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妹:中共政府能使中国人民享有民生吗?

三妹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9日讯】六月三日,我参加了纪念“六四”音乐演讲会。与会的一个听众说到:“孙中山先生所倡导的三民主义中的民生,民权,民族,中国已经做到民生了,现在应该着手解决民权和民族的问题了。”

虽然此说词非常糊涂,我仍想在此讨论中国是否真的解决了民生的问题。

不了解孙中山先生民生主义的人把民生简单理解为,人民安居乐业,工作稳定,教育,卫生,交通,治安等社会服务良好,人民享有周全的社会福利。

倘若如此,中国在这些方面仍都差之甚远。中国百分之七十的人没有医疗保险,在中共医疗产业化的政策下,更多的人看不起病。中国现在也不是免费教育,在中共教育产业化的政策下,穷人家的孩子上不起大学。中国的交通和治安两项更是令老百姓抱怨不修。更别提人民享有社会养老。

所以,就连中共政府自己也不敢直言不讳地声称中国达到民生,中共现在的口号还是脱贫,它只是理不直气不壮地对外说,中国解决了人民的温饱。

温饱也好,民生也好,首先让我们来看看中国的实际贫困状况。看看中国实际贫困人口大概有多少,占中国人口大多数的底层人民的贫困状况到底有多糟。

我们知道,中国的贫困人口大部分在农村,但是城市内的下岗工人也占据了不小的数量。

中国官方经济学家钟伟在他的名为“繁荣是否会弃我们而去?”一文中透露到,“据《瞭望》报导,在1996-2000年间,国有及集体企业在职员工共减少了4800万人。由此推算,包括集体、三资和民营企业等在内的其他所有制企业的下岗员工规模比国有企业还要稍多些。因此目前下岗工人总数保守估计达5000万人。”

大多数下岗工人都是低薪为国家工厂劳作了一辈子,几十年来,他们每月的工资只够吃饭,现在他们“下岗”了,国家工厂只用几万块人民币就“买断”了他们几十年对国家的贡献,到头来,他们的“民生”状态可以说是毫无着落。

除了城市的这5000万下岗工人外,农村贫困人口之大之穷更是过之不及。

数据表明,按照联合国规定,一个人每天收入两美元以下属贫困,这种贫困人口在中国有7亿;按照联合国规定,一个人每天收入一美元以下属赤贫,这种赤贫人口在中国有2亿。

中国官方报导,2005年一年来,中国的贫困人口不但没有降低,反到增加了800万。

拥有如此巨大贫困人口的国家,怎能说达到了所谓的民生呢?只有一天两美元的那七亿人可以说连温饱都没有。

况且,民生的根本标准是实现私有化。农民是否拥有自己的土地则更是“民生”必不可缺的一个标准。

民生最重要两原则,一为平均地权(实行耕者有其田),二为节制资本(私人不能操纵国民生计)。平均地权是民生主义的精髓。

我们不妨看看中共极权政府控制下的中国是如何进行私有化的。

长期亏损的企业不得不转让或出卖产权,从而造成大批工人失业。造成5000万下岗大军的主要原因是由众多全民所有制企业和集体所有制工厂的层层干部的无能和腐败所致。前经济运行研究所主任王小宁早在二○○○年十一月八日的文章“从国有企业严重亏损破产看中国干部制度的严重弊病”一文中就指出了这点,他说,:中国国有企业一半以上严重亏损,已经面临破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应该说是与中国的干部制度有关”

中共干部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干部普遍无能和腐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副书记李伟指出,“国有企业被无能的企业经营者搞得半死不活,最后所有者权益为零甚至是负数。这样的企业在转制过程中通常被一些人以极低的价格买下或者干脆白送,政府还提供种种优惠。某地一家企业在拍卖过程中,有三人报价竞争,结果却是出价最低的厂长购得这家企业。主管部门的解释是出于对这位厂长的信任,真正的原因却是在拍卖之前早已内定,连价格都已商量好了,只是迫于压力才走走形式而已。”

