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葛特曼:谁扼杀了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之八

《失去新中国 - 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第六章连载

伊森.葛特曼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4月7日讯】二○○一年在北京凯宾斯基饭店的礼品店里,我发现一件中国骨董。当时中共领导人的权力过渡刚开始,亚洲《华尔街日报》头版刊出醒目的大标题,评论这个议题。我把一些人民币付给迷人的中国服务员,翻到第四页准备看文章。但是它居然不见了。我抬起头来,向她提到我的报纸少了一页,转身准备拿起另外一份。她呆板地笑了笑,尴尬地说:“他们全那样儿。”

在中国大陆,人工与剪刀仍然是廉价商品,手中的报纸虽然依旧如故,但令我微微感到震颤。它令我想起过去共产中国的新闻检查,是那么原始、愚蠢及教条,与地处北京商业区的高级旅店格格不入。感觉好像又和历史的过去连结在一起,别忘了现在的中共说客都在争先恐后地宣称,中共正在变得更加老练。

不错,这些中共说客说对了。对于这个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中共政权的审查手法正变得更加老练。对互联网内容控制的最后一道关卡不可避免地需要国际科技、高水准的公关、网路服务公司、搜寻入口网站等所有行业的合作。为了保障这些合作,中共必须有所付出。而它也这样做了。到二○○二年,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人口似乎已经超过日本。美林公司(Merrill Lynch)的工业报告在谈到与思科的中国合伙关系时指出:“由于美国市场需求已经减缓,生机勃勃的中国大陆市场正变得更加重要…电讯服务业者争先恐后各就各位,就等‘世界贸易组织下达准备就绪’的指令。届时他们将更新网路基础设施,把其他竞争者排除在外。”换句话说,面临美国互联网的饱和以及期待世界贸易组织的相关规定开始实施,美国公司发现中国大陆作为一个新兴市场,正在向美国资讯科技投资招手。

鉴于西方媒体对中共极权监控互联网的日渐关注,任何商业顾问都会说,西方公司和中共政权都需要接受新观念;就是说,需要搞出一套前后一致的说法和减少损害的策略。令人感到讽刺的是,似乎只有中共政权有这样的计划。如果中共的防火墙是长城1.0版,而镇压是长城2.0版,那么长城3.0版不是去封锁亚洲《华尔街日报》网站就是拿掉报纸的第四页。理想的作法是根本不允许任何不友善的文章出现在中国大陆的网路上。

中共政权采用了三个新作法来安抚西方国家,并为西方科技伙伴提供掩护。

第一个作法是“外表开放”。二○○一年八月江泽民接受纽约时报资深主编访问时,被问到为什么纽约时报网站在中国大陆被封锁,江掩饰尴尬,装作一无所知;几个星期后,纽约时报网站被解除封锁。华盛顿邮报采访江时,他们网站的封锁也被解除;但是有线新闻网CNN和其他即时新闻网站仍遭封锁。

中共互联网政策看起来毫无理性可言。对部分西方媒体网站解除封锁后,中共留意观察媒体对此的反应;经过这样几个回合,二○○二年春天美国英文新闻网站全部开放。大众的反应,至少在京的外国侨民,可谓欢天喜地。依据一位中国之友的说法,中共的互联网现在“像高级妓女张开大腿一样的开放了!”

然而接下来的日子则有些古怪:整整二个星期,时间仿佛停滞,进入所有外国和海外的网站慢得令人痛苦不堪。《华尔街日报》首页需要十分钟才能出现,而国内网页则奇快无比。BBC这样的新闻网站则会封锁很久,好像是对他们报导未经中共领导人批准的新闻而施加的一种惩罚。兴奋不已的外国侨民其实忘记了几个因素,如同彼得.拉络克曾经指出的:中共政权并不真的在乎美国的新闻网站,他们在乎的是中国民主运动、法轮功、分离主义运动和中国劳工权利的网站,这些是碰不得的禁果。而且对这些网站的封锁不只是维持,还在强化之中。至于对部分西方媒体的解禁是有条件的,他们随时可以再封锁,或是让它慢到无法使用。

与此同时的第二个做法是“自律同谋”。资讯产业部的同谋,中国互联网协会,推出一份要求中国大陆互联网行业“自律”公约,强调“自律”、“诚信”,并要求遵守不传播“会危害国家安全与社会安宁”的资讯。这是维持共产党统治的惯用语言。大家都听明白了,不要封锁有线新闻网整个网站,但如果有任何事冒犯到北京,神秘的技术问题就会出现。这份“自律”公约在二○○二年三月亮相,到了七月,三百个中国公司已经签署加入,雅虎是其中之一。

