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汕尾血案 军警射杀村民子弹壳曝光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发生于去年12月6日的广东汕尾政府开枪杀人事件,至今快满8个月了。东洲村民向外求助的管道仍然被当局堵死,受害者家属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拿着写满白布的诉状,敲铜锣到路边乞讨,向外界申冤,要政府还他们一个公道。

最近几天,东洲受害者家属,为了替判刑入狱的亲人申冤,将写满白布的诉状放在地上,在东洲闹市区,敲铜锣到路边乞讨,向路人申冤,有不少群众围观关注。

据知情者透露,7月10日,汕尾市公安局向东洲村民代表黄希让的家属发出通知书,要家属去领取黄希让被抓前,所扣留的随身物件(手机、戒指、钱包等)。

“其中有一份材料是由东二村干部江文权所提供的,据说是在黄希让家里搜到的物品,有红缨枪1支、壳花粉6公斤左右、一个空酒瓶,两瓶装在酒瓶里的说是白粉,这些不许让家属带走。”

“据说当局就以以上物品判黄希让7年的,家属非常气愤,认为是江文权嫁祸于黄希让,回村里后找江对质,结果江逃避,当局又派人到受害者家里做思想工作。”

5月25日,汕尾当局以“爆炸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及扰乱交通秩序罪”,分别判处17位村民三年至七年不等有期徒刑。村代表黄希骏判5年、林汉如6年、黄希让判7年,其他被判刑的村民是张清宇、辜搅、黄希平、黄希淑。

据知情者透露,这次判最重的黄希让,其实他家不在东洲,他在海丰住了好多年,当局所指控的物品说是在他东洲老家搜到的,完全是冤枉他的。目前,黄希让身体状况很差,因以前眼睛曾开过2次刀,现在看不到东西,耳朵也听不见。黄希让的妻子身体也不好,常常昏倒。据说,黄希让妻子的心情很差,生活非常困难。

这次被判3年的村民全部都放了,大家都不知道其他被判刑的村民关在哪里?目前,东洲村民议论纷纷,有的说已经送监狱了,有的说当局不敢送。

现在村民的电话仍被窃听,村里的干部听从当局指示,监控村民的一举一动。据村民反映,村干部黄宝x到处乱举报,带一个村民自首,可拿一千块人民币。当局用强制手段切断村民向外界求助的管道,村民表示对政府彻底失望了。

受害者家属拿着写满白布的诉状,敲铜锣到路边乞讨,向外界申冤。


受害者家属拿着写满白布的诉状,敲铜锣到路边乞讨,向外界申冤。


受害者家属拿着写满白布的诉状,敲铜锣到路边乞讨,向外界申冤。


受害者家属拿着写满白布的诉状,敲铜锣到路边乞讨,向外界申冤。


受害者家属拿着写满白布的诉状,敲铜锣到路边乞讨,向外界申冤。

以下附件是东洲村民血与泪的控诉:12月6日,汕尾当局出动3000名武装警察镇压村民的经过,现在他们要把12.6血案的真相还原,到底是政府在说谎还是村民?

汕尾“黑官”的暴行

12月6日晚,冲锋枪枪声阵阵,警方从七点多开始开枪到十一点多才停下来。期间枪声断断续续,每一发子弹都在东洲造成一出悲剧;每一声枪声都在东洲写下罪恶的历史。据在场的村民说,冲锋枪一响就有村民应声倒下,此时有死有伤,死的并没有发出惨叫声,而伤的却被补上一至两枪,照样逃不了悲惨的命运。

当时,躲在香蕉树下的东一村村民魏锦脚上中了一枪,痛得在地上打滚,罪恶的冲锋枪并没有放过他年轻的生命,而是凶狠地将他补上两枪,魏锦终于一命呜呼!有一受惊的村民躲在前山江后的木棚里,看到了更可怕的一幕:四个被打死的村民立即被警方用车运走。魏锦和其他两具尸被另一辆车运走。许多村民在不同地点也亲眼目睹了这类做法。

据知情者说,死去的村民有的被运到海丰火葬场,有的被扔到白沙湖和邻村南联水库。前任市委书记吴华南的亲人透露:被运到火葬场的东洲村民的尸体有十具以上。有一个汕尾武警偷偷地告诉亲人:在海丰火葬场有11具东洲村民的尸体。尸体被“巧妙”地穿上警服。原来,贪官们早就在尸体上做了“魔术”,其目的可想而知,如此手段实在“高明”!

