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律师谢燕益与妻子原珊珊

一个被监控15年的中国家庭 (4)

作者:郑仁禾

“709”律师谢燕益一家五口近照。(原珊珊提供)

“709”律师谢燕益一家五口近照。(作者提供)

人气: 25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他依法去起诉一个违法之人,从此被这个国家监控。

妻子给他看了网上的一张照片,没想到所引发的事件,成为“709”大抓捕的导火索。他因此被监禁酷刑,而他的妻子和家庭,长期处于严密监控之下。

走过“709”,监控打压依旧,但走出伤痛的他们,也走出了恐惧。这对夫妻的经历说明,任何以国家之力的残酷镇压,无论多么貌似强大,都无法征服人性中的良善与勇气,正义必将昭然。

续前文» 三、“他这样的人,就应该多有一些孩子”

四、“能活着出去吗?”

“能活着出去吗?”

谢燕益回忆,那是2015年10月1日,早晨9点钟左右,他申请要求走一走,两个武警就拉开几步之远,允许他在他们之间活动。

正走的时候,突然他就听到,楼上有物体重重摔地上的声音,然后是哀嚎,接着,又咣当一下,一个声音什么砸到头顶上了。谢燕益立刻停住,他看武警,他们也很震惊,面面相觑,他们都瞪大了眼睛。

他继续走,上边仍然还有声音,仔细听,似乎是在审讯,好像发生了冲突……

深夜,声音就更清楚了,很明确是呻吟声,他意识到,上面可能在发生酷刑。

后来他就假装没听见,没有任何表情了。他担心自己的反应被记录下来,那意味着自己会很危险。

呻吟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他联想,可能是王全璋或李和平?或者胡石根?这声音在楼上持续了十天,那是“709”专案天津监居一楼08房间的楼上。

能活着出去吗?他当时特别恐惧,估计自己可能不会幸免吧。他暗暗下了决心,如果真能出去,一定要把这件事曝光。

接到批捕通知书

珊珊和自己娘家人被数十次约谈。国保要求她们:不许上网发声,不能聘请律师,不能接受媒体采访,不要去找公检法。他们威胁:要配合公安,在家好好生活,不然对谢燕益不好,会重判谢燕益。

那时珊珊认为,谢燕益真是会很快回家的。

2016年的1月13日,珊珊还是接到了谢燕益的批捕通知书。

2016年1月天津警方批捕谢燕益的通知书。(作者提供)
2016年1月天津警方批捕谢燕益的通知书。(作者提供)

她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没有能力去想任何事情了,就是发呆、流眼泪。

没有能力做饭,放学回来的儿子,拿盆白水煮面条,拌酱油给她吃了。

好长时间,她都不想吃,饿得实在不行,就抓桌上的凉面条或者苹果,一边哭,一边狼吞虎咽往嘴里塞,塞得身体特别不舒服,然后继续躺着,什么也不想,就是躺着。

国保电话要约谈,珊珊说,孩子中午吃饭,你们不要来。然后她就去厨房拿了一把刀,搬个小凳坐在了门口。吃饭的儿子看着她:“妈,你别这样啊!”

预产期那一天

肚子越来越大了。珊珊就把一条运动裤的皮筋,接了又接,接了又接,接的越来越大,一直到孩子出生,出门她穿的都是这条裤子。脏了也是晚上洗,第二天再穿。

预产期是2016年3月1日。凌晨4点多,她就起来,套上一件谢燕益的大羽绒服,出门去坐公交980。外面很冷。

坐上车,没有座位,差不多两个小时,她一路站到了北京。没有累,没有痛苦,没有任何感觉,懵懵的,她整个人都是傻傻的,麻麻的,“那个时候不会笑,微笑也不会”。没有笑的能力了,腿肿了还是往前迈步。

到北京南站,坐高铁到天津,然后再坐地铁,到看守所,这条路她走了多少次,自己都记不清了。以前是想去为丈夫存些钱,如果能存上钱,就感觉他至少还活着,她离他就近一些。但每次,她都存不上钱。

2016年元宵节,原珊珊去天津市看守所给谢燕益存钱,没有存上。当时她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了。(作者提供)
2016年元宵节,原珊珊去天津市看守所给谢燕益存钱,没有存上。当时她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了。(作者提供)

