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幕:中共在吉尔吉斯翻新热电厂 带来什么

图为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的阿拉套广场。(Vmenkov/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637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7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Bishkek)的一个由中共提供贷款、中企承包翻新的热电厂,自去年1月以来引发媒体关注。该项目由2017年8月末竣工投产,但运行不到5个月便出现重大故障,部分锅炉崩溃,造成停电和停止供暖。

这家在建造和维修发电站方面基本上毫无跟踪记录的中国公司,如何击败一家富有经验的俄罗斯公司,赢得翻新热电厂的合同,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媒体开始挖根寻底。《纽约时报》7月6日发表一篇调查性报导,披露了中企“特变电工股份有限公司”(TBEA)在2013年获得翻新合同的内幕。

特变电工如何赢得合同

当年,首都比什凯克的老化热电厂翻新迫在眉睫。《纽时》称,就在吉尔吉斯斯坦(以下简称吉国)官员们正在权衡竞争对手重建该厂的投标之际,该国能源部和外交部收到了中共驻比什凯克中共大使馆的信函。信中,中共强烈“推荐”一家叫“特变电工”的中国公司作为吉国这一项目的“唯一”承包商。

报导说,中共大使馆的这种做法已经不再只是“一个推荐”,他们正在用向吉国提供贷款的前景吊该国的胃口。中共明确表示,提供贷款的条件是该项目必须要选择中方青睐的承包商。基于这一前提条件,吉国可能别无选择,只能选择特变电工。

《纽时》称,但吉国在2013年选择特变电工,而非一家更富有经验的俄罗斯公司,作为该热电厂翻新项目承包商的决定,最终“导致了灾难”。

2017年8月30日,热电厂的翻新工程竣工投产。但不到5个月的光景,电厂就于隔年发生故障。当时是2018年1月下旬,当地居民正处于那个冬天最寒冷的时期。据媒体当时报导,外面气温甚至低达零下27摄氏度(零下17华氏度),在这种情况下,居民失去电力、没有供暖,悲惨的情境可想而知。不仅个体家庭,医院和学校等地都受到了影响。

专注于中亚、俄罗斯和西南亚国家的新闻和分析网站Eurasianet于2018年1月30日发文指出,该热电厂经过了耗资巨大(3.86亿美元)的改造项目,仍未解决问题。现在人们的关注点转移到“这个翻新合同最初是如何给了特变电工的”。

Eurasianet报导,早在2015年热电厂还在翻新过程中,吉国负责监督政府支出的国家机构审计部门发布了一份报告。审计员发现,这个翻新项目没有被进行技术可行性研究,来评估项目的需求和成本。

报导称,很多人认为,项目成本已经被中方不必要地夸大。更令人关注的是,比什凯克发电厂地区仍然处于惨淡状态。即使在热电厂地内部,工人们都在挣扎着保暖。他们在一个桶内放入燃烧物,用这种办法取暖。当时这个视频在网上广泛流传。

几乎不可避免地,人们愤怒指责,这个翻新项目充满了腐败。“那些混蛋们甚至没有花上3.86亿美元资金的一个零头来翻新(热电厂的)老旧部分。”Eurasianet引述工商会成员库巴特·拉希莫夫(Kubat Rakhimov)的话说。

吉尔吉斯当局事后检控数名当地官员,去年,吉尔吉斯国安委员会(SCNS)正式起诉前总理萨帕·伊莎科夫(Sapar Isakov)和其他前官员。他们被指涉及“特变电工”合同的贪腐。检察官说,操纵投标和项目夸大的定价将使吉国损失1.11亿美元。而中国资金是这个案子审判的中心议题之一。

《纽时》称,伊莎科夫否认与“特变电工”的合同有任何不妥之处,近期他在狱中发表的一份声明说,选择“特变电工”不是他或者其他吉国官员的决定,而是“中国人民共和国(中共)”做出的。

《纽时》指出,该声明提供了一个来自内部人士的罕见证据,即中共可以扭曲海外的商业竞争,为其利益服务,而不管地方民众的想法或竞争对手所提供的投标。

报导称,吉国议会设立的一个委员会发现,合同的授予和执行存在广泛的违规行为。在开放的、具有竞争性的招标之后,吉国开始并没有选择特变电工,但在对少数提交投标的公司进行闭门审查后,特变电工才有机会获得合同。

议会委员会的反对派议员伊斯哈克·马萨利耶夫(Iskhak Masaliev)说,特变电工的竞争对手“俄罗斯国际统一电力系统公司(Inter RAO UES)”从未有过机会。

“整个项目从一开始就很糟糕,但如果没有发生意外(指去年电热厂故障)的话,没有人会注意到。” 马萨利耶夫告诉《纽时》。

中亚是中共“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共政府下属的进出口银行为这个老化的热电厂提供贷款。

《纽时》称,比什凯克热电厂改造项目成了中共“一带一路”在吉国的早期测试。北京担心吉国官员行动不快,于是,中共大使馆在2013年11月督促他们尽快启动该项目,并坚持要求特变电工承包这个项目,还强调说:“这是中共的最终立场。”