林余兑也是东一村人,是一个老实而有抱负的小伙子。在发生惨案的前几天刚从上海回来,正准备要结婚。当晚,他开车想去现场接他妈妈回家。在寻找他妈妈的过程中,下身中了一弹,发出一声惨叫,接着胸部中了两弹,身子一斜,刚好被身边的人发现了,马上被送往医院。到了医院,这个人才发现中弹的人正是他的外甥余兑,这时候的余兑已经不省人事了。他妈妈赶到医院发现他儿子已经死了,她悲痛欲绝!在场的人也跟着哭了。

江光革,东二村人,今年三十多岁。村里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从不为非作歹的青年人。而不幸偏偏会降临在这种人的身上,他在开车赶往现场的途中头部中了一枪,当场死亡。送往医院已经无法抢救,死不冥目,惨不忍睹!
……
受伤者:
唐大巷,男,三十岁左右,东一村人,胸部中一弹。
林香龙,男,五十多岁,东一村人,下身中弹,子弹穿过屁股。
陈添进,男,东一村人,三十多岁,肺部中弹。
刘木宗 ,男,五十岁左右,东二村人,脖子中一弹,喉部中一弹。
……
以上伤者分别被送往汕尾人民医院与汕尾逸挥医院。官方当即把这两间医院封锁起来,不让记者进入。几天后,当局在伤者的病房外面安上防盗网与铁门,将病房变成牢房。

还有许多死伤者被拖走灭尸。

发生惨案当晚,官兵还放火烧掉村民放在前山江后面十字路口的数十辆摩托车。据一部分村民反映:这次大屠杀,死伤与失踪人数大约四十多人。按推测,失踪者十有八九被打死,然后被灭尸的可能性很大。

12月7日凌晨,官方封锁现场,并争分夺秒地用消防车灭掉到处大片的血迹,叫官兵捡回许多子弹壳,并把昨晚未发现的尸体立即运走。他们想得很美,企图灭掉罪恶的证据。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前山江后面往内湖的那条路中段还残留一些血迹,按推测是官方用车运走尸体时铅路流下的(图1-2);村民男女老少早就把现场的许多子弹壳捡回家藏起来,以便今后有清官到来可作证据(图3-5)。





上午,许多遇难者的家属头围白巾到东洲邮电大楼前面的水泥公路上哭泣,向官方讨回尸体。哭声断人心肠,连老天爷也流下了眼泪(大晴天竟然下起了一阵雨来)。

12月10日,有一个名叫苏国亮的少年上前骂了贪官几句,竟然被抓起来摔到地上,少年晕了过去。他的母亲要把小孩抢过来的时候,也被打了几拳,然后被拖进东洲派出所。由于门没锁,国亮的母亲才抓住这个机会爬出来。稍后,母子俩被村里人送到医院。

从12月6日开始至现在,官方在汕尾至遮浪的公路上进行高度封锁,对来往的乘客进行检查,特别是对东洲人和记者查得更严。他们对各项新闻媒体进行封锁。另外,对电话和网路也进行监控。镇压与屠杀,封锁与监控,弄得人心惶惶,整个东洲真像一个地狱。

悲哉!悲哉!省和市想一手遮天,大做文章来捏造事实,颠倒黑白。在电视台、网路、《汕尾报》、《南方日报》等公布12.6事件的“真相”。说什么“滋事分子手提大刀、长矛等进行打、砸、抢”,“我公安干警鸣枪示警,奋力自保”。既然是“鸣枪示警”, 那么,为何村民会中弹身亡呢?既然是“滋事分子聚众闹事”、“破坏国家建设”,那么,为何要封锁各项新闻媒体?

从12月7日那天开始,当局对伤者和死者的家属进行高度戒严。他们派出各个部门的人员轮流(三班制)对死者的家属进行监视,连去探望的人也受到监视。有一个年轻的邻居去探望了魏锦的家人之后,竟然被人跟踪到市场。十几天来,当局想尽一切阴谋诡计,利用各种关系,对目前已知的三个死者的家属进行威胁、欺骗、强迫他们签字,要其家属对外说是“自炸”致死的。

在12月7日至21日中,目前已知的三个死者的家属相继都签了字,当局以每个死者五十万元的赔偿将其事情“解决”了。既然是村民“自炸身亡”,那当局为何要给死者的家属五十万元的赔偿呢?

