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伍凡:郭泉和贾甲正冲击着胡锦涛

贾甲说:我们必须抛弃恐惧和懦弱,才能阻止共产党镇压和屠杀,才能战胜共产党。(摄影:温迪/大纪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11月2日讯】(希望之声《伍凡评论》节目)伍凡:各位听众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现在是《伍凡评论》第156期。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郭泉贾甲正冲击着胡锦涛”。为么我要选这三个人来谈今天这个题目呢?因为这三个人他们的思路以及他们的政治立场,正代表着中国大地上三股政治力量的交锋。

在线收听
下载收听

郭泉的政治路线代表的是走社会民主党、社会民主主义,或者也可以说是民主社会主义;贾甲所走的路是要号召共产党员退出共产党,要解体中共,结束共产党专政,建设一个新的中国。

而胡锦涛所代表的是正在统治的政治势力,他们是坚持共产党一党独栽专政,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用暴力和欺骗镇压中国民众。这三个人的名字正好在最近的一周之内发生的事件,可以把它凑在一起,我来谈论今天的评论题目。

首先在10月16日,共产党的法院判郭泉副教授10年徒刑,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郭泉是谁?郭泉是南京大学一位副教授。他在之前,曾经在南京市经济改革委员会当秘书,后来去读法律。出来了以后任南京市法院的检察官和法官。之后他又去读书,读了哲学和文学。后来就进入南京大学作副教授。

他在2007年11月成立了一个政党叫中国新民党,他是主席。这个党至今为止没有一个组织架构,也没有用登记党员形成一个组织。但是有一股思潮,有一股力量,在他们的文章以及他的讲话中间。郭泉曾经连续几年写过300多篇文章,他的文章开头叫作“民主先声”,先就是先后的先,声是声音的声。

他特别注重强调中国应该走民主、自由、宪政、法治、普选的道路,政府应该通过选民选举产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底下可以有结社自由,所以他就成立一个中国新民党。

新民党主张通过民选的方法和共产党竞争,获得管理国家的执政权,这样就不是用暴力来推翻共产党,他仅仅想和共产党公平、公开的竞争。要走的什么路呢?走的是社会民主主义道路,或者也可以说是民主社会主义道路。他特别强调要照顾弱势群体,工人、农民、退伍军人,收入低的城市贫民。用税法、法律手段照顾民众,官员要通过民选,要公布他们的财产,要实行阳光法。所以这些都是公开的,没有秘密的。

共产党在开始之前还容忍他,让他写了300多篇文章,可是到了他成立这个党之后的半年,也就是08年6月郭泉被逮捕了。到了09年10月判刑,它的理由是“颠覆国家政权”。可是我们讲郭泉所有的言行都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框架之内,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并且中国共产党的政府也同意加入联合国的人权宣言。

人权宣言里面规定有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出版自由,他的文章发在网上等等。他并没有违法,并没有违反中国的法律以及规范,可是共产党胡锦涛不允许郭泉散布这些言论。而这些言论我们再回顾半个多世纪之前,我们回顾到上一个世纪的四十年代,当时共产党处于在野之党,它们想要夺取政权,夺取发言权。可是它们写了大批文章通过新华日报发表了一系列文章,要争取民主、自由、宪政、普选,就好像郭泉在他的“民主先声”中间所提出的思路和口号是一致的。

当年国民党并没有打压共产党说不淮出版,说因为你成立共产党而被关押。到了国、共第二次的合作,抗日战争以后,国民党给了共产党相当大的自由权和参政权,可是现在共产党统治底下,有7、8个所谓的花瓶党,其中有一个中国民主同盟。郭泉副教授他是中国民主同盟的成员,他在履行中国的宪法,要求共产党遵照宪法给予言论自由、结社自由。

所以郭泉提出来要和平、公平和共产党进行竞争,通过选举的方法获得它的执政管理权,这并没有违反中国的法律啊!可是共产党不允许这么做,甚至于把他从副教授撤出,让他到图书馆去作了管理员,同时开除他中国民主同盟的党籍,逮捕他。

所以共产党所讲的是一套,宪法公布的是一套。可实际统治这个国家,对待不同的政治异己份子,对待郭泉,做的是另外一套。郭泉的母亲今年是一位70岁的老太太,她是一位老共产党员,她认为一个小孩子写文章,她把自己的儿子,已经将近4、50岁了,还当作小孩子看待,她认为一个小孩子写了几篇文章,怎么能够有力量推翻一个国家的政权呢?他既没有枪又没有炮。

