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精彩评论
“从胜利走向胜利”这只是谎言,“从绝望走向绝望”这才是中共的2012。
几十年来的山寨国里,充斥着不少概括下层民众惨淡生存的名词:如访民,冤民,苦主,贱民,屁民,暴民......每个名词的背后,都有着无数真实鲜活而悲惨的故事。这些沉冤数年乃至数十年的个案中,能讨得公道的幸运者堪称凤毛麟角,而绝大多数都是从受冤、伤痛、愤怒到无奈无望与绝境,饱受中共治下无法摆脱的沉痛煎熬,这已经成为众人的共识。但是,很多人可能都没有识破的是,上访维...
说起2012,人们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好莱坞大片《2012》,影片中那突如其来天崩地裂洪水滔天般而来的巨大灾难场面,一直让人记忆犹新不寒而栗。在灾难性的淘汰面前,人类几乎束手无策,很多人看罢都会感觉心灵受到巨大震撼洗礼,一种心中释然淡泊名利之感不免油然而生。
中国大陆目前怨声载道、民怨沸腾、全民抗暴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中共独裁统治已岌岌可危。从石首、黔西抗暴,到大连游行,以及最近的广东省乌坎村抗暴,全国各地奋起抗击中共当局暴力独裁统治风起云涌,一次次冲击著中共衰败欲倾的大厦,中共当局不得不撕下和谐的面具,利用军警做暴力镇压。
笔者于今年十一月十五日,在《大纪元》评论栏目,发表了题为《摒弃马列,实行政改,是根除独裁、专治和腐败的唯一途径》一文,引发了部分网民的跟贴。归纳起来,或者说大部分网友认为,与共产党谈政改,无异于与虎谋皮,根本不可能。他们主张采用比较激进的甚至武装革命的方式,直接推翻中共腐败政权。这部分网友虽然与笔者的观点不尽相同,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并无中伤之意。
在我居住的城市,下午放学时间,常可看到街头不时三三两两走过系着绿领巾的小学生。想起前段时间媒体频频报导大陆各地一些学校、教师将学生“分类”,让所谓“表现好”的学生佩戴红领巾,而让其他不符合其要求的学生佩戴绿领巾。结果引起社会不少议论,反对者认为这会伤害“绿领巾”孩子的自尊心,制造心灵隔离分化等等。我倒觉得这没什么,说不定从大处看、长远看还是一件好事呢!
中共本来就是一个西来邪灵。它成立始初,打着“民主自由”旗号,欺骗人民为它打下江山。可政权一到手,立刻就变成了被它所骂过的任何一个剥削阶级和统治集团都望尘莫及的腐朽暴政。特别是提出“三个代表”后,更是将中共的贪污腐败和自绝与人民的本性暴露无遗。
据报导,纽约市主计长刘醇逸的华裔募款人、福建侨团侨领潘心武,因涉嫌电信欺诈和企图欺诈罪,于11月16日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纽约调查站逮捕。若每项罪名均成立,他将面临最高20年的徒刑。“北美最大特务头子”——上海《文汇报》驻联合国首席记者唐宇华,连同曾就职于中铁信息工程集团的李健,和Amsted Rail公司宾州员工马林诺夫斯基(Wojciech Tom...
中国人比较聪明,人们说这大概得益于中国的象形文字吧。我是中国人,为此感到很自豪。直到有一天,从加拿大回国的姑姥告诉我“你其实不是真正的中国人”时,我迷茫了。中国生、中国长、中国人的模样、国籍是中国的我,咋不是真正的中国人了呢?
