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苏凰:北山漫笔

苏凰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日讯】我一向喜欢红蓼,特别是有时在河边没有目地的漫游时,突然在草丛边发现一两枝红蓼,更让人欣喜,自然这是当下我逃避中共学首阳二老,所以才有这样复古的心境。上周去朋友家赴宴,回家路上采了一些,插在一个残缺的花瓶上,装饰了屋内的风景,每日换水也嫌不烦,在伴我读书之余,它告诉我:它是孤独的,而我,也是孤独的。

不错,在现代中国,我真是孤独的。政治上不消说了,就论文化而言,我也是孤独的,我发现少有或者几乎没有有像我一样的对中国文化这样着迷的,就算有要么境界不高,要么也或多或少沾染了中共的恶俗之气,这让我失望。

其实对于现代中国,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心境来面对它,有些东西它本来早已超出人类道德的底线,可是它就还存在,不但存在还成为人们生存的规则,彼此守望,互相维护,自然这个中心就是中共,可悲的是人们从不做觉醒,甚至当上了帮凶,在中共的调教下,大多成了人面兽心的怪物,其实“兽”也没有这么坏的,这祗一个譬喻。

政府,不过祗是一个服从在宪法的公共服务机构,有啥了不起的?可是被中共搞成专政工具,不过——虽然威灵显赫,却祗在小老百姓上下功夫,做官的全无报应——所以升斗小民尽管受中共凌辱,却仍然希望平反甚至有朝一日也成为中共的一员,全不管还有无人间道义,一谈到道德便“淡出个鸟来了”,认为没有什么意义。

我经常说,不要低估中共的邪恶,也不要低估中国社会的邪恶也正为此义。

去年与一个从海外回来的博士喝茶,大家谈到全球人文学的普遍衰落,他在法国学宗教学却找不到工作,回国也没有市场,祗好去教语言,其实这些都是人类否定神、讪谤神后的必然,也是造成人类道德败坏的根本;中共之所以在今天眼中无人的继续作恶不也是因为有这个大的背景在做支撑?全球关注中国的人权在本质上不过是虚应故事,有谁对中共的犯罪作出强力制裁的?大家都陶醉在物欲、肉欲的满足,谁能有强大的信仰力量来反击中共呢?除了法轮功。

法轮功这个群体真是没啥说的,了不起!任何带着中共意识与对中共的恐惧来认识法轮功都是错的,但在现代中国的确有大多数的人对法轮功误解、恐惧,自动保持与法轮功的距离,我真不知道这到底是这大多数的人的悲剧还是该说是中共所谓的一个“成功”?

中共的解体是必然的,因为历史上的任何事物都有其定数,中共也不例外,哪可能万岁?随着中共的解体也必然要清算中共的罪行,那些站在中共一边去帮助中共的,无论是作为个人、团体、国家都将在那个历史时期得到其种下的恶果。这是一定一定的。

写到这儿,我不禁走到窗前,拿起一枝红蓼,仔细端祥:是的!红蓼!我们是孤独的,但我们的心是自由的,我们的灵魂是高贵的,我们的生命是新生的,也因为这样,我们的意志是强大的!我们的力量是伟大的!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5-02 3: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