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人价值观转变

只有10%的香港人比十年前不快乐。(AFP)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10日讯】(BBC 舒非香港撰文) 十年前,如果问一名香港人:“人生中什么最重要?”答曰:“第一家庭﹔第二金钱﹔第三健康。”十年之后的今天,答案则有所不同:“第一健康﹔第二家庭﹔第三金钱。”

资料来源于尼尔森市场研究公司,他们在互联网上所做的调查,成功访问了一千名香港人,询问受访者现时心目中什么最重要,并要求他们回想1997年前什么最重要。这项调查有助了解香港人价值观十年来的转变。

重视健康

健康上升至人生最重要的地位,我想主要是因为经历了2003年的沙士疫症(当时香港变成“疫埠”,超过三百人丧生),当时的香港可说是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因为病毒经空气散播,防不胜防,而且死者中年轻力壮者,比老弱者还要多,更有不少医护人员倒下来。经此一役,人们才惊觉到即使以香港这样现代化的大都会,在疫症面前仍然是十分脆弱的。

加上香港超级富豪霍英东、龚如心都因癌病在年内去世,虽然他们拥有难以计算的财富,但金钱买得到医药,却买不到健康,更买不到多几年的生命。人们不由得想到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明白要是没有健康,财产再多也是枉然。另一个使香港人注重健康的原因,是香港社会的最大年龄族群–“婴儿潮”一代,现时都已进入中年。其中有不少四十年代末出生的,已踏进退休阶段。“未过三十人欺病,年过三十病欺人”,何况四五十岁?上有父母,下有子女,健康不单是个人的事,身体状况渐走下坡,自然不得不步步为营。

另外一个调查显示,当今香港人的平均寿命已上升至全球最高地区之一:男子79.1岁,女子85.9岁--男人全世界最长寿,女人是全球第二名,仅输给日本。

尼尔森市场调查显示,十年前港人将“生活质素”排在第七位,今天大幅上升至第四位。这同样显示了香港人观念的改变:从前大家都以金钱为人生最高目标,为了多赚点钱,什么都可以抛诸脑后。但跟重视健康的原因相类似,现在人们渐渐明白了,钱是用来改善生活的,要是有钱不花,再多钱也没有意义。有外地来港作短期居留的朋友对我抱怨说:“香港人是最爱装修家居的人,我住的大厦天天都有人在装修。一家装修未完另一家就开始,无日无之。 ”把自已的“安乐窝”弄得漂漂亮亮舒舒服服,显然是改善生活质素的重要手段之一。此外不少高级食肆的生意比较便宜的还要好,也证明了香港人开始学会“重质不重量”,不再是只会望着数字的“经济动物”了。

爱情贬值

另一点有趣之处就是港人变得更不浪漫了。十年前港人将“爱情”放在第四位,现在大倒退,“贬值”至第六位。调查机构分析说:港人比从前成熟了,“他们发现有很多事情比爱情更重要”。爱情贬值是否象征成熟?值得讨论。但从其它重视程度高升的项目看来,香港人无疑是越来越现实了。

对待爱情比昔日冷淡,还有很一个现实的原因。那就是香港的人口老化了。年轻人通常将爱情看得很大,认为是天底下第一重要之事,到了年纪越大,激情也日见减退,老夫老妻,忧柴忧米,为儿为女,供楼养车,爱情自得委屈点靠边站了。

爱情金钱健康哪样重要还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人活得快不快乐。这十年间,香港人是开心了还是更不开心了呢?原来53%的港人认为自己比10年前快乐了,只有10%的香港人比十年前不快乐。而女性普遍比男性更快乐。

但这点也不是没有争议的,因为十年前有多“快乐”,莫说不容易记得起来,也难以有一个尺度去衡量。不过有一点却是容易记得的,就是十年前,香港正处于回归的前夜,香港人面对着政权的转变,“一国两制”能否成功尚未可知,吉凶未卜,的确是不容易快乐得起来。显然,前景不明朗的 “忧虑”近年来已经烟消云散。

这个调查结果中只有一项比较可惜:只有35%的港人对“香港人”身份感到自豪,25%不感自豪,另有40%的人拒绝评论。

这大概是近年来中国内地发展比香港快,更出现了不少比香港人更“豪”的大腕,在香港大花银子,使港人有相形见绌之感。另一方面,前几年董建华把香港搞得一团糟,要北京几番出手给香港这种那种的优惠,使香港走出谷底,也教不少曾经骄傲的香港人为之气短。

十年,不长也不短。但人的一生中,又有多少个十年?十年之后,再作一个这样的调查,结果可能又会大异其趣。(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7-10 4: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