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评论排行
江泽民从任上海市长、市委书记到任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提拔重用了一批“上海帮”要员,黄菊是其重要亲信之一。 1985年,江泽民调任上海市长时,黄菊任上海市委常委兼市委秘书长。1986年10月,在黄菊分管宣传遇到麻烦时,江将他调任上海常务副市长,从此,黄菊成为江手下得力干将,一路官运亨通。 1989年,江泽民在“六四...
进入五月以来,随着俄罗斯败象彰显以及美欧不断释放强硬信号,北京高层权力斗争在疫情封控下,又在你来我往中杀气腾腾,而主角是习近平和李克强与背后力挺他的中共离退休老领导。 从此前的一些中共公开的报道中可以看出,李克强在“动态清零”、经济发展等问题上都与习存在分歧,只是这种分歧在官媒的掩饰下,并不能为大多数人所觉察。更...
进入2022年,俄乌战争、上海封城,对本已衰弱的中国经济而言,可谓雪上加霜,同时也明显提升了中共当局最担心的金融风险。
5月18日,中共外事办主任杨洁篪与白宫安全顾问沙利文通话;中共外长王毅与日本外相林芳正视频对话,再度制造了浓烈的火药味。
日前,中共高层权斗关于习降李升的传言甚嚣尘上。一时间海外自媒体爆料,西方部分主流媒体跟进,国内民间传闻,加上大陆新华社、人民日报、央视等几大党媒关于习李头版出现率的高低起伏变化,使得中南海权斗更显扑朔迷离、真假难辨。
从COVID-19大流行开始,世界卫生组织(WHO)和中国共产党(CCP)就携手合作。这种合作在2020年2月中旬的波将金村(the Potemkin Village)招待会中达到高潮。世卫组织赞助的旅行报告称赞中国的表现非常出色。报告是由美国公共卫生官员撰写和签署的,他们建议采取武汉模式的封锁措施。这是一项灾难性的政...
截止2022年5月15日,李文亮离世已经798天了。这位在武汉新冠疫情期间因为说出真话成为悲剧英雄的普通眼科医生并没有被民众遗忘。在他留下的微博的评论区,每天仍有人来此写日记,和他一起分享、倾诉自己的生活与命运。
如今,在1966年举行相关听证会后五十多年,美国国会再次举行听证会,且国会两党都认为,应该严肃对待UFO,而不是简单地将其作为科幻小说来看待。这样的转向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美国开始正视外星生命存在的事实,而且可能在适当的时候公布这一事实。
俄乌战争以来,华语世界普遍的认为,中共是支持俄罗斯、反对乌克兰的。也因此,任何中国大陆人士或者海外华人,如果不积极表示支持乌克兰、不明确反对俄罗斯,那就是跟中共站在一起,就是支持俄国侵略的,也就是邪恶的,或者道德上有缺陷的。许多激动和激进的人们,也往往简单地用是否谴责俄罗斯,是否对乌克兰热情拥抱,来简单地画线、贴标签、...
一张大纸板标语牌上写着“[诅咒]上帝”,举着它的人是我现在居住的城市田纳西州纳什维尔(Nashville)的一名支持堕胎的抗议者。5月14日,一场大规模抗议在该市的立法广场上表达了对“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 court case)可能被推翻的不满。抗议者大多是年轻女性,也有一些男性和老年女性。
目前,上海市被中共借疫情强行封锁了近二个月,瘟疫没有直接导致上海人失掉多少生命,但当局极端防控措施造成了许多人祸悲剧发生:跳楼、自杀、饿死、困死、病患耽误医治而死等,当局极端防控行为,违宪违法,严重侵犯了上海人的生命权和话语权等,让上海人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被政府置于生死之间,纷纷抗争维权,其中一个音乐节中的砸锅声,规模较...
我曾经是一名中共党员,一名中纪委监察部官员。从1995年5月3日起,出于袪病健身的目的,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到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之前,我没有意识到中共会与法轮功水火不相容。 至2022年的今天,我修炼法轮功已有26年,亲历了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全过程,透过自己的亲身经历,我认识到,中共不仅与法轮...
中共从它成立那天起就给人类带来重重灾难。大瘟疫发生后,中共在防疫这件事情上,更是荒唐至极,邪恶至极,导致国内很多人因为其邪恶荒唐的防疫政策而枉死。生在苦难中的民众也纷纷觉醒,争相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三退),从而促进这个邪恶组织的加速解体。下面简单列举一些:
最近与一位住在香港的朋友通电话。她说,在中共的高压下,香港百业凋零,很多人都找不到工作,也不知道自己孩子大学毕业以后能不能找到工作。我说,那你们不如赶快移民来加拿大,因为现在加拿大是老板找不到人干活,是你挑老板,不是老板挑你。有这么好?她简直不敢相信我说的话。
城。 一例,封城。 无病例,也封城。 无缘无故,照样封城。 朱门多酒肉,官府乐封城。 百姓忍饥挨饿,死亡线上封城。 为保乌纱跟党走,乐此不疲大封城。
中国民主党人长年驻扎各国的中国(中共)领事馆门口和自由世界主要街道,用海报、呐喊和实际行动告诉文明世界:中共多么丧心病狂,多么邪恶,制造无数起人权惨案。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中国近期多座城市松绑住房政策,房价也有所回落,但买气似乎未见起色,中共央行20日再下调5年期以上LPR,意在释放支撑房市信号,专家认为效果恐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