再一点,共产党没有了人性,她说我的儿子被关押了一年多了,我都不能见一面。我要的是人性,我要见我的儿子。共产党这么做太过分了,太霸道。

郭泉是在共产党这个体制下培养出来的高级知识份子,他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去争取,去替弱势群体讲话,去争取一个权利,改变中国的政治生态,或者进一步的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这都是在宪法范围之内。

可是共产党胡锦涛不允许他这么做。这个判决就证明了一个事实,在中国共产党统治这个中国大地上,任何一个想温和改变中国政治生态和政治制度的道路完全都走不通。

这就包括中国民主党,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国工党,这批要求温和改变中国政治生态的这些人们的想法通通给杜绝了。这就是代表了一个以郭泉先生为首,代表了中国一批温和的希望改革中国政治生态和中国政治制度的一个力量,被打压下去了。

另外一位先生也出来了,那就是贾甲先生,他在10月22日早晨8点半左右,从新西兰首都奥克兰坐飞机到了北京,他要回到中国号召人们退出共产党。

贾甲是谁?贾甲是在3年之前2006年10月下旬,他是以山西省科技协会秘书长的身份,也就是中共体制内一个官员的身份到台湾去旅游,他在台湾申请政治庇难,结果遭到台湾政府的拒绝,台湾政府把他驱赶到了香港。

到了香港,被中共统治下的这一个领地,有可能被押送回中国大陆。正在他走头无路的时候,他遇到了《大纪元时报》的记者,也是法轮功学员,这个学员以及他们的同伙们帮助了贾甲逃脱了虎口。他们帮他离开了香港到了泰国,到了泰国帮助他申请,向联合国难民总署驻泰国办事处申请国际难民,受到了拒绝。这个时候,他又不得不流浪,当时他的中国发出的护照还在有效期内,他就流浪到了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

雅加达的法轮功学员收留了他,帮助他继续在雅加达申请,从06年10月下旬一直辗转30个国家和地区。一直到08年的6月,他的难民身份才获得联合国难民总署的批准。将近20个月的时间。在这个期间,他号召人们起来退出共产党。他逐渐更深一步认识到法轮功学员高尚的心态和与人为善的助人态度和行为,他深受感动,所以也积极参与法轮功的一些抗议行动、集会。

在这20个月的过程中,当时有一个“未来中国论坛”,我是发起人,我就邀请贾甲先生参加“未来中国论坛”,作为发起人小组成员之一,他欣然的同意了,所以我们等于一起共同创办筹组“未来中国论坛”。之后,以“未来中国论坛”作为基础,成立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小组,贾甲先生也参加了。

到了08年的1月1日,中国过渡政府正式成立,贾甲先生做为中国过渡政府首届副总统。他远在印度尼西亚录音,发到纽约的新闻记者招待会,宣布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录音在会议上播送出来,祝贺中国过渡政府成立。之后,他在08年的6月获得自由,被新西兰政府接纳,定居在新西兰。一直到今年的10月份离开了新西兰,在新西兰住了将近16个月。

前前后后两个阶段:争取自由号召人们退党活动20个月;在新西兰获得了自由,继续参与退党活动16个月。这3年中间,贾甲先生一直号召人们退党解体中共。

因为他做为中国过渡政府首届副总统,他同意了中国过渡政府的政纲。我们的政治纲领口号是:“解体中共,结束共产党的专政,建设新中国”。他都同意了。所以在这个基础上,他一直在思考,如何为中国的民主化、中国的政治改革做出努力和贡献?

他在新西兰这一段过得相当安逸、平安的生活时,一直怀念中国,他想回到中国去。在这中间,他和他的儿子一直在探讨,他儿子开始极力的反对,他说你回去一定有危险,前途未定,还是不要回去好。

可是贾甲先生抱着一个要改变中国,要结束共产党专政,要解体中共,要通过“退党”的方式,结束共产党专政,这样一个思路。他毅然下定决心,勇敢的走上返回祖国的道路。

而这条路跟共产党是完全针锋相对的,也就是中国过渡政府针锋相对于中共政权一样。我们要通过各种方式,其中包括通过退党的方式解体中共,来结束共产党专政。也就是共产党的历史应该到此结束了。

他这次回去抱着一个心愿,就是号召中国的民众、中国的党、政、军、警、特各个系统的低级、中级、高级的党员们“退出共产党、解体中共”,改变中国的政治生态,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重新建设一个新的国家。如果没有下定决心要面对残酷的迫害,面对长期的坐牢,甚至于面对暗杀和屠杀,如果没有勇敢的胆量和决心,抛弃个人的私利,他是做不到的。可是他跨出了这一步,“壮士一去不复返”。

