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苏一个普通民警遭遇的自述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23日讯】我叫陈清,是江苏盐城阜宁公安局东风派出所股级民警。今年五月一日晚,我在所里值班,大约11时左右,外线电话响了,我随即进行接听,打电话的人叫孙清(是射阳县公安局局长孙玉东的弟弟,之前任阜宁县公安局副局长),电话里孙清就问我:“你是不是东风派出所陈清,你为何安排人到我浴城来检查(孙清现为阜宁县金沙滩浴城业主)。”言下之意是我没给他面子,并说你们纪局长还在这里洗澡呢,你还来检查。我讲是节日期间例行检查,不是专门检查你家浴室。孙清不听我的解释,气狠狠地说:“我马上就过去打你。”我讲你来吧,孙清便说你等着。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孙清驾车直闯东风派出所,醉醺醺的样子,下车后不问青红皂白,抓住我的衣领对我的面部就打,致我满脸是血,后我所其他保安人员将其制服。随后我便将此事向县公安局作了汇报,县局起初极为重视,作出决定对孙清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进行刑拘。

我的伤情经县人民医院诊断,鼻梁骨两处粉碎性骨折,加之孙清打我时手上带着戒指,面部肌肉被撕下一块。目前我仍在县医院进行治疗,精神上肉体上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希望组织上能对犯罪分子进行严惩,更希望自己能讨个说法。

可是没想到,孙清仅被刑拘7天时间,本局党委置干警生死不顾,以此案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关系,非常为难为由,将犯罪分子孙清取保候审,,实属天理难容。

我作为一名公安干警,在他人欢度五一佳节期间,放弃休息,坚持上班,何罪之有?为何遭人殴打,以致残废。我作为一名公安干警,在工作岗位上遭人殴打,不为情于警,反而主动为犯罪分子解脱,公安干警的安全何在?谁还敢正义执法呢?

另:就在当晚,我所谢教导员带队进行例行检查时,是去过金沙滩浴城。孙清打我时,已相隔了很长一段时间,可以说是一场有预谋有准备的袭击干警的行为,主观上有故意伤害干警的行为,是典型的涉黑涉恶案件,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就是孙玉东及其在阜宁县公安局的党羽。

公安部一直强调从优待警,维护公安民警的合法权利,而阜宁县公安局党委的做法令人寒心,这样的公安局能为一方平安负责吗?老百姓能有安全感吗?

特将有关情况上报领导,给我一个无辜挨打或者说因执行公务而挨打的小干警一个说法,也是为所有在公安战线上的干警讨个说法。同时希望广大网友多多支持,顶起本帖让足够多的人了解这些事情.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转自互联网论坛﹐未经本站核实

评论
2006-05-23 10: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