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寒山:自由主义在第三世界的传播

寒山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月1日讯】大约十年前,上海学者朱学勤在广州的南方周末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1997:自由主义的言说”,宣告了自由主义在中国意识形态领域正式“浮出水面”。自由主义在政治上主张民主宪政,保障人权,限制政府权力;经济上主张实现自由公平的市场竞争,保障个人财产权;思想文化上主张不同的思想和观点共存。如果要用一句话概括自由主义的精义,那就是它要求在个人自由和政府许可权、社会自治与国家管理之间划分出清楚的界线。

自由主义是在西方产生的意识形态,它为西方的民主制度、市场经济和个人自由提供了理论基础。在20世纪,它成为对抗形形色色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最有力的理论武器。九十年代,当中国进一步发展市场经济并融入世界经济体系时,越来越多的知识份子开始认识到自由主义的价值,这就是90年代下半期自由主义“浮出水面”的背景。

在同一时期,自由主义也在其他一些被极权主义控制的国家浮出了水面,一个最有说服力的例子是伊朗。美国学者丹尼 波斯特尔最近出版了一本题为《在伊朗读合法性危机》向读者介绍了自由主义在伊朗传播的情况。波斯特尔指出,当人们关注伊朗核计划、美伊冲突和伊斯兰极端主义等问题时,作为伊朗社会变迁的重要方面,自由主义近年来在伊朗国内知识份子和学生中的影响被人们忽视了。他指出,30年前霍梅尼革命建立的政教合一的专制政体在世俗化、全球化和消费主义的冲击下已经失去了建立在宗教狂热之上的合法性,现在的伊朗国家早已蜕变为一个“神学员警国家”,通过新闻控制、文化审查和秘密员警来压制新的民间社会。

2006年伊朗政府发起了所谓“第二次文化革命”,在“重振1979年革命的价值”的口号下镇压知识份子、工会活动人士、学生运动领袖和非政府组织成员。五一劳动节时当局镇压了汽车司机的罢工;六月份镇压了女权运动人士的静坐;八月份人权律师、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伊巴蒂的“人权捍卫者中心”被关闭;九月,伊朗总统内贾德宣布把大学中的“自由主义者”和“世俗主义者”清洗出去,政府新闻督导部再次关闭了伊朗改革派的报纸《东方》和其他三份言论出格的报刊。此外政府对文学作品和新闻的检查,对网站的过滤,没收卫星天线以及对于电影和戏院和监控,这些都在一天天地加剧。

但与此同时,自由主义思想在伊朗的影响也在迅速扩大。近年来伯林、罗尔斯、波普尔等人的著作在伊朗大量翻译出版,引起了伊朗知识份子和学生的强烈兴趣。尤其是中国知识份子非常熟悉的汉娜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的起源》一书给很多读者分析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建立起来的政治制度提供“极权主义”当理论框架,使他们认识伊朗的制度不过是20世纪形形色色极权体制的一个变种。

波斯特尔对伊朗哲学家贾汗比格鲁作了很多采访。Jahanbegloo是德黑兰文化研究所当代研究系主任,伊朗自由主义知识份子的代表。伊朗当局曾经以他企图和西方势力相勾结,在伊朗策划“天鹅绒革命”为罪名将他下狱,后在国际著名知识份子的大力声援下获释。

贾汗比格鲁用“自由主义的复兴”来形容目前伊朗知识份子和青年学生对自由主义的广泛兴趣,认为虽然近年来伊朗的城市化和工具性的现代化刺激了个人享乐主义和消费主义,并没有起到直接传播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作用,不过对宗教极权主义起了一定的消解。与此同时,伊朗公民社会也有了一定发展,革命后成长起来新的一代对宗教已经不像他们的长辈那样狂热,有更多的机会了解外部世界,正是这些条件给自由主义带来了相当的受众。在这些人中产生了人权活动分子、非政府组织成员、具有新思想的知识份子和学生等等。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2-01 3: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