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红药不是药 白雪不是雪

——来自劝退前线的报导(5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3日讯】 红药是主动敲开白雪的聊天窗口的。她是“奔袭”台湾而来。一来就嚷:“网页打不开啊?说是还没有注册呢!”,“你给我发什么了?我这里出现了警告。”,“该页无法显示!”这个红药哪里是药啊,像是一杆枪。

当然白雪也不是雪,她是修炼者。“因为封锁,你看这个可以吗?”,“你有破网软件吗?”,“从动态网上去,找民主人权区块的小晴。”,“这是当前的IP……”“这是破网软件救急版。”,“请问你看到了吗?要我帮忙声明吗?”

红药和白雪就这样认识了。之前她已经跟另外的法轮功学员电话里交谈过。

“目前将近有1114多万的共产党、团员、队员宣示退出中国共产党。每天有3-5万人,平均3-4秒钟就有一人退出。”白雪是暴风雪,切入主题很快。

“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我怎么相信呢?”我好像看见红药眼睛在眨巴。

“是真的,每一笔都有一个心声。你不相信是正常的。但是我们做应该做的,要帮助人在恶党遭到报应时让好的党团队员快快声明不要被牵累。用的是化名, 看的是人心。如果声明的人不明白声明的意义,那声明也没用啊。”

“我怎么觉得现在你们就像抗战时的地下工作者啊。”

白雪没理会红药的幽默,继续劝说:“中国目前正处在一个关键的转折点。1114多万人退党、退团是一种非暴力的投票罢免中共的活动,极其有力,很祥和的一种方式。中共一直在封锁消息。能帮忙人是有福的。”白雪很会变奏:“你自己多看看吧。不然我跟你多说你也不信。不过我告诉你,是有不少人自己要我们帮忙的哦。早上有4个人要我帮忙声明的。你看看有人这样写的:‘我深爱中国,我们是龙的传人,不是马克思的传人;我们是炎黄子孙,不是共产党的子孙。所以退出过去加入共青团等有关的一切共产党组织。’这是别人写的,我只是帮她上到网站上,这样安全。”白雪劝退张弛把握得很好,正面说、侧面说。

红药正面回应了,说:“我看了很多,我就是想知道真相。上面说的,我以前或多或少的听说一些。但你们这样不是很危险吗 难道你们就不怕被害吗?”

担心是良心的表现,这个女青年比那些“独立”作家少些私心,好劝。

“我在台湾,没有危险。我们是一家人,是不是应该尽心地帮想声明的人?”

“也就是说你不被他们控制呗,台湾为什么不要中国给的大熊猫呢?”话中的“他们”是指“中共”,“中国”也是“中共”。红药用词很含混,自己的话和党的话混杂在一起。典型的党奴思维,脑子和嘴巴有一半以上在中共那里。

“那有政治色彩啊。”真是法轮功不搞政治。白雪马上转话:“声明将关系到你的未来……圣经不是说人类将会有一场大审判吗?现在听到这件事的每一个人不就是在正义和邪恶之间做出选择吗?看你对这件事如何反应?有需要帮忙你就留言吧。我忙了。你看看自己分辨吧。”很好,该说的都说了,让她思考。

“我现在还不是党员呢。”红药说:“而且我也不想加入共产党。”

瞧这个党把人弄的,几乎所有人——无论哪个阶层,无论哪个文化层次——都以为中共组织就是共产党,加入共青团和少先队无关紧要。我也这样认为过。

“曾经是过团员带过红领巾的都是污点都要声明。”白雪说:“现在明白人是不会加入的。中共残暴统治下,害死8000多万人,这是共产党的死罪,天要治它的!为了好人不受连累、在天灭中共之际丧命,所以要声明退党退团退队。”

“害死8000多万人,这是共产党的死罪,天要治它的!”这话说的好有力。这话虽然出自人的嘴里,旨意却来自天庭,我好像看见天空飘来一块灭共令牌。

“不啊,带红领巾不是污点,”红药闹心了:“那是怀念革命先烈。”

红药这话,一下让我想起了文革时期红卫兵打嘴仗时最爱使用的口号:“革命无罪,造反有理!”这个红药肯定没有入过红卫兵,那时候还没她呢,但思维方式是一样的,都把共产党搞的取人头暴乱看得很神圣,全不知道那是犯罪。

“红领巾本身没什好批评的,”白雪很委婉地绕过红药的红领巾情结,“只是天把它作为中共一份子的标记。如果你反对残暴,声明退队就是让天看你的心。”

其实红领巾还真的要好好批评。我记得小时候对红领巾的第一印象就不好,三角巾让我联想到坏人的三角眼,红色让人很容易想起血。共产党就是通过把红领巾跟所谓烈士扯一起,向纯洁、纯真、纯正的孩子灌输杀人、流血等恐怖主义思想。为什么中央军委通过新浪网调查“打仗时,你是否同意向妇孺老人开枪?”,有百分之八十的人赞同?就跟杀人教育从红领巾开始有密切关系。

红药说:“我认为这只跟党有关系,而跟团队没什么关系。看待任何事情都得是双面的,不能走极端的。”这时候红药表现出鲜明的中共学生特征,在背书。

“党就是以这些团员、队员来宣扬自己的壮大,壮大了又加强迫害国人。你助长过这个党,没有一点责任吗?”白雪要把她从中共的课本书包里拽出来。“这是一个观念问题。声明不在退什么,而在于关心国人,去年一年有8万7千多件的血腥镇压民众的事件。声明是正义的, 为自己的良知负责。”

红药不背书了,说:“虽然我不敢对共产党批评些什么,但我也知道,我们国家的政策确实很不完善,而且贪官无法无天,面对很多事情我也很气愤。”

“所以才要帮人理智的声明,表示反对贪官当政,不要有流血事件。不要小看声明哦……”白雪也跟红一样,贴了东欧共产党国家崩溃前的退党数据给她。

红药脑子开始转弯了:“嗯,我们内地其实很封闭的。因为中央台不会把一些不好的事情报道出来的,而凤凰卫视又被封。其实以上那些数据我可以看出一些。我不想加入共产党也是有原因的。从历史的发展历程来推测,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肯定会被瓦解的。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但还需要时间。政治书上说中国会从社会主义社会发展到共产主义社会,那是不可能的。”

“失民心则失天下的古老定律,已在发挥作用。中共一旦骗不了人,民心尽失情形下,单靠暴政就如同秦朝末年,隋朝末年,折腾不了多久。退党活动看似很不起眼,但是,这是从人心深处、从生命本质上告别邪恶的精神觉醒运动,一旦开展就势不可挡……我要下了,如果你需要声明,用一个化名,我帮你。”

红药同意了,说:“好,用正义做化名吧。谢了。”白雪就帮红药退了。

红药退了,虽然还带着一些怕心,却可以开始明明白白做人了。

红药不是药,是退团退队之正义人士。白雪不是雪,是劝退之修炼者。

2006年6月24日星期六写于反共书斋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7-03 5: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