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陈用林故地绝食诉衷肠

中领馆前绝食的陈用林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大纪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悉尼报道)原中共外交官、人权活动家陈用林自去年从中领馆的中共魔掌下逃离出来后,在澳大利亚引起轰动,并先后在美国国会、欧盟议会、比利时弗拉芒议会、英国国会和丹麦议会等就中国人权问题进行作证演讲,向西方社会揭露了大量的中共黑幕和中共有步骤地将共产意识渗透西方各个领域,影响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理念。去年11月陈用林和中共党魁胡锦涛同时出现在英国国会大厦不同会议厅,英国媒体的广泛关注和报道迫使英国政府向胡重提中国人权问题。

2月10日陈用林第一次回到中领馆门前公开露面,参加声援高智晟和国内维权人士所发起的维权绝食接力运动,引起了澳洲媒体和社会的广泛关注。特别是当地的中文媒体都头版头条作了报道,澳洲ABC电视台、SBS英文电台等也作了报道。2月11日大纪元记者对坐在中领馆前绝食的陈用林就大纪元读者所关心的问题进行了专访。

中领馆前绝食的陈用林和袁红冰(大纪元)


请你谈谈今天来中领馆的目的?

陈用林:主要的目的是声援和支持高智晟和国内的维权人士,唤醒民众,使更多的人认识到共产党对中国人民50多年的残暴统治和洗脑是对中国人人性的摧残。中国人的基本人权要靠自己去争取。其二是希望得到西方社会和媒体的关注和道义上的支持。因为最近几年西方国家,只注意到中国的经济发展,不关心中国的人权,使中共有机会侵蚀西方民主国家立国之本-民主人权理念。我们希望通过呼吁让西方世界看清中国表面经济发展之下的严重侵犯人权和不公的现象,认清中共才是世界和平最大的威胁。

去年你还在中领馆工作,自出走之后,今天你重新来到中领馆,你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有什么特别的话跟你的同事说?

陈用林:这次我来到中领馆参加绝食维权运动,是为了唤醒更多中国人的良知,引起澳洲社会的关注,希望有助于把中国人权运动推向深入,为最后在中国消灭共产专制实现民主自由尽绵薄之力。

当我在中领馆生活的时候就像一条狗,我出来之后过的才是真正人的生活。我今天自愿来到中领馆门前是出于良知和道义上的考虑,希望更多的中国人去争取他们本来就应该有的最基本的人权。

我希望昔日的同事朋友们从良知出发,以后能够为挽救自己做点事情,不要做中共的培葬品。只有所有的中国人都站出来,都能够做出自己的努力,我们中华民族才有救。我很想念原来那些同事们,那些人大多数都是很好的人,有良心的人,但是由于在精神上是受中共的控制,为了谋生必须听从中共的指令。特别是我出来后,中共必定加强对驻外使领馆人员的控制,所以他们现在相对的自由就更少了。我还是希望他们做出一点点努力。我在这里也愿意帮助他们,包括在中领馆前坐着和平抗争的法轮功学员都是有信仰的、不会被金钱所收卖、不会出卖朋友的人,这些人都是善良而可靠的人,他们也可以找这些人帮助,还有一些民运人士,都愿意给他们提供帮助。希望大家一起来努力使中国早日走上民主和自由的道路。

今天你坐在中领馆前你家人是怎么看的?

陈用林:我全家都很支持我参加高智晟律师发起的接力绝食运动。我女儿得知我要到中领馆去,她告诉我很想知道中领馆内水池里她养的二条小金鱼现在怎么样啦?我希望它们还活着,因为我们走了之后就没有人照顾它们了。

我很想念自己以前的同事,现在不能跟他们联系。一旦直接跟他们联系,这些人肯定会受到中共的迫害和惩罚。通过间接的渠道,我了解到同事中大多数人对我离开中领馆的举动还是很支持的。也有不理解的,接我工作的高丽(谐音)就不太理解,她太年轻,没有经历过文革、”六四”,又受中共洗脑。我希望她利用海外信息自由的环境多看看,多听听,多了解一些国内无法看到的真相,上一上独立敢言的”大纪元”网站,读一读海外出版的有关中国历史真相的文章,读一读”九评共产党”一书,我相信她有一天会明白的。

不少人都想知道你坐在中领馆前特别是24小时守夜时是否会害怕?

陈用林:我这次来中领馆是为了国内的那些受到残暴打压和迫害的维权人士。如果怕,就不来了。今天那么多媒体前来,我判断中共还是要考虑政治影响的。中共控制了多少知识精英为其服务,行事一向狡猾之极,它在行动之前会周密评估利弊得失。我会让中共付出最沉重的代价,让他们觉得对我采取任何行动,其结果无论对他们个人和中共都是严重的。中共现在对国内维权律师这种迫害镇压、甚至暗杀,完全丧失了理性,只能把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绞索越拉越紧。高智晟律师和国内其他的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和受迫害的大众所在的处境比我现在危险得多,和他们相比,我的努力微不足道。

现在海外的声援高智晟维权绝食接力运动,你认为对中国的民众有什么样实质帮助?

陈用林:由于几十年来大陆民众受到中共的暴力恐吓,对中共存在恐惧心理,相对而言很多人就有顾虑,但是我们在海外,享有西方的民主和自由,应该更勇敢地去表达自己的良知、对中共的反抗。我希望这里的华人能够真正地融入主流社会,特别是珍惜主流社会的价值,民主和自由的价值,华人在澳洲这块土地上不要再受中共的精神控制,不要再听任中共摆布,割断与中共的血脉联系,解救自己的灵魂。为中国人争取最基本的人权和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海外华人责无旁贷。

当你今天坐在中领馆前参加接力绝食维权运动,你能想象中领馆内人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我觉得他们肯定会受到震动,会进行思考,包括总领事。我希望他们能明白在工作的时候,如果能够尽量少的跟中共合作,就会发现自己有更多的良知空间,更象一个人地生活。总领馆的生活实际上是很封闭的,是共产党控制下的小社区,与外界的实质交流几乎没有。总领馆工作人员大多数是有高学历的人,在多年的中共洗脑之后,看的、想的都是中共的表面的好处,听的是中共的欺骗宣传,许多人对中共的本质认识不清,对国内百姓的生活漠不关心或者很少关注。中共执政以来,杀死了2倍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中国人,使用的手段阴暗、卑劣、狠毒,现在正处于末世疯狂阶段,走到了尽头。所有有良心的中国人都到了该拯救自己灵魂的时候了。

你在中领馆从昨天中午到今天中午整整24个小时绝食下来,你有什么样的特别感受想与大家分享?

陈用林: 24小时绝食时间很短,只有饥饿、疲乏和缺觉少睡等感觉。虽然烈日暴晒,但我们可以喝水。只喝清水。对所有参加绝食者的要求都是一样的。这儿比国内冬天绝食好多了。我想,郭飞雄在中南海新华门外如果不被抓,很可能不是饿死,而是会被冻死。这是一场民族精神复苏运动,需要持久地开展下去,重在参与。保护在困境中艰难挣扎的维权律师,就是保护中国的良心,他们是中国非暴力和平转型的最后光芒。中国的民主和人权不是少数人的事,是大家的事,需要人人参与。我希望更多的海外华人鼓起勇气,摆脱中共的精神控制,投入这场反专制要人权的运动中来。

参加这场运动有各种方式,可以参加绝食,可以登报声明,可以上网签名,可以向亲友讲述高智晟律师不畏中共恐怖主义的英雄悲壮的维权故事,可以到中共使领馆前陪同示威,可以写信给澳洲各级政府官员和议员说明真相。(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2-12 10: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