今天是联合国通过“世界人权宣言”的第63周年日子,我们法轮功人权律师团想问,“正义何时来?迫害几时休?”。“人权”是生而为人所应享有的权利,是人与生俱来就应该拥有的权利,是普世的价值,而生命、财产、尊严、自由被世所公认为人类最基本的人权,是不可以被任何政权、任何势力任意剥夺及侵害的。世界上任何侵害基本人权的恶行,都是不能被容忍,是当今任何文明社会必须谴责,并...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毛泽东把以苏联为首的十几个社会主义国家联合起来的“社会主义阵营”比作“东风”,把英美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比作“西风”,并断言:“东风一定能压倒西风”;“我们一天天好起来,敌人一天天烂下去”。可是,毛泽东的话音刚落,“社会主义阵营”中的“老大”——苏共和“老二”——中共就出现了分裂。
我想退出中共这是中国人民现在应该选的,特别是还留在中共党内的,有所见识的人、有所良知的人应该采取的行动,并且进一步的要同中共专制政权进行一切的斗争,取得自己自身权益的解放和自身权益的保证,就像英勇的埃及人一样,就像英勇的利比亚人民一样,就像现在还受到专制政权野蛮屠杀的叙利亚人民一样。
大家好!我是立法会议员梁耀忠,今天的日子就是我们要悼念人权日,大家人权日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告诉全世界的人民听到,应该每个国家、每个地区都必须尊重人权,因为我们看到很多地区和国家现在对人权重视的情况不是很理想,特别在中国国内的情况更令人担心,因为我们看不到,中国在经济发展下,能够重视国内人民的人权,特别对一些异见人士,无论包括是宗教或是政治信念方面不相同的人士都...
朋友们好,我叫胡俊雄,是通讯工程师。我原是湖北省黄岗市科学技术学会的工作人员,也是一个追求民主,渴求公正的正义的探索者,我在中国大陆生活工作了近50年,深深感触到中共非法统治的残酷黑暗,在这里底层的民众没有任何的人权,不但政治权利、言论、结社等权利被剥夺,而且连生育、吃饭、穿衣等基本的生存权利也得不到保障。在这个所谓的国家,没有公民,只有奴隶和奴才,底层的民...
独裁者好像都有一个共性,自己把自我膨胀到极致然后逼着别人把自己供起来,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成神了。他以为强权可以统治一切改变一切,却不知道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的道理,结果弄得自己死于非命。
独裁暴政的统治特点之一,就是压制民意。因民意对人权的向往,对民主的诉求,对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渴望,这些都是暴政极力禁止的。因高压带来的禁止,而导致独裁体制的崩溃与垮台,2010年末至2011年这一年,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多个独裁政权在民意的冲击下,相继垮台,就是最好的实证。这也说明,民意就是选票,民意推选的是公正透明,推选的是自由与平等,推选的是对钳制思...
今年六月二十九日,天津港北监狱用地猫酷刑迫害死大法弟子李希望;当天津第三勘探设计院工程师周向阳又被实施地猫、电击等酷刑迫害面临生命危险时,周向阳妻子李珊珊聘请正义律师,依法状告天津港北监狱负责人李国语、张士林,周向阳的家乡河北秦皇岛昌黎县两千三百位善良民众为救助家乡好儿郎周向阳联名申诉,此事由于海外媒体的报导而受到广泛关注。
作为一国之君的天子在老百姓心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天子受命于天管理国家百姓,天子的一切行为都是在执行上天的旨意,所以天子的一言一行都对天下百姓有着深远的影响,到了民国时期,天子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总统,之后中共执掌政权,总统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集党政军三权于一身的中共党魁,由天子到总统再到党魁,国家首脑的含义变的越来越小,也变的越来越世俗,从受命于天变成了...
至今,我还记得,我的那位朋友送给我《九评共产党》(以下简称《九评》)时说的一句话:“静心地看一看,《九评》会带给你希望和美好。”
记得大学二年级时,坐在我后面的同学,是全班近80人中唯一的未加入那中共党团组织的人。当时的团干部要我去动员她入团,说是只要填个表,宣个誓立刻就成为团员。但那女生死活都不肯。我知道她的家庭和我一样,文革中受迫害,心里恨著那党呢。于是,每当有人来劝她入团,我总是替她给挡住。到了大三时,这位同学获得了去美国的签证,退学前她神秘的告诉我:到世界许多国家签证,如果是中...
