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美英自由联盟必胜

更新: 2004-04-13 02:06:04 AM   標籤:tags: 刘晓波

【大纪元4月13日讯】我知道,看了这个标题后,有太多的国人会撇嘴,会发出轻蔑的讥笑。

因为,近日来,伊拉克局势的不稳定和局部暴力冲突的不断升级,多个城市爆发激战,反美武装甚至还暂时控制了几座城市,死伤的军事人员和平民也随之迅速增加;对美英联军的武装袭击,不仅来自萨达姆残余和外国恐怖分子,也来自获得解放的什叶派中的激进派和其他穆斯林组织,反美领袖萨德尔还公开号召伊拉克人进行全民起义;针对平民的恐怖攻击,不仅是打死了事,还要焚尸、鞭尸、把尸体挂在幼发拉底河大铁桥上示众;对非武装人员的下流绑架,不再仅限于美英等西方人,而且扩展到韩国人、日本人……坏消息接连不断,似乎伊拉克的未来形势不容乐观,“第二个越南”再次成为媒体的醒目议题。

国内网路上,从四名美国平民被焚尸示众开始,已经再次充满了幸灾乐祸、宣泄仇恨的帖子:对恐怖分子和激进反美领袖萨德尔的赞美,对布什总统及美国和小泉首相及日本的咒骂,对支援倒萨的国内自由知识份子的人身攻击。

然而,无论恐怖分子如何猖獗,也无论伊拉克局势多么动荡,更无论爱国愤青们对如我这样的挺美派多么厌恶,我对倒萨之战的支援决不会动摇。像从一开始就相信美英的倒萨之战必胜一样,我仍然对自由联盟的最后胜利和伊拉克的民主未来充满信心,即便美英联军遭遇到比现在还要棘手的挫折,这种信心也不会改变。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任何正义事业的成功皆要经历曲折,甚至要付出惨烈的代价。特别是在自由联盟与独裁政权、恐怖主义、原教旨主义等邪恶势力进行较量之时,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9•11恐怖大灾难是美国推广自由所付出的代价,9•11后的反恐之战,只不过是自由力量与恐怖主义的公开较量的开始,联军和平民的人员伤亡,不过是反恐斗争、推翻萨达姆暴政和建立民主伊拉克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同时,自由的强大与其脆弱正好相当,特别是对于防范恐怖主义来说,即便在自由力量具有实力上的绝对优势之时,也要受到自由制度本身的道义规则的约束,使自由力量决不会依仗实力上的绝对优势而为所欲为。冷战后,由美国领导的几大局部战争,就是现代文明的道义规则如何约束战争行为的最好实例:在战时尽量减少平民伤亡,在战后尽量做到文明重建,最终让当地人民享有和平、自由和民主。也正是这种来自现代主流文明的自我约束,常常成为自由力量反暴政、反恐怖等邪恶势力的软肋。

所以,在武装冲突的战场上,当美英联军与萨达姆残余、恐怖分子、原教旨暴徒进行较力时,自由联盟在伊拉克重建中所坚守的自由、宽容和文明的道义底线,也就成为最容易被邪恶势力所利用所打击的弱点。

因为,从不顾忌任何道义底线的恐怖分子、激进民族主义者和原教旨主义者,也必然为自身的狭隘利益而滥用自由,必然致力于私人武装的建立,制造暴力事件和恐怖袭击,甚至犯下羞辱平民尸体的暴行。何况,美英联盟在战后所面对的,又是长期被暴政统治、被严重的族群宗教等矛盾所困扰的伊拉克人,不可能在短期内清除掉暴政遗毒和内在龌龊,其极端分子利用民族主义煽动反美情绪和对美英联军进行暴力攻击,也就不足为奇。

然而,任何对生命、自由和文明的攻击,无论造成怎样的灾难,也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不会对人性和文明,特别是对自由丧失信心。恰恰相反,从9•11后美国及其盟国的言行中,我看到了人性的光辉和自由的力量,更加坚定了自由必胜的信念。正是对自由的信念使我相信:美英联军决不会屈从于流氓的恫吓和要挟,自由世界也决不会败于独裁残余及恐怖主义,一个自由、民主、和平的伊拉克必将诞生。

因为,从历史的经验和长远的未来的角度讲,最能代表人性之善的“自由”是伟大的坚韧的,任何邪恶力量对人性善良和自由文明的劫持与偷袭,至多能够得逞于一时,而无法取胜于长远。不但纳粹主义、军国主义、共产主义等一度劫持过整个国家的不可一世的邪恶帝国,已经败给了“自由”的实力,而且极端民族主义、原教旨主义和恐怖主义企图劫持自由文明的企图,也终将被“自由”的实力所打败。

为此,向死于战火的伊拉克平民致哀!为被绑架的平民、特别是那位十八岁的高中生祈祷!

为此,向为建立自由伊拉克而殉难的联军将士致敬!向在二战以来为自由事业付出巨大代价的美国致意!

2004年4月11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主席

--转载自《观察》网站(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相关专题: 刘晓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