在解决期间,江光革和魏锦的亲属都提出相同的条件:钱一分不要,只要当局把抓去的村民放出来,并把运走的尸体运回来就行了。但当局只字不提这事,偏要以五十万元这个“糖果”来“哄小孩”。

12月19日,在“解决”死者江光革的事时,当局以“恐吓罪”来威胁死者的亲人江隆,迫使亲属签字。那何来的“恐吓罪”呢?原来,在江光革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后,其亲人江隆要求医方为死者拍片,目的是为了留作证据。可医方不太同意,原因可能是怕当局追究。后来才勉强为死者拍片。当局就以这个为“把柄”来捏罪迫使其亲属签字,承认是“自炸”死亡。

12月21日,魏锦的亲属在多重压力之下,无可奈何地也签了字。当局同意认尸,但不同意将尸体运回村里。

12月6日至今,当局更加嚣张,在村里撬门、拆窗入屋搜捕村民。据透露,他们要在村里抓走62个村民。现在已知被抓走的村民代表及村民有黄希俊、黄希让、林汉如、陈金松、张金旺、林武雄、黄希然、卓廉富、郑文镇、黄希淑、辜搅、陈绵和等人。他们把抓去的村民进行酷刑、逼供、做手脚等,弄得村民生不如死。他们还要继续抓人,村里更是人心惶惶,恐怖的烟雾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消散?

这次大屠杀,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严重破坏了共产党的形象,降低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搞乱了社会秩序。百分八十以上的东洲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摧残与伤害。这种混乱的局势给小人制造了升官发财、公报私仇的机会,从而给更多的正义和无辜的人带来更多的伤害。

最近,当局“大发慈悲”,给村民们送救济米,修水沟,修路,搞环境卫生等等等等。其目的有二个:一、想借此来欺骗东洲人,欺骗中央领导人,欺骗整个世界,达到收买人心的目的;二、想借此把贪来的钜款做一下手脚,达到瞒天过海的目的。可“狼”永远是“狼”,本性是无法改变的。“它”可以欺骗“东郭先生”,但欺骗不了“猎人”!

说到底,大家最想知道的还是事情发生的起因。有人说是因为“选村官不成而闹事”引起的;有人说是因为“征地不赔偿”引起的。都有一定的道理。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说,就是贪污腐败造成的!要知道详细情况,那可以从《致汕尾电厂一封信》、《向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说明为什么要封电厂?》和《汕尾电厂所在地农民封电厂标语》等相关资料中找到答案。

附:相关资料

致汕尾电厂一封信

电厂负责人暨股东:

你们好!我们是电厂所在地农民,今日,怀着十分无奈与沉痛的心情致贵厂一信,限于本月12日以前,按照“国务院办公厅转发监察部等部门对征用农民集体所有土地补偿费管理使用情况开展专项检查的意见的通知”办事,妥善地解决我们如下所提出的问题,否则,我们遵照“国土资源部出台档拖欠补偿款农民可拒绝动工”的批示办事,莫怪我们采取行动讨回公道,后果将不堪设想。

你们斥钜资兴建电厂,起到发展经济的龙头作用,电厂的建成,无疑振兴汕尾,迈向小康,我们表示欢迎并致以谢意。

然而,贵厂的做法偏重官而轻民,须知官乃“公仆”,民才是主人。在这里投资建厂,每一寸土,每行一步都是这里人民的土地。只有这里的人民才是土地的拥有者和资源的使用者。可是贵厂适得其反,从征地到施工,既背离民心又违犯国法。

一、征地不开会,暗箱操作。

土地法对于征地明确规定:“征用集体土地,要召开群众大会,得到七成人以上同意才能征用,协议的签名应是群众代表而不是村干部,因为村干部代表国家,签名无效;对于征用个人的土地,不能用大多数压倒少数去强征个人的土地,必须经过个人同意才能征用”。

贵厂占地含煤灰停放场在内约二千亩。如此大规模巨额征地,竟然无开过一次群众大会或群众代表会,就强征硬占当地人民的土地,能说不犯国法吗?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宝贵财产,农民无土地,焉能生存?懂吗?

