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五千万“三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月25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好的。那我们今天的话题是“五千万‘三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发表意见,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免费号码是4007087995,再拨8991160297。您也可以通过Skype跟我们联系,Skype的地址是RDHD2008。那我们现在接一位纽约杨先生的电话,杨先生您请讲。

下载收看

杨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退党,我觉得就是表明一下,你当初加入共产党组织的时候,你有一个誓言,那么你现在退出来的时候,你有一个声明,是对你自己良心的声明,不管你是用真名也好,用化名也好,是你对自己的一个说明。我觉得这个过程一定要有,不然的话,你总是会有那种狼奶的烙印,你退了以后,你就会感觉到一种心灵上的解脱。

那么另外我有两个问题想问一下嘉宾,记得当初在六四天安门广场上也有一部分人退党,后来就没形成退党运动。那么我们现在兴起的这个退党运动,是不是和当初六四天安门的退党运动也有点关系?这是第一个疑问。

另外一个,我们在不断的退,共产党也在拼命的招年轻人,愤青也好,年轻的学生也好,它都在不断的试图扩充它的队伍。那么这样好像形成了它有它的循环,我们有我们的循环,这样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是解决的分水岭?我想请问一下嘉宾,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杨先生的问题。观众朋友,我们今天的话题是“五千万‘三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提问,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那刚才杨先生问的两个问题,我们先请唐先生回答一下。

唐柏桥:因为我是六四的参与者,所以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1989年,我有好多朋友原来是大学老师,现在有一个还在纽约,他当时是中山工业大学的,因为六四中共在天安门开枪,他就宣布退出共产党,就这么一个演讲,他后来差不多被判一年吧,结果成为当时湖南的典型。

那时全国各地都有很多人退党,比如很有名的就是天津外经委主任叫张炜,现在在牛津大学当教授。他32岁时本来已经内定为天津市副市长,那他看到共产党开枪杀人,他就退出共产党,从此以后开始流亡。还有前不久去世的戈扬女士也是这样,她原来是《新观察》的主编,也是副部级,后来因为共产党杀人,她痛心疾首才退出共产党。

当然很早也有更多人,比如海外学自联的韩连潮先生、刘永川等很多人也都是这样的,只是没有形成规模,但是据全美学自联第一届副主席韩连潮先生说,当时在海外大概有1千人,全美国加起来最多就是1千个人退党。那么这是什么原因?为什么现在这么多人,而共产党开枪杀人的时候,却只有那么一点点人退党?因为那个时候他退党主要是情绪性的原因,他被激怒了,这种情绪性是短暂的,那个情绪一过去以后,人们好像又各过各的生活,这是第一。

第二、他没有一个力量去组织、去动员,比方说现在有退党服务中心,有大量的人坚持不懈的在做,那个时候没有人那样去做,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没有一个全民共识和理论基础,这个理论基础我认为主要就是《九评》。《九评》引发了对共产党的广范讨论,像《九评》研讨会,据说在全国有七、八百场,那就形成了一套理论(有点像研究佛经、研究圣经,后面形成了一系列的理论),也就是对共产党全面评价的一套理论,这理论就形成了。你像明居正先生,还有我们很多人都谈了共产党的一些现象,都是对《九评》的一个补充,而这个东西广泛的在全国范围传播。

这个理论形成以后,大家接触了这种理论,那么开始推退党的时候推起来就容易多了,如果仅仅靠一些人去推动,没有理论基础是做不到的。比方说现在你要求法轮功学员不要炼法轮功,这个没有用,你共产党用最强大的机器也没有用,因为大家心里不服。所以我觉得最根本的区别在这里,六四跟现在的退党运动在规模上、在理论基础上,其本质是不同的。

主持人:那赵女士,对刚才这位观众朋友的问题您有什么看法吗?

赵立平:我觉得《九评》的发表确实是把中共的老底给揭发出来了。我相信只要看过《九评》的人,在他的思想深处肯定有一个问号,中共统治了半个多世纪,60年了,它统治这60年摧毁了中华文化,而且是神传的文化,而且把中华民族的内在精神也给摧残了。对于这些……只要他看过《九评》,我觉得在他的思想中,就应该有一个很深刻的认识。

杨景端:刚才柏桥都说得比较清楚了,我觉得这次退党的“动机”是不一样的。过去他是出于对共产党的行为的憎恨、愤怒来退党,而这次退党的目的实际上并不只是针对共产党这个组织、这个未来,而是针对每个中国人,是针对每个中国人良心的救赎,给每个中国人一个把自己良心、良知放到好的位置上的机会,也做一个正确的选择。所以我觉得首先这个动机是完全不一样的。

第二个,我觉得他的“广度”不一样。过去是参与学生运动的一些知识分子、民主运动等这些人士,现在则是来自普通的老百姓,在社会的底层或亲朋好友之间,完全是一个草根性的广泛的运动。另外就是“力度”完全不一样,现在全世界各地都有退党服务中心,有国内外各种各样媒体的参与,所以我想这次的退党是有非常大的历史意义。

主持人:刚才还有第二个问题,他说这边不断的退,那边不断的招,这种循环能不能得到解决?

