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渗透澳洲媒体和华人社团 更多内幕曝光

悉尼科技大学内举办的一场“中共统战与海外华人社区专题研讨会”。(安平雅/大纪元)

人气: 21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澳洲ABC电视台深度揭露中共在澳洲的全方位统战和渗透之际,悉尼科技大学内近日举办了一场“中共统战与海外华人社区专题研讨会”。与会的各界人士披露了亲身经历的中共操控媒体和社团的实例,让人怵目惊心。

这场研讨会着重于中共统战对华人社区和华人媒体的影响、中共统战如何影响海外华人的政治认同与价值观、反共与反华的根本区别,及对海外华人如何应对等方面进行了深度探讨。

现场演讲嘉宾包括悉尼科技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教授、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和华文资深媒体人林松等人,此外还有两位在美国连线的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和王军涛博士。

华文媒体老板要员工向中领馆官员认错道歉

与会演讲者之一林松博士是当地的华文资深媒体人,他表示自己仅仅是发表意见比较多,并不算什么反共人士,但也受到一些各式各样的压力。

澳洲资深媒体人林松博士在研讨会上发言。(骆亚/大纪元)

他回忆,“十多年前,我在传媒工作的时候,老板对我说:‘你好像对中国的意见比较多,不是那么好。我们约个时间跟同事一起去见见某方面的官员吧!见面的时候,你跟他们说,你以后不写这样的东西了,你以后会写一点正面的东西了。还要向这方面的官员道歉。’”

“我觉得很奇怪,我们这里是澳洲,这个老板建立一个传媒在澳洲都有好多年了,居然跟我说这样的话。如果按现在的《外国势力干预法》来讲,这个老板是有点嫌疑了,要我向一个外国的官员认错。我是澳洲国籍,从来没有拿过亚洲其它国家的护照。”

他还介绍,除了传媒外自己还从事教育工作。“十几年前,某方面官员跟我从事教育的上司说,很“关心”我,并问他‘你为何要请林某某在你的机构内工作?’如果按澳洲新的反渗透法,这也是很有问题的。”

后来林松写文章谈到这几方面的遭遇,并表示在西方如有不同意见,应该当面谈而不是找他的老板、上层领导谈。几年后中领馆官员再见时很客气,希望跟他喝茶交朋友,甚至邀请他去中国看看。

主持人当即表示,“这是活生生例子,林博士即是中共拉拢对象同时也是它打击的对象。”

亲共团体吞并不受控制的华人社团

与会的JP陈是澳大利亚的华裔专业人士,分享了他亲身经历的三个例子,说明澳洲的社团被中共统战、被控制。

他介绍,一个是去年SBS中文广播介绍新南威尔士大学与中国国内搞一个辩论比赛,类似的比赛此前搞过好几届了。“这个辩论比赛的题目,比赛的队长在当时的SBS电台接受采访的时候无意中透露,这些题目是经过(中共)大使馆批准的。”

“第二个例子,几年前我家里盖房子,河南同乡会副会长是搞装修的,他告诉我下个月很忙,要到(中国)国内去开海外侨领的会议,代表同乡会、代表侨领。对方是非常自豪说的。”

曾经是澳洲专业人士俱乐部的主席JP Cheng,在研讨会上揭露亲共团体当时想吞并他所在的社团。(骆亚/大纪元)

第三例子是JP陈个人的经历。大约2007年、2008年的时候,他是澳洲中国专业人士俱乐部(CPCA)当时的主席。而此前的两三年中共大使馆出旅费把澳大利亚所有的科研、大学这些相关的华人社团召集起来开会,成立全澳华人学者联合会(FOCSA)。

后来这个机构邀请他去参加他们的会议并问:“能不能将你们组织也合并到我们这里来。”

陈先生说,“因为我前任跟我说过我们这个CPCA是最后一块净土,一定要坚持住。所以当时我坚决反对合并。”

那个机构的人不断做他工作,甚至逼他搞民主投票,不能由主席一个人说了算。他说:“还好,最后投票时多数人反对合并。”

“09年后,CPCA就被非常亲共的一群人给占了。在开年会时,那个亲共的人拉来一帮他们的老乡,现场入会加入投票。选上来多是他们的人,以后渐渐被他们全掌控。”

