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专辑·百家论坛
中共警察绑架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时,大多都是直接闯进他们的住处,把人控制住之后,就开始抄家,然后将法轮功学员绑架走。这些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时,有时穿警服,有时穿便衣;有时在白天,有时在深夜;有时偷着进屋,有时砸开门锁;有时抢钱抢物,有时卸窗拆门;有时捂嘴套头,有时将人打昏。那么,法轮功学员或他们的家人要是到这些绑架者家中问问情况,那会是什么后果呢?答案是:怒骂或...
过去买豆角,都捡有虫或有虫眼的买,道理很简单,因为这些都是没有或少量使用农药的;那些没有虫眼的看着鲜亮,可是都是过量使用农药的,所以就很少有人买。然而后来,带虫或虫眼的越来越少了,到了现在几乎都找不到了,怎么办?菜又不能不吃,久而久之,人们也就习惯了。
以酷刑和迫害见长的马三家劳教所一朝曝光,让很多不了解真相的中国人总算开了眼界,有幸见识了中共及其统治的庐山真面目。下一步,人们会自然而然地发出疑问:对法轮功的迫害哪一天停止?
二零一三年四月三日,北京振邦律师事务所王全璋律师在江苏省靖江市法院为法轮功学员朱亚年作辩护,谴责恶警三昼夜不准朱亚年老人睡觉、狂吹冷风。下午庭审结束时,王全璋律师被审判长王频下令强制带走,以“说话嗓门大”为由拘留十天。
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开始到今年的三月是中共换届,新一批中央领导人执政,人们期盼中共新领导人有什么新举措,整治中共的腐败,给老百姓带来点希望。这只能说明善良老百姓又一次被中共的欺骗流氓本性迷住了人们的双眼和心智,没认清它的邪恶本质──它就是流氓,它就是毒药,怎能改变其本质?共产党起家就是靠暴力和谎言,在它维持政权同样也是靠暴力和谎言,是一个没有人性的邪恶组织,它...
流氓中共相当狡诈,知道对法轮功学员光天化日下的迫害容易引起世人的舆论和抗议,也知道造谣诬陷太多容易露出马脚,所以将迫害由明转暗,一切都在背地里进行。我们透过最近明慧网上揭露迫害的报导中所涉及的案例,将中共恶徒的这一劣行进行曝光。
中国大陆两高干子弟兄弟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到极为残酷的迫害,出狱后对当地的中共官员提出巨额的赔偿和道歉要求,并指名要求胡锦涛和温家宝亲自处理此事。此事再次惊动中南海。最近,其中一名高干子弟给习近平发了一封公开信。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广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王广平(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六年曾任广州市公安局610办副主任)神秘倒地猝死。中共媒体新华网报导称王心脏病突发猝死。这个五十四岁的610办副主任恰巧是在六月十日猝死的。而十一年前的这一天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610办公室”的成立日子。
中共十八大后,各级政法委均有大祸临头之感。先是政法委书记不再担任政治局常委,继而政法系统官员被查办与自杀的事件频发:一月八日晚,广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祁晓林自缢身亡;一月九日晚,甘肃武威市凉州区法院副院长张万雄从法院六楼跳楼身亡;一月九日,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被免职;一月十五日,媒体证实原湖北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吴永文被中纪委调查;一月十六日...
中共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所以它的行动也一直是采用流氓黑帮式的手段,如被文明社会公开谴责的“强迫失踪”,就是它惯常使用的手段之一。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一直被冠以“依法”的名义。但是在迫害持续了十三年之久的今天,人们发现,中共所依的“法律”根本不存在。比如,中共一直用“刑法第三百条”对法轮功学员“定罪”。该条法律有三款,要点就是“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充满了欺骗。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日明慧网报导的几个涉及欺骗的案子中,可以看出欺骗贯穿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造成冤案的各个环节当中。
“政教分离是一项通行的国际准则,国家不得干涉公民的宗教信仰,因此任何国家机关不得以任何手段强制被告人不信仰法轮功。同时由国家权力机关来认定法轮功是不是邪教,更是违背了政教分离原则,是国家公权力对私权利的粗暴干涉和践踏人权行为。司法机关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来迫害、迫害、构陷法轮功修炼者已经构成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的“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罪”,应该依法...
到过台湾的大陆人越来越多,许许多多的大陆人都在感叹:同是中国人,有着共同的祖先,说着同样的话语,只是分隔了六十年,可是这中间的差距真可谓云泥之别。我们且不谈物质生活上的差异,也不说政治生态上的优劣,单就双方对待一件共同事物的态度来作比较,这或许能让人们看到两岸差距的因由。
中共一直给人们灌输法律是体现统治阶级的意志,是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将法律视为统治阶级的工具,给中共的党委审批捕人、杀人制度寻找依据,即“党比法大”。这和法律体现的“公开、公平、公正”原则背道而驰。然而这个完全背离了现代法治精神的“党比法大”,却成了中共统治下的公理。“讲政治不讲法律”成了政法系统的准则。那些被中共随意摆弄的司法人员,长期浸泡在这种浓厚的党文化...
