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赫:中共如何蚕食“战略性”民企

人气: 238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9月21日讯】9月10日,马云“(被)交班”。10天之内,中国互联网“双马”之另一“马”——马化腾,也不再担任腾讯征信法定代表人,并卸任执行董事。如果说“双马”相继走下前台是偶然事件,恐怕没几人相信。

就在今年6月16日和7月31日,中共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还分别会见了“双马”,称支持央企与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企业加强务实合作,将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郝鹏透露的信号就是,中共现在力推 “央企混改”,一个明显的趋势是要“央企+互联网”。

互联网不仅是一个行业,更是信息社会的基础设施,在中共眼里,这属于必须控制的“战略性领域”。而大陆互联网的巨头,BAT(百度、阿里、腾讯),再加上京东,都是民企。中共口头上称民企是“自己人”,其实根本不放心,尤其对这些属于“战略性领域”的互联网巨头,一天不抓在手里,就一天睡不好觉。但迫于时势,又不可能重演上个世纪50年的所谓“公司合营”、“社会主义改造”来鲸吞,所以只能蚕食了。

虽然马云是中共党员,马化腾等都积极向中共示好(例如去年6月初,马化腾与京东的刘强东身穿当年红军服,头戴八角帽参拜访延安照片在中国网络引发惊讶),但都无济于事。

中共 对“战略性领域”民企(并不限于互联网行业)的 蚕食是图谋已久、志在必得的。这次发生在“双马”身上的事,只是开端。

中共蚕食的手法,从目前披露的情况来看,大体有三种。

第一种操作手法,广建党支部。中共一直坚持“支部建在连队”,在社会基层、各个角落,在民企大搞“党建”。对中共来说,这既是一项基础性工作,也是一种威慑手段。民企里的党员,就是中共的耳目喉舌、“钉子”,相对于那些公开的税表、工商银行信息,中共可以通过党员掌握更多民企内情,如果中共现在再搞一次什么“三反”、“五反”,可以说几乎没有民企老板能逃的过去。

对互联网业,中共党建更是急不可待。这里仅以互联网企业重镇北京为例。2012年11月,北京市委宣传部和市委组织部、市网信办共同推动成立了首都互联网协会党委,这是全国第一家互联网行业协会党委。2017年8月25日,“首都互联网企业党建工作座谈会”透露,首都互联网协会党委下辖百度、新浪、陌陌、知乎、豆瓣、搜狐等34家互联网企业已成立党组织,在册党员共计近6000人,并与腾讯、凤凰网、京东等重点网站建立了党建工作联系。会上,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谈到,“早在1998年新浪成立之初,我们在第一时间建立了党支部,是北京最早成立党组织的互联网企业之一。2010年我们正式成立新浪党委,2015年我们申请将微博党支部升格为微博党委。”

2018年9月21日,中组部、中央网信办在广东深圳召开全国互联网企业党建工作座谈会,对加强互联网企业党建工作作出部署。

第二种操作手法,推广设立“特殊管理股制度”。所谓“特殊管理股”,就是通过特殊股权结构设计,中共代表者虽只持有极少股份(如1%),但其在某些特殊事项上享有独此一份的否决权。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就提出,要对按规定转制的重要国有传媒企业探索实行特殊管理股制度。2015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 提出在少数特定领域探索建立国家特殊管理股制度。

根据报道,2016年中共广电总局召集多家互联网视频公司负责人参加“吹风会”,告知视频类公司除了不准外资入股,还须接受国资百分之一或以上的股份且拥有公司董事名额及审查权等,以及现有外资股份的视频网站须转为国资。

2017年8月,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宣布与北京铁血科技股份公司签署了《战略框架协议》,占铁血科技总股本的1.5%。铁血科技旗下运营着“铁血社区”、“铁血论坛”,是国内上亿军事迷在互联网的聚集地。同年,另外一个较流行的新闻客户端运营方“一点资讯”的股权也发生了变化,新增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企业法人为一点资讯投资人,持有公司1.16%的股份。

据腾讯一名高管表示,“特殊管理股制度”曾使马化腾夜不能寐。

最新的案例是,因在中美贸易战的过程中翻译报道了许多外媒消息而于今年6月被中共停止互联网接入服务的 “华尔街见闻”网站被关闭。据《南华早报》7月10日报道,中共正在考虑将“特殊管理股制度”引入该网站。

第三种操作手法,迫使关键民企的老板谢幕。这就是发生在“双马”身上的事(马化腾还未完全走到台下)。

马云、马化腾之被“劝退”,除了他们手中的企业是互联网巨头外,还在于他们涉足金融、是“粉红财团”金主有关。2015年大陆“股灾”被视为“经济政变”后,当局意图构建新型“政商关系”,有步骤的对顶级富豪开始编网、收网。

此外,阿里系和腾讯系企业都是庞然大物,管理已经成熟了,马云、马化腾在不在位,对企业日常经营都没多大影响。

这种手法,估计与会前两种不同,可能只个别的、针对性的使用,因为上述条件,不是随便哪个大型民企能够具备的(因此,更多的民企老板如果被中共盯上,就不一定有“双马”这么好运了)。

综上所述,“战略性”民企虽可与中共合作捞钱、意气风发一时,但却难以逃脱摆上砧板的命运。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9-21 9: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