唐柏桥:表面看起来它是一个数字游戏,实际上共产党玩这个数字游戏是没有意义的。比方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你看过去那个王朝在灭亡之前,它军队的人数实际上并没有减少,这边的军队被打死了,那边还抓壮丁来补充,但是它人心涣散,没有凝聚力,它这个军队就没有战斗力了,虽然人数上看起来不会少还可能更多。

比方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说国民党吧,那个时候说是有多少军队,它人数上不停的在增加,但是它又不停的在投降什么的,所以它就涣散了。今天共产党也一样,它现在号称有7千多万或8千万共产党员,那些入党的是什么呀?是利益的东西,还有更多的是强迫的,不一定是志愿的。比如到大学,你想要分个好工作,你必需入党,所以它带有强迫性质。过去不一样,过去入党他感到无限光荣,所以那时的凝聚力强一些。

现在肯定不是了,因为我们从事退党运动和传《九评》,让中国人意识到共产党是什么东西了,所以现在共产党就算拉个两亿也没有用,他入党的时候心里清楚他是什么原因,所以他要退党的时候易如反掌,不像过去经过很多矛盾斗争,他那个时候觉得为了共产党的事业……

你比如刘宾雁先生和戈扬女士,他们为了要和共产党划清界线,可能用了十年或更长时间,甚至花了终生。因为他都觉得他参加共产党的动机是好的,过去做了很多事情都是好的、理想的,他都没有意识到共产党第一天开始就是坏的,这是很痛心的,因为他走的路,他要彻底否定自己是非常困难的。

那么今天的人退党,比如他去年参加共产党,今天你要他退党,说共产党有大事来了,他眼睛都不眨一下,我过去参加共产党为了利益,我今天退共产党也是为了利益,所以他很快就退党。

所以这个人数上我觉得是没有意义的,最主要是它没有凝聚力,它没有战斗力了,对于共产党的意识型态使他已经失去战斗力了,所以它再抓多少人只是为了欺骗一些不明事理的人,不懂政治真正的内涵是什么的那些人,作个秀而已。

杨景瑞:我个人觉得退党不是说你退到了多少数量共产党就垮台了,这个概念其实非常重要。实际上共产党的垮台,用共产党自己的话讲,就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它是必然的结果。主要是每个人在共产党垮台的过程中,你是不是替它陪葬,是这么一个问题。

共产党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它千方百计的去利诱,过去入党还挺难的,申请书、介绍人、还要考验,现在是“来吧”,就一批一批的用各种方式来诱惑你。所以这完全就是这样,他入党的时候就是抱一个立即的、短视的利益动机来入党,他并不是真心的,而退党的则是发自内心的,所以这是意义和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

最后一点,不存在分水岭的问题,共产党的灭亡是必然的,你想东欧和苏联共产党的垮台,没有这么多人退党,它照样垮台。

主持人:如果按您刚才讲的,那就是说到共产党垮台那一天,如果退了,你就是幸运的人,没有退的话,也许就成为它的陪葬?

杨景瑞:是这样,所以时间是很紧迫的!

主持人:那还有观众在线上,我们先来接纽约陶女士的电话,陶女士您请讲。

陶女士:您好,主持人,刚刚杨先生讲的那个退党,说他们退党是真心的,入党是不真心的、是勉强的。我是刚从大陆来的,我亲身见过这个情况,我家一个亲戚,他要读研究生,学校讲你得入党,你入党我们就批准你做研究生,后来他为了做研究生就入党了。回来以后,他把这个事告诉我,他说,我不想入党,但是我为了读研究生,我要入党。我说没关系,你赶快退了呀。他说好,你帮我退了吧。这是一件事。

还有一个事情,我一个同学的女儿,她单位里的书记找她谈话,他说你现在年轻,我们要培养你,你得入党。但是这个孩子她很知道共产党的邪恶,她回家就告诉她的母亲,说你看看共产党要我入党,我又不想入,但我不入我就没有办法在这个单位里工作,他们就不会选择我,那怎么办呢?后来她妈妈就告诉她,你就入吧,这边我来想办法找人退。我同学就把这件事告诉我了,这边刚入党,志愿书填上了,那边就声明退党。所以我觉得共产党走到这一步,实在太可悲太可怜,看来它的所作所为都是一种垂死挣扎。我就讲这么多,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陶女士。那我们现在接一下河北的董先生的电话,董先生您请讲。