为此,中国过渡政府发表了文告:过渡政府为贾甲壮行,壮士之行,我们非常关心他的安危,我们钦佩他的人格和勇气,为了国家民族的前途做出这样的重大决策和重大的牺牲,我们非常钦佩他。在此我们再次呼吁和号召,凡是关心甲命运的,关心中国过渡政府的,我们希望这些朋友们,能够想尽一切办法,保护贾甲先生的生命安全,尽早获得自由。

贾甲的事情才发生几天,可是现在网路上已经有支持贾甲、称赞贾甲、鼓励贾甲的声音出来了,有的记者要求立即释放贾甲给他自由。如果他号召退党,这是他的个人行为,为什么要把他抓起来?退出共产党是任何一个个人的自由行为,这和共产党的统治是毫不相干的。你可以鼓励人们参加共产党,但是人们自己可以有权利自由退党。

可是共产党害怕,如果共产党主要的骨干、重要的力量都退出去了,那共产党也瓦解了。贾甲的这个思路和政治立场,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表明了是中国过渡政府的政治立场和思路,这是中国大地上正存在的第二个政治力量的表现。

第三个政治力量,就是以共产党为代表、胡锦涛为首的邪恶统治力量。他们怎么对待郭泉和贾甲的呢?郭泉前面已经讲得很明确了,拒绝社会民主主义,对郭泉判刑10年;对贾甲呢?是立即把他关起来,不让他和外界接触,并且拒绝中国过渡政府的主张。因为我们中国过渡政府的主张是要解体中共,要消灭中共,要把中共从历史舞台上赶下台。

所以胡锦涛在去年11月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纪念大会上明确地表明,坚决拒绝西方的政治体制。到了今年3月,吴邦国在全国人大会议上表明,坚决拒绝多党政治、三权分立。到了今年的9月,胡锦涛又在全国政协60周年纪念大会上,再一次明确的宣布拒绝西方政治体制,拒绝三权分立,拒绝多党政治。

所有的拒绝完全可以说是针对郭泉他们所要求的,同时也表明了他们要坚持的四项基本原则:走共产党统治的道路,走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道路,走所谓的社会主义道路,走无产阶级专政的道路,再继续残酷的统治中国。

所以共产党完全拒绝以郭泉为代表的这批温和派,和以贾甲所代表的通过“退党”的方式解体中共,结束共产党专政,也相当程度代表中国过渡政府的政治立场的这一派,共产党完全拒绝两派的政治要求。它继续要用欺骗和武力来统治中国,它怎么个做法呢?

中国的政治形势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这个变化从十七届四中全会上表露出来,从所谓的中共“60年大庆”窃国、篡政、建政的大庆表现出来了。他们要把“毛泽东思想万岁”的口号迎接回来,要用毛泽东思想来统治中国。我们看10月16日,胡锦涛带了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工作人员,和中共中央军委的负责人到济南去视察部队。他在视察部队的时候讲了一句话,叫做“不放松军事战斗准备”。

为什么在所谓的中共“国庆”之后,要讲出“不放松军事战斗准备”呢?军事战斗针对的是谁呢?他的目标是谁呢?我们看看新华社所登出来的新闻公告,胡锦涛的原话是这样讲的:胡锦涛要求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装警察部队,要牢牢记住“发展是硬道理”、“稳定是硬任务”,牢记维护国家安全和稳定是我军根本职能。

胡锦涛要求军队增强政治意识、政权意识、忧患意识、责任意识,确实为维护社会大局稳定,做一个强大的支持力量。也就是说,胡锦涛现在要向军队要求力量,来支持这个政权,这是他对内的。他军事斗争的目标,要用军队和武装力量,来对抗或镇压维权抗暴的群众、镇压法轮功、镇压地下教会、镇压退伍军人,并且保护中共政权。

共产党从来没有提过政权意识,这是它第一次提出来。可见共产党政权是摇摇欲坠。为什么?因为它正面对了两股强大的政治势力:一个是要温和的走社会民主主义道路这股势力;另一个是要解体中共、建设新中国的这股势力。