二、山河归国有,借此压农民。

贵厂建在遮浪街道的径尾村、东洲街道的钟秀园村和石鼓村耕地上。说什么山河归国有,每平方地补偿4.5元作为青苗费。农民不服,于是,石鼓村请律师拟上公堂;钟秀园村在未被占用的耕地种上番薯。孰料贵厂乘夜偷运黄土覆盖其作物,因而该村农民搭棚保田守作物。红海湾政府多次组织官警几百人乘几十部车。列成车队,浩浩荡荡,如临大敌,欲捉守作物的农民以实施镇压,抢夺民田,但见守作物的人太多均不敢贸然行动而告退。从而改变手段,向有过上访和向干部算数的群众代表展开逐个抓捕,被诱捕和被捏罪拘捕的群众代表多人,人心惶惶。

更甚者于去年8月18日深夜集结多部官车、警车偷袭该村,用螺丝刀、铁撬、千斤顶、斧头等作案工具撬门入屋抓人、被抓去多个代表。其中就床强抓一位曾向干部提出算数的村民妻子,用铁丝捆颈、高粘胶布封她口、眼,赤身拖上车。民妇有何罪?夺园复裸擒的恶剧上演,铜锣敲醒梦乡人,闻枪冒弹临。众志成城垒,官警难逃遁。红海湾书记陈辉南、公安局长、市副公安局长等数十官警被拦住,其余多人逃走。凌晨困车里,惶恐到黄昏。

这时红海湾书记陈辉南才愿意签署每亩二万元予付征地补偿款,其余等中央红头档才付讫的协定。但其中168亩耕地以权属有争议(无争议)至今拒不付款。按照国家规定的征地价:一级地每亩14万多元、二级地12万多元、三级地11万多元。电厂所占地属平坦耕作地,应属一级地,每亩14万多元,除于付每亩2万元,每亩尚欠12万多元。

拖欠的征地补偿费要何时付还?国务院转发监察部等部门对于征地补偿费中明确批示:“各地要做好自查自纠工作,把问题解决于基层。如果弄虚作假,顶风作案,以致群众越级上访的要追究其上级领导的责任,要严肃处理。对于拖欠、截留和挪用征地补偿费,情况严重的单位和个人要严肃追究领导和个人的责任,触犯法律的要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国土资源部出台档拖欠补偿款农民可拒绝动工”。当前中央对于征地补偿费的政策,你们知道吗?

三、毁湖灭自然,断绝生计要补偿。

这里傍海临湖丘陵地,地少人多,世代人民靠湖谋生。白沙湖是个三面环护的临海湖泊。湖水随潮汐涨退而浅深。涨潮时湖畔水深不过膝,湖心水深不超2米;退潮时,有三面广阔的干町。地处南国,气候温和、四季如春。盛产鱼虾、螃蟹、贝类、珍珠等上百种湖鲜海味。台风过后,更是鱼虾密集,因为外海鱼虾随潮避风而入湖。日捞夜捕,取之不尽,男女老少,皆可觅食;更有广阔且驰名的白沙湖盐场。它解决了沿湖十万人民缺地的问题,哺育了沿湖人民子子孙孙,丰富了沿湖人民的衣食,被尊称为“母亲湖”。

孰料今日,白沙湖因建电厂,湖的南面较为避风恬浪的湖地被毁,繁殖鱼虾苗的温床已失。同时,因填湖的黄土化成泥浆覆盖跨湖大道的北面因而船只已无法进入石鼓澳停泊,千年古澳已消失,渔民泊舟无地,生计面临断绝。湖资源的严重破坏,造成的损失,使我们子子孙孙千秋万代失去生计。在这里绝对缺地而人口密集的地方建电厂,贵厂凭什么能赔得起无价的损失呢?更何况电厂已投建逾年,补偿费至今置若罔闻,群心共愤,怨声载道!也许,你们还在做“山河归国有的美梦”吗?别再做梦了,还是多些考虑如何解决沿湖人民的生活问题好了。

