不均,中国普通百姓如何看待财富不均,民众们不患寡、患不均的心态如何演变发展,乃至最终这种财富的两极分化是否会导致中共政权的垮台,成为海内外学者和研究人员共同关注的话题。而最近西方学者和智库人士对中国这个话题研究的新发现,对中共政权来说,可能是个不祥且危险的讯号。
7月13日美国前总统川普(特朗普)遭未遂刺杀后,美国各界齐声谴责此次暗杀或类似政治暴力;各国政要也迅速做出了同样的反应。中南海对此不得不发声称“关注”;但仅表示“慰问”却不谴责暴力。中共内部充满你死我活的政治暴力,大概对此习以为常,其另类的反应在国际上再度凸显。这或许也反映了中南海对事件结果的失望。
老百姓却被房子、医疗、教育三座大山压得无法呼吸,近年来经济衰退,收入减少,导致底层互害,人人自危,再加上灾难频至,而中共官员们却用“摆烂”来糊弄民众,用摆拍造假来糊弄上级,难怪百姓会感叹:这样的社会,这样的世道能长久吗!邪恶中共被百姓抛弃的那一天还会远吗?
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许这些疑问都会得到解答,但中共国任何一个灾难事件中,官员不作为而让民众成为“代价”、第一时间的“维稳”和“封嘴”、魔幻的“丧事变喜事”都成了一套标准模式了,而最终吃苦、受难的却是普通百姓。可喜的是,经过中共的各种铁拳之后,相当一部分人已经开始清醒了,当清醒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中共的末日也就不会太远了。
据白俄罗斯政府称,中共军队一直在东欧国家白俄罗斯进行训练。据说,中共军队在那里进行联合反恐训练,训练从7月8日开始,将于7月19日结束。但是,他们进行训练的城市布列斯特与北约成员国波兰接壤。
在过去几年,中共高层多次提到亡党危机,其当下所面临的内外环境都更为糟糕。一方面,国内的维权抗暴此起彼伏,包括中共权贵在内的民众大逃亡,更是向国际社会昭示着对中共政权的不信任;另一方面,已经意识到中共是对世界最大威胁的西方政府也正在开始为“后中共”时代做准备。至于再唱改革论调的三中全会,也无法取得海内外投资者的信任,中共...
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25年了,迫害仍在持续。 参与迫害的人,除了那些坏到不可救药的人之外,还有一些良知尚存的人,可能会说,这是上面压下来的,我就是吃的这碗饭,我也没有办法,上面要干,我只能这么干了。 对于那些坏到不可救药的人,我无话可说;对于那些良知尚存的人,我得把这个利害关系再说一说。 人生在世,都希...
中共现制度越来越走向治理无能而控制有力的怪圈。治理能力越是衰退,控制能力越需加强——不然何以压制人们的不满而捍卫自己的权力?对权力的渴望越是热烈、贪婪,对民众的遭遇也越会冷漠以对——民众的悲惨遭遇本因权力怪兽的肆虐所酿,这怪兽怎会回头关怀民众的处境呢?湖南水灾的洪涛拍打着中南海的红墙,但这拍打声绝不可能让习近平警醒并改...
近日,因中储粮、汇福两家中国大牌食用油厂家的“毒油”事件,被媒体曝光引发的舆论风暴,持续呼啸全网。求证真相、问罪渎职、法办恶行、完善法规、加强监管的强大声浪彼未伏此已起。这场风暴何时平息,目前还一眼看不到头儿。
今年6月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onsumer Price Index,简称CPI)同比增长率仍为3%,现在看来基本符合预期。五年前,这个数字被认为高得难以忍受。月环比下降0.1%,是一年来最大的降幅,其主要原因是汽油和二手车,据报导,两者同比下降了10%,尽管四年来仍增长了30%。
在中国共产党独裁统治下,军队被赋予了国家的钢铁长城这一象征。然而,通过近期的救灾表现,中共军队的真实战斗力和应急能力令人极度失望,甚至远不及民间企业。这次救灾行动,不仅暴露了军队的无能,更讽刺了中共统治下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
7月11日晚,夜幕低垂,城市的喧嚣散去,天地归于宁静,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的国会山前,中西族裔的法轮功学员比邻而坐。他们手捧点点烛光,默默地悼念二十五年来为坚持正信而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一曲曲悲壮的歌曲在夜空中回荡.……
周一(7月15日),美国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RNC)将在密尔沃基(Milwaukee)举行。大批执法人员正在大会会场周围约半平方英里的区域进行严密监控。
只可惜,话音未落,福建南安就曝出了一个脑死亡儿童被捐器官的事件。这只能表明,大陆的公立医院有中共撑腰,已不知良知、医德为何物。无良的医院、医生之所以会拿老百姓当“人矿”,是中共灌输无神论、不信善恶有报道的恶果。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变成了图财害命的魔鬼。现在孩子们的器官被中共移植产业链锁定追踪,中国家庭整天胆战心惊,生活...
中国大陆已毫无法治和公正可言,司法败坏到什么地步?法官竟然在法庭上冲着“不听话”的律师嚷嚷“不要跟我讲法律”,气得律师反唇相讥:“你是法官,我是律师,咱俩不讲法律难道讲笑话吗?”
多年前,我曾与我的自由主义朋友讨论过大学教育的价值问题。他们认为大学教育就是浪费时间和毫无意义的金钱支出。他们进一步指出,对于主修文科的人来说尤其如此,而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科生。
提起陈铭枢这个人,现在的年轻人几乎很少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