越无能越腐败的越能得着便宜。中国的许多工厂就是这样被那些贪官污吏挥霍殆尽而低价转移到有权力或能通权力的人手中,这种例证近年来在中国随处可见。

我们知道,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可中国农民的命根子一直就捏在政府的手中。

五十年代土改后,土地变为国有财产,农民即丧失了自己的土地。即便1980年改革后,他们也只有土地使用权。地方政府乘改革之机利用权力与村干部勾结对土地进行狂征滥用。地方政府成了真正的地主,不管是搞房地产、工业用地,还是搞基础设施,所有的用地都是他们说了算。

这些层层叠叠的贪官污吏,为了出卖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从中牟取私利,无恶不做,无所不为。一个小小的村长就可以对农民私设公堂,任意打杀。作家张桂棣、吴春桃合作的《中国农民调查》一书向我们展现了一个一个触目惊心,令人发指的惨案冤案。而他们告诉我们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中国经济的转型给中共利益集团对国家财产的大肆瓜分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绝好机会。这种国家财产再分配的走向现在已经是再清楚不过了,其全过程是,从中共暴力夺取政权后以剥夺私人财产,把整个社会的物质资源控制在自己手中开始,到现在又转手分给有权力和接近权力的私人手中结束。这个转型的全过程使我们看到,最终得益的是中共利益集团中的个人。这个病态过程即没做到平均地权(实行耕者有其田),又没做到节制资本(私人不能操纵国民生计),而是反其道而行之。

既然中国的贫困问题如此严重,私有化的转型如此病态,社会财富分配如此严重不公,贫富两极分化又是如此之大。那么为什么还有不少人认为中国达到“民生”了呢?

这是中共利用注血外资搞的走了样儿的改革开放所造成的虚假繁荣起的作用。这些人看到的是大小样板城市的高楼大厦,听到的是政府年年报出的高GDP数字。而对中国大部分内陆地区的贫困和绝大多数底层人民生活的贫穷困苦,中共有意视而不见,也不愿别人看见。

中共为了给自己挣面子,不惜抛弃绝大多数底层人民,不惜环境遭严重破坏。

中共实行改革开放这二十年使国家人民付出了两个主要的巨大代价。第一个巨大代价是,二十年经济发展透支了三百年的国家资源。现在的环境生态已经严重地威胁着人民的健康乃至生命。第二个巨大代价是,为了集中财力建造它表面虚假繁荣,中共不惜牺牲广大弱势群体民生利益,把绝大多数处于最底层的人民象包袱似的抛弃掉,制造出一个巨大数目的贫困阶层。

有人说,因为中国人口太多,中国才会有如此庞大,如此贫困的人民。

能否达到民生,人口多少不是要素。人口密度高,自然资源缺乏才是造成民生的障碍。比如,一家十口人,可是五个人高工资,家中有二十间房,比起三口之家,只住一间房,一人低薪养家,哪个家庭生活好?况且,中国的人口密度比台湾,日本,新加坡低,自然资源比台湾,日本,新加坡丰富。

具体严格地说,中国广大农民的贫困状态是中共几十年连续不断荒唐透顶的农村经济政策造成的。

土地改革剥夺了农民的土地,统购统销剥夺了农民致富的机会,繁重的农业税榨干了农民的血汗收成……还有那些成年累月连绵不断的运动,革资本主义尾巴禁止自留地的人民公社,导致饿死四千万人的浮夸亩产万斤田的大跃进,快步进入共产主义的公社大食堂,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的农业学大寨……

好不容易人民公社解体,改革开放初始,农民刚喘口气,层层叠叠的大小中共蛀虫又以数不胜数的苛捐杂税对农民进行了二十年之久的最后致命的盘剥,演出一头猪竟要几十种收费的荒诞剧,最终彻底榨干了刚从一贫如洗中抬头的农民兄弟们。

如此长久如此荒唐如此严重地对农村对农民进行如此破坏压榨,在这个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

