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琦:成都当局包养53头奶牛

更新: 2006-07-27 08:55:42 AM   標籤:tags: 奶牛 , 养殖场 , 农民

【大纪元7月27日讯】 包养容易解套难

2006年6月1日早上7点过,位于成都市温江区涌泉镇燎原村二组的“黎炳和奶牛养殖场”突然来了大批警察和几十辆汽车及不明身份众多人员。乘“养殖场”内空无一人,警察用万能钥匙打开“养殖场”的大门,将该养殖场内的50多头奶牛赶上汽车并将“养殖场”内众多的其他私人财物装上汽车,一并拉走。

中午,养殖场的主人黎炳和拉着满满一车青草回家时,顿时傻了眼,不仅自己辛苦劳作几十年积攒下来的全部家业及几十头奶牛不见了,就连自己的房屋也夷为平地。该找谁去讨要自己的这份家业?黎炳和及家人茫然了,他们明知道是温江区政府派人去干的,却不敢去找政府,他怕不仅讨要不回自己的这份家业反而会被扣上莫虚有的罪名被温江区政府抓去坐牢,因为黎炳和的大儿子黎怀树2004年2月16日曾被温江区公安局的警察及城监队的人员打伤抓去坐牢,若不是省人大的几名常委联名多方奔走呼吁,说不定今天还在大牢里。事后有人偷偷告诉黎炳和的家人:你们家里的生活用品被放置在“光华苑小区”,但门上贴有“温江区防洪防讯办公室”的封条,但牛不知去向。这才让他们想起5月24日突然接到温江区防洪防讯办公室的一纸通知,让其五天之内撤除违章建筑“养殖场”。

鬼子进村,还没有他们干得漂亮(1)


鬼子进村,还没有他们干得漂亮(2)

事情的起因要回到2001年9月,当时“黎炳和养殖场”位于温江区公园旁,黎炳和及家人都属于温江区柳城镇两河村五组的村民,2001年9月份温江区政府以建光华大道和城市规划的名义,以每位村民8000元买断终身及房屋每平方米获得55元赔偿的情况下,在政府的软硬兼施下,被迫搬离家园,然而,温江区政府却将这些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以数亿元的价格卖给开发商进行房地产开发,却骗村民说:土地只卖五千万,安置村民都不够,其余的土地款到那里去了村民是无从知晓了。为此五组村民于2003年9月起在其原来的土地上进行长达10余月的静坐示威,此事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胡锦涛总书记曾于2004年9月底批示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要求给予解决。2005年7月农业部直属的《百姓》杂志也公开报导了该事件,但时到今日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由于“黎炳和养殖场”的特殊性,2001年9月在时任温江区副区长官尚军的协调下,搬到了现在的温江区涌泉镇燎原村2组,并签下为期10年的租地协议,在租地协议履行了4年多还剩下5年多的时间里,区政府却采取了上述手段。

目前,被强拆的五组村民的生活情况如何呢?他们大部份人的生活极其窘迫,而区政府却对外编造事实为农民修建了安置房又如何的好,并且大多数村民又安置了工作什么的。他们给村民安置的工作无非就安排了几位关系户去挣每月400元的扫街道工作,给村民的安置房却是连报建手续都没有,下大雨时能从6楼漏到底楼的违章建筑,然而温江区柳城镇政府却还从农民的安置土地中扣去40亩与人合伙进行商品房开发。

4年过去,包括被剥夺“养殖场”的黎炳和全家及剩余村民们仍在为这次被政府强行剥夺土地,其生存权受到侵害的事件继续进行着抗争,虽然他仍然过着四处漂泊的日子,但他们还在坚持继续抗争。

成都当局 吃不了必然兜着走

今天上午,受害者和律师来到笔者家中,希望通过新闻报导传递他们的声音:“我们相信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一定能清除那些贪污腐败分子,合理赔偿原温江区两河村村民全部损失,从而摆脱目前的生活困境。”

截止发稿时为止,体制内六四天网义工告诉笔者,由于该案件与《暴力拆迁 胡温批示一钱不值》均发生在同一地区,受害者又都是同一群体,而帮助受害者的朋友们已经通过体制内渠道闹到了北京,加上阙定明[见2000年天网呐喊《可怜我们川北的农民实在难承重负》、李廷惠、刘北星、以及已经平反昭雪的甘立志[见2000年1月23日天网呐喊特别报导:四川邻水县“8.19事件”等大批失地农民领袖惊天动地、前仆后继的群体抗争入狱,四川失地问题早已引起中共核心决策层的高度关注,并多次派员明查暗访。

目前,成都当局处于“吃不了兜着走”的尴尬境地,已经花费大量票子,包养奶牛,每天还要请人给母牛挤奶,抱崽,洗澡,照顾得比老妈还要周到。

解铃还需系铃人,成都由于土地问题已经入狱下课了一大批中层官员,但关键人物多次藉助特殊关系化险为夷。笔者希望海内外新闻机构和体制内外朋友们关注成都官员如何继续欺上瞒下,如何解套。

——转载自《六四天网》(http://www.dajiyuan.com)

/gb/6/7/27/n1401255.htm  二維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