董先生:主持人您好,你们这个退党,在我们河北邯郸农村,我们入党还得拿3、4千块钱,还得请客,入了党才可以当村支书,可以贪污腐败,入了党什么官都能当,但我们现在还没有退党的情况。所以谁入党谁拿钱得请客吃饭,拿2、3千块钱,拿了钱才可以入党,入了党才可以当村支书,当了才可以贪污钱,不贪污钱,当了干啥呀?我的一个同学他去当兵,在云南当兵,入党的时候交5千块钱才可以入党,共产党是用钱来买的。最后我再问一下,W5号卫星上新唐人电视台信号恢复了没有?

主持人:好,谢谢董先生,卫星信号到现在还没有恢复,但是已经有很多不同的政府在向欧卫要求,要它们尽快开放给新唐人信号,那也有很多观众朋友和方方面面的人士在不断的给欧卫公司写信,要求它们尽快恢复,我们一直在进行这种努力。那我们现在再接一下纽约陈女士的电话,陈女士您请讲。

陈女士:您好,刚刚有位评论员好像是说中共很快就要倒台,好像是这么个意思。但是就我看,国内我那些亲戚好像也生活的都挺好的,比以前好很多,看不出来会有什么问题。另外,听说这个退党还包括给去世的亲人退党,那不知道给去世的人退有什么意义?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那我们现在再接一下密西根胡先生的电话,胡先生请讲。对不起胡先生掉线了。那我们再接一下新泽西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请讲。

王先生:您好,因为刚才有一个嘉宾讲共产党肯定要倒台,迟早的事情,是吧?我觉得讲的非常好,历史上没有哪一个朝代是千秋万代的。我是2004年看过《九评共产党》,我觉得写的非常好,所以我在网上马上就退党。我自己的家属受到了共产党的迫害,我的外公是给共产党活活气死的,就是文革的时候把他家里的东西全部抢走了、砸烂了,然后把他批斗,活活气死的。

所以我是真心希望共产党倒台,但是因为生意关系,我是经常到大陆去,那么这个时候我就发现,因为我退党之后,我就觉得做生意啊或者是方方面面都顺多了,比以前顺多了,也就是确实像刚才那位女士讲的,退党能让人得到福报。那种情况之下,我遇到一些很好的朋友,我也是劝他们退,我说退党确实能带来好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有的人很爽快,他马上就退了,有的人就不愿意,他说我已经超龄了,我早就不是党员了,我党费也不交了,我早就已经自动退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算不算已经退党了?

还有,现在我发现大陆的年青人他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以前入党很难,我们以前上大学的时候,班上的党员全都是花了钱的,只有一个成绩很好没花钱,有花钱的,交给党委书记,送礼了,然后才给他入党。现在就不是这样了,现在学校里面的学生,老师要他们入,所以这些年轻人你跟他讲退党的时候,这些事情好像跟他没有关系,退也好,不退也好,我反正就这个样了,我不管这事情。那么像这些人呢,他没有退的话,对他以后未来有什么影响?我想请教一下主持人。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您的问题,刚才几位观众朋友都提出了很有意思的问题。那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五千万‘三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

那首先请赵女士来回答一下刚才新泽西王先生的问题。他说有的人说他已经超龄了,早就不交党费了,还有的说他曾经当过团员,但是现在超龄了,也不交团费了,那这样的人算不算已经退出了?然后还有一些年轻人,现在都是老师要他们入,他们对退不退好像都不太在意,无所谓。

赵立平:我是这样想的,因为在中国,他受中共党文化的影响,他是无神论的,他不相信有神在。但是你入团、入队或入党的时候,你要宣誓的,当你举起手来宣誓的时候,你对谁宣誓呢?也就是对天宣誓,那你要是对天宣誓的时候,你宣誓什么?天可能就是神,那已经宣誓了,如果你不退出来,等到中共解体,真正垮台那一天,你是不是要跟着一块儿去做陪葬品啊?

我们中国有句老话,“信神有神在”,就是说你不可以不信,要信祂。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应该退出来,解体中共,因为中共做的坏事太多了。再来,你如果没有退,没有退的这些年轻人他们有什么后果?因为天要灭中共,这是神定下来的,如果到那天的时候,你没有退,你对世界上这些事情或是对中国发生的事情,对中共做出的那些邪恶的事情,你都不在意的话,你就是没有认清,那么到头来还不是跟它们去了?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2-25 4: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