农村被破坏到了这般地步,农民长久被榨干到无人种地,无人养猪的地步,中共终于于2004年10月宣布农业税减免。全国农民奔走相告,热情欢呼“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又一次伟大的决策”。莫索里尼总是有理。这是多么可悲的讽刺。

愚昧的民众总是把功劳归功于这个自称伟光正的腐败蛀虫。殊不知,五十年来是农民支撑着中共层层极权腐败政府的消耗,而发起改革开放的真正英雄也是农民。是安徽凤阳县小岗村的十八个农民再也不忍看着全村农民长期饥饿浮肿等死的状况,于1978年11月底的一个夜晚写下血书,立下“生死状”,

开始了“包产到户”的创举。随之“包产到户”引发到整个安徽省,只一年功夫,“包产到户”就大见成效。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十八个发起者个个在血书上按下手印,发了血誓:上面问罪,要杀要剐,我们扛。为吃饭要种地,农民竟要冒着生命的危险,如此悲壮之举却比不上邓小平御旨首肯画个圈,他到成了总设计师。

农民冒死得来的好景不长,层层叠叠的贪官污吏们象黄蜂一样很快就把这些脱贫伊始的农民榨干了。“包产到户”的成果早已毁之殆尽,同样的安徽早已面目全非。

写“中国农民调查”一书作者张桂棣于二OO一年十月写到,“为了了解淮河污染的事,我们曾路过安徽淮北平原上的一个村庄,竟发现那里的许多农民家徒四壁,一贫如洗,这使我们感到震惊。生活的窘迫,甚至不如刚解放那几年。农民一年到头,平均年收入只有七百元,月收入仅摊到五十八元(一天24美分-三妹注);全乡六百二十户人家,贫困户竟占到五百一十四户,达到百分之八十二点九;全乡两千一百八十人,贫困人口也占到一千七百七十人,达到百分之八十一。可是,就在这样一个贫困的乡镇,因为乡村干部们搞浮夸,居然被上面认定已经脱贫,派下来的苛捐杂税,压得农民透不过气,农民们含着泪说:‘包产到户留给我们的好处早就被掏光了!’”

当地人说小岗村也是“一年跨过温饱线,20多年没过富裕坎”。

显而易见,中共从中央到地方除了想方设法对底层大众巧取豪夺外,他们并不想解决底层人民的民生。为什么?

答案很简单,因为如果中共要致力于民生,它就没钱去搞形像工程,它就没钱去搞样板城市。福利国家要拿出税收的三分之一用在民生和各种社会福利上。而中共是把人民的血汗钱用在能维持它的合法性的面子上和维持政权的稳定上。除了那些形像工程样板城市的硬性开销,中共还要考虑其他众多的软性费用,比如中共层层蛀虫挥霍贪污所需的金额,每年从国家银行流失到海外的几百亿美元的金额,银行的死账坏账金额,还有每年给公务员大幅加薪以撑住民生幸福面子的金额,给军队每年加薪加爵以保住党军忠诚的金额……等等,等等。

除此之外,中宣部,文化部,各个电视台,各个党政机关军队报纸宣传伟光正的巨大费用,新闻封锁,网络警察的巨大费用,镇压法轮功的巨大费用……数不胜数。

还有它绝不会放弃的海外宣传的巨大费用,当然包括它花钱请一些媚共华侨回国观光的费用,为了老中小华侨们看到那些样板城市高楼大厦产生的激动万分的爱党国之情,为了这些华侨们回到海外后为“中国民生”叫好之声,中共花大量人民的血汗钱是在所不惜的。

一党私利所需的这一切数不胜数的巨大荒唐费用,使中共必然要竭力设法致人民的利益于不顾。由此可见,民生与中共一党极权的利益是根本相悖的。

无庸置疑,只要中共这个层层叠叠,臃肿庞大,消费巨大,邪恶荒唐的极权政府在台上,人民就不可能得到民生,耕者就不可能有其田。只有这样一个吸人民血的极权政府彻底垮台,中国人民才能真正地享受到民主自由乃至民生幸福。@(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6-09 3: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