四、偷卖生态风景山,不见土石资源钱。

一车一车的黄土、花岗石源源不断运入电厂填湖、盖地、筑堤,争先恐后地运土、运石,大车横冲直撞,在三岔路口压死多人。整个电厂初期的填基工程全靠土石方,这些大量的土石资源多是东洲乡生态风景山取来的,开采逾年,不知谁卖山,也没人敢承认卖山,偷山卖资源的事只有“公仆”知道,主人蒙在鼓里。前月初经查封石口——公塔山,才知道由一个村支书签名卖山,凤地山的石口无人敢承认卖山,了哥石湖及其它多个山岭的土资源被挖一空,也无人敢承认卖土。既然无人敢承认卖土石,不见卖山钱。贵厂无疑“窝赃销贼货”,大量的土石资源被偷卖,只有你们才知道其数量、价格、金额的情况,群众起来日,应追究其责任于买方。

五、铁架如林立,不见赔偿钱。

贵厂所架设的电线铁架既占地又妨碍环境,影响土地价值,毕竟有无补偿?

六、修路占地不补偿,被占地户讨公道。

为因建电厂起见,必须修路以便运输,贵厂所经过的红海湾大道,约10公里,每亩只补偿1千元青苗费;从石门床起到桥仔头码头的路段;其他多条进入电厂之路的占地有的只补每亩3千元的青苗费;有的完全无补。这里人均不足三分地,视地如宝。可是因修路失地的农民不给予补偿。理由是“山河归国有”。欲哭无泪,欲告无门。因建电厂,害苦农民失地,你们知道吗?应怎样补偿?

七、爆破震坏屋,有赔无几出怨言。

贵厂爆破采用超常的爆炸法,震力相当五级地震,沿湖的百姓房屋有不同程度的损坏,得到补偿的同等房屋价不同,有的村片平房一间几十元,楼房一间几百元;有的村片平房一间几百元,楼房一间上千元。到底贵厂凭什么标准计算补偿费?人民狐疑猜测,为理顺补偿屋款,以息民怨,这个补偿损屋的问题,要重新估价解决,也许贵厂补偿的款多而分到户款少,甚至有些村民无钱到手。到底是谁截留或挪用,必须从贵厂发出的金额是多少查起。

八、电厂属污染企业,毒烟废水污染堪忧。

电厂排出的毒烟,它对人体的危害;排出的废水,它对海洋生态环境的污染,其损失不可估量。这种高度污染的企业在这里投建,本应让当地人优先受惠,反而受害,毁山、毁田、毁海、毁湖、绝资源,难道要我们后代儿孙背井离乡吗?

也许你们的钱已拿给“公仆”了,试问谁是主人?该得钱的不得,不该得钱的得了,那还了得。

试问你们还想征用500亩煤灰场吗?河北省定州市正因截留征用煤灰场地的补偿费才引起惨案。希望像河北省定州市电厂的悲剧不要在汕尾电厂重演。

上述我们所提的问题得到解决,我们自然会大力支持贵厂早日建成,皆大欢喜。希望电厂领导体恤民心,可怜农民苦,为农民做好事,感恩匪浅。

此致

敬礼

汕尾电厂所在地农民上
2005年8月4日

不忘白沙母亲湖 犹念救人涂龟母

白沙湖,沙白得名。位居南国尽处是天涯,在红海湾麒麟角。有其独特之地理形势:东有石狮顶天以守门,南有白龙过江而拦海,西多盐町而筑堤,北多山岭以挡风。五狮临湖而守顾,三面环卫,敞开一门。湖海贯通,帆樯逐浪。

湖床平斜而渐深,湖水随潮以涨落。潮涨,湖心水深约二米;潮落,三面干町见贝类。潮水定时,由月牵引,一天廿四次来去。正是:“白沙湖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这里气候:夏无酷暑,冬不严寒。四季如春,“得天独厚”。适宜鱼虾、螃蟹、贝类、珍珠等数百种湖鲜海味之快速生长;也就快速繁殖多种鱼苗、蟹苗、虾苗等输出外海,起到丰富海洋生态资源之作用。

有湖则缺地,世代人民伴湖眠。日以继夜,网捕、灯照、手拾、足踩、割、摸、搭、钯等作业,层出不穷,各展其能。“昔钯蝻软够担返,今已珍稀当海鲜。”有湖在,孤儿不怕无父,寡妇不怕无夫。男女老少, 皆可渔利。一个学童在暑假期,弄潮湖边,一两个钟头,可挣几元、几十元、上百元。

曾闻“过洋埔娶媳妇等后涝(潮)水”之故事。正是:“鱼蹦虾跃随潮汐,贝厚螺丰任摸抓。”它解决了沿湖几万人民之缺地问题,养大了沿湖人民之子子孙孙,丰富了沿湖人民之衣食。因而人气兴旺,故尊称它为“母亲湖”。