它怎么办呢?乞求军队和武警来维护这个政权,这一个是用暴力;第二就是用欺骗。就在前不久,中共中央决定拨500亿人民币,建立全世界的电视广播网络。既欺骗中国老百姓,也要欺骗全世界的听众和观众,制造假消息,误导舆论,建立网络警察,建立五毛党来制造假消息、假舆论来欺骗中国民众;再一个,胡锦涛认为只有积极发展经济,把经济大饼做大,大家能分到饼就不会争吵,这是他们的如意算盘。

可是中国的经济从07年到现在一直走下坡,到现在实实在在的没有再恢复,没有走起来。尽管中央国家统计局刚公布,09年第3季度的GDP上升到了8.9%,可是世界各国的观察家们、专家们、智库们,都在分析,这个资料不可靠,里边有掺假。因为中国这么快速的经济恢复,可是没有结果,仅仅是一个数据。

结果是什么呢?是中国的经济出口产品并没有增加,这是第一;第二、中国的就业率也没有增加。这两项没有增加,GDP所增长出来的结果在哪里?结果是大批资金投资到了重工业,重复的建设;投资到房地产,重复去盖房子,放在那里,高价卖不出去。用这种假象来提高GDP,而实际上并没有解决中国的经济格局、产品出口以及就业率的问题,所以这是虚假的。

胡锦涛用暴力、欺骗再加用所谓的经济发展来加强统治。我们讲,现在中国的局势就像100年前慈禧太后未死之前,满清王朝快要灭亡的状态。当时满清王朝因为甲午之战失败了,把台湾、澎湖割给日本,全国民众和朝野都要求慈禧太后进行政治改革,走上宪政的道路。

所以在1905年,满清王朝发布了一个宪政19条,要在1912年通过普选,来选择一个满清的内阁政府。他们走的是君主立宪的宪政道路,保留皇室而在其下建立一个政府内阁,选举上院下院。

可是在这时候有一批人反对,反对者是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派,他们认为要结束满清王朝的统治。可是另有一批以梁启超为首的保皇派,主张保护君主立宪,保护清王朝。这两派在海外进行激烈的交锋,当时保皇派占多数,而孙中山的革命派占少数的力量。清王朝不愿放弃统治,继续镇压老百姓。

这种状况非常类似于目前以胡锦涛为首的,他正站在慈禧太后的位置上,用暴力欺骗和所谓发展经济来加强统治中国;而有一批要求温和改革派,保留共产党的统治,仅仅是以通过宪政选举的方法,获得一个参政权。

还有另外一个力量,那就是以过渡政府为代表,要求通过各种方式来解体中共,包括用和平的、退党的方式,解体中共,建设新中国。这三股力量正类似于100年前的“慈禧太后”、“梁启超”和“孙中山”这三股力量,清王朝在武昌起义之后终于结束了。

中国的历史会不会再重演,突然有一股军事力量来结束共产党的专政呢?这种可能性一直存在。因为共产党现在需要靠军事力量保护它的政权,如果这个军事力量不愿意保护这个政权的话,这个政权立即垮台。所以共产党非常害怕军事政变,而这个军事政变可能性是时时刻刻存在的。中国的历史正在以某种非常类似的形式在重复着。

可是,中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走的思路非常相像。“革命派”、“保守派”、“一个顽固的统治者”,三者力量正在中国大地较量。贾甲和郭泉正落在中共政权统治者的手中,贾甲前途未定。“贾甲事件”回到北京之后,会不会引起中国共产党内部的某种的变化,或者引起激烈的变化,也是还未有所定,很有可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微妙变化。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三股势力在中国的大地上较量,这个格局没有改变。哪个力量更快的占上风,而促使共产党下台,这是今后我们要观察的一个焦点。

无论是社会民主党或者民主社会党,他们要走的照顾穷人、照顾弱势团体这条路子,在中国一直有生存空间,但是共产党不让他们生存。也就逼得另外一个激进的、革命的力量出来,要结束共产党,建立一个新的政治平台,让各种政治势力都可以在政治舞台上进行表演、进行公平竞争,通过选举的方式来执政。

在这个时候,民主、自由、宪政、法治、共和以及社会民主主义的道路,都可以在这个舞台上得到充分的表达和表演。这只有在共产党结束之后,才能达到这个目的。

所以,我们目前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尽快结束共产党专政,才能保护要走社会民主主义道路,以及走民主、宪政、共和道路,各种势力得到充分的发挥。

今天我通过郭泉、贾甲和胡锦涛这个题目,来表达中国大陆正在发生的政治动荡和未来的变化。谢谢各位收听,再见!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台《伍凡评论》节目录音整埋)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1-02 11: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