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袁胜 高智晟 人民币的共同启示

唐子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24日讯】8月9日,上海东航副机长袁胜离机在洛杉矶申请政治庇难,起因是因为8日在上海机场传九评、促三退被同乡告密,警察留下话:回来交代清楚。袁胜是法轮功学员,在回去入狱和留美自由二者之间,他选择了留美。

8月15日,高智晟在山东姐姐家被秘密抓走,几天后北京警方承认有这么回事,是拘审他,因他有违法犯罪的嫌疑。这当然让海内外人士又好笑又好气,因为如此理由最该拘审的就是下命令抓人的人。这时候有人提醒:继续关注袁胜事件,以进一步广传九评、力促三退来营救高智晟!中共的围魏救赵之计被破了。

日前知情人士向大纪元透露一份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的“机密特急”文件,发于今年4月20日,称法轮功在人民币上涂写、打印“法轮功反动标语”进行“反动宣传”,并称发现印有“法轮功反动标语”的人民币,要“收缴、登记和销毁”,“要向人民银行和公安部门报告”。人民币成传九退三之传单,在8月被称为中共无以控制、无可奈何的新媒体。江泽民和胡锦涛一齐头痛的敲头了。

乍一看,袁胜离机避难、高智晟秘密被抓和收缴人民币传单这三件事,共产党都是分开来做的,只显出中共当局在乱来,真的神智不清了。但沉静地观察,我们发现这三件事都内在地跟一个让中共心惊肉跳的群体——法轮功——相关联,都跟以法轮功学员力推的“传九评、促三退”事件相关联。袁胜在美国说:九评和三退是中共最怕。高智晟早在被抓之前就留下话:如果我被抓,传九评和促三退是营救我最有效的方式;人民币传单口号——“还我河山 天灭中共 声明退党”,“天意不可违 老天灭共匪”等——简洁明了传递退党信息给普通民众。这三件事里,袁胜是法轮功学员,高智晟是法轮功之友,人民币传的是法轮功解体中共营救人质的口号,都跟法轮功相关,都点出了三退自救救国的主题。

略加分析我们便知道:如果袁胜在目前这举世关注的时刻,通过起诉《世界日报》等方式讲跳机真相,让世界真切地知道中共国寨正在发生什么大事,九评和三退对中国和世界和平、和谐的意义,一旦世界都来对中共的邪恶暴政说不,以践踏人权为理由要求取消2008年的奥运给中共实压,高智晟就将获得营救;高智晟一获救必将更公开地倡导传九退三,其粉丝对中共的恐惧也将大减少,“你三退了吗”“看九评了吗”等询问将迅速传递,使传九促三成为中共再也无力掩盖的街谈巷议;由人民币传单的传递,中共邪知分子因各式各样的私心不传递网络上得知的三退信息的阻挠将被冲破,好奇的民众通过讯问退党便可得知九评、袁胜、高智晟等事和人的信息,民心会振奋会自发地传问“你三退了吗”“看九评了吗”等询问,《九评》的书、录音、影碟将公开传播,这时候三退将退得中共脚虚绝对站立不稳。而就在这时候天灭中共的瘟疫审判也来临了,愚迷者和自大者将淘汰,全世界和全中国将注目这一切,而后是神佛信仰复兴,缔造世界新文明。

毫无疑问,传九评、促三退是打中了中共这条毒蛇的七寸。现在中共已经草木皆兵了,中共的强横是色厉内荏。中共从来者疯狂行事不可理喻,却也从来都以施暴和撒谎夺权和维权为鲜明目的。现在我们犯不着跟人辩论袁胜跳机是不是别有隐情,犯不着解说高智晟对中共并不偏激、人民币上的退党信息不是反动标语,我们只须对周围的人说法轮功、说袁胜、说高智晟、说人民币……最后询问:“你三退了吗?”“看九评了吗?”,问的人和被问的人就将走出对中共的恐惧。没有了对中共的恐惧,中华黄土地上就自然没了中共的邪恶暴政和流氓专政。

我参与传九退三活动有一年半了,总有人问“没有了中共,中国怎么办?”这个问题我曾经写文章《没有了共产党,我们这么办》回答过,也曾经面对面对好些人回答过。我认为是回答清楚了,肯定回答清楚了,但问的人可能觉得还不明白。其实问者并非不明白,而是没见到共产党垮台后的情况,他不敢相信,说白了还是恐惧:还是在中共没倒台之前不敢对中共说不,不敢参与传九退三活动。他的头脑被中共洗白了,洗得在涉及共产党的话题时基本上没有自己的思维,而尽在中共教科书和文件、影视、歌曲的思维里转。他压根儿没好好想过:他没参加这个活动,实际上就是在纵容共产党延长对法轮功善良信众的迫害,只要天灭中共是真的,他就会是中共的陪葬,中共封锁消息就是在拉他做陪葬。

袁胜、高智晟、人民币给我们的共同启示是:九评和三退是中共最怕;都来传九退三,很快我们就将走出对中共的恐惧,中华将真正、全面、健康的复兴。

附——《没有了共产党 我们这么办……》:

没有了共产党,我们怎么办?谁提出这个问题,谁就要好好读一读《九评共产党》,读懂之后,谁就会恍然大悟:噢,根本就没有这样的问题嘛!这个人会痛骂中共:TMD!这个邪魔,害得我问这样愚蠢的问题。