与会的嘉宾也表示,很多社团也是这样被亲共人士一步步控制,他们钻了澳大利亚民主法制的空子。

128个亲共团体支持黄向墨 水分大

今年2月澳洲亲共侨领、亿万富商黄向墨的公民申请被拒绝,永久居留权被取消,这是澳洲自从反外国干预立法以后,受到惩罚的第一人。

随后当地三家中文媒体刊登整版声明广告,有128个团体声称黄向墨今天遭遇,也可能是明天他们的遭遇云云,对黄表示同情支持。

原历史学者李元华当众表示,因为要参加研讨会,上午看了报纸上的这128个团体,发现里面水分很大。有一个团体名字重复了二次;和统会澳洲一个,还有五个州各一个,光和统会本身就有六个。另外再去掉和统会几十个理事会员就不到百个社团。还有黄向墨担任会长的社团,包括广东侨团联合总会,黄任董事会主席,他还是澳大利亚深圳总会的会长。

他分析,“这份广告上第一个团体是和统会,第二个是澳洲中华经贸促进会。但这个会的庆祝晚会和第三届主席就职典礼,需要大陆国务院侨办批复,侨办的网站上就有这个内容。显然这个组织的属性有问题,一个澳洲的机构为何要中共批复。”

澳洲西藏华人联络官格桑坚参发言,揭露“澳大利亚藏族同胞联谊会”是中共统战部扶持的。(骆亚/大纪元)

西藏流亡政府澳洲代表处华人事务联络官格桑坚参也指其中一个签名的所谓“澳大利亚藏族同胞联谊会”,是在中共统战部的扶持之下成立的。

他强调,这个组织打着西藏的旗号,但是活动的参加者是中共大使馆官员、和统会的人、上海同乡会等等,中共也渗透到西藏少数民族中了。2014年西藏流亡政府还专门发布声明不承认这个组织。2015年这个组织还成为和统会底下的一个组织。

现场还有听众披露,他的朋友是属于其中一家签名的社团,但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团体签名支持黄向墨,都被代表了。

陈用林表示,有一些夫妻两人就是一个社团。

现场还有一位澳洲成功华裔商人蒋先生披露,除黄向墨被澳洲政府取消永久居民(PR)之外,大洋洲还有两位侨领因跟中共走的近,一位是拿了永居19年,另一位拿了永居9年,他们到期续签时都出现问题,其中一位还被内政部约谈。

中共用名利利诱华人当工具

中共前外交官陈用林认为,这些亲共的侨领多因名利替中共办事,他举例,“当时2000年的时候,澳洲和统会3千元起步成立的,当时和统会的主席还比较低调的,当时他是中国茅台酒的独家代理,他这么积极是想保持住独家代理的称号。”

4月14日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在悉尼科技大学举办研讨会上发言。(骆亚/大纪元)

冯崇义教授表示,澳洲华文媒体的老板、社团的头目本身跟中国的贸易、生意的机会,都掌控在中共政府手上,这是中共国家资本主义框架造成利益结构。他举例,“办媒体利润很低需要广告,广告很多来自华人企业、或者社团打广告,这部分广告费多受中领馆和各种权力部门控制的,这样你要生存、发展,这个经济结构强迫你低头,要不你就不做。”

悉尼科技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教授在研讨会上发言。(骆亚/大纪元)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认为,任何国家来的人都会有名利方面的事情,“关键是自由民主的国家政府没有可以让他为追求名利而出卖什么东西,这些国家也不需要这些东西。只有中共当局可以让这些人能够活跃起来、能够有市场。假设没有中共了,这些人也没有地方可以去讨好,关键问题在中共。”

澳洲反中共渗透的立法力度大 华人可向三机构举报

现场法律人士朱峰介绍,“华人不用太担心或者恐惧中共在澳洲渗透,因为澳洲的情报部门非常清楚中共渗透的情况,他们都有那些亲共侨领的资料和受到干预社团的资料。”

“澳洲政府这次立法的力度相当大,《外国政府干预法》是《刑法》,是对澳大利亚1995年《刑法》的修订。”

法律人士高峰在研讨会现场发言,讲解澳洲两个立法对中共代理人的震慑力。(骆亚/大纪元)

他还表示,另外澳洲新立了《外国代理人注册法》,“你是外国代理人,你不注册要强迫你注册,你不注册就要承担这个《刑法》的责任。而且注册的程序非常复杂,其实就是迫使你放弃。比如中共大外宣电视台在澳洲就要注册,程序让你觉得很麻烦最好打道回府。对代理人在精神上有一种很大的压力。”

他强调,“如果怀疑某人是外国代理人就可以向澳洲三个部门举报,包括澳洲警方、律政部及情报部门。具体调查手段由澳洲警察负责,因为这个法律已经上升到《刑法》,警方必须受理。”#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4-16 5: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