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泰:清醒夜与白日梦(小小说)

黄泰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10日讯】今天下了一场暴雨,初夏的热魔暂时退守二线,使我产生了秋天的错觉。我向来是极不喜欢夏天的,有生以来萧瑟寒冷的气候就是暗合我的心境的。

傍晚的时候,我爬到楼顶坐在护栏上,有很凉爽的风吹来,学校后面的村庄,河水还有许多的山都收入眼中,这些美好的自然景色构造成的空间显出寥廓的意味。虽然还身在小城中,出世的快慰却在心地里发生了。

黄昏。凉风。一个穿着短袖的人居高临下独坐着。可惜我生性并非乐天者,所以没有简单的舒心和愉悦。我依恋黄昏,乃因为他是病态与垂死的象征,我把他想像成一个俊俏智敏的少男,患了不治之症孤单地死在上天苍老的岁月中。黄昏的心情近乎绝望,虽然他预见到黑夜之后是白天,然而漫长的黑夜还等着他开始煎熬,这原本就很无望的。希望的恋人是时间,时间往往是绝情者。何况白昼之后依然是黑夜,黄昏永远是美俊的短命少年,这是宿命的悲剧。

黑夜如期降临了。炎热的夜晚给人留下的印象是杂乱的,而起着凉风的雨后的夏夜,则使人销魂。我开始忍不住呜咽,啜泣,然后纵声痛哭。黑夜和着冷风奏响命运的哀乐,彻入心肺。风刀很快将我分解,我便与黑夜融一,灵魂游入幽灵的世界徘徊。

我看见了无数的幽灵,原来他们一直都伴随着我,充塞天地之间。啊,尘世和冥世竟然是重叠的。从来如此,你小时候与我就是至交,我们未曾分离过,只因你不幸的遗忘不复忆念我,呜呜——可惨的谬路。一个亲切的幽灵飘到我面前,哀戚的声调是我极熟悉的。

你选择了人间的道路,那就是虚幻的徒劳,徒劳的虚幻,一切皆是徒劳,一切皆是虚幻。

这个夜晚的风再次将我从尘劳中唤醒,我深知我是迷误的,灿烂的阳光确属假象,我与世人一样沉浸在白日梦中将年华虚度,我的辛勤与业绩终究是泡影。

魔王浮现在夜空中。

我将以更强大的魔力施于你们,我不容忍你们从尘世的纠纷中解脱,我要使你们永远昏迷。

泪水可以涤洗人心的污垢,使人窥见自己的灵魂。我决心离弃尘俗,将生命复归宇宙。

我走下楼,身心安顿于宁静。

一群聚在楼梯口的白大褂向我狂奔过来把我扑倒,重重的拳脚雨点般落在我身上,我昏死过去,血液清洁了身体。我认得他们,前天穿着威严警服来找我的那帮家伙。我被扛上担架,迅速抬进救护车。

“都让开,这是急重病人,我们要赶去抢救!”

“狗日的,老子出来了与你们斗到底!”我心里恶狠狠地骂道。

2006年5月9日

[首发民主论坛](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5-10 10: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