该项目不久后开工。

特变电工毫无修建发电站记录却被选中 专家质疑

中共驻吉国前大使肖清华曾告诉吉国媒体说,特变电工被选择是因为这是一家在全球有着“良好声誉”的“权威”公司。2017年8月30日,肖清华参加了比什凯克热电厂改造项目竣工投产的剪彩仪式。

《纽时》称,肖清华拒绝就对此项目的调查发现做出评论。特变电工在中国的总部也没有回应多次置评要求。

该热电厂的前负责人努尔兰·奥姆尔卡(Nurlan Omurkul)告诉纽时,他对该项目雇用一家没有建造发电站记录的公司表示强烈怀疑,但他当时被吉国高级官员纠缠,要他支持一个显然已经做出的决定。

“他们(吉国官员)一直(让我),‘同意,同意,同意’。”奥姆尔卡说。

在去年热电厂出故障后,奥姆尔卡被解雇了。他被指控疏忽罪,并在今年被判入狱四年。在他被定罪前的一次采访中,他说,针对他和其他技术专家的案件一直是高级官员们隐瞒腐败的内幕。

钱都花到哪儿去了?

凭借奥姆尔卡的经验,中方对改建这个热电厂的要价远超过实际成本。

“我在热电厂工作了一辈子,知道中方的要价3.86亿美元过于昂贵。”奥姆尔卡说。吉国要在接下来的20年支付4.7亿美元(包括利息和费用)。

奥姆尔卡表示,在他开始收到有关开销的列单之后,他开始明白为什么特变电工的翻新价格会如此之高。这些列单中列出的费用包括1,600美元的灭火器,320美元的钳子费用,还有数千万美元的未指明咨询费。

“这太离谱了”,他对《纽时》说,“我们都感到非常震惊。”

在这次投标中失败的俄罗斯Inter RAO公司的出价是5.18亿美元,但条款差异很大。Inter RAO不要求吉国从他们借款,而是提出自己出资建造一座“全新的热电厂”,以换取部分所有权和未来收入的份额。

报导说,虽然有关该项目的会议记录显示,一些吉国专家虽然赞成俄罗斯的提案,但这些看法和中共大使馆坚决支持的特变电工相比,都显得苍白无力。

纽约时事评论员朱明博士说,中俄竞标的对比可发现,俄方是要重建新厂,而中方是翻新原来老化的厂子,投标价自然无法进行对比。另一方面,俄罗斯的Inter RAO既然自己拿钱建这个热电厂,那项目的质量更会得到保证,因为这个热电厂未来的产出也决定他们的投资回报。

朱明还指出,吉国选择一个在建造热电厂方面没啥经验的特变电工,最终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而吉国最终得到的是什么?不仅翻新后很快出现故障,还要向中共支付巨额债务。

《纽时》称,热电厂项目的失败以及吉国人对中共镇压维吾尔人的愤怒,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中共在该地区的野心,至少暂时看来如此。

中共官方宣传与吉国真实情况对比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2019年6月15日转发官媒新华社的文章,题为“特变电工‘点亮’夏夜里的吉尔吉斯斯坦”。文章赞扬特变电工,称这一项目“有效保障了居民用电用暖。”

但比什凯克热电站除了像Eurasianet所描述的惨淡情境外,当地居民自去年在故障发生后发动多次抗议。其中一次是今年1月17日,首都比什凯克(Bishkek)爆发抗议活动,数百名参与者要求当局调查去年出故障的、由中企负责的热电厂项目。抗议者还要求减少吉国对中共的债务。

图为1月17日吉国首都抗议现场。(VYACHESLAV OSELEDKO/AFP/Getty Images)

中共“一带一路”多次带来劣质工程

除了比什凯克热电站外,《纽约时报》去年年底披露,厄瓜多尔一个中共国企出资并承建的大坝在建成后,同样出现严重的质量问题。这个名为“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Coca Codo Sinclair)的大坝投入使用仅2年,出现数千道裂缝,使坝体面临瓦解,部分建筑可能必须重建。而厄瓜多尔却为此项目背上了沉重债务。

图为这个名为“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的大坝外部景观。(CRISTINA VEGA/AFP/Getty Images)

路透社此前爆料,中共在太平洋岛国也进行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这些项目不仅令这些国家的债务飙升,同时也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以库克群岛一些中共主导的项目为例,这些公共项目包括法院、警察局及体育场的建设,使用了从中国进口的劳动力和材料。

“很多建筑都是如此不合规,正开始散架。”库克群岛前司法部长马克·肖特(Mark Short)说,体育场建成后不到十年就锈蚀了,已经变得不再安全。此外,由中方建筑的法院地下室(待上)超过两个小时就缺氧。

库克群岛副总理马克·布朗(Mark Brown)承认,这些建筑物部分地方的材料选择和工艺质量存在一些问题。

“一带一路”项目所带来的债务负担引发西方国家的谴责。美国指责北京在进行“债务陷阱外交”,使合作国家通过向中共借款来支付中国承包商的工程,以便建造合作国无法负担的基础设施项目。当合作国无法还债时,中共就会趁机掠夺他们的战略资源。#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7-08 8: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