回顾1943年春夏,日寇南侵,水陆封锁,粮道中断;偏遇干旱,田园失收,遂致饥荒。无处不哀鸿!饿殍遍埔。处于断粮之沿湖百姓,面临灭绝殆尽。这时,白沙湖里,骤生一物,约三寸大,其貌不扬,软体无足,名叫“涂龟母”。屙出粉菜,鲜明成丝而结球,满湖皆是。取其炒食,鲜美可口。用作果腹疗饥,救活了无数难民。在被救活之难民中,也许有您父母,或您自己哩!

1962年夏,又生涂龟母,不过这年缺粮不比1943年严重,故生之甚少。涂龟母是在最严重之饥荒年才出现救人,因此,白沙湖又被称为“宝湖”。然而宝湖,劫数难逃,为之“梦幻魂牵”。有诗为证:

千古一湖聚宝地,粼粼碧水已难逢。
忍观大地吞湖日,犹自依依在梦中。
传说白沙湖救过民族英雄郑国姓。
临湖凭吊郑成功,率舰入湖遭敌轰。
狮吼天愁地亦哭,欧江破隙救英雄。
呜呼哀哉!湖之将亡,于心黯然。泣作拙文,以飨后人,能知涂龟母,记住母亲湖也!

东洲五社合圩公益理事会编
乙酉孟秋

向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说明为什么要封电厂?

各级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

你们好!

我们系汕尾电厂所在地的农民,今日,怀着十分烦恼的心情向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说明为什么要封电厂的原因。

我们世代住湖边,缺地伴湖眠。白沙湖养活了我们祖先,也养活了我们自己,故白沙湖自古尊称为“母亲湖”。

然而“母亲湖”,由于建电厂,毁灭了恬风静浪的该湖南面,失去了能快速繁殖多种湖鲜海味的幼苗温床;也由于填湖的黄土化成泥浆大面积覆盖跨湖大堤的该湖北面,没膝的泥浆使千年古澳的停舟处搁浅而失去石鼓澳,逾千渔民失业;同时靠其他工具捕捞上百种湖鲜海味的人也随之资源遭受破坏而影响收入,日趋减少。

电厂的投建,无疑是对沿湖人民的生存威胁。为了我们能够生活下去,为了我们的子孙免致流离失所。因此,我们曾于今年5月下旬上访红海湾信访办许初春同志;7月15日上访副市长林义君同志;8月4日致汕尾电厂一封信,要求政府和电厂妥善地解决我们所提出的问题。但是,我们所提出的问题,他们置若罔闻。换来的却是镇压,在上访路上拘捕我们;派工作组进村企图镇压我们。

在工作组进驻日不接受我们的正面欢迎,而从僻道进村龟缩在村委会里,享受“山珍海味”,不去访贫问苦,而是……,自工作组进驻已逾月,没有解决任何问题,专门在媒体上造谣惑众,说什么“检查站已撤销,猪肉降价了”;物色一些人“粉墨登场”上电视台放屁。在工作组进驻后竟然发生骇人听闻的惨案——东洲街道办事处会计遭杀害。

我们寄于工作组解决问题的信心已失去。出于不得已,在9月21日凌晨3点30分时封电厂的路口,禁止电厂的运输车进厂,这一果断的措施是我们讨回公道的唯一办法,振奋了人心,男女老少齐上阵,日夜守护路口,废寝忘食,不达到我们的生存要求——安置费,决不收兵。

9月24日汕尾民间艺术节,汕尾市政府严禁我们东洲人入市观光。视善良、守法的东洲人为“洪水猛兽”,把东洲人依法维权当作仇敌对待。居然造遥惑众,肆意侮辱我东洲人民的做法,既违反国法,又侵犯人权,暴露了当局的脆弱和无知。