是啊!没有了精神强奸犯、鸡奸犯,没有了杀人犯,没有了大骗子,你说我们怎么办?我们会不再有灵魂被奸污之痛,会不再恐惧,不再上大当。我们会轻松快慰,会享生命之福,会有财产和生活安全感,总之,我们会享有人间幸福。

没有了共产党,我们这么办——

一、把中共强加给我们的一切都统统扔掉!再也不要眷恋。

我们要扔掉党的领导,是它让我们沦为猪狗。我们要扔掉马列毛思想,是它让我们造反当强盗,专走歪门邪道。我们要扔掉所谓人民民主专政,专政就是独裁,有专政就绝没有民主。我们要扔掉社会主义,是它让我们吃了五十六年草。

不要中共领导,党政就能真正分开了。决不允许再有一个无所事事、专干坏事的中共党委、支部系统领着政府作恶。人民不要养两个恶官府,幸福就来了。

我们要扔掉所有恶法,什么邪教、反颠覆、泄露国家安全机密……这些全是为中共惩治不同意它的思想和行为的人制定的。我们要扔掉户籍制度,不能让农民做贱民。我们要废除所有特权制度,决不允许官员非法行政为所欲为。我们要扔掉路卡、关卡、边防证等所有根本不需要的东西。总之,中共强加给我们的一切,我们统统不要,全都要扔掉,再也不眷恋。

为什么是一切?这样做,难道不是偏激。不是偏激,是回归正义。因为中共是邪灵,所做的全是罪孽!清算它所有罪孽,不再给它死灰复燃的机会。我们只留下祖宗的遗产,比如修复的庙;人民的劳动成果,比如高速公路。五十六年暴政,中共哪做过一件好事!今天,凡所有可以被称为成绩的事,没有中共的台湾全都做得更好。我们人均年收入一千美元,台湾人均收入是多少?一万六千美元。扔掉中共所有的强制,我们的聪明才智才能最大的发挥,过台湾人过着的好日子。

二、把中共千方百计阻挠我们得到的自由民主都得到,并维护好。

我们要自由人权。要人身自由,决不能允许限制人的迁移、行动,坚决惩治拐卖人口、绑架勒索、私设公堂的刑事犯罪。我们要言论自由,不要中宣部对我们说什么、不说什么做任何规定,说我们想说的。我们要新闻自由,不要任何机构和官员对媒体报导什么、不报导什么横加干涉,什么赞美、什么批评、什么客观介绍,由媒体自己决定。我们要信仰自由,以自己选择的宗教信仰去追求自己的道德,在社区开展什么宗教活动,进什么样的庙宇、教堂,由我们自己决定。我们要结社自由,自己组织政党、社团、工会、农会,增强和管理个人力量,加入和退出自行决定,不受政府专横者和黑社会的恶势力的压制。我们要游行自由,拥有上街表示对政府、政党、团体的政策、行为不满的权利。总之,别人能享有的自由人权,我们都要享有。因为我们也是人。中国人不是人之另类。

我们要民主竞选。我们要拥有台湾人拥有的自由竞选权利,根据自己的喜好、认知选举我们认为能够公正行政的人出任县长、市长、省长、总统,选举我们认为能够代表我们利益说话、有良好操守立法的人做议员。竞选要从社区、学校就预习、操练培养能力,保证能在竞选时有秩序、有质量地投好自己那神圣的一票。

我们要好好珍惜自由和民主。自由要对道德和法律负责。民主要有序开展,要有防范破坏民主的机制。要依法严厉打击黑社会,以彻底告别中共邪党。

三、还产于民,还钱于民。

没有了共产党,我们就要收回被过去共产党侵占人民的几千亿的党产,用以安置上亿处于贫困线下的饥民、灾民,提高工作者的工薪和全社会的福利。我们要全世界追贪,收回贪官带到国外的钱,解决中国几千万失学儿童的上学问题。

四、继续广传《九评》,在正义感感召下,复兴中华道德。

《九评》所以能引发退党大潮,解体中共邪灵,是因为她唤醒了中共奴的中国人的道德良心。在中共围追堵截的封锁下,《九评》的传播面还是很有限的,没有对话、讨论,真正读懂的也不多。党文化培植在我们心中的小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不时地还会勃动。

读《九评》,通过认清中共邪灵、邪教的本质和杀人、骗人的流氓嘴脸,牢牢确立起中华民族的正义良知,在正义感的基地上重新梳理我们五千年的文化,重拾其中的优秀传统,并将其发扬光大。

结语:没有了共产党,全面复兴新中国。

没有共产党之前,中华民国对比专制皇朝国家,就是新中国。当然这个新中国还很不完善,遭遇到军阀专权、局部内战等。但妇女不缠小脚,男人尊重妇女,社会有了多种政党、报纸,有了自主经营的工商企业,社会充满活力。

有了共产党,中华民国便有了执行苏联命令的工潮、农潮和后来长达二十多年的暴乱,分裂中华民国,让国家没有安定团结、人民没有休养生息。中共之邪恶不仅在于它的出现,扰乱了新中国的建设,更在于它邪毒地抹黑一个正在向着民主、科学、市场文明前进的新国家,把它一手制造的罪恶栽赃,把有道德、讲文明的中华民国诬蔑成万恶的旧中国。国民党把中华民国移到台湾,没有了中共的干扰破坏,经济搞上去了,人均收入是我们大陆人的16倍,16倍啊!

没有了共产党,我们担心什么?

──转自《看中国》(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8-24 1: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