人权观察(一个非营利监督团体)猛烈抨击雅虎的决定。《华尔街日报》编辑却为它辩护,说公司创办人杨致远(Jerry Yang)将是笑到最后的人,“雅虎仅仅是把与世界各地相关的正派新闻带到中国,雅虎已成为新华社的制约。”(注:这种辩护早在九十年代可能就出现过,但是现在再为其辩护就显得异常不合节拍,有点儿冥顽不灵了。《华尔街日报》的姊妹刊物,亚洲《华尔街日报》,实质上被阉割得不像样子。雅虎已经对他们的搜寻功能进行审查;在公约要求下,他们可能审查地更加苛刻。制约新华社倒是个好主意,但一经签署此公约,雅虎这个中国大陆搜寻引擎的老大和中国人眼中美国新经济的象征,瞬间变成一只既认可新华社又支援中共新闻检查的恶虎角色。范围越广就越不容忽略。二○○二年六月北京一家网咖发生大火,中共政权利用这一悲剧作为借口,至少在大陆关闭了九万家网咖,大约是中国大陆所有网咖的一半。国家安全部门的系统已经成熟,可以即时追捕代理服务器。互联网犯罪的逮捕行动持续上升,一位男士只因下载政治相关的内容,被判入狱十一年。)

《华尔街日报》的社论指出,解除对美国新闻网站的封锁是北京抛出的最佳诱饵,再加上雅虎主动自律,简言之,中共政权在公共关系上旗开得胜,获得重大成功。

长城3.0版的第三个作法是使用人工智慧,这已经应用了好几年了。

我这个顾问对找上门来的外国商人是有求必应。有一个穿着得体的美国人过去常从国贸大厦二座搭电梯下楼,在下午同一时间到底层安静的星巴克咖啡屋享受一杯咖啡。两三个星期之后,我们有了点头之交,后来开始交谈。他是一个极易相处的人,喜欢凝视远处。或许和他约过会的中国女人多的数不清,或许他在波士顿附近工人聚集的小城长大,但在北京成为企业家的这种“重塑自我”的过程中,他变成了中共的维护者,且从不肯认错。他正尽力兜售一套由以色列工程师开发的软体产品叫做iCognito。他称它为“人工智慧内容辨识器”。

据他解释,这种软体在你漫游网路时,可以一边识别一边筛选,一切都在同步进行。iCognito是所谓的类神经网路程式(Neural Net Program),它专门用于过滤“赌博、购物、工作搜寻、色情、股市报价或其他与工作无关的内容”。当它寻找被禁网站时,它利用一百多个变数执行任务。例如,如果它在搜寻色情相关网站时,它会先寻找关键字,但也会对比网页颜色的综合指标,也去寻找皮肤色调。一段时间后,经与禁止网站的许多变数参照对比,它掌握许多不同肤色资料,会变得越来越准确或者根据网路的设定,变得更冷酷无情。对付政治性网站尤其如此。

当我问这个新朋友这样的程式对中国大陆的发展是否有好处时,他挥了挥手,说在中国人口袋里有钱之前,监控审查这类议题还是免谈为好。他告诉我,卖这类产品前景非常看好,中国电信就很感兴趣。但他笑了笑说,中国大陆买主问的头一问题不是“它可以提高生产力吗?”。而总是“它可以禁止住法轮功吗?”答案是它可以。iCognito或类似的类神经网路程式帮中共政权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雅虎在中国大陆十分活跃,所以它容易被威胁和竞争压力所左右。但Google怎么样呢?虽然它并未进入中国大陆,但它资源丰富,涵盖了中国大陆网民想浏览的几乎所有网站。二○○二年以来,Google的查寻功能被越来越多的大陆网民所发现。雅虎投降后,中共政权显示他们并未真正下决心封锁美国网站。二○○二年九月初,他们封杀了Google(同时也封住AltaVista)。

中共政权封杀Google发生在美国新闻媒体暂时的平静期。这步臭棋使其死灰复燃,北京的形象问题又成了新闻媒体的焦点。接下来的事情再次暴露了中共冥顽不灵执意审查的心态,网民发现输入的Google网址,被重新引到原来的中共搜寻引擎。因为中共的搜寻引擎和Google比较起来效率太差,结果抱怨连连。接着,中共政权总算走对了一步棋,让Google死而复活。不过别高兴得太早,如果你用Google搜寻江泽民,你会收到“输入内容找不到”的讯息。如果你寻找法轮功,不但找不到任何结果,你的上网活动还会中断一个小时。一小时后,如果再次寻找法轮功,你会被中断二小时或更久时间。

Google参与这个计划了吗?这是中共自己干的还是与西方防火墙公司联手的结果?用这种方式抹去第四页不知是谁的主意?但可以肯定,类神经网路程式iCognito或其他相似的软体参与了思科的瞭望行动。就好像长时间整治笼子里的老鼠,看它去不去碰一根特定杠杆一样,中共政权对付老百姓用的就是这种办法。

———————————-

作者简介:伊森.葛特曼,,哥伦比亚大学人文学士、国际关系硕士及博士学位,80年代在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担任外交政策研究员,90年代曾任“美国之声”电视网络的首席调查员,现为《亚洲华尔街日报》、《标准周刊》和《投资者日报》撰稿人。他这本书(英文版)出版后荣获2004年纽约《太阳报》纪实作品年度奖、亚洲公司 2004季度读书奖、富士比读书俱乐部2004年推荐作品,其中译本出版后获得了2005年度华语作品的“天安门精神奖”和“万人杰文化奖”。◇

购书资讯请见:

伊森‧葛特曼《失去新中国 – 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4-07 10: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