她想到丈夫代理的那些受迫害的人,他也可能会被酷刑,他能挺过来吗?只要他能回来,剩一口气也行啊!只要他活着……

这次,她希望拿到丈夫的签字,医院生产过程中要家属签字。

不给办理。在看守所的凳子上,她等了两天。“难熬的两天啊”,随时都会生产,肚子压迫整个神经,腿肿得一条腿变成两条腿一样粗,没有知觉了。

也不敢多喝水,看守所外面没有厕所。她上火,咳嗽,一使劲咳嗽,就尿了裤子,她憋着,憋不住又咳,裤子又尿了,又湿又凉。

3月2日,谢燕益的哥哥和朋友开车接她,必须去医院生孩子!没有准生证,她要到谢燕益河北的老家高碑店去生。

怎么这么大味呀?车里的朋友问,“其实就是我尿裤子的尿臊味,那一路上全是这个特别重的尿臊味”,珊珊回忆,“那时我已经顾及不到这些了。”

2016年5月,抱着女儿去天津找丈夫的原珊珊。(原珊珊提供)
2016年5月,抱着女儿去天津找丈夫的原珊珊。(作者提供)

“你有命出去,老婆孩子不一定有命能见到你”

女儿刚出生的照片、儿子上课及演出的视频,警察都给谢燕益看:“你不要太自私,想一想你的孩子!你配合的态度,不但影响你这辈子,你孩子这辈子,也要看你的表现了……”

他们还威胁要把珊珊抓起来:“你有命出去,老婆孩子不一定有命见到你!”

“我当时真有些崩溃”,谢燕益回忆说,“我们大人对自己的选择应该负责,但由于我的选择造成的伤害,最后竟由孩子来承受!他们没的选择!”

他被强制接受政府指定的律师,他被改名,叫谢正东,关进了天津第二看守所。不许告诉别人自己的真实姓名,不许别人跟他说话,他也不能跟别人说话,他被四个犯人贴身监控。

那时珊珊已经可以给谢燕益存钱了。他还不知道,就存钱这个事,就能让妻子踏实下来,因为知道他在这儿,还活着。

谢燕益想把钱留给死刑犯,一分钱他都没花,只吃馒头。

天气异常寒冷,一位近七旬的人没有被褥,夜里和衣而睡。看守所的规矩是不许给他人衣物。铺板时,谢燕益抽出一件褥子,扔给了这位老人,对他说:“这是号长让我给的,你谢谢号长!”号长看到,也无话可说。

“那天夜里,我从头到脚都感觉一股暖流,特别暖和,看来是我的正念的作用,境由心转。”他验证了一点:心持正念、坚持善行,自己是不会冷的。

“709”律师谢燕益一家五口近照。(作者提供)
“709”律师谢燕益一家五口近照。(作者提供)

“人生的一切磨难乃至生死,不过是修行觉悟的契机”

看守所每天都要求坐板,受自己代理法轮功案件的影响,每天上午、下午,谢燕益都坚持打坐。

他更相信神的存在了,“在绝望中、在虚耗生命中乃至直面生死当中,每一天你都会跟自己的灵魂更接近,与造物主也更接近了。生命从何处来,到何处去?”他相信造物主在对他进行熬炼。

他认为这场磨难来得恰逢其时,自己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被监禁之前,他就将这句话作为座右铭:人生的一切磨难乃至生死,不过是修行觉悟的契机。

他有时给女儿想名字,起什么名字好呢?不知何时才能见到女儿?假如有朝一日开庭,他想,“我会告诉妻子,要让孩子们知道,良心比什么都重要。”

他还不知道,生女儿之后不久,妻子因为压力太大,身体承受不了,面瘫了。(待续)@*#

2016年夏天,原珊珊抱着女儿去起诉官派律师,为丈夫维权。(原珊珊提供)
2016年夏天,原珊珊抱着女儿去起诉官派律师,为丈夫维权。(作者提供)

点阅《一个被监控15年的中国家庭》全文。

责任编辑:苏明真

评论
2019-07-11 3: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