西方普通民众对中国往往抱有两大希望:一是希望中共的独裁专制能变好点,不再出现毛时代的荒唐事,二是希望中国经济变好些,能推动全球经济发展。然而不幸的是,这两大希望正是西方人认识当今中国的两大误区:现实中国的人权状况和政治体系并没有改变,而中国真实的经济正处在崩溃的边缘。
在大纪元《九评共产党》发表7周年,三退人数超过一亿人之际。我想起在2009年底一位好友送给我《九评》一书,第一次拜读后令我恍然大悟。经历约八年中共非法关押的经历,亲眼目睹和亲身经历了中共牢狱的精神和肉体的种种非人摧残,深切体会到中共一直利用媒体制造谎言、采用暴力、以党性取代一切、毁灭中国5千年优秀传统文化和文明。
尽管生活在中国,我是一个看不惯中共的人。不是我故意看不惯它,它确实做的很多事不是人干的。
从小悦悦车祸到杨武坐视妻子被毒打及强暴的事件,中国民众的悲惨遭遇再一次被媒体聚焦,人们震惊的发现:10月23日晚,一位深圳宝安区29岁女子,被联防队员(协警)杨喜利手持警棍钢管入室毒打和强奸达一个多小时,而她的丈夫杨武却躲在隔壁的杂物间里。
在《九评共产党》发表七周年之际,我想起了第一次接触《九评》是2005年初,同事送给我一本《九评》,叫我接受三退,我认为是搞政治,和对方发生争执,并找理由避开三退。
今天是九评共产党发表七周年,它如同悬在宇宙中的一面照妖镜,将中共原形展现在全世界人民面前,这是一头来自西方的魔兽,凶残狡诈,贪婪成性,以毁灭人类为目的的邪教邪党。从一出生就提倡暴力冲突,腥风血雨,以虚无缥缈的共产主义美好前景迷惑、欺骗人民,心甘情愿地被绑在共产主义的战车上,抛头颅、洒热血为共产党窃国冲锋陷阵,许多共产党的高级领导最后的醒悟,临终前的忏悔无不展...
今天我们在这里再次集会来声援和庆祝一亿中国人退出中共组织,这是一个伟大的历史性的时刻,这预示著解体中共、实现全民族的民主自由已经为时不远了。在这个令人欢欣鼓舞的时刻,首先我要向全球退党服务中心表示我衷心的祝贺和感谢,感谢退党服务中心和广大的退党义工们的辛勤努力和无私付出,正是在你们的辛勤努力和无私付出下,一亿人退出中共组织的历史奇迹才得以实现。同时我也要向退...
最近在网上听了经济学教授郎咸平先生的演讲录音,让我颇有感想,尤其是郎先生关于中国经济“冰火两重天”的说法,让我觉得用在中共自身的意识形态上和统治人民的手段上应该比较贴切。
近日大陆媒体报导了一则消息,11月1日,数十名长江大学教授和研究生先后到湖北荆州市的区、市两级政府门前下跪请愿,要求市政府取缔大学校园附近的一家污染严重的小钢厂。消息在网上引起一片哗然,笔者也想到了近年诸多百姓在政府面前下跪诉求的事,不由感慨系于笔端,草成此篇。
“五•一二”汶川大地震,黑幕重重,太多真相被掩盖。二零零九年三月已时隔300天之久,全国两会期间,四川一副省长答记者问时,仍称死亡学生人数未统计出来。都300天了,试问哪个校长不知本校的学生人数,哪个县的教育局长不知本县学生的总数?学生又不牵扯外出打工,数一数剩下的,其他不就是死的吗?还有什么难统计的?!后来将近一年了才公布死亡学生五千三百人。在发布的所谓死...
共有约 327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中秋节近了,桂树、桂枝的光环代代传承,在中华文化中留下了典故:东堂桂、东堂桂树,“折桂”也和八月中秋月中桂树相连结:攀蟾折桂、蟾宫折桂……。“折桂”好事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