在节日招商,背着我东洲人出卖白沙湖,既然非占用白沙湖不可,就应同我沿湖人民磋商,才能两全其美。

想让政府和广大人民明白我们封电厂的原因所在,再次公开8月4日致汕尾电厂的一封信,广而告之。

此致

敬礼

汕尾电厂所在地农民上2005年9月26日

汕尾电厂所在地农民封电厂标语


拥护党中央,爱民严纪纲。
倡廉反腐败,国祚万年长。


我爱好公仆,为民好主张。
人人好做主,事事好商量。


我市有媒体,从来不报忧。
专门为报喜,满纸并无愁。


政绩多渗水,弄虚民怨嫌。
奖牌高挂起,先进是贪官。


买官吃死人,世上臭名闻。
天地岂无眼?须防及子孙。


权门麻将响,筚户怨声高。
人死要收费,偷埋挖骨烧。


人亡悲泪落,官等丧家来。
三万二千五,分文不可差。


亩地三千元,只补作物钱。
转售卖建屋,十万饱私囊。


征地不开会,暗箱藏野心。
违章犯法纪,依势压农民。


山河归国有,借此夺农田。
动辄兴鹰犬,凭空押入监。

十一
强征修路地,路占个人田。
耕者失田苦,要求赔补钱。

十二
铁架如林立,占田妨地利。
居然不补偿,岂有此公理?

十三
土石被偷卖,有山遭挖空。
问官不敢认,捉贼把车封。

十四
电厂因爆破,震坏民居屋。
有赔无几文,怎免怨和哭!

十五
占我湖和田,截留赔补钱。
置民于死地,誓死保家园。

十六
世代住湖边,缺地伴湖眠。
电厂占湖地,谁不讨湖还?

十七
电厂把湖吞,资源不复存。
求生临绝日,挣扎保儿孙。

十八
电厂多污染,本应优惠先。
反而遭所害,跪地喊伸冤!

十九
三农问题大,解决不寻常。
谁能解决好?翘首望中央。

二十
泱泱大国里,谁为主乾坤?
盼以人为本,还民可生存。

2005-9-21

怒 民 围 警
2004年8月18日

红海兴电厂, 白沙起烟尘。
移山压耕地, 耕者心如焚。
并且填湖海, 资源更纠纷。
征地不开会, 暗箱藏野心。
占园逾千亩, 占湖无价论。
应得几十亿, 统归入官银。
山河归国有, 借此压农民。
动辄兴狼犬, 凭空押监禁。
夤夜侵民宅, 撬开卧房门。
就床擒睡妇, 蒙眼封口唇。
魔爪拖妇出, 上车仍赤身。
民妇有何罪? 夺园复裸擒。
梦乡惊醒吼, 闻枪冒弹临。
众志成城垒, 官警难逃遁。
提机急呼救, 整天无救军。
凌晨困车里, 惶恐到黄昏。
垂头挨咒骂, 愧对众生嗔。
媒体登围警, 官场曝丑闻。
沿湖十万众, 缺地湖养人。
视湖如瑰宝, 见地若奇珍。
世代依此地, 糊口传后昆。
缘何至今日, 受罪何太深。
田湖遭占夺, 利益受侵吞。
绝人生活地, 贻祸害儿孙。
告市无瞅睬, 告省无信音。
上访遭报复, 令人泪满襟。
有苦无处诉, 有冤无处伸。
听任其所作, 民间有冤魂。
泱泱大国里, 谁为主乾坤?
盼以人为本, 还民可生存。

《破阵子》• 围警

罔法无偿收地,实施暴力侵吞。乘夜进村撬门入,就床强捉未衣身。欺凌良妇人。

怒民冒弹拦截,数十官警难遁。最是怆惶困车里,垂头挨骂到黄昏。腐败令人嗔!

怒 民 围 警
2004年8月18日

红海湾头兴电厂,白沙湖畔起波澜。
务农守法求公道,执政仗权填欲潭。
乘夜进村施镇压,撬门暗捕押牢监。
梦乡闻弹惊醒吼,敲破铜锣围警官。

横 标

世代住湖边,半为靠湖半靠田。田被占,湖被填。填湖绝生计,占田断粮源。所有赔偿款,全被吃光、喝光、挪光。执法掌权搞三光,国受其害,民遭其殃。农民皆懦弱,翘首望中央!

惊 烟
2005年10月6日


烟囱不够高,触目令心焦。
电厂煤烟毒,杀人免用刀。


电厂烟囱低,毒烟藏杀机。
可怜我万众,死别与生离。

毒水复煤烟,毁湖和占田。
如何活下去?窘境在当前。


环保有规定,违规惹祸端。
要求当局者,造福益人间。(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7-21 9: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