当年日军在侵华战争中,曾用人体试验,秘密研制伤寒、鼠疫、霍乱、赤痢、结核等传染病菌,研制生产各种毒药,培养可供战争使用的危害人类生命的细菌。规模最大、危害最厉害的一支便是位于哈尔滨的“七三一”部队。
1998年11月10日,中国《羊城晚报》以《老少皆炼法轮功》为题报导了广州烈士陵园等处法轮功炼功点5000人的大型晨炼活动。
中共迫害法轮功完全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所以中共恶徒们在非法抓捕或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时,就要强词夺理,为自己的迫害找借口,于是许多狡辩式的话语也就出现了。我们通过一个被中共恶徒惯常使用的相同的句式,以及所表达的内容,来看看中共恶徒的邪恶与无耻。
我四岁时母亲就去世了,父亲没有固定职业,靠打零工维持生活,把我寄养在姨家,姨家小孩子多,生活很困难,七、八岁时父亲又把我接回来了,随他过着流浪的生活。十八岁时父亲收了三十元钱,就把我嫁掉了。我丈夫在地质勘探队工作,从此我又开始了新的漂泊不定的生活。
一只蝴蝶在巴西扇动翅膀而扰动了空气,可能会导致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发生龙卷风吗?科学家的回答是:有可能。人们发现一个微小气象数值的改变,都可能导致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最终引起天气的巨大变化,这也是长期天气预报不准确的原因。在气象预报中,把这种现象称为“蝴蝶效应”。在人类历史发展中,也体现著这种“蝴蝶效应”——有时一场大风,就超越了人的物力所及,改变了历史的轨迹。 ...
如果一群绑匪劫持人质,并胁迫人质为自己歌功颂德,人们会有何观感?很显然,绑匪这样自欺欺人的弱智表演只能证明其罪恶。中共就是这样凶残而弱智的绑匪。“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网站登载了一则关于陈真萍的最新消息。慑于国际社会压力,中共掩耳盗铃的炮制了一场胁迫陈真萍出镜的闹剧。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我以记者身份参加了“东方健康博览会”,代表“石家庄市人体科学研究会”去考察、邀请一位气功大师到河北石家庄市传功,借这个机缘我第一次有幸亲眼见到了李洪志师父。
当记者采访中国驻联合国首席代表沙祖康,问道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精神病院注射伤害神经的药物时,沙祖康毫不掩饰地回答:“他们活该。”
当今中国,官场乱象丛生,贪官恶官层出不穷。刚才还是堂上客,转眼就成阶下囚。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请人喝茶本来是一种很有品味的社交活动。可是当被请的人完全处于被劫持的状态时,喝茶的行为就成为绑架者迫害被绑架者的一个借口。
谷开来的英文名字是Horus,其实这个名字的涵义有很多:Eye of Horus (荷鲁斯之眼)是一个自古埃及时代便流传至今的符号。
“香港青年关爱协会”操纵的是一批大陆或香港的黑社会成员、牢头狱霸,以及不少看似做暑期工的中学生,据说一天工钱三百港元。有市民询问他们为何要帮着中共做这些事时,他们表现惊异,不敢面对镜头。而一名该组织雇员透露,协会最初要求他采用的手段是找当地黑社会跟踪、殴打法轮功学员来逼迫学员放弃讲真相。
朋友推荐我看《九评共产党》一书。看完之后,我才彻底明白了这个道理。猛然发现自己这么多年竟如生活在密闭的铁箱中却不自知。真希望每一个中国人都能看到《九评共产党》这本书,找回真正的自己,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姑父说:“牺牲是指祭祀宰杀的牲畜,中共字典里的解释是骗人的。其实中共从来拿人都当牲畜,不然就不会搞运动了。不止是军人会牺牲,老百姓也会牺牲,死于灾难的人都是中共在斗天、斗地、斗人的战争中的祭品。”
最近,韩国上演了一部震惊世界的电影《同谋者们》,电影是根据一名韩国女子在中国遭活摘器官的真实事件,描述黑社会组织与中国大陆海关、医院、公安等部门联手,从事人员绑架到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的血腥犯罪过程。
共有约 846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编者按: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一研究院)工程师曲善铭(Qu Shanming)2003年在北京失踪至今,一直杳无音信。曲善铭侨居美国的亲妹妹曲小杰看到留美博士黄万青到悉尼“真实人体展”(Real Bodies:The...