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村民相继莫名死亡 温州一村庄被当地称为鬼村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11日讯】温州罗垟古村,一个典型的南方美丽村庄,在长三角一带有世外桃源的美誉。据南都周刊报道,该村近几年有42人离奇死亡,村民们死的死,逃的逃,“鬼村”的称呼不胫而走。村民有怀疑是因为挖断当地龙脉招致灾祸的,有怀疑当地饮食有问题的。在村庄近乎凋敝的时候,还有莫名其妙的大火在夜里降临,焚烧了当地大部分的房屋。当地警方介入调查后认为,背后有人为因素。

温州永嘉县的罗垟村,这座陷于深山中、有着五六百年历史的村落,拥有大量以青色原木和不规则石块搭建而成的屋舍,以及因交通不便营造而出的世外桃源气息,因此成了户外游者热衷而向往的古村。

几年前,古村竟然多了一个名字——“鬼村”。从2000年开始,村里陆续有人离奇死亡。死者生前并无明显疾病,死亡来得突然且过程极快。

这座最多时曾拥有500多位常住村民的古村,在2003年离奇死亡率加剧前,至少还有100个村民生活在此,但从2003年至今,村里死亡42人,近乎之前常住人口的一半。2004年一年,村里死亡18人,远高于7%-8%的正常死亡率。

随着不明原因的死亡长期盘踞村内,村民开始陆续逃往山外居住,以至于今年9月村里只剩六七个老人留守祖业。

6月里的一场无名大火,烧毁了村里25幢古宅。警方调查后否认了人为纵火因素,认为是电线老化导致房屋失火。

一个月后,第二场大火再度降临,60幢古宅毁于一夜。只是这一次,罗垟村似乎因祸得福,虽被烧得面目全非,却烧出了久藏于“鬼村”里的那只“鬼”。

村民死亡不断

村长麻建文记不得村里第一个离奇死亡的人是谁,只记得村里亲戚家的丧事越来越多。直到2004年,一向被称为“赤脚大仙”的爷爷突然去世,麻建文的不祥之感才越发严重。

爷爷之所以被儿孙戏称为“赤脚大仙”,是因其上山砍柴从不穿鞋。山上多碎石,穿着薄底的鞋走路都觉得脚疼,但爷爷从小赤脚上山,脚底皮厚甚于鞋底。70多岁的老人一顿吃两大碗米饭,体格精瘦,从不吃药。

死亡当日,爷爷去邻居家串门,小坐了一会儿,回到女儿家后,突然全身直冒冷汗,无法说话。家人将他抬上床,端了一碗水给他喝,老人喝了两口将水全吐了出来,不多久后便去世了。

相隔不到一年,麻建文的奶奶到屋外蹲茅坑,觉得有些头晕,站起身回屋,一只脚刚放到床上,便咽气了,另一只脚还垂在床沿。

而类似的离奇死亡事件,还包括两夫妻前后不到一个月相继去世,兄弟俩突然猝死,刚出生的两名婴儿先后无故夭折……

专家调查未果

2004年9月19日,永嘉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组成“罗垟村高死亡率”调查小组,对村里2002年至2004年9月期间死亡的人员进行流行病学回顾性调查。

调查小组得出结论,死因的源头是“劳累过度,缺医少药”。然而死亡却没有因调查小组的介入而停止。2005年,村里又有11个人相继去世,今年相继有8人丢命。

今年5月9日,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首席流行病学莫世华主任等8名专家从杭州出发赶赴永嘉。联合调查组在罗垟村住了一周,进行了多方面的调查,莫世华表示,此次专家们所采集到的信息中有些村民的临床表现有中毒死亡迹象,该村的死亡率确实偏高,死者以猝死(指发作到死亡少于6个小时)为多。

疑是村人蓄意纵火和投毒

麻付满是罗垟村“小麻饭店旅馆”的老板,今年27岁,村里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后,他成了留守村中老人的依靠,但凡老人头疼发热,均从他的小店里买些药吃去。

现在麻付满已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并被确定为“7‧31”纵火案的犯罪嫌疑人。

据麻付满向警方交代,其纵火动机是因不满竞争对手抢走生意,遂采取极端方式纵火烧屋。

麻付满的竞争对手是麻建文的叔叔麻泰银。在诸多关于楠溪江旅游路线的介绍中,都能看到麻泰银的名字和他经营的小旅馆的情况介绍:二三十张床铺,配有电视、电话、热水器、淋浴器等。

每年光顾罗垟村的户外游者大约有5000人,而麻付满家的旅馆,实际只是他多余的三间空房,设备相对较差。

纵火案的发生,让原本充当村里半个医生的麻付满引起村民关注。村民开始回想这一年来发生的几次离奇死亡事件,结果竟然发现,每一次的死亡现场,都有一个共同身影——麻付满。

今年27岁的麻天国是今年“暴死”的村民之一。据村民介绍,麻天国小时候生过小儿麻痹症,手有点残疾,但身体向来很好。今年4月27日,他妈妈在山上 采竹笋,爸爸外出有事。据村民回忆,事发当时他坐在后门外的茅厕上,麻付满正好去他家有事,突然听到后门外有响声,他走出去一看,发现麻天国坐在茅厕上已 经不省人事了。“不可能,我儿子身体很好的!”邻居找到麻天国的爸爸,说他儿子死了时,他爸爸还不相信。

麻培杰,今年67岁,独身,村民们都说他身体很健康。今年2月9日,他从邻居家串门后回家的路上,突然抱着走廊的柱子不行了。巧的是发现麻培杰出事的人正好也是麻付满,他用高音喇叭召集村民去帮忙。等大伙把麻培杰扶到自己家里,只见麻培杰气急,进气没有出气多,看上去挺难受的样子,没多久就气绝身亡了。

而去年下半年一个叫麻青苗的60多岁男子的死亡更加离奇。当天麻青苗刚送几天前死亡的同村人出殡,晚上在对方家里吃了丧饭,还去麻付满家里小坐了一 会,阿满请他喝过一杯黄酒,回到家里没多少时间便发作摔倒在地,胃里吐出来的东西,狗吃了后腿也抽筋,阿满的爸爸把狗扔到水里,狗把吃下去的麻青苗的呕吐物吐出来后总算没事。

麻建文推测麻付满是卖了过期药给村民,但村民却怀疑他直接投毒害人。“他把胶囊拆开,把药粉倒处来,装进三步跳(氰化钾),村里人也不知道啊。”

今年8月,温州市公安局成立重案组进驻罗垟村调查“7‧31”纵火案。此次重案组进村是对麻品山、麻万千等“暴毙”的7人开棺验尸体,调查相应的死亡原因。

在上海做生意的麻英树是死者麻品山的儿子,去年8月麻品山“暴毙”,头天晚上还打了个通宵的麻将。他在接到永嘉县公安局的通知后,赶回家中配合查案。他对当时在场的媒体记者表示,已经听说麻付满在公安局承认毒死了麻品山,现在警方要开棺验尸,以作进一步取证。

麻国兴在云南昆明做生意,已经10多年没回家了。他的爸爸麻万千也是这几年来“暴毙”的村民之一。早几天,他接到永嘉警方通知,让他回家配合警方开棺验尸。他也向记者表示,在签开棺意向书时,听说了爸爸是被麻付满毒死的,在公安局阿满都交代了。

不过有关投毒一说目前还都是村民的猜测和联想,警方还没有对此做出结论。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11-11 10: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